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山王专区>>摇曳云间风不散——全面剖析最强山王·深津一成

摇曳云间风不散——全面剖析最强山王·深津一成

洋二

雨点在疯狂的亲吻着湖面,满楼而出的风勇猛的刮向浪花,然后将其割成两半,惊天动地、波涛汹涌、湖水四起、浪花飞舞,似乎万物皆为动容,但是湖底仍旧犹如黑夜一般的平静,他高高的举起右手,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故作镇定还是什么。球场上风云万变 局势也千幻万化 可是那忧郁、深邃的眼神下面是一张平静的脸,但是我们能感觉到那种压迫,他是霸道的,他是强大的,这是与他的面孔格格不入,可却又是浑然一体的气势。

第一次看见他是在SD书中的第#216里。这章的题目是“王者”,当时的我糊涂了,因为翻开此节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两张面孔。先是看见了在之前强悍击退湘北和陵南的MAKI,此刻的他侧面、恐慌、紧张,我不明白 即使他在天才SENDOH的面前,以及在面对湘北最窘迫时也没有露出过这样的表情,王者的题目不是在说他吗?在MAKI这副奇怪的表情下,一双眼睛正默默的直视着你,我呆住了,这不是漫画吗?为什么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震慑和惊讶。这样的面孔并不美丽,甚至是平凡;这样的外表并不刚烈,甚至是柔和,这些都是后来的了,我只是看见了他的眼睛,深邃、忧郁、无限。它是这样告诉我的,是这样一个人让神奈川、甚至是全国的强豪MAKI也为之惊慌和专注?他真的这般厉害吗?其他的不能肯定,但是这双眼睛说他是冷静、沉稳、聪明、恐怖的。阿牧卖力的胯下运球以求扰乱他的思绪,可是他放低重心的身体从未因此移动过。MAKI不愧是MAKI,这样的运球除了是起到扰乱对手的思绪以便另寻机会外,它也是和下面的动作相连贯的。MAKI突然的变向了,在他失措的动作下是MAKI自信、坚定的眼神,也许MAKI此刻想到的是:尽管前面被你可怕的控制着比赛,也尽管我在你面前是紧张和慌张的,但是从未这样浮躁的我该到尽头了,这次的突破不单单是突破那么简单,他是我们夺回气势、发动反攻、也是宣布我不在再畏惧你的开始。然而这一切不是现实,前面那个平静的眼神不见了,他此刻的眼神是怪异、恐怖的,如吞食一切的黑洞那般可怕,似乎这一切早就在他的预料当中,而前面只不过是他和MAKI开了个玩笑罢了,一个让对手更加恐惧和丧失信心的玩笑。已经突破了过去的MAKI被他从后面将球抄掉,刚才还是自信满满,甚至从嘴角看起来很坚定的MAKI转眼间变成了惊讶的神情,处心积虑的MAKI落入了他设计好的万丈深渊,这瞬间的一切使一个强豪从恐惧到自信再到惊讶,复杂的表情流露出地狱、天堂、地狱这样让人窒息、无情和难以接受的现实。这次的失误导致海南被山王拉开了10分的差距,以及后来的崩溃。去年的这一切看在湘北球员的眼里,更强的海南在那个人领导的球队面前终结,湘北球员有何感想,除了很少的话语和可能的紧张与压抑外,我不能知道更多的。但是一向自信的宫城在得知他今年仍在队中时,脸上是带着夸张的表情的,然后独自出去吹风了。到这里我仍然不知道这个拥有如此能力的家伙是谁,只是有种超越漫画的莫名的真实。


#218 湘北彻底剖析 #223 「“突袭”」

46:24,谁也无法相信这是山王和前十年内山王毕业生中最出色的明星球员所组队的比分吧,但是我相信。前十年?在这样长的时间里就算是5个JORDAN上场可能也是无济于事吧。

****我是手动分割线^^******

校长按:这里,好象有些问题,至少在我手里的版本,25卷218话是这么说的:
“他(堂本教练)召回目前已经是大学明星队级数的旧生,假设他们就是湘北,先来一场模拟比赛”
“旧生队本来已被评为山王工业在过去10年里最出色的一队……By 相田弥生”

这样看,山王是和比自己高一届的校队打,年龄上最多差个3岁。

****我是手动分割线^^******

目前的山王有他就不可能输掉,那就是率领着最强·山王的队长——深津一成 ,而自从他们加入三年以来山王未尝一败,这是何等自豪、霸气的纪录啊 !!真正战斗的时刻到来了,神奈川的海南、爱知的爱和、还有大阪的大荣,所有以打倒山王工业为最终目标的劲旅都已陆续的集结起来了。清田、神的身前是MAKI,而诸星和淳分别站在爱和与大荣的众队员前面。山王呢?当然是深津一成。他双手叉腰,骄傲的抬起头颅,用傲视的眼光压迫着群雄,河田、泽北这些强者也只能屈居在他叉着腰的宽广双臂后面。站在王者最前面的人,他代表着山王的一切自豪与荣耀,也代表山王王朝的存在和它踏平一切的实力。

宫城一上来便遇上了深津,“这个深津的防守连一点漏洞也没有”?焦虑的良田手上的球是控制地很好的,可是他的心态已经开始倾斜,他陷入了莫名的“深津恐惧”里,那是之前观看录象留下的,不经意间球掉了,深津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宫城已经输了。


#224 天才?

樱木和宫城的突袭成功了,相当漂亮的一个凌空DUNK,就在全场观众对山王铺天盖地的欢呼和鼓舞声中,无名湘北不慑山王威名反而在开场给了王者一个下马威,全篇幅是所有在场球员惊讶万分的表情。这样先得2分的开局不但占得先机和引起了本来对山王没有任何疑虑的观众的讨论,还是夺得一个气势的问题,但深津却不为所动,禁区内一个普通的跳投,球打板入网 2:2 ,“大家都是2分咧”, 深津带着平静、 沉稳的表情玩笑似的说到,但眼神中却更多的是挑衅和不屑。山王由队长取得头彩,还沉溺在喜悦里湘北瞬间被夺回了领先的局面,以及那关系大局的气势,一声不响的山王就在这样甚至显得有点平凡的动作下追成同分。堂本在场下欲言又止,但是缓缓的点头和那脸上自信的表情掩饰不住来之对深津的信赖与喜悦。“那一球凌空DUNK已令山王感到这场比赛跟以往那些比赛是不同的,可是那位深津同学却是例外”说话间安西若有所思的抬了抬眼镜,他知道深津的存在对他的球队来说是一个多大的障碍。没错,所有人都被这开场的霹雳一击给惊呆,可是深津只是在突然的诧异后马上恢复了镇定,这样进球的结果不过就是2分,在开场双方还在试探阶段这不无奇怪,这个进球再漂亮还是起不到真正在拉锯战时那样一球扭转局势、占据气势的关键作用,看透这些虚幻的种种,深津要做的只是一个朴实的进球,当然这样的行动由他自己完成了,同时也敲醒了队友。没有看见后面山王所有队员的那句“好!防守吧”吗?是的,得到2分后山王不仅在比分上追成了同分,大家回到了起跑线上,而且因为开场失球后变化的心理也恢复正常和自信,刚才发生的一切似乎山王的队员谁也没有看见,深津一成就这样无声无息拉开了与湘北的战斗。


