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耽美评论专区>>>关于“游戏之作”

关于“游戏之作”的讨论

说明:

下面的讨论由rebecca的仙流同人《劫匪之死》而起,在SD学园水版“少年游”开展了相关讨论。经参与讨论的各位同意,由Lucy进行整理如下。没用过乐趣园论坛的读者要注意,这锅系统是时间越早的跟帖越在下的^^

何谓“游戏之作”兼与anoy讨论【Evil】
  说到这个,想起些题外话【小猪】
    也说一些^^【falcon】 
  ^^,呵呵,首先我不认为“游戏”有什么不好【anoy】 
    那么什么又算正剧那?是“游戏”还是“正剧”又有什么关系那?【Evil】 
      我只能说说我的个人看法【anoy】 
      我想,这个应该更多的,是涉及到文章成品本身的事了【bell】 
        还是主观上的东西【花音】 
  忍不住跳出来~【花音】 
    说真的,干吗写成SD的?【真的是意外路过】 
      降降火气,继续讨论。【Evil】 
    ^^【anoy】 
      文章的写作方式和形式也并不是固定的。【Evil】 
        ^^形式可以不固定,不过……【bell】 
          我想“存在感”大概是在对原著的基础上个人的理解吧。【Evil】 
            何为存在感?【花音】 
              花音好像没有弄清楚“先有一个故事”的意思【Evil】
                啊?【花音】 
        笑倒~~~~~【花音】 
      再来!【花音】 
      也忍不住探出头了^^【bell】 

何谓“游戏之作”兼与anoy讨论

anoy关于“游戏之作”的定义与我先前所理解的大大的不同。
私人一直以为:文章写的像是在起哄,根本无所谓喜不喜欢人物只是随笔涂鸦,换个名字也没有关系的那种才叫“游戏之作”。就如前两天被删的某文。

所以看到:《无题》都是游戏之作的时候颇为惊讶。

不过看了后面的解释篇却觉得您的定义颇有意思,打算探讨一下。
“什么叫游戏之作呢,就是看作者写这篇文章的心态。
到底只是一时兴起做这么个游戏(也就是拉来SD的人物即兴做个悲情演出),还是认真想写个作品塑造某种形象,通过作者的努力,来让读者认可。”

某人说过:写同人文大概只有两种方式:给一个空间,按人物性格发展故事;先有了故事,再把喜欢人物带入进去。这两种方式都可以说是喜欢的结果。而以anoy看来后面一种大概都是”游戏之作“,“把人物当成玩偶一样随意捏来捏去”了?

“让读者认可”这个事情很难说的,例如《无题》,我想大多读者都是认同了里面的人物性格的。作者也是非常努力的让大家认同“倒霉时候的仙道最帅”的“恶趣味”的。而所谓的“恶趣味”如果被群体里面大多数人认同了也就不是什么“恶趣味”了。在外人看来我们这群人亦是严重“恶趣味”。

“我们在写的同人文其实就是一种游戏” 好像已经完全偏离了最初“把我心爱的人物当成玩偶一样随意捏来捏去”的初始概念了,是又打算说所有的同人文都可以算是“游戏之作“吗?

本贴由Evil于2002年4月10日09:25:17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说到这个,想起些题外话

