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同人与同人评论

同人与同人评论

店长

哈哈……大哉之题目。谁要是被骗进来,算你们倒霉……
其实,也许关于同人批评这回事,会吵得这么凶的原因之一是双方没好好想过自己到底算是什么人?如果用市场的道理来看,也许就不用这么吼了。

同人——大出去可以延伸到整个网络文学,小进来就以SD同人论坛为例——是个市场,是个大集市。作为单纯的读者,逛集市是最快乐的。你可以四处看看,挑点东西买买(或许正巧碰上自己一直没找到的好东西),看看各个商家的秀,在台下拍手叫好;就算什么也不买,有时候看看万头攒动的场面,也觉得挺温暖的。在闹市中挤来挤去,说不定还碰到了自己多年的老友,命定的爱人;也可能和同一个摊位上的顾客一见如故,或者和摊主建立了友谊。啊,这是多么的愉快,只要你是一个顾客……

但是有一天,你忽然觉得,那些商家的活动是多么吸引人,你也想参一脚;或者,为什么他们的钱那么好赚,我就不可以赚呢?再或者,看见隔壁的阿三不过是摆个小摊,现在见了面也有人叫他“三先生”了,你不平衡。当然也有可能,你以商业的头脑策划出一整套企划,决定大干一份自己的事业。总之,你再也不愿意当个人海中的闲逛人员,你收拾收拾,准备下海了。

从读者变成作者的时候,人就成了一个集市上的卖主。他卖出自己的文章,想收进买家的注意和赞美。完全没有这种心思的人,就根本不会让自己的货上市,而他从摆出摊的那一刹那,就把自己的命运交在别人手里了。

你能想象集市中的小贩说:“对不起,我可是初来乍到第一次哦!所以,请买我的吧!”?因为买家和卖家是因为货物而产生关系,他没有必要顾及你怎么活,要是都顾及,也早累死了。论坛人士之间的关系,并不因为喜欢同一件事物就自然亲热,毕竟两人无亲无故,也没有任何责任。假如买卖双方从不认识到变成熟人好友,那也是因为无数次的成功交易而产生的,说到底,还是由货的质量来决定。

论坛上的陌生人不是你的朋友,只是个买家。而你也不是什么作家、大作家,而仅仅是个等待别人赏识的文章贩子——这个位置低贱吗?未必,而如果你认为是低贱的,那也是你自己愿意把自己推到这份儿上。因为你想获得成名的好处,所以同时也要承担风险,这个风险非常好办,又不用破产又不会死,只不过是,可能会被人骂。

把读者看作顾客的话,什么是他们可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昭然若揭。他们拔开香水瓶子,却闻到一股恶臭,当下破口大骂,甚至拖对方去市场管理所,是很自然的事。他们买了一件东西用得心旷神怡,于是逢人便说好,也是很正常。买了一块糕,一咬:“切!为什么是赤豆的,我最讨厌赤豆……”于是悄悄扔掉,以后也不再去买,这还是正常的,但是马上跑去阻止其他顾客买赤豆糕就是不应当的了。话虽如此,如果情况变成这样:你喜欢吃赤豆糕,可是里面却没赤豆,只有色素和糖精;再看那个摊上,红旗高招,广告喇叭放的山响,正有百十个人排队在买那“传说中的秘制赤豆糕”,那么站出去说出事实,又有什么不对?

至于人家会不会感谢你则不用指望,向来这么做的人被愤怒的顾客围殴都是常见之事。王海打假,也没人感谢他,反而说他是个刁民,必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且心不仁厚,断人财路。批评者首先要想想,这文章的恶劣是属于“仅仅是自己不喜欢”还是明显的假冒伪劣?然后要有这个挨揍的自觉,哪怕真是假冒伪劣,但凡你不是工商管理局的,就有被围殴的可能。把自己作为顾客的话,就知道,整天站在一家合法饭店前拿大喇叭喊“也许你们喜欢,但是就是不对我胃口!”是正常还是不正常了。

我始终深信把文章贴到陌生人面前,就已经是一种赌博。原本的陌生人接下去会变成你的崇拜者?厌恶者?还是仍旧是无关痛痒的陌生人?在文章贴出的刹那,决定权就不在你手里了。而且,尽管讨厌你的买家没有权利拿着大喇叭阻挡别人买你的,你却也没法阻挡他唠叨骂人,没法阻挡他私下和亲友说:“那个东西极破,千万买不得。”他是独立的个体,有权这么做。

你可以说,俺是有自尊心的人,我的文是我心血的结晶,就算你们不喜欢,我也喜欢得很,绝对不容许你说它的坏话!这样的话没错。那么,你就守着自己的喜欢,放弃浮世的荣华就好。想两者兼得,未免太贪婪了。既然拿出来待价而沽,就得准备承受顾客的漠视和挑剔,实在觉得自己的货完美无缺,是顾客全部瞎了眼,那么就离开这个瞎子集市,去找个明眼的也罢!另外,会找一群瞎子卖太阳眼镜,你自己的视力也应该检讨。

