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同人中的篮球场景写作

同人中的篮球场景写作

D1010

先看一段话(引自L博士的上文〈[闲聊]同人里的篮球场景处理和某L的梦呓〉):
>“其实我觉得篮球比赛场景还是不要太多,写多了难免枯燥,而且读者群里能接受连篇累牍的篮球描写的也少。”
各位,千万不要被某L大义灭亲、自我牺牲给蒙蔽了。我们本来看的就是the comic of boys ,not a comic of basketball.(某L的原话是Slamdunk is a comic of basketball,not a comic of boys.虽然现在很生气,亦不掠人之美。^D^就是说,曾经为此感动罗。不过现在打死也不承认。) 我们本来就是为boys写同人,不是为basketball写同人。懂得篮球的话当然最好,不然就扬长避短。

1.写篮球版的同人,不是写篮球,但是要写的出色,就绕不过篮球场景。
我们本来就不是想写篮球报道,但是如果写的是篮球版的话,怎么能够绕过这个坑呢。我们本来就不想跟篮球纠缠,偏偏我们最爱的主人公的事业是篮球。一个男人,你如果要想让他生动,就要赋予他动作;要要让他深厚有底蕴,你就不可能不写写他的事业(精神世界)。男人又不能光靠一张脸。不写他的成就,怎么帮他摆酷啊。
就算不是篮球版,难道我们就能避开这个艰巨任务吗?来看这一段武侠版

(摘自剑舞的〈梦想时代1-3〉)
“花道逃跑了?”
被一名刀客提刀追杀的高宫气喘吁吁,还不忘大喊:“我打赌他一定输!”
野间的声音远远传来:“我跟了!”
“我也是!”
是大楠。
洋平双手合住砍来的刀,一把掷出。
“我赌花道胜,一赔十!”
虽在激战中,众刀客还是哭笑不得。
这群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最喜欢这段里面的洋平,帅呆了。帅是怎么产生的呢?大家想想看,去掉“洋平双手合住砍来的刀,一把掷出”这一个动作,下面那句语录还有那么酷吗?再进一步,去掉高宫、野间的动作指示,看看

“花道逃跑了?”
高宫大喊:“我打赌他一定输!”
野间:“我跟了!”
“我也是!”
是大楠。
洋平:“我赌花道胜,一赔十!”
虽在激战中,众刀客还是哭笑不得。这群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也不错(主要是剑舞太会安排情节、语言了)。但你还剩多少空间感,还能身临其境、心领神会,还能分辨出洋平的领袖风范吗?
篮球例子太难找了,好在我们都是武侠迷,大家回忆回忆金古两大家(汗,葱姐,你没问题吧?)。作者并不会武术,大概没有人想从中学习武术吧。那文中那么多大打小闹,作者写出来干嘛的。还不是为了写人。金庸不会武术,可是他要为令狐冲配上无招胜有招的独孤九剑,让郭靖使唤朴拙无华的降龙十八掌、赋予黄蓉的就是千变万化机巧百出的打狗棍法;每一招每一式使出来,都让我们对人物更加深一层印象。(还有欧阳峰的蛤蟆功、小宝的逃命绝招,爆笑)。到了古龙,古文功底差一点,懒得从成语中找灵感,一个意想不到的方位,一句“刀在”,“我的刀是用来杀人的。不是用来看的”,不知道迷死多少人。但是如果古龙不给主人公渲染例不虚发的背景,那些就是大笑话了。(爆,又想起剑舞涮的那个东东了)。古龙后期彻底扔掉招式比斗,结果也就扔掉了读者。温瑞安捡回了招式(他是练家子),捡了个大便宜。可是他矫枉过正,成名之后,过于卖弄打斗场景,最忘不了近百万的文章,开篇就要去某地救某人,我看了三分之二,还在路上走,最后还来个未完,倒,实在忍无可忍。