SD大集合的那个圣诞特辑,应该算是广义上的游戏之作吧,
很长时间没看到过这么有质量的恶搞文章了,笑
虽然是些乱七八糟的配对,但因为能感受到作者的那么点良知^^,汗~~~反而让人觉不出厌恶。
记得去年夏天刚接触同人的时候,还有不少这类好而有趣的文章出来,当然现在是几乎看不到了。
也许是因为如今不提倡这个吧,大家都朝着争做经典的方向挺进,文章像流水线上的产品,出门的时候打上合格的标准。有思想的论深度,有文笔的炫意境,什么都没有的,至少拣干净错别字。
于是,符合标准的,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文章满地都是。
很遗憾,就我这个有怪癖的读者来说,
看不到作者的感情,看不到任何有活力的东西,看不到她们行文时的快乐也看不到哀伤。
就好像看特辑的接龙,说不上这文章有什么意义,
但读者能得到快乐,并且也很清楚的感受到那些作者在写文的时候也是很快乐的。文字具有生命力,它们活跃地跳进读者的眼里。
这和喜剧、悲剧没有任何联系。
当然,作者可以说,我快不快乐,哀不哀伤管你屁事!^__^
我比较多事!
和原创不一样,同人文好比是带着镣铐跳舞,人物性格、生活背景,都有很大的限制性,也许很多人不能接受罗嗦的流川,但罗嗦的流川就不是好流川了吗?
真的好文章,谁又会在乎东大门口是不是有棵仙流缘定三生的樱树,或者花藤分手的车站真能远眺到大海呢?
写文的大胆些,看文的人宽容些。
多些有真性情,能打动人的文章吧,读者要的不是标准的语文教育或者是思想洗练,仅仅是要种感情上的共鸣而已。

最后,套句口号:打倒SD八股!

(我果然不善于写这类文章,别跟我计较逻辑关系,我经常语无伦次的,借用这个这个地方发点感慨,抱歉楼上的,乱跟了一通。笑~~)

本贴由小猪于2002年4月12日19:49:27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也说一些^^

其实个人而言现在也是很喜欢看好的搞笑文章,能够开心毕竟不是坏事。
但认真说起来,一般的搞笑文章要比一般的普通文章要难控制的多,只是笑料不被觉得好笑也就罢了,但是搞笑文如果拿捏不好,很可能会从有趣变到肉麻,好笑变到低俗,结果本来是想要大家高兴的文章,最后可能会因为争吵而收场。

相比之下,严肃一点、普通一点、又哪怕悲剧一点的文章,到不容易有这么多条条框框,写得比较方便,而且大家对这样的文,态度会更加温和,这可能是现在搞笑文章不多的原因。

其实认真说起来,很多时候单单一个‘感受到作者的心情’并不能成为标准。
能被大家广泛接受的文章,除了用心之外,作者本身的阅历、驾驭文字组织语言的能力、编织故事制造悬念的技巧都会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就算是同一个作者,随着写作经验的积累,文章的质量也会随之提高。
有的时候说‘名家随便写点什么都有人叫好,默默无名的新作者用再多的心血也得不到关注’,也不是没道理,但是,在这里用来作为主要衡量标准的并不是谁用了多少心,而是谁的写作水平比较高吧?
所以偶尔会有为了出现优秀新人作品而惊喜的时候,发现不过是熟悉的作者换了ID^^

本贴由falcon于2002年4月12日22:02:28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呵呵,首先我不认为“游戏”有什么不好

比如一开始就表明是游戏之作的话,无题肯定会深得我心,就如同range大人那边曾经仿写的那些仙道之死一样。我会觉得仙道真是帅,呵呵,这些恶趣味太深得我心了。

不过呢,就像我之前说的,如果被当成正剧的话,我觉得就不妥。

>“我们在写的同人文其实就是一种游戏” 好像已经完全偏离了最初“把我心爱的人物当成玩偶一样随意捏来捏去”的初始概念了,是又打算说所有的同人文都可以算是“游戏之作“吗?

是的,具体说,我认为在所有非同人非bl 爱好者看来“我们所写的同人文都算是游戏之作”,所以呢,sd耽美同人文只适宜在SD耽美界或是耽美界发表,只适宜那些喜欢SD耽美的同好观看。并不适合正尔八经的拿到那些非耽美的场所发表和讨论。
游戏之中亦可以在有游戏,如同国中有家,家中再有小家一般。并没有什么矛盾。
在这里,也颇有些这个意思。我所想说的是,不是正经创作的作品,而只是为了满足某些恶趣味,即兴拉来SD人物做个悲情演出,并不是不可以,但是应该表明态度,不适宜作为正剧发表。

撇开‘无题’,具体的就“游戏之作”,我所想说的是,哪些可以当正剧,哪些只适宜玩,是否应当有所区别呢?对于不同的创作,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才是正确的?是不是应该认真等等……
因为我个人的想法未必是正确的,所以想就这个和大家好好讨论一下。^^


本贴由anoy于2002年4月10日12:12:16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那么什么又算正剧那?是“游戏”还是“正剧”又有什么关系那?

