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当看不当看》之《布局篇》(1)

《当看不当看》之《布局篇》

丁当

(一)花道篇

  花道是全本故事的第一主角,首先来看他。

  故事一开头就是以花道不可思议的50次失恋开始。花道以极其暴笑的面孔出现在读者面前,其浮躁、冒失、暴戾的个性很是不讨人喜欢。这样的开头加上这样的主角,很难在第一眼吸引住读者的视线。我在五六年前第一次看到《SLAMDUNK》时就是如此放开手不看的,花道和这本漫画在我眼里都是零分。然而一部好的作品经得起考验,当我再一次拿起来读的时候,就已经放不下了。开头的不精彩,和故事推进中的情节人物的精彩纷呈形成鲜明的对照。

  同样,故事开始的花道也并不是一个完整的花道,花道性格的大部分,是通过故事情节的展开而逐步展现在读者眼前的。花道因为晴子而开始打篮球,花道因为不服气流川而拼命的学习,随着故事里的花道不断的进步,不断的成长,对于篮球逐渐的认识,对于篮球不知不觉的热爱,读者对篮球和花道这个人的兴趣也发生渐变。当花道把自己融入篮球之中的时候,也就是读者把自己融入故事中去,融入井上先生的篮球世界的时候。花道是井上先生篮球世界的主要代言人之一,是让门外汉懂得篮球,懂得《SLAMDUNK》这本书的钥匙。

  故事里的花道无数次的说“我是天才”,这句话也成为花道的招牌,──通常也被很多人看成是白痴的表现,──充分的体现了花道狂妄的个性之一和以搞笑为目的的夸大。然而,花道真的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天才白痴么?

  当然不是。

  对于花道的个性的探索,是需要读者有一定的耐心和毅力的。花道毛糙,暴躁,爱打架,好吵闹,不尊重长辈(却出人意外的尊重女生),学习一塌糊涂,十足一个东方人传统观念里的坏小孩和大笨蛋(这一点流川倒是从来没有说错~~~~~汗~~~~~~~~)。然而,如果注意到他在面对女孩子时的腼腆认真;如果注意到他在跟着良田学习假动作时天真的问“这不是很狡猾吗”;如果注意到他为了球队失利而在球场上就忍不住泪流满面的样子,一直自怨自艾(甚至剃光头发);如果注意到他在自动自觉拼命的练习篮球:在早晨自己去练习运球上篮,在备战陵南时练习200球而错过对武里的比赛,在IH赛之前一周20000球特训;如果注意到他把安西教练送进医院时,对父亲温存的回忆;如果注意到他在球场上几次的大声喊“要赢”,甚至是在湘北 VS 山王时跳上桌子发表看起来那么狂妄的宣言;如果注意到从想要在球场上出风头到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去作好自己能做的工作,和队友配合,一直到最后受了伤,回忆着自己的成长经历,说“我是真的喜欢”的时候的花道,想必可以为花道这个孩子所感动,可以看出花道质朴单纯的赤子之心;有责任心,有上进心的一面;坚韧不拔,刚强勇毅的一面;暗藏的温柔体贴,笨拙得可爱的一面。而这一面,是很多时候不被人看重的一面,才是花道让人为之感染,为之动心的真实花道的存在的一方面。在看过无数暴笑的Q版,无数次和流川,和清田,和其他人吵闹打架的画面之后,读者需要突破井上对花道大量自大、任性、浮夸的负面描写,才可以完整的观察到真实可爱的花道。

  用花道浮躁跳脱的表面作为开始,让他由被动的要去为别人大篮球到自己真正去喜欢篮球,享受篮球带来的乐趣,让他逐渐长大,逐渐成熟,用花道的成长过程来体现人生过程里必须学会的踏实,稳健,刻苦,智慧的生活作风(包括篮球!),以轻浮写沉重,以虚夸写实在,这种几乎可以说是“四两拨千斤”的手法,井上对花道这个即没有出色外貌(他的容貌可是不如流川、藤真、仙道等人那么抢眼,这个是我个人的实话实说),又没有讨喜个性的主角(很容易就让人当他是一个傻瓜式的单纯搞笑人物)的性格发展的布局,真是很隐晦曲折,很用心良苦的啊!