#225 投篮手

初中时代的MVP回来了,作为投篮手的三井寿没有丝毫紧张,见过了各种大场面的他在外线上稳定的发挥着。虽然有宫城与樱木的奇袭打开局面,但是正如MAKI说的“要再来一次几乎是不可能了”。所以上半场前半段的三井是湘北的主要的战术棋子,他连续的三分球命中令初次参加大赛的一之仓聪不知所措,也保持着湘北领先的局面,场外的堂本焦虑的思考着如何应对那曾经是鬼如今是佛的安西的计策。“又来了”,这是宫城带着害怕的眼神和语气说出的,虽不高大强壮的深津利用合理的技术动作和恰当的裁罚尺度将宫城死死的挡在了身后,被卡掉了位置的宫城显得毫无办法,深津就这样进入了无人干扰的局面然后很顺利的接住了队友的传球,当然这样还赢得了更多考虑如何布置进攻的时间。可是深津却并没有选择传球而是自己突然的转身起跳投篮了。原来他刚才在考虑的不是如何的传球,他知道失掉位置的宫城正拼命的想要占有回来,以便干扰下面自己的传球动作,却根本不会想到自己会突然起跳投篮,而且宫城为了靠住在有利位置的自己将重心是放地很低的,自己倾斜着压住宫城的身体也是便于起跳的。就这样在深津轻松起身并摆出漂亮的投篮姿势时,本来身高上就吃亏的宫城根本就只是在下意识后狼狈的伸手。但毕竟湘北还是神奈川的代表队长,赤木看出了一些端倪,前身上来用高大的身躯挡住了深津的投篮路线。深津还在专注的看着自己高抬手中准备出手的篮球,并且很有一种势在必得的气势,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深津突然将头侧向一边带着夸张的表情在空中双手将球抛给了篮下因赤木补位而漏下的河田。赤木回过头,伴随着吃惊的表情目送河田送球入网,8:6山王并没有掉队。“不愧是深津 真是眼观六路。”有了观众的这句话,对这样NBA后卫似的策划与NO LOOK的传递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226 势不可挡

为了遏止三井连续的三分球,一之仓加强了对三井的盯防,这样使得宫城无法将球传给三井。面对这样的局面宫城只有暂时改变战术,可是其他的每位队员都是被严防死守着。宫城还在思考,深津那看似有点“邪恶”的眼神却代表着他已经看透了宫城思绪,他从宫城无助的眼神中看出宫城无法出手和不知所措的窘境 。迅速的深津下手了,这次的宫城又露出了上次面对深津时那惊慌的眼神,但是反应还算快的宫城顺势拉球躲过了这一劫,“真危险。”闪过了深津的宫城不敢相信的说。他知道自己是侥幸的,河田和泽北也很吃惊,因为看透了宫城心思的深津居然被对方幸运的躲过了。深津不但可以组织犀利的进攻,还能从对手眼神里看透人的心思,在激烈对抗的球场上能观察到这样细小变化真是可怕!


#228 自尊心

泽北和流川的战斗正式拉开了序幕,可是高二就傲视日本高校的泽北明显表现的不如河田 深津般老练,因为他轻敌了。他看轻湘北攻击力第一的流川,恰恰这个流川枫又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在被泽北突破得分后当然心有不甘,爆发并且突破泽北后DUNK得分,全场再次为湘北所动。“泽北”河田叫住了他,但是说的全是无关紧要的废话,这样令泽北更加的松懈。“你要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过王牌主力如果失手的话就会连累全队,与其这样不如让你下场。”深津带着命令和教导的口气对还在发傻的泽北说道。说话时的深津眼神是严肃的,在深津说“不过”这个转折词时泽北开始吃惊,深津说完这一席话后泽北顿然有神和专注起来,这样的泽北追上了快速反击的流川,并且破坏了他准备上篮的计划,同时也破坏了流川对刚才胜利的兴奋和喜悦。场上的一切是教练无法控制的,但是有了深津这样的选手就是在场上多了一位教练,他能观察到队友的一切不适,从他口中说出的话是让人折服的,泽北听了深津的话胜似被注入了一针强心剂,深津一成不愧为王者中的王者!


#231 力量之战

巨人登场了,他是河田雅史的弟弟——河田美纪男。出于对场上局势以及锻炼未来的考虑,堂本派上了这个210CM的巨人替下了主力王牌泽北。他直接面对的是樱木,的确对于这样的巨人即使是力量派的樱木在瞬间也毫无办法,被美纪男用单调的内线转身投篮频频得分。可是老到的安西看穿了这个“所谓”的巨人,他确定樱木的速度、力量以及成长能力定是超越美纪男的。所以撤掉了三井战略让樱木为中心打局部战,而这边美纪男仍然依靠简单的方式进攻着。其实构成这个简单的战术除了最为重要的美纪男外,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深津一成。一传一投,一始一终,能够做到终结的是拥有天生体重和身高的美纪男,而能够做到开始的就只有计定四方的深津一成。在这样的情况下湘北队长赤木出于急切想扭转战局的考虑,决定帮助战术核心的樱木。深津仍旧拿球准备进攻;宫城仍然无用的挡在深津前面;而樱木也还是被挡在巨人的后面,赤木行动了,他不屈的眼神告诉我们他要破坏山王的这次进攻,深津那瞪大的眼睛告诉我们似乎他已经发现了这个阴谋,他收回了准备传球给美纪男的双手,而是突然变向的扔给了赤木上前后漏下的河田,在一个漂亮的三角传递后由河田得分。这就是书中深津在上半场最后的一次表演,他在思考怎样传球给美纪男时,仍然看出了一旁赤木的动机,果断的改变传球路线,策划了这次进攻。常说一心不能二用,但是深津做到了,他明锐的的观察能力以及这一心二用的头脑着实是任何对手的恶梦!