后面一个概念我大概明白了。
但哪些是anoy所谓的正剧那?

作者的写同人文,即使是想刻划一个让大家认同的人物和故事,也有可能去改变背景,职业等等。 “设定一个环境空间,让这样的一群个人自己去演绎故事”是游戏吗?而且在所谓的“自己去演绎”中,那个不是加上了作者自己的观点和对人物的认同?

“而在我看到的却是作者的故意雕琢,故意要让仙道和流川衰到帅,虽然我也认为这篇笔下的仙道的确是帅到让人心动,可我更多看到的是作者的恶趣味,是他故意要让笔下的人物这么衰。T_T
我能看到人物的帅,能看到作者对于作品的认真,因为通篇语言流畅,几乎没看到一个错别字或是病句,想来作者是再三修改的。但是我却看不出作者对于人物的真心和这篇文章的合理性。”

上面的话,完全是个人的观点,并不是有客观的标准的。对一篇文章的看法大概没有人嫩一样吧,如果按照这样的理论推理,每一篇都会有人认为是“游戏之作”的那么标明与不标明有什么区别那??
而且,读者看文的时候,在乎的并不是文章是怎么写出来的,而且文章本身的内涵和人物性格吧。即使自己认为:是认真写的“正剧”,结果看起来更像游戏的文也并不是没有的吧。
而且所谓对演出的不满,也大多是“悲剧”才是,如果是喜剧是不是就更不会有人在乎到底是“游戏”还是“正剧”了。

本贴由Evil于2002年4月10日12:42:25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我只能说说我的个人看法

>作者写同人文,即使是想刻划一个让大家认同的人物和故事,也有可能去改变背景,职业等等。 “设定一个环境空间,让这样的一群个人自己去演绎故事”是游戏吗?而且在所谓的“自己去演绎”中,那个不是加上了作者自己的观点和对人物的认同?

只要作者是真的认真的在写文章,不管是你上一次所说的前一种还是后一种,在我看来,其实都可以算是正剧。
正剧的概念到底是什么我也说不好,也许可以用你所说的“想刻划一个让大家认同的人物和故事,和有作者自己的观点和对人物的认同”。
努力塑造故事或是人物,有自己的思想,不管能不能让别人认同,我是认为都可以算是正剧的。

而游戏,要塑造的不是故事也不是人物,而是,怎么说呢,比如你所说的后一种情况吧,如果只是觉得这很仙流吗,然后拿来代入,但却又让人看不出他自己到底塑造了什么,表达了什么。这个我觉得就是游戏,但是如果作者有自己的思想在里面,有自己的努力在里面,那就是一篇认真的文章,不算游戏。
还有些文章,作者并不是要写什么故事,塑造什么人物,而就是想要把他们弄残弄死,然后心满意足的说,这怎么是悲剧,你看他们不是很帅吗。T_T。

这些呢,的确都只是个人看法,要说客观标准,只怕是难有的,然而我所说的这种情况,大人认为会不会有呢?

