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山王专区>>争论不休的强弱 FUKATSU vs MAKI

争论不休的强弱 FUKATSU vs MAKI

洋二

开篇

“南慕容 北乔峰”,这样两个人在中国人的心中也许是无人不知的吧。因为在金庸先生的14部作品中 ,这两个是霸者:慕容家族名震江湖,慕容复更是将其发扬光大,慕容武功盖世,但是可怕的不是那杀人于无形的招式,而是工于心计的城府,但是自信的他,最终也败在了自己的手上;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契丹汉子,是于万军当中轻取敌将首级的乔峰,黝黑的皮肤下是他霸气十足、镇定自如的面孔,他能以一人之力拯救大宋王朝,可是自己却无誉而终。也许我们的深津和牧和他们大相径庭,但同是王者的他们却是那么的相近,当然他们也如慕容、乔峰,始终逃脱不了众人对他们比较的眼光。

身体篇
深津一成的身高和阿牧是相仿的,位置都是控球后卫,但是风格上有所出入,那是因为他们的体格不同。阿牧身高184CM,但却有79KG,这样的体格确实可怕。所以他就能够在高人进出的禁区内强劲的突破得分,深津由于体质的限制,他不能够持球强行的突破,所以更多的是可怕的组织。

技巧篇
  篮球是一项身体接触频繁的运动,换句话说就是身体很重要。刚刚看了火箭VS湖人,虽然湖人落败,但是在奥尼尔的面前,身高超过220CM的姚明还是被撞得人仰马翻,可见身体力量的作用。
  我们先来看SD中“#117一两年之后”和“#118双雄”这两节。在海南VS湘北的上半场,流川枫以奇迹般的个人力量将比分追平后,于是我们看见了下半场恐怖的牧绅一,在下半场跳球后忍辱负重的清田干扰了流川的上篮,赤木抢得篮板后,他在牧的面前得到2分,在接下来海南的进攻中,高砂无法逾越赤木将球传给了禁区外的牧,我们看见接下来的是在禁区内心神不宁的赤木看着禁区外神情镇定的阿牧,果然牧突破上半场真正的英雄——宫城,这里阿牧运用的是单手拉球过人:他先是瞬间的爆发,然后突然的拉球 ,上半场体力几乎耗尽的宫城无法招架这样的过人,阿牧轻松的杀入禁区。停!我们看见这里阿牧的拉球过人不同于泽北的拉球过人,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将两卷拿出来比较,都是单边全副的,阿牧更多的是一种力量的展示:他的步幅极大,腰部的力量很足,这样对手很难干扰和撼动他。接着,在可以说SD中最具力量的高中锋赤木面前起跳上篮,赤木犹如一堵墙挡在了牧的面前,这张图井上画的相当的漂亮:牧撅着嘴,他的眼睛根本就没有看赤木,而是双手高举篮球直视篮框,聚集了所有的腰部挺的很直,抵住了赤木的腰,腾空右脚做为帮助身体对抗的掩护,靠住了赤木发力的右腿,这样使的赤木无法在自己面前形成绝对的被封盖的高度。在身高、体重相差很远的对抗中阿牧和赤木打成了平手,双方下降时同时弹开,在这一
刻阿牧的腰部还有力量将球射出而且命中,不用说,这样的身体接触本来就是冒险的。赤木更是万万没想到阿牧能够直接得分并且加罚1球,木暮说“甩开了湘北速度第一(SD中可能也是)的宫城,在湘北队以力量第一而自豪的赤木准确严密的防守下投篮……”。看见了吗,于赤木和宫城气喘如牛的狼狈表情下,是带着坚毅眼光、高仰头颅准备罚球的MAKI。看台上的花形还在为藤真鸣不平“惊人的力量果断的切入,赢得了3分,藤真和牧的决定性差距在力量”,花形知道藤真的得分能力、个人技术都很出色,关键是力量。
  然后,我们继续看下一节“#119 最优秀的运动员”:牧背身拿球靠住了宫城,然后迅速的摆脱了他,自己单刀切入禁区,起跳右手握球单手上篮。我们发现这次在空中狙击牧的不单是赤木,还多了一个有着更可怕力量的樱木,在这样两人的拦堵下阿牧再次展现可怕的力量,在空中和两人打成平手。“野蛮”的樱木在双方下落时作出了打手的犯规动作,我们注意阿牧:他是靠左边半个身子承受了赤木和樱木的撞击,然后用右半身持球的右手将球抛出,在湘北5虎将的注视下篮球应声入网,坐在地上的牧再次享受追加一罚的待遇。厉害的力量啊,我在这里也不得不叹服。
  接下来“#123 屈辱”里,防反的湘北由樱木发动进攻:天才怎能忍受有人再他面前为所欲为,而牧在以超人的速度赶超SAKURAGI后,惊讶的看着带有坚定眼光的樱木,所有的人都喊着等会儿,惟有仙道想看看阿牧力量强到什么地步。“上吧”,仙道带着期待的口气说出,如狂狮一般的樱木腾空了,但是从阿牧几乎爆裂的眼珠里我们看见他那聚集了所有的力量。MAKI犹若罗刹一般的起跳,“过10年再做梦吧”,即使是天才也不能让其超越自己,阿牧在与樱木身体接触的一刹那间凶煞的目光透露了自己的想法和信念 。与弹跳惊人的樱木在空中以相同的高度碰面后,樱木竟然整个人在空中翻转了过去,而阿牧居然只是后仰着的落了地,仙道惊异的看着天才的落败,“自己呢”,也许他在想着这个。
  说了这么多,大家因该看出了阿牧作为一个控球后卫的特点了吧,那就是力量、得分,然而他是全面的,他不是单存意义上的得分,他的本分是控球、传球。书中安西拿横冲直撞的牧没有办法,于是对其实行2人两组包夹,甚至是4人包夹,但是聪明的阿牧审时度势,分别都选择了传球,阿牧最强大的“技巧”在于力量,不是其他花哨的过人,当然还有传球和控球,这是他做为一个后卫的职责。