#233 波涛汹涌的下半场

36:34 湘北领先2分结束了上半场。“山王已经上场了。” 安西惊异的看着已经站在跳球线上的山王。是因为自信满满的河田;还是疑惑思考的野边;或者是无所谓的泽北;又或者是若有所思的松本,可能还是那带着无法琢磨表情和眼神的深津吧。湘北上场了,深津仍然是背着手高抬着头,他始终是一副君临天下的姿态。河田与赤木同时起跳,下半场开始了。落下来的球在樱木的身前,但是他才刚刚反应过来,深津已经将球夺走,泽北开始跑位了,野边担挡换位,而深津心领神会看也不看的把球抛给了右边的泽北,无人防守的泽北起跳三分命中,37:36山王反超。深津以准确的判断、迅速的跑动和默契的传递带领山王开始了波涛汹涌的下半场。


#234 湘北队形势不利

“没关系,扳回来就是了。”天真的湘北真的认为现实会是这样吗?三井发球给宫城的一瞬间,从看台上MAKI的表情看出他已经知道接下来的一切不是湘北所说的那么简单和天真。“开场3分钟之内解决湘北。”堂本带着肯定,甚至是带着有些可怕的眼神说出了这样恐怖的豪言壮志。能够让他这样狂妄的就是——山王的看家本领“全场紧逼”,而能够达到这样战术的基础就是——最强·山王的体力。泽北和深津上前包夹住了得球准备发动进攻的宫城,“他们的动作怎么这样的敏捷,难道上半场的比赛他们一点也不感到疲劳吗?”全场的观众也为山王一开场的表现惊讶,泽北上半场只打了半场,而深津呢?他可是打满了上半场全部的20分钟,而且是作为策划主要进攻的20分钟。可是就是这样的深津带着那吞噬一切的眼神将惊慌的宫城手中的球逼掉,接着又由泽北漂亮的得分。山王就这样开始了压倒性的下半场,瞬间比分已经拉开到了10分,而湘北还是老样子被山王死死的逼在篮下。去年吃到了山王这招苦头的海南,并没有找到破掉这一招的计策,“看来他们紧逼的防守比去年的破坏力更强了,你们看深津的姿势,他的重心比宫城还低,这一点你们要好好学习。”高头这样的说,而MAKI欲言又止。“深津一成,即使是身为神奈川王者的我也无法超越的对手。”这也许是高头那一番话后MAKI的心境。深津无穷的体力,完美的防守,将山王这一看家本领全场紧逼发挥的淋漓尽致,在这样重要的战术中深津是起到了表率作用的,也是不可或缺的!


#235 铜墙铁壁

宫城将球高抛过泽北的头,想传到后面樱木的手中,而球还在空中就被松本给断走,松本得球后在宫城的面前起跳准备投篮,但突然他看见了篮下的队长,果断的松本把球传给了深津 。三井上前举手防守,深津的重心很低,他根本没有准备起跳投篮,三井在半空时,深津用右手绕过身子从后面把球准确的传给了泽北,不敢相信的三井和吃惊的宫城是看着谁呢?不会是泽北在无人防守下简单的投篮,而是深津如此的夸张、神奇的表演。松本对深津是如此的信任,而深津也不会那么简单的得分,在用这样杂耍般的动作后再得分不是还可以从心理上撞击对手吗?深津早就算到了这些,如此漂亮的的配合击毁了湘北的信心,在这样窘迫的局面下,湘北不得不叫了暂停。“现在到了一决胜负的时候了。”堂本是看着深津说出了他的想法。泽北在用汗巾拭汗,河田也在思考着什么,只有深津专注的看着并听着堂本的战术要求,而堂本也只看着深津,因为堂本知道接下来在球场上一举击垮湘北的任务就落在了深津的肩上,队友和教练对深津都有无比的信任,而深津的每一步都在自己的计算当中。


#239 全能巨人

在山王铜墙铁壁的紧逼下湘北疯狂的失分,而心态也已经开始失衡,本以为大黑柱赤木能够定神,并且扭转湘北的心态,稳定军心,谁知道他在全能巨人河田的面前也是不堪一击,而且陷入更加黑的深渊。宫城拿球开始了湘北反击的旅途,“让你投也无所谓!”深津没有摆出任何的防守动作嚣张的说。果然宫城的投篮没有命中,而篮板也被野边给夺走。山王的快攻又开始了,而湘北仍然迷失在反击的旅途中。“难道他发现了良田的弱点?明知道良田跳投命中率低才这样做的。”彩子吃惊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没错,在短短的上半场的试探接触后深津看出了个子矮小的宫城在中远距离的跳投是不行的,而且他也知道在赤木已经迷茫的情况下,落后20分的湘北已经陷入了非正常状态,各方面已经无法正常的运作,弹出的篮板野边也一定会抢到。山王的队员们疯狂的进攻得分,而深津依然镇静如故,他洞悉场上的一切,能够迅速的看出对手的弱点,即使在场下作为旁观者的教练也未必能够做到,可是深津在风云突变的球场上仍旧可以如此。在这里想起作为球员兼教练的藤真是觉得有点可笑的。(在 “#240 窘迫的湘北队”一章里更是应证上面的一切。“良田被深津死死的盯在外围 想要晃过对手切到篮下几乎不可能,又不能让良田从外围投篮,深津果然看穿了。” 彩子说这出这番时,宫城是很无助的面对神情镇定的深津的。良田感觉到了恐怖,是那种无形的压迫,即使刚刚突破了眼前的对手,但还是露出了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无法不感到的恐惧表情!)


#241 4分之差

在山王狂风暴雨般的进攻下,在距全场结束还有11分钟时湘北已经落后了22分,这样看来似乎湘北已经提前睡去。安西叫了最后的暂停,接下来安西为樱木制定了“4分计划”,就是这样的战术使得后来的湘北奇迹般的追了上来,何时又再见鬼神般的安西。这是在决胜的时刻,樱木乖乖的看着场上发生的一切,流川以迅速的动作暂时拉出了与泽北的空档,可是投篮时节奏已经不在了,弹出来的球被野边轻松的拿到,但是令人奇怪的是野边并没有自己将球抛出发动快攻,在这样的局面下他选择把球交给身旁的队长,深津只是抬头,但是从他那炯炯发光的眼神里以及念念有词的口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已经想到了如何策划反击。泽北跑动,球已经也从深津的手里飞到了空中,快攻成功了,泽北的一个DUNK将湘北球员打的哑口无言,且不说这样的快攻是谁都可以发动的,但就是捕捉到野边这样一个细微的动作,我们就可以看出山王上下对深津是如何的信任。一支队伍需要一个灵魂,但是光说是不够的 ,行动是最好的表示,听说深津是山王的灵魂,看见的也是这样的事实,整个山王是围绕着深津运行的,而深津也承担和负责起了这样的信任。


