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当看不当看》之《布局篇》(3)

《当看不当看》之《布局篇》

丁当

  (三)仙道篇

  在SD里,仙道是一个近乎完美无暇的神话。

  有人不喜欢花道的张狂,有人不喜欢流川的拽拧,有人不喜欢牧的老成,但是,很少有人说的出,我不喜欢仙道,理由1,2,3……

  甚至可以说,看过SD的人,几乎没有人不喜欢仙道,仙道的魅力,仙道的完美,真是所向披靡。

  “仙道”这个名字,在SD中是紧随着花道入部,和流川的冲突之后出现的,比湘北的主力,宫城和三井的出场要早很多,就受欢迎程度和出场次序而言,仙道算是书中的第三主角也不太过分。(汗~~~~~~~~)

  在Vol.3,#22的结尾,湘北为了即将和县内四强之一的陵南打练习赛而努力练习,精明干练的彦一却带这笔记本走进了湘北校园进行侦查。然而他来晚了,#23里彦一到达篮球馆的时候,只剩下花道一个人在练习(其实花道耍宝归耍宝,也是在很刻苦的练习着那),花道没能成功但是气势十足的灌篮让彦一大吃一惊,接连误认为花道是流川赤木换来2记头锤之后,他终于知道了“篮球健将樱木花道”这个名字,被花道的热情感染了的彦一骄傲的说,“我相信我们陵南的皇牌也不是容易对付的”。别的不说,“皇牌”这个词;立刻吸引了花道的注意力,也吸引了读者的注意力:流川曾经是富丘的皇牌,花道立誓要成为湘北的皇牌,而在流花之外的其他学校的皇牌,是何等样人物呢?

  与此同时,赤木和木暮在校外的咖啡馆里商量着对付陵南的办法,借赤木之口,道出了忧虑的焦点:不是中锋鱼住,而是陵南的皇牌仙道。赤木说:“若不能钳制‘他’,我们便没有胜算。”而且还第一次强调了仙道在陵南的重要性,“……陵南是在‘他’加入之后才强大起来的。”“只有让流川去对付他吧。”可以让一向有勇有谋的主将赤木忧心忡忡的皇牌究竟是谁呢?读者的好奇心已经被彦一和赤木两个人吊了起来,而很快,一脸刚正的赤木下了决心:“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打败陵南的皇牌仙道,否则便无法打开通往IH赛的大门!”哇,仙道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就是如此的至关重要,赤木说的,不是打败陵南,而是打败仙道,可见仙道在陵南的地位,已经确立了!

  而我们的天才花道呢,也许真的是勇者无惧罢,镜头转换,花道对彦一说出了“我要打败仙道”的誓言,花道的率性真是坦白啊。而读者呢,到这里对这位陵南的皇牌也越发深厚。(注:这一话中花道和彦一,赤木和木暮交谈的切换相当巧妙说。)可是井上却不肯马上为我们掀开皇牌的真面目,接下来的 #24,#25,#26里,花道的篮板特训,和流川的球衣争抢,多少冲淡了比赛前的紧张气氛,也多少冲淡了读者的好奇心,可是井上却一直吊着读者的胃口,几次轻轻的点拨着仙道无形的存在,最后终于还是借花道的质问“你们谁是仙道呀”,正式将仙道的存在提到了表面。可是仙道呢?仙道的7号球衣放在椅子上,人却还没有到!彦一紧张的解释:“他的时间观念一向比较宽松……”啊,原来皇牌居然是个不守时的人么?田岗教练还来不及发飙,体育馆的大门被推开,逆着早晨的阳光,一个黑影出现在大门口,也出现在读者视线里:“早上好──

  欣喜的彦一,得意的花道,凝重的赤木,不动声色的流川,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过去──vol.3.#26.p178,出现在我们眼中的是头发竖起,额角流汗,轮廓分明,有点狼狈的穿着没系扣的上衣,说着“对不起”,面带微笑的少年,仙道,终于登场!

  被电到了,大多数人看到这个整整一页的特写,都会有被电到的感觉罢,亲切,温和的笑容,帅气的脸庞,在冰山脸的流川和暴笑脸的花道之后,终于,有一个又英俊又帅气又温柔又……(以下省略N个形容词)的人出现了!(感动ing)不论仙道的球技是否真的有别人说得那么出色,只是仙道的形象和微笑,就足以赏心悦目了罢?(这是什么形容啊,仙道又不是你家的盆花!)而接下来仙道面对教练的苛责和花道的挑战,特写出来的两个笑脸,笑得眉眼弯成月牙形,更是为仙道的形象增添了几分稚气的感觉,为仙道赢得无数的Fans.