  深津一成,山王的队长,带领山王连续两年称霸日本高中篮坛。书中对他的描写很少,他的技术其实和常人没有两样,关键的一点是经验。“#225 投篮手”中,深津用身体压倒性的靠倒宫城,让其无法绕前防守,得球后马上转身起跳投篮,这么做一是大家都认为背后的防守队员会对其进行骚扰而放松警惕,可是深津在裁判瞬间的盲区压住对手使其无法起跳干扰,然后自己马上起跳,这样为他第一个迅速起跳投篮的假动作做了很好的铺垫。二是此刻的他明白一定会有人来为矮于自己的宫城补位,这样内线就会有空档,深津起跳后,果然赤木扑过来补缺身高上的差距。这时的深津仍是一脸的镇静,马上他的头侧向一方作为掩护,漂亮将球抛给篮下无人看管的河田,后者轻松得分,这样的组织颇有一番NBA后卫的味道。深津除了在组织全队进攻得分外,还有的就是防守,在“#235 铜墙铁壁”中,山王下半场一开始便运用了全场紧逼的战术令湘北十分的窘迫,“看来他们的紧逼防守比去年的破坏力更强了,你看深津的姿势,比宫城的重心还低”,观战的海南球员发现了这一细节,“这一点你们也得好好学习呀” ,高头也这样认为,阿牧则是欲言又止——他明白去年豪情万丈的自己是怎么落败的,他知道深津的全面和经验。 

在这篇里,我们详细的分析了阿牧和深津的技艺,其实我们可以看见阿牧和深津都不是拥有花哨技巧的后卫,阿牧拥有可怕的力量和控球,而深津则是老道的经验和防守。两人都很全面,但是却全面的各有千秋:慕容复能有足智多谋的“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乔锋却是气盖万里的“亢龙有悔”。