只要是文章,就需要鼓励,说这话的人也是太高估了自己的滋润能力。你老人家不是为了安慰网上所有受伤的心灵来搞网站的,套用一句话,这里是做生意的地方,不是救济院。只要装死往那一躺就有福利可拿,最后造出的只有一帮游手好闲之徒,造不出一流的作品;就算斑竹自称目的就在于开救济院,千万读者也没有资助你开救济院的义务,她们原是为了看文章来的,看不到就要走了。这就是市场,没有顾客所需,光靠情感是维系不住的。

当然谁都不是完人,我也不是。我对我的文章还特别的珍惜,因为每写一篇都如同要我命一般——我是说小说。越是珍惜,越表达的是自我意识,我就越不愿意贴出去,因为我不愿意我心灵的结晶受到不了解我的陌生人的评判。然后那些贴出去的文章,如果无人问津,除了背地里咬手绢之外,我没有二话可说,就算被人指鼻子骂也是当然。所以,到现在为止,我的文贴出去后但凡有人非议,我从来不吱声。诚然那是我的真心,但是她们不知道也很正常,就算她们是恶意,说得全是错的,还是我自取其辱,存了在瞎子中扬名的争竞心。

所以啊,现在我除了自家,基本不再出去贴什么文了……在自己家里,即使差也有人安慰,甚至我有权利趴在别人腿上寻求安慰,只是你不能要求陌生人也如此的体谅你。在每天的市场上,那些卖不出去而一脸苦恼的商贩,未必不是善良之辈;但是要一一去管他们的喜怒哀乐,不说别的,先就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啊……为什么论坛不是餐馆呢?在餐馆里,如果碗里有苍蝇,就可以拿着它一直举到经理的脸上去,而不用在乎厨师是不是有着一颗透明易感的少女心。可惜,论坛只是市场。此外我说的只是管理有序的贴文论坛,否则如果说到外面大世面上的论坛,他们什么也不为就可以拿板砖砸死你,那恐怕天真脆弱的少女心就更会哀叹了。恩,在一个论坛被拍就喊退出、喊走人,首先,拿集市来做对比就会知道这有多么可笑;其次,在大论坛被拍恐怕就要喊戒网,在生活中被拍恐怕就要喊戒命了吧……

那种到网上来找朋友的话,只有快乐的顾客才有资格说,她们的目的就是和台下的观众一起发出FANS尖叫。每次成功的演出,都是观众多于演出者,所以一定能找到一起尖叫的同好的,随便趣味如何都可以。至于想得到更多的那些人,最好先考虑自己的实力。

网络是小社会,社会的特征之一就是残酷。说句真话,象什么我是初来乍到啦,我第一次贴文,好不好都该支持啦,甚至什么:怎么没人回呀?是不是我文不好啊?那我下次不贴了啦!这样的娇,回家撒去。家中老母永远包容你一切过错,问题在于我不是你老母。我这话说出去,作者的少女心是不是被伤害了?她以后还写不写文了?干我啥事!只要她的写作欲望高过狭隘的自尊心,她自然会继续写,不然的话,硬撑也不过是污染我眼睛,增加网络负担。只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你说什么都行,人家爱不爱听是一回事。

发现自己厌恶到吐血的文章被人盲目叫好,跳出去骂,人家高呼:怎样?我不能夸吗?你管我!很好。你能夸,就如同我能骂。没有理由的吹捧和没理由的胡踩,具有相等的自由,这两种自由要么同时存在,要么同时被剥夺,绝没有只剥夺一种而另一种却逍遥的道理,更加没有两种同时存在,你看哪种有利就拿起哪种的道理。

退一万步讲,我骂了!我干脆骂娘因而被斑竹删帖了!那也是因为版规禁止骂娘,以及斑竹讨厌看见骂娘,而不是因为我骂娘有什么不对。这就是网络,还有人专门开了论坛操上海人的傻B,你就是不能制止他,因为在法律容许范围内,网上有绝对的自由。由于太自由了而导致的弊病,也是永远不能消除的无奈。

一句话,只要知道自己不过是一棵草,有你不多没你不少,气自然就平得多。自有那些小说和评论,贴出去别人全部没有异议,只管狂迷。要是自认为已经到了这境界,读者却不这么想,那就是作者和读者有一方眼睛瞎了罢,没有调和的必要。网络不是你的,世界不是你的,有种自己去圈地为王,在公共的地方,斑竹都只是个管理员,不是斑竹的,根本是棵草。 我有资格说这话是因为我在这方面德行无亏。自认观点太自我的东西,我从不贴到公共论坛。贴出去没人回,我自认没有写到让人忍不住想回的那般吸引力。贴出去被人说我大错特错,我从来不反驳,因为他们有他们的想法。这不是我的优点,是每个人该做到的社会公德,如果这个那个论坛上人人都能做到这点起码的事情,我吐的次数大概就会少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