  自此之后,仙道在整本书中,被重点描写的比赛有三场,而在其他的比赛中,仙倒也一直作为一个重要的旁观者出现,以所占的戏份而言,除了湘北之外的个人里,仙道大概要算是描写最多的一个。而且仙道无论是在比赛中,还是在观看时,非凡的眼力,非凡的球技,非凡的容貌(汗~~~~我还是喜好美形的人啊~~~~),在整支球队里所占的地位,都让人无法排除仙道的存在性和威胁性。特别是仙道和牧,仙道和流川的1 on 1(在球场上的!)更突出了仙道在SD中的个人成就。即以练习赛为例,仙道一开始接连的巧妙传球,华丽的球风,让流川几乎无计可施,让湘北大为窘迫,也让读者顿时有“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感觉。场外的田岗和彦一对仙道得意的赞赏:“即使是门外汉也看得出仙道前辈很厉害”,湘北球员的慌张:“仙道和我们的级数是不同的”。仙道先是两次传球,最后骗过流川自行上篮得分的表演,无疑是激起了湘北的斗志。[插花:仙道这个布局,和最后泽流之战里流川的布局极其相近,仙道果然一开始就是流川的老师啊。]流川终于出手拦截,然后冷冷的对仙道说:“来,继续罢。”暴笑,最开始进行实质性挑逗,不,挑战的人,果然还是流川呀!

  接下来我们看到仙道对花道的赏识,对湘北的评价:“我不认为湘北弱,所以不用羞耻”,通过木暮之口对仙道的认识:总是自动有30%的留手,田岗对仙道的再一次赞赏:“能准确透彻的了解形势,作出有效的行动,带领球队迈向胜利,”“毫无疑问,仙道是个天才。”彦一的感喟“只要有仙道前辈在,陵南是不会被打败的。”最后一向文风不动的安西教练不惜调用了流川和花道两个人来防守仙道,流花二人“少有的严密防守”和仙道脸上少有的兴奋表情,仙道自信满满的对流花二人叫板“放马过来罢,一年级生!”一直到了比赛最后一刻,仙道翻手上篮的高超技巧拯救了陵南。仙道那种只有在危机时刻才发挥热情的懒散个性,对敌手不吝表扬的心胸,仙道是如何的被队友被教练倚重,写得是淋漓尽致。而在后面的比赛里,仙道个人的技术,性格,智谋,在球队的重要地位,更是得到了充分发挥。井上对于仙道的赞誉,藤真和阿牧对仙道的激赏,弥生对仙道超乎寻常的称赞,仙道和牧智慧的对决,仙道和流川针锋相对的1 on 1(这两个都绝对是在球场上,不要想歪!),仙道即使是作为球赛的旁观者,依然有精彩的点评出现,一切在在表明,仙道是陵南的守护神,队友的心理支撑点,仙道个人,对于湘北,陵南,海南,都是一个神话般的存在。

  我几次说仙道是一个“神话”般的存在,不只是说他在SD中作为除湘北之外的配角(如果把其他球队和其他队的队员全部算是SD的配角的话)当中,所得到的读者的关注(仙道的fans大有超过花道流川的形势),所得到的作者的偏爱(井上对仙道的赞誉,只怕是最多的),敌手对仙道个人和仙道在队伍里的作用的重视,队友教练对仙道的依赖,还有仙道那种明明是懒散闲淡漫不经心却可以比全力以赴的人做得还要好的才能,实在无法不让人对他的天分感到些须妒忌。然而仙道的微笑和气质却又让人无法反感他的懒散(主要还是仙道很帅啊!对帅哥没有免疫力的人都会这样罢!)。

  整本SD看下来,仙倒出色的球技──从前锋到后卫都可以担任,退可守进可攻(这个还是说在球场上的,不要想歪!),一年级时是得分机器,二年级时已经可以攫夺王者阿牧的锋芒;这样的倍受关注──一次又一次的被人说:“只要有仙道,一定会有转机的”,“仙道,你绝对不能被打败,这就是皇牌的宿命了”;而仙道这样的有风度,──无论是对队友的安慰,对敌手的赏识和点拨(例如他指点流川“篮球不是一个人的事”),对战术战策的巧妙运用(例如“仙道的剧本”)。如果说山王的控球后卫深津是镇定的可怕,那么仙道简直就是智略得可怕了。而且他的威胁力,隐藏在他平静的笑容后面,杀伤力更强!井上对仙道的种种刻画,真是不遗余力。几乎可以说,在SD中,简直没有什么人可以望其项背。即使SD本身是一个篮球的神话,那么也可以说,没有人比仙道更神乎其神。虽败犹荣的战绩,黯然神伤的表情更为仙道增添了英雄的悲剧气氛。仙道的洒脱气质更是在无数同人作品里得到充分表现。

  然而井上在塑造一个仙道神话的同时,在每一次为仙道个人镀金的同时,却也为把他狠狠摔下来做好了准备,为了要打破仙道的神话做好了准备。而井上击破仙道神话却是如此的小心,我想很少会有人想到和注意到那些极其细微的地方。