2.写好篮球场景不但不枯燥,还能趣味横生。
上面说过了,看武侠的人并不是想学武术,也大多不会。
让我也来个以子之盾,攻子之矛。Lucy在分院引爆的那场篮球风暴,大家一定不会忘记。虽然偏重于技术分析,但好多人都甘之若饴。

摘自Lucy的《双雄擂台:流川VS泽北》
泽北的最后一次表演,也是山王的最后一次领先。泽北突破防守的流川,急停、 跳起,赤木和流川跳起防守,泽北用很好的腰腹力量在空中滞留了半秒,(请注意画面上的记时钟!)赤木和流川在下落时,仍留在空中的泽北投篮入筐!

没有L博士解说,谁去管那个记时钟。谁又能想象什么腰腹力量?但是一串读下来,酣畅淋漓之外,更是别开生面。
在来看看一个不是篮球版的例子: 

……此处例子为小倩的同人《醉》,请到花道主义观看,欠奉

小倩的〈醉〉,是时装版,仙流花三人的职业是调酒师。这是我在花道主义考古时找到的宝贝,虽然年代久远,也没有下文,但总是念念不忘。全文将近有一半都是关于调酒的描写,可是我一点都不烦,反而好喜欢。就象以前我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一日会爱上篮球一样,现在我也想不到会因为一篇同人而对调酒师一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再举个例子,你正在收看飞殿的《城市边缘》吧。看到弥生的super亮相,你是不是对刑侦学、心理学神驰向往。

读到你熟悉的场景,你很容易被感动;读到你不熟悉的场景,你会被吸引。这种感觉,就象你的生命被延续了。这就是阅读的最大乐趣。

3.篮球高手不一定能写出同人佳作,而门外汉却未必写不出精彩的篮球场景。
前半句,还用我说吗?(爆,看过某人的梦呓吗?的确是英雄本色。我发现Lucy老爹很有恶搞天分)
后半句,看看成人的童话——武侠,就知道了。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愿身在此山中。
内行人写不出美文,除了文才所限,大多是因为眼光的缘故吧。门外汉不懂篮球,可是有自己的角度,写来可能有奇效。
回想起来,我一直都是门外汉,到现在也没弄懂篮球规则。但是看过那么多遍SD,我发现比赛不再象以前一样铁板一块、面目可憎,我找到了顿挫,我发现了节拍。(PS:这个顿悟的过程不好解释,金庸迷可以联想郭靖闻萧笛对奏,而悟武功大道。就是郭靖到桃花岛求婚那一段。)


假如有这样一段比赛:
忽然间,红发的人一晃,瞬间身形几乎模糊成了一道烟雾,闪过黑发人。
黑发人疾速转身,伸臂。
朱红色的球到了黑发人手上。
简直就像在同时,黑发人已开始奔跑。
“流川枫你给我站住!”
樱木习惯地大叫,拔腿追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到达篮下,流川跃身上篮,樱木紧接着飞身跳起,掌拍向球——
球忽然自原处消失,出现在另一只手上,自樱木臂下插了过去。