#248 两年的期待

樱木不愧是天才,他是天生的运动员,安西之所以要为他喊这最后一次的暂停,就是希望看见接下来的一切。樱木不仅利用自己过人的爆发里力夺得了下半场的首个入球,还带动了湘北的气势,并帮助赤木走出黑暗,至此实际上湘北开始慢慢进入了良性的运转了。两年了,三井和赤木当初有着共同的目标和梦想,如今两个人终于真正站在了为了达成这相同梦想的球场上。赤木担档换位,三井也开始发威,他的三分球继开场后再次连续的命中,湘北的比分差距终于回到20以内,这样局势开始倒向湘北。以德男等为首的湘北啦啦队也再次恢复了希望,他们拼命的喊着,盼望借风助火,可是深津出手了,刚开始在宫城面前的深津本可以大胆的投篮,但是出于全局考虑和教练的布置他还是默默按照指示在后面支援着,如今面对湘北这样连连的得分,而球队又无法得分的情况下,他不得不果断的“擅自”改变策略。刚到三分线前的深津在宫城面前跳投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姿势,但我们可以看见台上德男等是如何的紧张和不安,满脸汗水的深津不是那种空洞的自信,是绝对的实力,伴随他那无所其谓的眼神和德男等失望,惊讶的眼神,球直接空心命中,差距再次回到20分。“不愧是深津,投的正是时候。”全场观众首次为深津的得分而动容,虽然并不漂亮,但是从替补席上安田等失落的面部表情上我们看得出这对状态正在攀升的湘北是如何的打击。堂本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他没有说出口,可是他那镇定下来的表情和长叹的一口气掩盖不了他是如何的紧张,也掩盖不了深津这一击是如何的重要。他想要的没有说深津已经办到了,他不是那种死死按照教练战术的球员,教练没有错但是谁也无法预料这样变化万千的球场,深津不需要教练为球队专门叫暂停,毕竟暂停的次数有限,他自己能做到如何在场上变更球队的战术,从而带领球队走出突来的困境,有这样的球员在场上是哪个教练都求之不来的。(备注:至此山王在4分钟内除了深津的这记3分球外一无所得,场上的气氛已经发生了变化。)


#250 节奏

三井又开始进入那疯狂的状态了,可是再怎样疯狂到了极限的他要一次次接住这样快速的传球也是很难做到的,球终于还是脱手而出了,疲惫不堪的宫城仍然不懈的抢在深津前把球得到。看见了吗?宫城得球的那一刻深津也露出紧张,不安的表情,他知道湘北这样的失误对山王再次反攻并击毙湘北是何等的好事,可是跟着自己的失误又会带来什么结果——湘北会一直保持这样的节奏疯狂得分,到时候局势就难以控制了。尽管紧张可瞬间他清醒的头脑想到了这些,并且迅速的做出决定。深津用双手抱住了宫城,这样的动作裁判当然吹了犯规,观众们明白深津的意图,不能让湘北再继续保持这样的得分节奏了,即使是犯规,可是破坏了这一切的深津并没有露出那平静的表情,他用诧异的眼光看着一旁裁判。“白衣4号,故意犯规。” 裁判果断的做出了判罚。整个山王惊呆了,吃惊瞪大的双眼,无言紧闭的嘴唇,深津是这样的表情。这样的表情我们何时在他的脸上看到过,不仅这样就连湘北的队员也都不敢相信故意犯规的是深津。“什么”堂本更是带着夸张的表情看着眼前的一切。此时的湘北队员才回神来,相信眼前的如此。深津也是人,人非圣贤,谁能无错。这样的结果是谁也始料不及的,深津看到了自己的失误,并且果断,迅速的做出挽回的行动,可是裁罚的尺度不是由他掌握的。这样湘北在得到又失掉后,幸运的再一次夺回了场上的节奏,但是在那一瞬间是谁也无法相信的。深津是冷静,成功的标志,我们不难看出不管是自己人,还是对手对深津是何等相信,相信他是完美的。而深津虽然犯错,他也至始至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和稳定的情绪,在急流中难有挫折和失败,可是心态和头脑是不能变的,能够做到如此,即使错误也可以化实为虚。


#253 王牌主力泽北的反击 #

樱木优秀的防守,流川出色的得分,安西期望的两个逸才终于开始发威了。随着RUKAWA的一个DUNK与山王的比分差距回到了个位数。堂本、一之仓、野边、美纪男、松本都无法相信无名的湘北会一步一步的走近胜利。“如果让那对高一的选手放开手脚的话,看来我们就有一点麻烦了,现在关键就看你们两个能不能抑制住他们的势头了。”这样的话深津上半场也说过,可是这次不同的是表情,他很诚恳,肯定的说。“他是认真的。”河田藐视的笑了笑,泽北准备要以牙还牙,他们就这样被深津激励。自尊心很强的泽北似乎更在乎这一切,深津控球发动反攻时看到了侧头的泽北带着自信,藐视的微笑。正是这样,当流川断球开始又一次快攻时,深津首先侧头看了看泽北,也许他知道带着刚才那种表情的泽北会做些什么。果然泽北给了让他停步的手势,接下来当然是SAWAKITA那恐怖的开始。比赛至此进入了白热化,可是冷静的深津再次看到了球场上局势的变化,他激发王牌泽北发挥出最大的实力,并且再一次将湘北逼到死亡的边缘!