至于说标明与不标明的问题,最起码,可以让像我这样比较较真的人不会去真的和他较真,非要问个清楚所以然。笑。就我而言,或者只会在心里不满。笑。

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每个写作的人,都能尊重自己笔下的人物,能对自己的文章负责,真能如此,那么就算别人对他的文章不满,不认同,或是有像我这样压根认为他在玩,又有什么关系?
我只怕我们都认为作者是以严肃认真的态度在创作,然而作者却根本并不尊重他笔下的人物。T_T

关于悲喜剧的问题,我想就是bell大人说的,同人爱好者首先关注的是人物,然后才是文章。我原先也说过,喜剧的话我是不会去较这个真,顶多一笑置之,但是悲剧,就要问个为什么了。笑。


本贴由anoy于2002年4月11日18:40:07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我想,这个应该更多的,是涉及到文章成品本身的事了

就早上说到的技巧和动机的矛盾再衍生一下:
其实我的意见,天大地大,作者是对得起自己就好,但是读者,既然无法察知作者是如何想的,就只能依靠摆在面前的作品来看了——所以,是没有什么理论推理的,我们也只能依靠摆在自己面前的作品来说话。当然,各人看到什么是各人本身的问题,我认为这是一篇合理的东西,或许你看来就是故意造出的空中楼阁,这里啊,大家见仁见智就好^^
但是涉及到“合理性”这个问题,倒是应该有所标准的,譬如《无题》,这样的情节设计,或许是会让人感觉,太过生硬离奇,虽然说情节是为人物服务的,但是,为了突出人物的某些品质而制造本来不太可能发生的情节,应该是写正剧的大忌。(这里……不敢替anoy殿乱作解释,这里仅代表我的个人观点^^)
至于悲剧或是喜剧的问题——不知道这里的喜剧定义是什么呢?如果是文学意义上的喜剧,那应该是一种以讽刺调侃为目的的类型,这么说来,在同人文学这种并非十分严肃的题材上,与恶搞其实相当接近了,说是游戏也未尝不可。如果说是团圆结局的这种类型,那与悲剧是可以放在同一标准要求下的。不过,在同人读者中,大家往往抱着“只要这两个人幸福地在一起就好,其他怎么样都无所谓”的心态,所以,对团圆作品常常是对结局的关注超过对作品水平的关注——不要说对于“游戏”还是“正剧”的讨论,就是对于作品本身水准的讨论,团圆作品也是“即使再烂也不容易被否定的”。但是少有人在乎并不等于没有人在乎,也不等于不必要被在乎——我认为,对于“游戏”或是“正剧”的讨论,在团圆作品里也是一样可以进行的。


本贴由bell于2002年4月10日16:22:05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还是主观上的东西

>但是涉及到“合理性”这个问题,倒是应该有所标准的,譬如《无题》,这样的情节设计,或许是会让人感觉,太过生硬离奇,虽然说情节是为人物服务的,但是,为了突出人物的某些品质而制造本来不太可能发生的情节,应该是写正剧的大忌。

“合理性”的标准在哪里?什么样的情节是不太可能发生的?这些尺度也都是掌握在个人的手里吧?好象大人觉得特意的去制造情节是就是正剧的大忌。可是同人文学也是在文学范畴里的吧?虽谈不上是什么高雅艺术,可也是种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表现形式吧?那我觉得一定要说文章为了体现人物性格而刻意引起的现实生活中不大可能出现的“冲突”就是正剧的“大忌”也有失偏颇吧!《雷雨》中的有名的情节:所有的矛盾都在一个雷雨夜中激化,这样的“冲突”应该不是平常生活中天天能碰到的吧?可有时候激化的矛盾、离奇的情节就是更能烘托气氛、体现作者想表达的思想。

正如悲剧的定义,就是要把美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当然我这里并不是想鼓励大家为了喜爱,就痛下杀手,干掉自己喜爱的角色,我也认为为了取得自己预期的效果,而刻意的去制造去情节生搬硬套到角色身上是不可取的。我只是想说,不管是生活化的同人作品、还是戏剧化的作品,都是作者借以寄托自己情感表达内涵的载体,只要核心不脱离,那么在意外面的东西是为什么呢?