我想到的决不是大家都看的到的,跑、跳、投……我想到的是:
对视——静如处子;
樱木,动如脱兔;所有动作肯定留有先兆:某边的肩动了一下,某条腿因为发力而微微强硬;重心悄悄移动……
于是,流川才能够轻松抄球(?轻松吗)。毕竟是多年的队友,相互之间应该非常熟悉;但是多年的分别,又应该有点陌生。(白:有哪位大人写出这种熟悉的陌生,陌生的熟悉,D要给你磕头)
同样的高度(或者樱木高一点,算上弹跳力),同样的速度(或者樱木更快一些),我不相信流川作为一个成熟的篮球选手,会不留心樱木的这方面能力(樱木以前残败是因为历练不足,但是现在他也是个王牌了)。流川要怎样确保投篮成功呢?其实SD的TV版里有一个生动的例子:
清田在樱木面前成功灌篮(PS:湘北-海南),他靠的不是高度和速度。我是外行,我看的只是顿挫,只是一个动静切换,只是一个漂亮的时间差。清田真是个天才(弥生语)。
还有,在TV版里最后的湘北-翔陵里,樱木终于投入了一个中程跳射,拽的不得了。这时,流川马上表演了一个超级跳射,以同样的技术(爆笑)。我永远忘不了,在流川篮球出手后,他那张扑克脸背后,两张惊慌失措的面孔——仙道和藤真的双人拦截失败,就在于判断失误、错失战机(个人意见),就是一个顿挫。
如果是正式比赛,或者是人带着球动,或者是人不动迅速传球,看那橘红飞来跳去,内行人看到的是过人、切入、卡位……(爆,我知道的术语就这么多),我看到只是节奏和韵律——欢乐的快板、舒缓的慢板、灵动的休止符。
推荐重温湘北对陵南中的一个进球,就是那个很多人都评价了的,从里转到外,再从外传到里,最后由赤木射入的那一个球。真是帅呆了。每个人都(流川与樱木在后面有一个好可爱对称的Q版)。这个球绝对是组织的魔力。每个人都是一个音符,位置适当,于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得有几回闻。(PS:还有传来传去,最后由樱木小人物上篮的那个球。然后木暮在旁边大发感慨:会赢,一定会赢。田岗说,我实在不能再忍了。爆笑。77集?)
我们是外行、不懂篮球。没关系。我们懂得欣赏美,就行了。
篮球运动的美在哪里?
是力量?是速度?是技术?
这些我都不懂,怎么办?管他呢?我欣赏的是顿挫、是节奏、是韵律。我用自己的方式去爱它就行了。
我友,你们欣赏的又是那一点呢?

4.为了写好篮球场景,先要从其他艺术手段中偷师
写作从来就不是一种平面操作。
最老的写作心得〈文心雕龙〉里说了,写作的人“神弛万里,思接千载”,就是说你要做时间、空间的穿梭。所以古人要熟读唐诗三百首、乞书满架任我查。到了现在,就更麻烦了,你不知道要引入多少手段才能够吸引观众。自从电影这个东东出现之后,卖文的人开始偷师(写什么镜头剪接、交错、平行蒙太奇……),不然简直就没法活了。(PS:电影也要偷师)
之所以前面,我举TV中的slam dunk加以剖析(PS),就是打比方。同样是要描述灌篮的魅力,同样是要感动观众,手段却不同。如果说动画的秘密在于镜头角度的切换、视线轨迹的运动,以此描述运动本身的流畅,造成不可抗拒的冲击效果。那么,写作又能怎么办呢?

5.为了写好篮球场景,大家都要来帮帮忙。
下面是某人的黔驴之计,我是说多错多,管杀不管埋:
(1)大胆使用术语。
说实话,小倩的《醉》里,使用了大量的专业词汇,我都没听懂,我给迷的目眩神迷。光解解这些配酒的名字,就让我口有余香。更别提那些希奇古怪的杯子了。
还是拿那段比赛为例:
从技术上分析,樱木是过人,流川是抄球。樱木要盖火锅,流川换手投篮。球进。
象这样肯定不够罗。大家自己想办法。
我想篮球术语应该不止这些,还应该更细吧。
我们要毫不犹豫的使用拿来主义,先一个“……”,再一个“……”,球进,末了加上一句“臭狐狸”就行了,哈哈,诚所谓四量拨千斤也。
总记得在湘北对海南一战中,樱木在开场不久,高高跳起拦截了一个球,却因为收势不住,带球走步,错失良机。我常常想,樱木能不能在两步时间内调节平衡,然后跳起时射篮。    

(2)选择合适的动词
动词的选择从来就不是个简单问题。
古有“推敲”诗坛逸事;
今有传奇:

