★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我们需要的评论和批评

我们需要的评论和批评

说明:

“我们需要的评论和批评”,这本来是一系列讨论的总称,相关讨论发生在桑桑学院的唯美主义论坛以及SD分院水版少年游上,由于参与讨论的人数众多,涉及到的方面也比较广泛,申请授权以及整理的工作不方便由我们来做。所以,在这里只整理了MAPLE和shell两位的发言,欲了解前因后果的朋友,请移步到上面所提到的论坛^^


我们需要的评论和批评

MAPLE

近两日来,分院上由STAIN殿的一张帖子引发的论战至今余波未止。对此,我想对其中两个焦点问题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既然事由一篇评论而起,那就先说一下评论吧。

如文章要立意一样,评论也需如此。评论者想评论的对象是什么,人物?情节?文字亦或是综合评定?这些在开篇处都应该有明确的交代。这是评论最首要的任务,即,让读者能够清楚地了解到评论对象为何物。

接下来觉得具体操作,概括起来就几个字:引据作评。比如评论一个人物,这个人物塑造得如何,他(她)的哪一言哪一行能够充分体现出他(她)的与众不同,亦或他(她)的某些举动实在是全篇的一大败笔,都应引来实据,逐条列出理由,断不能一句“我非常喜欢(讨厌)”作算,这不但有助于评论者自身理清思路,也能让读者一目了然,以做到以理服人。
当然了,仅具备以上条件仍不足以构成一篇优秀的评论。评论是写给他人看的文字,如果别人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欠奉,这篇评论也就失去了自身存在的价值。因为一篇评论最终成功与否还在于它能否吸引读者。如果不能,哪怕文中论点再鲜明,论据再充分,也是枉然。评论切忌枯燥无味,适当的比喻修饰引用是必要的,很多艰深的理论都可以因此而由繁化简,通俗易懂。但是无论怎样的修饰文字,都应该以评论对象为中心,可以稍微游离主题之外,但不能离题万里。若修饰到读者都看不懂了,这篇评论也是失败的。

另一个焦点在于批评的态度上。

首先来明确批评最根本的目的,当然不能是为批评而批评,而是借指出批评对象的不足使其改正,取得进步。因此批评的最终目的是纠错,它的出发点应该说是善意的。

同评论一样,批评也该条理清晰,批评对象的不足在哪里,理由一二三四五,一条一款逐句分析,也是以理服人,这点大家都清楚,就不多说了。

主要还是一个态度问题。相较于评论,批评要更为主观一些,因为要批评,必须先有不满,到了极处,难免情绪激动,说话较为尖锐,这无可厚非,也是人之常情。这就涉及到用理性来进行约束的问题,批评有底限,一旦超过,批评变成攻讦,尖锐变成刻薄,批评的根本目的也将随之质变,不是纠错,而是以打击对方为乐了。一篇病文犹如一个患者,对症下药才能希冀其好转。虽说忠言逆耳,良药苦口,但良药并不等同于猛药,不是所有的人对猛药的药效都有上佳的承受力的。若是适得其反,于批评者来说,不啻与其根本目的的背道而驰,于被批评者来说,要么从此心灰意懒,要么视作不见依旧故我。这样,批评的目的没有达到,批评的本身也就失去了意义。所以,问题要提,适当的斟酌字句也是应该的。

说到底,评论和批评都是为他人而存在的文字,评论为读者,批评为被批评者。失去这一立足点,不如改叫个人感想的好,那样因为大家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得出不同的结论很正常,实在没有必要争辩不休。

网络虽然是个自由度极高的虚拟地带,但也有起基本礼仪多在,保护自己权利的同时不要侵犯他人权利,尊重自己的同时也应当尊重他人。不光是评论或者批评,这些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一点感想总结观点兼提问


shell

“我们需要的批评……”这个讨论看到后其实一直困惑,人家有义务按照我们的需要来批评我们吗?