本贴由花音于2002年4月10日17:45:05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忍不住跳出来~

《无题》这样的文章也要被说成是游戏之作,是无论如何也不同意的,

初看文章的震撼感觉现在都没完全恢复,那个到死都毫不动容的仙道岂止是帅一个字。

为什么这样能引起读者共鸣的文章都要被归为游戏之作?就因为和原著中的SD人物设定有区别?情节处理有刻意的痕迹?不要吧~~~那私下来推崇备至的V殿的大部分文章也是属于游戏范畴里的?就因为她塑造的并非井上的那个热血的世界,而是个更加残酷的现实?再有自己偏爱PALE殿的文章也是游戏之作?因为她的展现了原著人物中没有展现的灰暗面?……

那看来我也是属于“恶趣味”的一类啊,因为爱看的都是“恶趣味”的文~~^^

正如某位大人所说,原著中的SD人物本身的故事,非常单纯,可在同人里,人物的成长、背景的设定、情节的演绎是必不可少的啊。

所以,只要是合理的,只要是让人信服的,我觉得就不是游戏。

^^

本贴由花音于2002年4月10日11:06:58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说真的,干吗写成SD的?

变成原创不是一样吗?
非写成SD为什么?为了套上两个名字?为了套上几个个性模板?
既然连个性模版都不套了,写SD为WHAT,不会是单纯的起不出名字来吧!
不觉得所有的和SD没有多少关系的文章写上枫枫的名字都是无聊吗!好好的一堆好文章花了那么多心血,全变成了没有意义的同人!
“我真的太爱流川枫了,所以我所有的设想灵感都是以他为中心”吗?!!
丢人!!!
不如干脆SD时髦好玩,也跟着赶赶凑凑热闹吧!

本贴由真的是意外路过于2002年4月12日11:12:31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降降火气,继续讨论。

“变成原创不是一样吗?”
一样与不一样是作者的心理感觉,和她希望看文章的读者群。

“不觉得所有的和SD没有多少关系的文章写上枫枫的名字都是无聊吗!”
什么叫和SD没有多少关系那??一定要有篮球才算有关系吗?

“好好的一堆好文章花了那么多心血,全变成了没有意义的同人!”
同人文章的意义和原创文章又不一样,这样的“一堆文字”可能是是失去原创本身的意义,但是它有同人文的意义呀。

“我真的太爱流川枫了,所以我所有的设想灵感都是以他为中心”吗?!!
——这个即使真的有人这样想,也没有什么问题,喜欢的方式和方法不同,你又凭什么说人家“丢人!!!”,你的想法又高到那里去了?
而且“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你怎么得到上面这个推论的??

也许是有人“跟着赶赶凑凑热闹吧!”可是也有可能看着看着就真的喜欢上了,开始的时候没有必要一棒子打死吧。陪朋友去看球的“伪球迷”后来变成死党真球迷的也有呀。比如偶~ ^^;;;;


本贴由Evil于2002年4月12日12:41:33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差异,大概就是在这里吧。

>初看文章的震撼感觉现在都没完全恢复,那个到死都毫不动容的仙道岂止是帅一个字。
>所以,只要是合理的,只要是让人信服的,我觉得就不是游戏。

而在我看到的却是作者的故意雕琢,故意要让仙道和流川衰到帅,虽然我也认为这篇笔下的仙道的确是帅到让人心动,可我更多看到的是作者的恶趣味,是他故意要让笔下的人物这么衰。T_T
我能看到人物的帅,能看到作者对于作品的认真,因为通篇语言流畅,几乎没看到一个错别字或是病句,想来作者是再三修改的。但是我却看不出作者对于人物的真心和这篇文章的合理性。

可能是我过于热爱这些人物,所以在看搞笑恶搞的文章时,可以一笑置之,但是看悲情文时,却要较真的问“为什么人物非要被写的这么衰,有什么必要性吗?”,如果是以这么衰才帅或是这样才能被人记的牢诸如此类做答,在我就无疑是游戏之作了。

>正如某位大人所说,原著中的SD人物本身的故事,非常单纯,可在同人里,人物的成长、背景的设定、情节的演绎是必不可少的啊。

这句说的极好,我非常赞同“人物的成长、背景的设定、情节的演绎是必不可少的”这点。

本贴由anoy于2002年4月10日11:39:28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文章的写作方式和形式也并不是固定的