#262 1对2

被拉开了22分的湘北凭借三井的出色发挥和樱木的勇不可挡终于追到8分的差距,可是王牌泽北在深津的激将下又一次无情的让比分领先19分,然而一心想要成为日本高校第一的流川开始了他打败泽北的计划。他假装突破却将球一次次传给了队友,都以为会与泽北一决上下的流川竟然做出了这样违反他自己法则的行为。可是山王却因为1 VS 1战术而放松了对其他湘北球员的看管,这样湘北再次开始猛烈的反弹势头,终于流川明白了仙道和安西的话,面对泽北这样天资和后来都非常BT的选手,这样的做法是击败他最终的出路,事实也证明了这点。几次将泽北分心后,流川终于突破了巅峰时刻的泽北,此时一向举止奇怪的樱木开始了让人无法琢磨的行为,而正是这样的行为反而弄巧成拙的让正处在激烈对抗中的泽北开始疑虑起来。“美纪男,随时提醒我樱木的位置。”泽北这样的话让上来封堵的宫城听见了。聪明的宫城借此看出了心绪不定的泽北。“花道,防守1031”这是宫城开始扰乱泽北心思的计划,果然从泽北那吃惊的神情里透露出他那更加不安的心境。宫城还在洋洋得意,而他却不知道深津不仅看出了泽北的失常,而且也看透了他的诡计。“泽北,别考虑太多,按照平时的打法去打。”在传球的同时深津说道。接球的泽北是简单的一个“是”字,但是不简单的是他此刻的决心,泽北是带着坚定和精神的眼光说出的,神情也不再是刚才的恍恍惚惚。“混蛋,真多嘴。”宫城愤怒的侧头看着恢复平静的泽北,他知道深津这样的话语对泽北是如何的作用。漫天迷雾中,深津一语点开出路,遗憾的是泽北心里的大雾已经盖过自己的明泉,突破跳投失败了。但是从宫城听见深津那一句话后如此的反应,就可以知道他们已经知道深津一成在场上作用的辐射是何其的大,从组织得分、到迅速防守、再到无限的体力、然后是洞悉一切的眼睛和明锐冷静的大脑、最后是那深不可测的城府,可万万谁也想不到的是,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是一句话也能带来无法估量的作用。武将带兵打仗,文官出谋划策,而深津则是我们常常提起的那种向往之极的文武双全!


#264 救世主

伴随流川的茅塞顿开,湘北再次将19分的差距追到了8分,全场的局势已经完全的反了过来。堂本再也不能安静的蹲着看球了,终于他也因为场上的局面开始不安起来,起身看着自己手心里汗水的他脸上不再是以往的自信表情,他忧虑的抬头欲言又止,可是似乎他在等着什么。“小心点宫城,当对手看到胜利曙光时,才是深津发挥作用的时候。”在看台上MAKI并没有随波逐流,从他那焦虑的眼神里,我们看到的是害怕与恐怖,他知道这样的教训。尽管汗流满面,但是深津的眼神没有变,依然是冷静、深邃、恐怖的,这种看透所有,淹没一切的眼神是无法形容的可怕。宫城才回过神来,深津已经迅速的出手了,被扰乱了运动轨迹的球碰到宫城左膝后往边界弹去。“干的漂亮,深津” 这就是堂本要等着出现的场面,他瞬间的振奋,整个瞳孔都放大了,似乎是兴奋的快要窒息。深津再次在山王最危机的时刻出手 扰乱对手的进攻节奏,谁都知道接下来的控球权是如何的重要,而正是深津的这次出手让为了救得球权的樱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王者山王在两次大比分领先的情况下都被无名湘北顽强的追上,到了这最后的关头就算是堂本,泽北甚至是湘北的球员都是紧张的,而深津没有失掉平静的心态。MAKI之所以要对宫城说那样的话,是因为他知道深津无论何时依然坚信胜利,就是在这紧张的收关阶段,他的信心也从来没有动摇过,这是成为王者的基础,也是王者无法磨灭的本性。


#276 选手生命 #277 最强·山王的体力

流川枫乘着场上大乱的局势继续的发威,在泽北面前他不再是单调的突破,一个三分球,比分只差5分了。终于领先的山王叫了暂停,我们不知道堂本给他的队员说了什么,但是再次登场的深津是带着谋划好对策的眼神看着湘北的,深津将球运到了篮下,大家都在等着这次进攻深津将怎样的组织。“不!那只是假象,他一定在寻找传球的对象……但是,他为什么如此的沉着呢?眼看比分就要被追平,他应该有很大的压力才对?可是,他根本就没有一丝。”防守深津的宫城内心矛盾的思考着深津下面的动作,他也猜到了一些,但是他无法想通这样的一个人,一个自己从未遇见的可怕对手。宫城还在思考,头侧向右边看似正在寻找同伴接应的深津突然往左转身摆脱了宫城,赤木咆哮着上前起跳封堵,腾空的深津仍然像似在寻找接应般的将头侧向右边,但是球已经在左手的掩护下由右手传给了反方向的河田。宫城吃惊,河田却面带怒色发泄般的用双手将球砸进了篮筐,7分的比分差距依然宣布着山王争胜的信心。“最强山王——!!”这是傻了眼的湘北听见全场观众山呼海啸般喊出的口号。在这样的口号下是河田狂敖的面孔,而深津更是首次摆出了POSE。“打的漂亮” 他伸出右手的食指着河田,潇洒如闲庭信步般的慢跑着。此时这样的配合得分,使得山王上下兴奋难掩,而局面和全场观众的支持再次的回到了山王一边。宫城拿球准备发动快攻,可是就在还剩1分40秒时,泽北和打满了前面所有时间的深津再次横在了他的面前。在比赛的尾声领先的山王再次发动了全场紧逼的战术,深津带着杀神般的眼神对宫城说:“你过不去的!” 宫城不敢相信这是比赛将近结束时的人能做出的举动,可是就在他为诺言而做到了突破泽北 和深津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将运球到前场时,深津已经又挡在了三分线的前面。这样的局面就连一边的安西都为之吃惊,山王的体力是无穷的吗?这个时候居然还能打出全场紧逼以及做到迅速的回防,堂本根本没有准备将比分保持到结束,山王是王者,深津提醒了堂本,而堂本也要制湘北于死地,决不再给它留一口气息。此时的深津依然是他这种打算中不可或缺的力量,深津不尽智谋无限,而且体力无穷。


#271 果断的湘北队 #272 死守 #273竭尽权利 #274 5对4

在还剩一分钟时,湘北再次将比分追至到了4分。当美纪男拿到樱木因受伤而失误丢掉的球时,山王的队员是高兴的,他们都以为会就此胜利,然而不死的樱木却顽强的盖掉了美纪男接下来的必杀一击。宫城得球后立即发动了快攻,可深津,河田却已经回到了篮下。“回来的好深津,河田,你们一定可以阻止他们的进攻。”堂本对此是如此激动,以至于声色俱厉。此时的他坚信深津的存在就是山王胜利的保障,湘北这样打不死的球队这几年他还没有遇见过,到这个时候山王还被穷追猛打也是他最近几年没有遇到的情况。堂本认为到了最后阶段能够体现一支球队的实力就是要求球队要有顽强的毅力,而深津的存在正是他永不言败的资本和骄傲,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对深津会如此依赖,也永远的信任。