关于冷嘲热讽的批评方式,见到不能算少,但是就目前,却没有见到什么没有说到点子上的话。(当然也是逛的版少,见识不多的原因。)尽管个人也不赞同这种方式来批评别人,因为觉得伤眼总严重不过伤心,对于那些仅仅是文章有很大缺陷(如文笔还不练达,结构不完善,甚至可能是立意出了问题)的作者,个人认为该给的更多应该是带有鼓励性质和指导性质的批评。但是不能强求所有的批评者,尤其是可能被某些文章重伤吐血的人在行使批评权的时候,还一定要仔细措辞,寻找不能超过作者心理承受能力的词汇来进行批评。一个人到底有多愤怒,我们不在那样的心情下是无法体会的,也无法用客观二字来要求他。唯一要求的是他不要攻击作者的人身(究竟哪些算是人身攻击,也还需要讨论。)
之所以在这里为“冷嘲热讽”的批评小做辩解,一来认为这是批评的一种方式,虽然不宜多用,但是确实也有不能不使的情况存在。火可以制造火灾,也能造福人类的例子也是这个意思。所以别急着否定这种批评方式。第二,也是看到很多人在被批评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看人家说得中肯不中肯,而是先看人家对自己态度的好坏。先要求人家的态度,而没自省自己的文章。个人觉得,在要求批评者采取较好批评方式的同时,作者也最好要求自己客观看看人家批评是不是在理。而仅仅因为批评者语气不合自己的心意,就此搁笔不写,受损失的也只是自己,如果还因此宣传“是某些批评使我心灰意冷,放弃了写作”这类话,这就有点矫情了。

关于作者是否能承受苛烈言辞的问题,大家心理承受能力都差不多,你受不了他的批评,他受不了你的文章,这点说不上谁伤害谁更深。这并不是鼓励双方进一步对骂下去,而是希望双方都可以在写文章,做评论之前都能三思一下最好。如果都用“我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的思想处事,当然只会两败俱伤。

分院出现的几次因批评而产生的争执,仔细看来都不是批评者一人造成的,所以我不同意把妨碍安定团结的罪名扣在批评者的批评方式上,应该被指责的事那些借机在分院惹事生非,架桥拨火,拼命挑拨批评者与被批评者关系的人,而不是观点正确,态度严厉的批评者。这点不分清楚的话,再温和的批评最终也会导致一场无意义的吵架。

题外话是,批评可能会让作者感觉难过,或者觉得委屈,不过放心好了,好文章从来不会因为批评被淹没,坏文章也不会因为吹捧就流芳下去,相信旁观者的判断能力才好。

还有几个问题倒是不妨一起提提:

1. 看到一再提出各负其责的问题,不错,完全赞同这句话。那么什么叫对自己的话负责?作者写出不负责任的文章时,他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读者夹杂私心攻击作者时,又该负什么样的责任?别让责任二字空放在那里,其实大家都肆无忌惮的藐视它。

2.关于专业和玩票的区分,在文笔和写作能力上确实差别很大,而且在看待创作的态度上也有差别,因此会有“是同好一起玩乐的地方不必太认真”之类的想法,但是在这里确实有对“创作”二字极为看重的人存在,这二者的态度该如何协调呢?“年龄小”或者“仅仅是玩乐”可以是写不好文章的理由,但是不是就成为“免责”的理由呢?


几个问题

MAPLE

看完SHELL大人的《总结观点兼提问》,我想就其中几个问题重申一下自己的观点。

一、关于“负责”
文中提出了一个问题“人家有义务按照我们的需要来批评我们吗”。我认为这是不能孤立起来进行片面论证的问题,它反面延伸出的另一个问题在于:“人家有义务按照我们的需要来进行写作吗?”
答案是:“没有。”
二者皆如此。如果作者写文纯粹为取悦读者,批评者批评纯粹为献媚作者(这就不叫批评了),那么大家根本没有必要聚在这里进行创作,彼时的状况恐怕用沉闷乏味也不足以形容。这里不是军队,无所谓命令和服从。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权利来要求别人刻意迎合自己的需要。这是从他人的角度来说。但是从自己的角度来说呢?因为别人没有约束我的权利,我就可以不加思索,为所欲为了吗?答案同样是:“不能。”为什么一再涉及到“对自己负责”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别人的言行,我既没有对其负责的义务,也没有进行约束的资格和能力。我有的是自由行文和发言的权利,有的是对自己言行负责的义务。
就像SHELL大人文中提到的,“负责”二字不是一句论空话,它有其内涵所在。
于作者而言,应该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竭尽心智地完成一部作品。情节,人物的设置可以尽情发挥,但不能说因为有写作自由,就可以罔顾其合理性而胡乱发挥。这不仅是对自己的作品负责,也是对读者的尊重。
于批评者而言,应该在认真阅读文章找出不足的基础上作评。其方式可以不统一,但充分的批评理由不可或缺。不能说“因为不足,所以不足”同语反复,逻辑错误。就算是看到“吐血”的地步,也不能单纯地感情用事,来个通篇发泄。这不仅是对自己发言的负责,也是对作者的尊重。