小说是一种,戏剧、散文、诗歌、小品文、甚至只是情书或者歌词,如果可以表达你想表达的思想感情,那么就是同人文了。
《无题》和《仙道之死》其实也都有“背景的设定、情节的演绎” 更象是古龙小说时常用的那种片段,或者王家卫的记述方式。如果写出前因后果,可能就变成连续剧了。
而“成长过程”也只是在小说中给人物性格变化一个合理的解释。
当然还是很认同“人物的成长、背景的设定、情节的演绎是必不可少”这样的话的,至少要人读者看明白在说什么,不要像某些文,写完了以后的解释篇比正文还长。


本贴由Evil于2002年4月10日13:43:47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形式可以不固定,不过……

我想“人物的成长、背景的设定、情节的演绎是必不可少”这句话的意思,更多地,应该是说,无论你是用什么方法写,心里至少应该先有一个完整的人存在,这个人有他存在的世界,有他成长的过程(虽然未必要写出来),总之是,有存在感,而不是为了作者有一段文字要写(虽然可能是段不错的文字),所以造了这个人来把这一段故事或是描写安在他头上。
至于解释篇,这倒见仁见智,有的时候,如果一篇文章能够让读者有多种解释,能够让读者在这篇文章外自己联想出一个完整的世界来,即使未必都和作者本意符合,但是却合理,也未必是坏事情,笑。
不过如果是单纯地以堆砌文字为乐,让我们读者看着作者劈头盖脸砸过来的一堆美妙词汇发呆,那又是一回事了……


本贴由bell于2002年4月10日16:00:09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我想“存在感”大概是在对原著的基础上个人的理解吧

有时可以听到:“F4中的某某很像流川”(抱歉,我没有弄明白到底是那个 ^^;; )。“这段文字很有××的感觉。”这样的话,也是真心喜欢的,也有“存在感”,但是这个肯定不是同人的概念。

“作者有一段文字要写(虽然可能是段不错的文字),所以造了这个人来把这一段故事或是描写安在他头上。”
其实就是我最上面帖子说的后面一种写作方式。先有了一个故事,又觉得某几个人(可能还是比较喜欢的)的性格好像很符合这个故事里面人物的行为,所以就这样带入去写了,而且这样出来的文。也有可能因为文笔很好,故事很精彩,所以让一些读者很喜欢的。但是一些非常真心喜欢这那些人物的读者就会很生气。觉得根本是欺世盗名。(为这个的大争吵我听过两次。而且保留私人意见)后来关于这个问题大概是用“求同存异,不强调,模糊处理“的方法。在那里可以查查记录什么的吗?
所以一篇公认好的文章,大概是“文笔”+“存在感”的总和是很重要的。
但对个人而言,更主要的是和作者的认同产生共鸣,正好她笔下的人物性格行为和你感觉中的非常一样。
某某文,虽然我知道那有点白烂,文笔也一般但是因为符合我××幸福派而看得非常舒服。而像《神奈川物语》,我真的知道它是顶级好文,可是没看明白还是没看明白。就像《红尘》《流星雨》那样的文也是有人说它不好看的。

我想原著在那里,大家生活的环境差别还不是那么大,基本还是会有一个共通的观点,但是如果某处一起玩的大多的人都没有办法接受的话,那么在这群人的范围内,这篇文就是不成功的。
所以我以为论坛在选择着方向和版众,每个人也在选择着适合自己的论坛。
如果会觉得最近板上太严了,那么大概就会提出像rebecca一样的质疑。如果觉得某篇文章很不好,也会出来提出善意的意见,相互的讨论和交流可以让大家有一个大概的概念,避免根本是定义不同出现的莫名其妙的争吵。

本贴由Evil于2002年4月10日16:54:44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何为存在感?