宫城也来了深津的招数,他不看一旁球员就将球扔给了三井,而始料不及的松本在慢一拍起步后将正在出手三分射篮的三井扑倒,可是三井已经出手的三分球却依然的命中了,而且裁判吹罚了犯规。“AND1”湘北获得了追发一球的机会,在神射手三井的面前,山王的队员知道这1分在劫难逃了,比分将被追至到1分的差距。全场疯狂的欢呼,观众倾向湘北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半数,因为人们都想看看这改变历史的时刻,堂本认为这个时候胜负取决于双方的心里素质。松本还在自责,深津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并拍着他的肩膀说:“忘掉刚才的事。”听见深津这句话的松本顿然提起了精神来。深津并没有就此结束他的鼓励,他双手自若的抬起,带着那舍我其谁,傲视天下的表情召唤自己的队友靠近自己。至此井上终于正面的表现出了深津的王者地位,河田,泽北……场上所有的山王球员都以深津为中心靠近,他们环抱成圈并由深津队长说着什么。此时的堂本恢复开场的姿态,没有丝毫的忧虑,因为从大家的一个“好”字里,他知道深津此刻对队员所说的,所做的会使山王最终获胜。

三井的罚球果然命中,比分的差距只有1分了,湘北也守住山王又一轮的进攻。流川的快攻开始了,河田被过,在篮下出现的是深津的身影他高高跳起,竟然到了可以封盖流川投篮的高度,从后赶上的河田盖下了受到了深津干扰的流川手中的球。而此时樱木奇迹般的出现抢到了第二点,并又奇迹般的将球传给了“死敌”流川,流川在深津的防守下含泪将球打入,全场为之哗然。77:76,还剩24.1秒时湘北终于以1分反超山王,自信的赤木有力的握紧右手;三井也同样握紧右手不过他是狂哮着的;宫城带着坚定的眼神握紧的是左手;泽北茫然、河田失措、深津斜眼看着什么,他的眼光里并没有其他队友那般的死灰,反而是闪光的 。在他平静的面孔,斜视的眼珠下想到的是如何应付的对策,即使现在他的心绪还是有所影响 ,毕竟这是在最后的时候被反超了,但中间也绝对没有动摇和混乱。

本来就短的20秒飞快的流逝,深津带球发动山王最后的进攻,堂本取消了最后暂停,他知道在樱木受伤的情况下,如今已是5对4的局面,他信任深津。用弱手控球的深津,高举着那代表胜利的右手,寻找着进攻机会,果然山王在深津的激励下仍然没有放弃。泽北,河田专注的看着深津那高举起来并伸出了食指的右手。突然的它变成为紧揣的拳头,这是最后进攻的战术信号,河田换位担挡,泽北飞快的跑出了空档,深津果断,有力的将球传出,那一刹那宫城的目光停住了,他知道完了。泽北接球,利用那一瞬间的空隙在赤木和流川的封盖下起跳,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泽北乔丹似的跳投命中了。78:77,在离全场还有9.4秒时,山王反超。在流川,赤木死了一般的表情下,是堂本和泽北难以控制的激动,然而一切……

死光 寂寥

在最后赤木将球给流川的一刹那,教练堂本和一侧的野边等替补球员握紧了拳头,他们认为必胜无疑了,而回过头来的深津却露出了难得惊异的表情,他似乎看见了什么……

79:78,在樱木一记平淡无奇的投篮中的后,山王VS湘北就这样戏剧般的收场了,湘北完成了几年来全国所有强队的夙愿,终结了“不可一世”的山王王朝,改变并创造了历史。山王也终于走下了历史的舞台,后面大家议论的焦点是湘北不懈的努力,不屈不挠的精神,而且津津乐道的是流川VS泽北的对决,甚至是赤木与河田的抗衡。可是我上面写的这些又是谁能轻易注意到的呢?他们都是同样的精彩,这些都是我一遍遍阅读后发现,收集的。以前最爱SAWAKITA,认为他强大,动作漂亮,而且是王者。可是现在我发现其实更应该关注的是真正的力量,任何东西都是立体的,并不是说不要看到外面,外面是直观的,任何的第一眼都是在那里,但是里面的世界其实更加的精彩和真实,能够看到更为立体,全面的人被认为孤独。但是这样的人是成熟,细致的,以前的我错了,山王真正的王者不是SAWAKITA,而真正的力量也不是河田等,它是FUKATSU。在我们看来山王的失败是偶然,的确,这样的冠军球队没有理由会在全国大赛IH赛的第一场便被淘汰,但是真实的山王却活在虚幻的漫画里,我始终相信有山王这样的队伍存在,相信深津的存在。文中常常提到深津的眼神,没错,开始喜欢他就是那种能给现实生活中的我带来震撼,共鸣的眼神,但是大家并不关注他。MAKI被很多人认同了,因为他体魄强壮,外表俊朗,眼光自信,但是这些不是过于幻想一点了吗?喜欢深津的眼神,喜欢他的真实,网队的KIDD不是有这样的感觉给我们吗?深津如何的全面,如何强大从上面的细节里都一一的呈现给大家了。他带领的山王从他接手开始未尝一败,傲人的纪录无人能及,但是最终却迎来这样的结局收场。深津没有能为自己的高中篮球生涯画上一个句号,旁人看来是可惜的,但这是真实的,残缺是一种真实。同时也是一种美丽,这不是悲哀的,是让人喜欢的;这不是高兴的,是让人惋惜的。因为毕竟他强大过、他王者过、他不败过、他得到过、他真实过!

2年泽北不服的眼神;3年大河田不相信的眼神;3年野边,一之仓聪失落的眼神;3年松本惊讶的眼神;1年小河田悲伤的眼神。这些表情交织在一起让我很难压抑自己的情绪,但是泪水却始终是没有落下来的,直到最后看见了队长深津一成。他没有他们那样夸张的表情,只是这样静静的望着你,微微张开的嘴唇似乎想要对你说些什么,但却又没有能出口。挂满汗珠的面孔上那个深邃眼神看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毕竟这还是第一场比赛;毕竟他还是个18岁的孩子;毕竟他还是称雄一切的霸王。当我再看他那双无奈,深邃的眼睛,那张平静,真实的面孔时泪水终于落了下来。我看的出你有什么想说,但你却没有说出口,这是你的性格,可是你的双眼告诉了大家一切。在麻木,无所谓的瞬间后,你是不甘心的。毕竟你是王者,作为一个漫画人物却能勾起我这样强烈的交融感,我相信你是活着的,真实的。退场时,堂本一直用左手搭着深津的肩膀,他知道深津此时所要承受的,他也是真心感谢深津这样的队长在三年里给他的球队所带来的一切。“这样的经验是你们未来的财富”堂本这样说,我想队长的心里也早已明白!