二、关于“冷嘲热讽”
为什么赞成温和的,尖锐的批评方式,而不赞成冷嘲热讽的批评方式,在我个人看来,理由有二:
1、对别人不尊重。
shell大人说“也许是没尊重作者,但是体现出来的很可能是对文章,对文字,对文学创作的尊重”。我不能苟同这一点。文由人出,无人则无文,尊其文而不尊其人,无异于本末倒置。诚然,因网络之隔,我们无法知道作者为何许人也,品行,道德如何,是否真的值得我们尊敬等问题,最直观的只有对方的文字,我们当然不可能对一个我们不了解的陌生人表示尊敬,所以,上文提及的尊重不妨取其广义,即保持人们在平时交往时最基本的礼数,不能因为网络是一个虚拟社区而罔顾这一点。
2、效果问题。批评是针对文章而来,有其目的性,即,让作者通过批评来改进自己的作品。而之所以强调批评的尺度问题,也就是因为这一目的性。
《总结观点兼提问》中提到“但是不能强求所有的批评者,尤其是可能被某些文章重伤吐血的人在行使批评权的时候,还一定要仔细措辞,寻找不能超过作者心理承受能力的词汇来进行批评。一个人到底有多愤怒,我们不在那样的心情下是无法体会的,也无法用客观二字来要求他”。这是很正常的,我们不能为一己之私来强求别人压抑自己的感情。但是,从反面来说,作者看到自己的作品被人冷嘲热讽,大家是否又要强求他(她)一定不得愤怒,不得有偏见,完全冷静下来,完全理智地去对待别人的批评?
从另一方面来说,批评作为一个作品的衍生,其存在不是一个终止状态,面是一个循环状态。批评者的批评时常又会成为别人的批评对象。那时易地而处,心境自然不同。有谁敢夸下海口说,丝毫不会计较别人也来对自己冷嘲热讽一番?并且能完全冷静地接受对方正确的观点,不因愤怒而产生偏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待人待己,不能两个标准。
人非圣贤,对于批评,并不是别人一说就能立即接受而毫无怨言的,再温和的批评一旦遇上刚愎自用者也要碰壁。所以,如何用自己的理由来让人口服心服,就要看批评者的服人功力了。如文章有艺术性,批评也是一门艺术,这是批评的技术问题,好的文章能感人至深,好的批评能服人至极。批评者考虑的应该是如何让自己的批评发挥最大的效用.如果因为一昧维护自我风格,而不去考虑批评的目的能否达到,那又是否能称之为一个合格的批语者呢?
总的来说,事实胜于雄辩。虽然不能否认冷嘲热讽的批评方式也能使人警醒情况的存在。但相较于其它批评方式,它的确是收效甚微,其效果之苛烈,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对被批评者是如此,对批评者亦然。我们无法判断适用于这一批评方式的少数人群的具体范围,也无法判断非万不得已必须要用的正确时机是何时。一旦用错,不吝适得其反。所以我的观点是,针对普遍情况而言,可以尖锐地批评,但不要至冷嘲热讽的地步(两者从语气上是可以区分的)。

三、关于“中肯”
几次讨论,中肯的批评的“中肯”二字基本上一直锁定在“态度”的范围内。这是我没说清楚的责任。
何为中肯的批评?如前所述,一是要熟读原文,找出不足。这是批评前的准备工作,不可不做。二是要分条详细阐述其不足的理由,这是批评的灵魂所在,是重中之重,做得不好,全盘皆败。三是尽量做到客观,理智地看问题,这是批评的方向问题,太为主观很难避免偏见。四是对批评本身的反思,查补其中的漏洞,注意言辞得当与否.这是批评的技术问题,也是不可缺少的环节。
诚然以上所说的都是理论上的东西,如骨头大人所说,其现实操作性还不足。中肯的批评如优秀的文章,是大家努力的方向,需要长时间的摸索和改进,不能急于朝夕,却也并非没有实现的可能,不能因为现在达不到这个标准而放弃,停滞不前。
对此的一点补遗是,批评是重结果甚于过程的,再好的批评不被接受,对双方来说都是一种遗憾。而中肯的批评最大的优势在于,它的理论足够充分,易于被人接受,从而达到批评的目的。