我想,大部分同人作者乃至每一个看文的同好,都似乎有"存在感"的吧?正因为大家都有"存在感",首先是大家都对同样的角色对同一个原著有"存在感"才会聚在一起,而在每人心中角色的成长过程都是不一样的,人物的"存在感"有差异,你认为某角应当这样"存在"而我认为是另一种"存在",才会时常出现所谓争议吧
所以,就算是先有的故事情节,也是作者带入后觉得心目中的角色就是这样的"存在",才会提笔吧?

>先有了一个故事,又觉得某几个人(可能还是比较喜欢的)的性格好像很符合这个故事里面人物的行为,所以就这样带入去写了,而且这样出来的文。也有可能因为文笔很好,故事很精彩,所以让一些读者很喜欢的。但是一些非常真心喜欢这那些人物的读者就会很生气。觉得根本是欺世盗名。

这就要看带入的有多少,程度轻重而分了,如果带入严重的,就视为抄袭,犯了版规了.但每个同人作者的生活经历是有限的,虽然说是都会有个离自己生活最近的.最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物在成长,但有时候也会被并非自己世界的东西的触动,不熟悉,但很认同,被感动,觉得心目中存在的角色不在自己的世界里成长的话,就是那样.这是一时的灵感,跟"欺世盗名"无关吧?

如果说这样的情况下出现的文章,就算是"游戏之作"的话,那每个同人作者是不是只能塑造一个角色?同样的性格换背景换年代换身份,这样的量变可接受,但若是改变了更多,就是质变,就属游戏范畴???

本贴由花音于2002年4月10日18:09:25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花音好像没有弄清楚“先有一个故事”的意思

“抄袭”那是你拿别人的文章来带入。
而我的意思上的“先有一个故事”是说作者自己去想了一篇文章出来,这样的一篇文章完全是可以以原创发表的。
“游戏之作”的事情咱们两个没有大的不同观点,只是anoy那个“游戏之作”的概念怪怪的,和前两天删文的那种意义上的“游戏之作”也不一样。
我是当然希望看到更多类型的文的,包括某人概念里面的“游戏之作”,如果大家都是写一样的正经文章的话,是不可能看到像[斋苍] SA系列那种文的。
都只是爱情的故事也是满单调而乏味的。好像大家都比较深沉其实,好想看好的搞笑或者闹剧那!(花音,你的OL要继续努力!)还有在某一背景下很大气的那种文。(pmmt的《水蓝》,某B的《少年游》,hayami的《人间》什么时候才能出后面的篇章那???~~~ )

本贴由Evil于2002年4月11日11:02:58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啊?

这样啊?可能是昨天看的太急没整清楚^^,结果不管是正方反方都一律驳斥……巨汗

我的意见也和大人基本一致,只要是有内容的好文章,不管是以什么形式出现,都一律欢迎。至于我的那个OL,好象是anoy殿定义里的“传统游戏之作“(通俗来说就是喜剧恶搞)不管怎样,会用心完成的,笑

本贴由花音于2002年4月11日12:01:33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笑倒~~~~~

谢谢大人赞同人物的成长、背景的设定、情节的演绎是必不可少。

我想表达的也是这个意思,写作方式和形式都是思想的载体。

另外,那些个解释篇的比正文还长的,第一个想起的倒是那个困扰了我很久的“EVA”的解释篇。看之前,没明白,看后,是更加糊涂^^

本贴由花音于2002年4月10日14:03:04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再来!

anoy殿对于正剧和游戏的区分让我不敢苟同^^

说到底,anoy之所以认为《无题》及此类的作品是游戏之作而非正剧,无外乎是因为:

>我却看不出作者对于人物的真心和这篇文章的合理性。

>我所想说的是,不是正经创作的作品,而只是为了满足某些恶趣味,即兴拉来SD人物做个悲情演出,并不是不可以,但是应该表明态度,不适宜作为正剧发表。

为什么说《无题》这样的文章没有合理性?为什么觉得作者对人物无心?