天空无限高,云朵片片,阵阵微风拂过,各异的形状便出来了。云的流动是为了证明风的存在,即使云朵转瞬即逝,而你依然不散!


后记:不知不觉SD在我的世界已经过去了8年,这不是简简单单的8年,是一个少年逐渐成熟的8年;是二个世纪交替的8年;是日新月异的8年。尽管8年从时间上说起来和一些史诗般的东西相比较还是渺小的,可是那是真正属于我们的美好时光。从21世纪末到22世纪初以来,漫画的发展突飞猛进,人们的思想,内涵也在加深,可是回头想起来就算我们记不起他的名字,记不住其中的故事,人物,我们也能想起那是一群少年用汗水和青春编写的激动与梦想。我们再也回不到那每天如疯子一般准点守在电视机旁边和SD中的人物一起喜怒骂笑;回不到不吃午饭也要省钱买SD,不怕被学校记过,或者第二天交不了作业也要酣畅淋漓的阅读SD的时光了。所以一直以来都想为自己喜欢的山王写点什么,当然也写了,但是回头看来总是不尽人意的表面和肤浅。在无数次的阅读和岁月无情的流逝后,从深津的身上看到了SANNOH更加深层的东西。以前写的不过是冷门,所以注意的眼光并没有挑剔,现在想写深津,也终于耐着性子坚持写完了,好坏不说,就是冲着这个SD多年以来无人问津的人物题材作品,我已经很满足和自豪了。王者中的王者是一个深藏在人们后面的“沉默”, 太多的人到多年以后仍然不能够理智,冷静看待这些,难道SD真的伴随世纪的交换远离了吗?我从来都没有认为精神,内涵,强大会被人遗忘,山王正是为此而存在的,真实的共鸣从深津的身上散发到整个山王。王者存在于开始,当他远去落下的时候,身后的王座上残留的是什么呢?除了新的气息可能还有那余留下来的霸气。皇冠上面还镶有他的名字,而下面的容貌却已经改变,深津一成创造了历史的王者,他开辟了所向披靡的山王时代,朝夕间并没有老去的他却在城门外双手奉上了王冠,在他的离去时并没有看见任何的屈服与低头,只有那符合现实的表情,抬头正视你的忧郁面容,以及让人神伤,落泪的眼神。比赛如同战争,在实力决定所有一切的背后还有无情的命运,当然这还只是漫画,能够做到接近真实已经是超越极限。

快10年了,SD浓缩的是什么,现在渐渐的我也不清楚了。或许有人比我更懂篮球;有人比我观察的更加细致;有人比我更加的激动。但是从少年到青年,SD是一个丰碑,她深深的烙印在我心底那条成长的路上,她见证我在那梦幻般时代太多的东西,勾起我在那如梦般岁月太深的回忆。在滚滚的人生河流里,SD就是猛烈翻起的一片浪花,她是瞬间化为的一股暖流,让你在生命的疾奔里猛然回头。不知道你何时开始看SD?她对你的影响又是如何?我想说你会让一部漫画作为你成长的见证吗?

深津一成,你看看他的外表再慢慢品味他的表情,眼神,他是真实的,就是这样的高中生,他的成绩可能不会很好,但是心底也有着快乐的梦想。他沉稳老练,处事不惊,未来的他应该有更广的个人空间。就是这样眼神平静又带着一丝忧伤的霸王让我的SD继续到现在的年龄,毕竟他是唯一能和我在这般阅历的感觉里同行的人。深津一成,如今社会需要有这样城府的人,外表不是所有,内在也不是毒辣,而是学会怎样生存。像深津这样的人走在大街上是不会有人知道他是全日本的高中篮球霸主,甚至不会想到他是一个运动员。14岁的我喜欢山王,是因为SAWAKITA ;现在的我喜欢山王,却是因为FUKATSU!!

这篇文章放了一年有半了。本来是想投稿的,但是杂志社却一味的在做高达SPEED、柯南、FF等等,不知道SD是否是在今天已经不能给他们带来更大的经济利益了。而这些都是现实的,从来只有新人笑,何时又闻久人哭,很多东西已经被时间冲的不成样子,也会被无心的人们给抛弃,但是总有一群人会在铭记着, 用汗和年月一起书写着未来。在他们日益繁杂的生活中,这个是重拾那份真实激动的源泉,是回望昨日天真烂漫的钥匙,是人生波涛里面的一次翻滚,向所有这样的人致敬。


[读后]“深津恐惧”
北威

如果仅仅是说一说“深津是超一流的后卫”,宫城也不会早早的就顾虑重重。玩笑一点说因为宫城也是典型的问题少年,从来就没有怕谁的习惯和先例;严肃一点宫城也是一个不服输的人,每次在队伍落后的时候单手上举,自信满满的说一句“让我们再进一球”的宫城,不会轻易承认自己不能战胜哪一个对手,即使他比自己更加强大。
但很多事情都会在摆到了自己面前的、鲜明强烈对比下发生变化。牧是神奈川的王者,宫城也还对自己与牧之间的艰难对抗记忆犹新。可就是这样王者的牧面前,是深津,沉默威严深不见底又不容置疑的眼神,以行动证明展现出来的洞察力和谋略,以及毫无漏洞的一流防守技术。
头脑和技术都不是一天之内能够锻炼出来,也不是单单凭信心和毅力就能平衡的问题。一年的时间又过去,从优秀的队员到全国公认最强球队的队长,能够担此大任,能力已经到了一个什么样的高度,更加难以预知。唯一可以预知的是宫城一时找不到一个衡量尺度的强大。
这是一个在比赛录像中看不出弱点的对手,是一个第一预期中无法逾越得对手。求胜心下,宫城是想要赢的,不论对手是谁。但得到的信息却是那就要胜过一个没有信心能胜过的对手,相抗衡一个很难很难抗衡的敌人,完成一项自己怀疑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没有故意把深津说得很高把宫城说得很低的意思。我们没有权力断言未来,但总能对已经存在的作一个不算十分偏颇的判断。经验,实力,技术,谋略,气势,这些的确是短时间内无法改变的东西。