四、关于“事后负责”
还有一个问题是“作者写出不负责任的文章时,他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读者夹杂私心攻击作者时,又该负什么样的责任?”“年龄小”或者“仅仅是玩乐”可以是写不好文章的理由,但是不是就成为“免责”的理由呢?”。
关于这一点,我认为不在于是否事后能够“负责”,而是在于如何追究这个“责”字。
网上虽也有规则存在,但这个规则只是大家的一个共识,还远远没有制度化,要比喻的话,就是一个没有达到成文法程度的习惯法。由此,若他人有不对,大家所能做的也仅是就道义上作出谴责,而无法勉强其尽“责”。旧话重提,人不能对他人的言行负责,只能对自己负责。所以对于这一点,仅仅只能期待其个人的觉悟,而不能有其他作为。


没有原则分歧^^

shell

笑,首先说,非常感谢MAPLE愿意和我讨论这个问题,希望以后能继续交流下去。(请不要称呼我为大人,会令人汗颜)
批评者自然和作者一样面临旁人的品评,如果行为过火,招致批评而来,这个和创作不当引来批评没有什么区别,估计下次至少会有所反省自己的批评是否合理的问题。教训于谁都一样,作者和批评者都会从中得到好处。所以如果出现那种循环,也不见得是坏事呀。

尊重的问题,我想一个人获得尊重也是取决于其行为。一个人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慢慢赢得尊敬,但也有可能因为自己的言行而慢慢丧失尊重,而反映在版上,就是写文章了(包括写文和批评)。所以如果以轻佻的行为对待写作和评论,我很难明白我该尊重他什么,所以我可能更看重文章体现出来的人品。不过我觉得,其他人自有衡量标准,以上只适合我个人对尊重二字的理解。至于礼仪问题,的确,人身攻击和污言秽语就是应该严厉禁止的有失礼仪的行为,这点上,无分歧。

我也痛恨非常自我的那种批评方式,但是这个是否使用了冷嘲热讽式批评关系不大,那种批评者无论用什么口气批评他人,其结果都是为了炫耀自己,贬低他人。这种是属于心态不正,不是选择错了方式,也就是说属于立场问题,而非技术问题。

所以我觉得看作者的文章也好,批评者的言论也好,更着重的是看他们的心态,是为了什么目的而写文章,做批评。那种鸡蛋里挑骨头的心态,以炫耀自己与众不同为目的的心态,为否定人而否定文章的心态,为了使自己的话听上去掷地有声而故意使用刻薄词汇,那种“因为有了理,就觉得可以为所欲为”的心态,才是批评者的大忌,就象文章好坏骗不了人一样,批评者的心思也一样。

但这仍和批评的方式仍然无关,我比较关心的是,如果提倡批评的话,不要在方式上做什么限制,且不说本来就无法限制,(尖锐和冷嘲热讽之间能否做个技术上的区别呢?如果没有标准,确实容易弄出双重标准来。)更重要的是,在还没有标准存在的时候,一些概念仍然有些模糊的时候,来说反对什么样的批评,容易使批评者无法掌握原则,因此忘而却步,批评和自我批评的的风气也难以形成。

关于批评的目的,是为了否定一种缺陷呢,还是为了帮助作者进步呢,也许二者都有,但是即使只有前一种目的,这样的批评仍然是非常有价值的。

“适得其反”的意思还没弄太清楚,可否能再说清楚一点呢?

能自我觉悟当然最好,当觉悟还不能使一个人自觉承担责任的时候,就要靠监督机制了,在版上就是行使批评权了。至于什么样批评方式合适,要看在什么情况下运用,这个问题我是觉得各有各的见解,所以是否行为得当,建议由版主和其他同好来监督,来衡量就可以了。

个人觉得能提倡批评非常难得,这并不是仅仅帮助同好进步,也是为了维护我们大家所喜欢的SD和SD同人,能做到哪点先做到哪点好了,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