因为此类文章的情节太大起大落大悲大喜,太有做戏的味道?所以,只有那些跟原著很服帖的同人、在平常中见人物性格发展的才算正剧?

不见得吧?一部作品,情节、背景的设定,说到底都是为了人物性格、和作者想借此体现的内涵服务的吧?不同的作者,有不同的行文习惯和迥异的文风。可同人界里那么些五花八门,古今中外的作品,虽然外表各有不同,可看多了,大家还是会对人物形成一个大体的共识呢?还不是因为那些外衣里,其实包裹的内核还是大致相同的啊,都是根据原著显现出的人物性格做出的延伸嘛。C殿的《逆旅》,很正剧吧?古装、不能算喜剧、里面的仙道也是帅到死;Y殿的《奈何天》,不是游戏吧?当然不是悲剧,和C殿的设定也大相径庭,可怎么看的人觉得两人的仙流,虽有小方面的差异,可其实是一个大方向嘛。

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些个外面的东西无论再突兀、再戏剧化、都不可以算做衡量游戏或正剧的标准啊,唯一的只有看内涵吧?不管笔下的人物是人是鬼是妖是仙、是在地球、还是在火星、是帝王将相、是平民百姓;就算是里面的人物死了、瘸了、残了、傻了、疯了、再悲、或者再喜,都是作者用以表达的载体吧,作者利用的好,有内涵的话,就无所谓嘛。不这样的话,那大家看到的作品,就永远脱离不了那个篮球场,咱们的主人公们就应该一直在豆蔻年华活的鲜蹦乱跳,流川见到仙道的台词,一定只能应该是:“一对一”,而对樱木的话,除了“白痴”没别的。

作者通过(无论是离奇还是正统)的故事,想表达的东西没有偏离,就是正剧,反之就是游戏。

还有一点想申明,非常赞同楼下bell殿的说法,作者的用心和协作技巧也很难区分啊,高手可以把用心隐藏的毫无痕迹,还折腾的读者要死要活,可没这本事的,做戏的让人觉得浑身不爽,还觉得自己已经刻意的自然了。这是个人的文学功底和写作技巧问题,也不是一朝一夕说改就改的,在这里也不多说了。

^^

本贴由花音于2002年4月10日13:33:23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

也忍不住探出头了^^

》可能是我过于热爱这些人物,所以在看搞笑恶搞的文章时,可以一笑置之,但是看悲情文时,却要较真的问“为什么人物非要被写的这么衰,有什么必要性吗?”,如果是以这么衰才帅或是这样才能被人记的牢诸如此类做答,在我就无疑是游戏之作了。
恩,撇开对于《无题》本身的讨论不谈,anoy殿提到的确实是一个大问题呢,看同人的时候,常常感觉到“这是为了悲剧而悲剧的”,反正是纸上的人物一死再死也不要紧么,于是,悲剧本身成为一种做戏的手段而非文章发展的需要,以至于看文的人也渐渐麻木而对什么死啊疯啊毫不动容,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呢。在这种情况下,人物的确就是玩偶……若是原创,至多只是作者自己造出来的东西随他怎么捏,但是若是同人,其他同样爱着这角色的读者就不免要心里不悦啊。
所以在会堂上,如果看到这样的回贴“大人好狠心,又杀了**”,心里的感觉就有点不太对劲了——啊,原来大人是以杀我们所爱的人物为乐啊……笑,小人之心^^。
到了这里,有时候就分不清是作者的动机还是技巧问题了,或许有技巧好的作者,即使做戏也可以做到能感人不浅骗得眼泪一片;或许有时候由于表达的欠缺,在作者其实是真心的东西(或者作者自己以为自己是真心),大家看去还是矫情……这么一来,做作者的,只要对得起自己就好;但是决定一篇文章内涵的还是接受,读者从中看出什么来,也应该有发言的权利吧……跑题,打住。
以及,回去自我反省——自己写文的动机,也是很可疑的……

本贴由bell于2002年4月10日12:02:35在乐趣园少年游〗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