摘自余秋雨的〈绑匪的纸条〉
……一九九七年八月一日在湖北省破获的一起绑票杀人案……
这起绑票杀人案其实早在八年前就发生了;侦查了很久没有结果,基本上已成了一个旧年悬案,搁置在那里。去年,一位名叫吴忠义的刑侦专家随手翻阅旧案卷,偶然地发现案卷中保留着一张绑匪写的纸条。他先匆匆睬一眼,突然若有所思。很快,他决定重新侦查此案,而侦查的范围,划定在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中间。
究竟是一张什么样的纸条给了刑侦专家一个重新判断的机会?
那张纸条上其实只写了十九个字,六个标点符号,其文曰:
                    过桥,顺墙根,向右,见一事,亭边一倒凳,其下有信。
写这张纸条的罪犯是在向受害者的家属指点藏信的所在,他竭力想把句子缩到最短,减少信号量,但他忘了,文字越简缩越能显现一个人的文化功底。
请看这十九个字,罪犯为了把藏信的地点说清楚,不用东西南北、几步几米的一般定位法,而是用动词来一路指引,这在修辞上显然是极聪明的选择。四个指引词,“过、顺、向、见”,准确而不重复,简直难于删改。特别是那个“见”字,用在此处,连一般精通文字的写作人也不容易办到。多数会写成“有”,但只有用“见”,才能保持住被指引者的主观视角。更有趣的是,这个句子读起来既有节奏又有音韵,在两个“二三”结构的重复后接一个“五四”结构,每个结构末尾都押韵,十分顺口。罪犯当然不会在这里故意卖弄文采,只能是长期读古文、写旧体诗的习惯的自然流露。如果他自己发觉了这种流露,一定会掩盖的,但他没有发觉,可见实在成了一种表述本能。时至今日,能有这般表述本能的人已经不多,因此侦查的范围可缩得很小。
(PS:有趣的是这又是一个例证。几乎是准专业的语法分析,可是你看的烦了吗?)


(3)用组句来渲染气氛、表现运动的流畅感。
篮球要运动才美丽(白:废话),所以一定要保证流畅,要写的行云流水,方见其妙。
怎么写?各位比我有经验。我个人的意见是使用短句组。
弥勒大人在夸她的洋平时,有一次提到了洋平在遭遇铁男受到突袭时的反应。弥勒大夸洋平的敏捷,她用的句子是:挨了一拳之后,“一闪,一退,拿书包一挡”。弥勒当时是怎么说的啊。我有点记不清,现编不出来啊。
  
黔驴的招数就这么多了,下面是废话时间:
PS:女人的童话
有时候,想一想,同人好象也是童话,女人的童话。这么多人,南北西东,不为名,不为利,就为一点心情聚在一起,写啊写,画啊画。只有女人才会作这样的事吧。

PS:电影也要偷师
生活节奏越来越快,长镜头越来越少,电影也开始引入新的元素。看过〈入侵脑细胞〉(The Cell)没有,有人说它是烂片,整个故事叙述不流畅,没办法,这个导演是MTV出身的。但是你决不能否认画面的视觉冲击力(不止视觉拉,绝对促进肾上激素分泌)。这个冲击力怎么来得呢,画面布局和镜头切换(看过的人决忘不了那个把活马作成多层三明治的神奇、恐怖、艳丽的镜头)。有此一招,人家的收帐就是不错。

PS:关于运动镜头产生惊人效果
其实SD中的镜头运用已经被人抄袭了。就是那个全球大赚的《骇客帝国》中女主角的凌空飞脚,
跳起,
镜头暂停,
加速转过180度,
镜头暂停
飞腿踢出
美国人当个宝似的,当做经典在《恐怖电影》里涮了一遍。
其实,看看现代武侠片,镜头运动早就不新鲜了。强烈推荐李连杰的主演、徐客的导演统统不能放过。

PS:有志写篮球版的各位,千万不要补原著,卡通漫画不能表现运动的流畅性,要看就看TV动画。切记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