比赛将至,在休息室外的走廊上冲刺的宫城遇到安西教练,在老师包含着潜台词的问话下,宫城说,“如果我不走动一下的话……如果我站着不动的话……我就会想到很多不好的事情,因为对手……”安西教练接下去说的是“我知道你和对方的控球后卫在身高上有差距”,但宫城真的仅仅是因为身高的差距才如此不能像平静如常吗?“但你不会到今时今日才说自己害怕吧?身高180CM的选手的确是很高大,但你有优势,我还一直以为你对自己的速度和敏捷度很有自信……但既然你这样说,就算我估计错了吧。”到今天重新看这句话才发现变成佛的安西自有佛的精明,而且这种精明是无孔不入的,这次就反映到宫城身上。宫城怕吗?宫城当然不曾害怕。宫城只是缺少信心,深津看起来是如此难以战胜的对手,而自己一时却找不到任何可以这道足以在这道高墙上打开哪怕一个缺口的武器。深津还背着一个可怕名号,“山王的队长”,山王又是什么样的队伍?一个在高校篮球界奉若神明被很多的人认为不败的队伍,一个在在前一天的录像中让几个人都一时无法安坐的、拥有着看得见的强大的队伍。分散的因素集合到一起,让宫城在对手强大的同时更加被强化对手强大的印象,这样的心态只能造就紧张的情绪,紧张的情绪则让人忽略了自己最有可能利用的优势,而且忘记自己也曾经无数次面对这样的情况,尽管也许程度不尽相同。

随之而来的是正式比赛的开始,第一眼看到自己将要面对的人,宫城就是一个闪念:“深津!!”是的,深津。虽然吹了很久的风、设想了很多小时,紧张了一整夜和一整个早上,现在却还是那么令自己几乎是没有准备的出现在了眼前。虽然刚刚才被教练激发出了面对这个自己遇到过的最强大对手的斗志,和对自己优势的一点点自信,但在开场的时候却还是第一反应却完全不是体会对手而是一种难以说清的情绪。
比赛需要的是最大限度的冷静和头脑清醒,而不是兴奋或者挫败的情绪。预设了具有足够的实力作基础,最容易成功的只能是那些全心全意专注于比赛的人。对于本身实力就处于劣势的一方,应该做的是全力找出对方的弱点而不是体验太多自己的情绪。要克制这些是不容易的,尤其当你面对深津这样的选手,因为不论是预期还是实际,这个人都是不会给自己留任何一丝机会的。
深津又是怎样在做。从比赛刚刚开始,就对宫城“不断的施压,仿佛在争决胜分一样”。之后是不断的作出莫测的传球组织进攻,一次又一次看透对手的心理,情绪,计划,然后破坏,以及在对手状态最好的时候给于最彻底的打击,在对手对比赛的前景刚刚充满希望的时候马上以一次完美犀利的进攻抹煞掉这刚刚燃起的希望。
体力是无限的,技术是无缺的,谋略是无穷的。看到了深津宫城想什么,“又来了”;护住了球又想什么,“真危险”;突破了以后又想什么呢?侥幸……深津就那样横在眼前。自主意识里是不能服输,下意识里却毫不反抗敌不过这个对手才是正常的想法;相信他的观察力、判断力、决断力、技术、谋略直到最后的完美实施,都不可能出现差错。相信这个人“是完美的”。
在比赛中宫城有过心情稍稍放松的时刻吗?也许有吧,也许就像开场时突袭成功的兴奋,仿佛一瞬间忘记这支队伍中就是山王,或者当队伍一次又一次狂追猛赶、暂时领先的时候。可是那样的放松太短暂了,深津的存在和在他组织下的进攻是每时每刻笼罩在天空上的浓厚的阴云,感到希望的时刻就像Trinity驾驶着飞船跃上云端看到从未见过的蓝天,发出由衷的赞美、感到一阵的激动,然而下一刻还是要坠落下来,降落的乌云以下。反复的攀爬和反复的坠落,希望是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畏难的感觉却是水下那99%。前面永远有这个人的身影挡在那里,还有不可预测的下一次计谋。

不知道其他与深津对抗的选手是在什么样的心态下完成比赛,但对于宫城,这的确是前所未有的被死死压迫的体验。直到比赛的最后,这种压迫也还是存在着,它从来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弱过。因为,深津就在那里。


[读后]
北威

/关于文章和Fukatsu,一直很想多说一点什么,虽然有好多事情,显得是那么的没有所谓。/

看到作者写“我看的出你有什么想说,但你却没有说出口,这是你的性格,可是你的双眼告诉了大家一切。”的时候,自己的心情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叫做难过。
你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一个人默默的做自己该做的所有的事,默默完成所有“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默默的担负然后履行所有的责任。永远是这样,没有解释、没有诉说、没有溢于言表的快乐或者失落、遗憾或者其他任何什么。
所有的人都习惯了认为他完美,习惯了有他在就多出一倍的安心,习惯了一个身影、一个高举手臂的姿势就代表一个触手可及的未来,习惯了在最后关头他“以一种舍我其谁的姿态让全队向他靠拢”的时候全部聚集在他的周围。对于这支球队,他就是永远安然不动的高山,锐勇的战士背靠着他像背靠着一个无需说出口承诺。他的目光就是最高点,身边的人沿着他的目光看去,目力所及之处都是将要得到的疆土。
在球场上他以一种几乎不动声色的方式威风霸道,用不放过对手的任何一个弱点和失误和实施一次又一次让对手愕然的奇袭向对手施以无穷尽的压力,用傲视的或者挑衅的或者不屑的眼神一点一点却毫不留情的磨灭对手的信心和意志。
可就是这样一个在场上技术、谋略乃至目光都透着威严而冷冽的气息的人,比赛结束,却是那样平和而又寂寥的神情,空阔。球场上的不可一世随着熄灭的烽烟隐去,运筹帷幄的同时冲锋陷阵之后,挂满汗水和征尘的脸上是每一个人都揣测不透的神情。
是的,他一定有话要说,只是不是说给任何一个人。为什么,这样的问题不该去问的。他的眼里看到了什么,他的心里想到了什么,没有人能够真正知道。为王者停下了脚步的人中,有多少在遗憾。残缺的真实,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真正以一种理解和欣赏的姿态来接受,而看似输掉了一场战斗但却赢得了一场战争的深津,也许才是最能明白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美结局,属于他自己的时代的结局。
在篮球世界里开疆辟土深津,这一次结束以后,也许应该是离开的。这里不是他的全部,开创了一个时代的他,来了又去,离开的必然,却就如已经写就的历史一样不可更改。他的国土还在,他的威名还在,但他却要走了。留下王座和皇冠给后来的继任者,甚至在他们到来之前。不仅如此,离开的时候,还随身带走所有的传说。他太沉默了,以至于足以洗去所有繁华的时间的洪流里,关于他的故事,真的会变得像空谷的风声一样遥远。
沉默的背影在渐渐离我们而去,多年以后不知道是谁还会在尘封的史书中寻找一个群雄逐鹿的年代,那个年代里一个从未被真正撼动的王朝,和一个有心人才写下的关于这个王朝真正开创者的宝贵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