  先来说仙道的个性。书中说到仙道对篮球,一向是保留下来30%的实力的,只有在足够匹敌的对手面前,才会完全发挥出来。这样说起来,仙道在球队里,实在是有点寂寞的人啊。他不象流川那样可能有花道作为队里的对手,也不象牧那样一直有藤真是敌手。二年级的仙道,夹在一年级的流花和三年级的牧藤中间,地位实在有些微妙啊(所以仙道才会从牧藤到流花大小通吃?^0^不要打我!)。而且,田岗教练把仙道从东京招到自己门下,在队里对仙道一直是小心呵护着,无形之中,已经给仙道套上的命运的光环,提高了仙道的地位:他是陵南的关键所在,陵南的兴起,田岗的希望,是寄托在仙道一个人身上的。这就不能不让我想到,这样一副重担,仙道愿意承担起来么?虽然以他的实力是没有问题,可是以仙道的个性,他愿意么?仙道的心理状态,是否可以象众人期待的那样,自动进入主持大局的皇牌的角色?从书中队友对仙道的说法(Vol.20,#177,p144):“自从他上了二年级之后,了解到篮球的真正乐趣之后,他的球风已经改变了”这一点来看,仙道对于篮球的求胜欲,无论是个人的还是球队的,似乎都没有在其中享受乐趣来得多罢。SOMEWHERE说过,仙道不是那种可以在球场上充分燃烧起来的人。也就是说,对于仙道,篮球并不是可以象流川那样成为生活里,意识里的唯一。那么,对于这样一个仙道,把陵南的希望系在他身上,是不是仙道的负担?如果的确是,那么对于仙道而言,那种“天才”的称赞,“皇牌”的压力,万人瞩目,众人期待的仙道彰的角色,是不是本来面目的仙道彰,是不是仙道内心里真实的想法?被作者刻画出来,被读者所接受所认同,需要成为挑大梁,需要成为明星的仙道本心,是不是就是愿意成为这样的角色(虽然以他的素质是无可挑剔的)?

  即以书中细节而论,在当上队长的当天,仙道却是到海边去钓鱼,是否可以看成,除了仙道可能忘记了这回事之外,仙道这个举动,是否也有着一些下意识排斥队长这个身份的心理存在?或者说,仙道那种会无意识保留30%实力留存的行为,也是些微对被人瞩目的角色的倦怠和无奈? 

  当仙道对流川说:“篮球不是一个人的事”的时候,是否也意识到了自己作为陵南的皇牌,他一个人却不能保证陵南的胜利,他个人的胜利也不是球队的胜利这种想法呢?如果是的话,那么仙道很清楚的明白,他自己一个人,并不是可以带领全队取得胜利的!陵南的失败不能归咎于仙道,但是在突出仙道在队里的地位的同时,井上也在说明,即使一个人是神话一般的存在,但是,“篮球不是一个人的事”,这一点不过是凸显了仙道的悲剧性,并不是打破仙道个人神话的最终结点。

  换个角度而言,在vol.20,$172,p31上,湘北VS 陵南的比赛中,鱼住4犯离场时,陵南的进攻和防守都是仙道一个人在支撑,一边观战的阿牧叹息道:“即使大家都称他是天才,说到底也不过是二年级罢了”,vol.20.#175,p91,还是牧评说仙流的1 ON 1 :“双方的皇牌都是任性的人啊,水平不稳定”。这里,大概是唯二对仙道的评说中不带有赞誉的话了罢?因这这2句,更加喜欢牧那种浑厚之中偶露峥嵘的犀利。个人认为,这2句道出了仙倒完美光环下,哪个应当属于16岁男孩的本来面目。天才的仙道,皇牌的仙道,自信的,出色的仙道,个性近乎完美到不象孩子的仙道,毕竟,只是16岁的男孩子!被我们当成有着成人一般的智慧,背负了皇牌不败的宿命,会在失败时显露出些许忧伤,会散漫脱线到记不的生平唯一打不过的人泽北的名字的仙道,其实也只是个任性单纯的少年而已!为他加诸了层层成熟男子的外衣的,为他塑造了一个完美无暇的形象的人,正是读者自己!

  而被井上授予了那许多荣光,被别人寄予了那许多希望的仙道,在接受着宿命的同时,是否也会厌倦和逃避?究竟哪一个是仙道自己,是哪个神话般光彩动人,有着无可挑剔的微笑和才能的天才的仙道,还是那个平日里掩饰了自己,只有在不经意中流露出孩子般本性的仙道?

  从前说过,喜欢一个人,是喜欢他天才之后的平易,喜欢他经历沧桑之后的简单。所以,喜欢仙道大智慧之下的单纯和任性的孩子气,喜欢看到为数不多的仙道的Q版,那不是拥有天才头衔的仙道。只是属于一个16岁男孩的本来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