心理篇
  在1年前的海南其实已经称霸神奈川,并且在全国享有声誉了。阿牧胯下运球,然后换手,他以为先发能够制人,然而自信的阿牧被深津怪异的眼光给淹没。果然深津从后面断掉了阿牧的球,留下的只有阿牧惊讶的眼神,但是谁又注意到在这一连串动作的前面,阿牧已经是带着惊慌的眼神,而深津的目光中则是无限的深邃。这样的阿牧怎么不败,也是因为丢掉这样一个球,海南的分数被山王拉大到了10分,回天乏术,从此深津给牧的心理留下了深刻的烙印。牧在1年的训练比赛中除了技术外,对自己的心理也进行着不断的磨练,所以我们看见在湘北-陵南面前的那个镇定自如,内深外俗的阿牧。和深津一战竟能给阿牧如此的改变,可见深津的心理素质的确不简单。
  在“#224 天才”一节,湘北一开始就发动了一次漂亮的突袭:宫城作球,樱木力压野边空中接力将球扣进。在全场都是拥护山王的观众面前,湘北这一表现无疑给了山王当头一棍。阿牧、诸星等人无不动容,就连堂本和山王的替补席也惊讶不已,可是随着深津一记普通的投篮命中,双方却都是2分了。“但是身经百战的深津不为所动,一声不响的追成了同分”,书中对这样朴实的一球是这样描述的。堂本有所思绪的笑着,“那一球凌空扣篮已经令山王感到这场比赛跟以外是不同的,可是……那位深津同学却是例外”,安西不愧是安西,似乎看到了什么。没错,在深津的心中,这不是精彩绝伦的扣篮而是普通的2分,我的一记投篮便和你一样了,开场得2分没有什么了不起,更没有什么气势可言。“大家都是两分咧”,深津带着喜剧的口调恐怖的警告着湘北。
  “#272 死守”一节里面,松本为了防住三井,却被判犯规,让本来就是三分命中的三井追加一球,这样湘北在最后的49.1秒里只落后一分。在全场观众半数倒戈的局面下,在气势已经处于下风的状况下,在山王全队身负巨大的压力下,深津走到了松本的旁边,“忘掉刚才的一切”,他只是轻声的这样说,然后以一副舍我其谁的姿态让全队向他靠拢。“我认为到了这种时候,比赛的胜负将取决于双方的心理素质 ,队员们自身拥有多么坚定的信念,他们能够以多达程度的自信去迎接比赛……”,堂本没有丝毫的惊慌 ,虽然他不知道深津让大家抱在一起说了些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山王的心理没有被击垮,他们也不会丢掉自信,因为有深津一成。可是山王最后还是悲壮的败北,在所有队员通过不同表情透露出了自己的情绪时,我们仍然看见的是那张平静的脸,仍然是那双深邃、忧郁的双眼,他这样望着你却令你思绪万千 。
  总的来说仅称霸神奈川的牧对于连续的全国冠军——深津来说,在心理素质上还有很大的差距,牧的海南没有经历山王夺冠似的大起,也没有山王未进8强便被淘汰的大落,当然就没有深津这样的万事皆空的心态,做为一个全能大局的后卫,一个队长,深津是典范,牧还有待学习。

总结
  同样是后卫,同样是队长,同样是灵魂,仔细看来两人是那么的不同:阿牧头脑冷静,得分能力突出,能够利用良好身体、惊人的爆发力制敌得分,在身体接触中不会吃亏,敢于主动上前挑战,更能令对手吃惊不已。深津城府极深,大局观强,经验丰富,不在于形式而是结果,外在的技术、得分能力跟主观上的身体练习有关,但是作为大将,霸者的心理素质却不是这样能得来的。与更强的对手交锋,经历过任何的场面,品尝过酸甜苦辣,深津带领的队伍做到了,而阿牧还差的很远。
  同样是厉害的人,起点不一样高度也不会一样。MAKI是一开始将自己融入海南,无时无刻不发挥自己的实力,但是没有深藏自己的杀机而告终。FUKATSU信任自己的队伍,只是再关键时候开始对士气的提升和心理的稳定,可是没有果断的思想而告终。人无完人,我们只能看见阿牧有着古铜色的皮肤,男子汉十足的“国”字脸,阳刚、霸道;深津有着深邃忧郁令人思绪万千无法琢磨的双眼,殷胜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