  然而花道个性里另外一个重要方面,在原书里是相当明显的,但是也许很多人同样被井上施了障眼法,而很难意识到的,就是花道身上的“天性”。日本是一个非常重视传统和长幼尊卑的国家。而花道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对即成规矩的叛逆者和挑战者。在花道眼里,没有任何权威,没有任何强敌是存在的。流川比他强,他就要赢过流川,仙道比他强,他就要击败仙道,阿牧是神奈川首席,他就要打倒阿牧。就连去爱知县看球,他也暗自下决心要击败森重宽。在任何球赛里,在任何对手面前,花道都是一个永远不退后的战斗者。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什么是退却,什么是失败,什么是自己不能做到的。强健的体格和惊人的天赋使花道足以对抗任何一个对手,而且也得到对手的赏识和尊敬。而且,正如藤真田岗等人对他的评价:花道身上有不可预料的天赋,花道有超出常人的本能和直觉,这种其他人不可能替代的本领让花道在数次球赛里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人物。这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从这一点而言,花道无数次狂妄的宣言也就成为理所当然。

  表面上看,花道不懂得篮球,他自己都说过“我是一个新丁,一切规矩和成见对我来说是没有用的”(湘北 VS 山王中),花道不懂得人情,花道不懂 得尊重前辈,花道甚至不懂得要有实力才可以狂妄(这是书中用了大量篇幅描写出来的哪个骄傲自大,易受恭维,成天说“我是天才”的花道),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这样的花道正是一个不懂得什么是恐惧,什么是规矩,什么是即成事实的孩子!而这种从来没人有过的浑然天成的性格正是花道最大的魅力!

  想想看,在当今这样钢筋水泥,人情世故的社会里,居然可能有花道这样的“未知的生物”存在着,这是人生最原始的起步的思维方式和认知模式,也是我们每一个人在人生的起点的模样,是我们面对不可知的世界的最简单最根本最没有伪装的面貌(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就是这样的)。而经过社会和生活的洗礼,我们都变得世故而老道,而只有花道可以保持这种白纸一般不被污染的单纯,让他可以在其他人都放弃了希望的时候,跳上桌子,大声的说出“我要战胜山王”这样或许没有任何人想到过的梦想。而他不仅想到了,还做到了!很多人如果可以耐着性子从头一直看到这个时候的花道,都会对花道产生好感的罢(只要你先突破前面对花道的种种不良印象!)。

  虽然花道是一个虚构的人物,但是花道的吸引力,正是在于这种自然而然的天性的流露。这种叛逆的,野蛮的,无知无畏的天性,让很多人可以被花道感动,可以被花道吸引,可以最后喜欢上花道。以一种天性生活在世界上,也许正是东方哲学的终极梦想。SD中的其他人物,例如流川,也具有类似的特质,例如流川,例如仙道,例如三井,但是没有人象花道表现得这样坦率,表达得这样直接了当,毫无掩饰(也许花道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掩饰!),毫不忌讳其他人的目光。在湘北 VS 山王之前,,安西问花道“你不害怕吗”,花道回答“我已经在全场观众面前出丑了,还怕什么!”这样直率的花道简直是太可爱了!也许正是这样的花道,虽然口气狂妄的说着要打倒任何一个对手,但是每当他的对手在观看他的比赛时(例如仙道看湘北 VS 翔阳,阿牧清田观看湘北 VS 陵南),依然可以热情的察看着花道的进步而为之鼓掌高兴的原因罢。

  但是井上先生的隐晦描写花道的性格,却让同人故事里花道的性格相当难以把握,写轻了,就成了搞笑,写重了,就失去了花道的活泼和质朴。

  花道的图片太多了,整本书都是花道,我无法一一详细指出,大家自己回去找书看看相关段落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