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如果我是井上

如果我是井上

Loffel

  如果我是井上,他们会怎样?

  樱木会早一些“觉醒”么?当初为了可爱的赤木晴子入队,上不尊重老爹,下不服从队纪,每日最热衷与同样热衷较劲的流川较劲,为的只是讨来赤颜一笑。可是终有一天,这个红头小子燃烧着目光清清楚楚地说,打篮球,是因为我喜欢。“我喜欢打球。”这真是SD当中数一数二激荡人心的情节了。樱木一向强悍,而此时是坚定了;樱木一向激烈,而此时是独立了。“我喜欢打球。”从此为自己、为自己的心去打了。这样成长之后的樱木再站在场上,让人有种感动。仿佛转世般,他的觉醒将他变得耀眼非凡,就算他还不能如赤木般稳健,无法如流川般娴熟,他被信念浇铸而成的气势,却所向披靡,这与先前不知天高地厚的自负无礼是完全不同的。“樱木会成为一个好男人”,不知此言是否因此而发。

  如果我是井上,会再多些三井的戏份吧。曾经的明星,阴暗的堕落,有神转动星盘,当泪落星再起时,三井寿又如他的一头短发一样,精神抖擞。重振旗鼓,只是缺了强健的鼓手。几年的荒废,蚕食体气,在场上倒地不起便是对他最大的报应。那些流畅的出手,那些完美的三分,都在模糊的视线里变得遥莫能及。极自尊的三井坐在馆外拼命开饮料瓶的时候,手痛,心也痛吧。毕竟曾经让人疯狂到去毁灭它,也是因为爱太深,念太执。从指间悄然流去的时光在幸福失而复得后才不慌不忙地展开它严厉的复仇。三井,面对的是怎样也无法再现的时日。所以,真的很不易啊,甚至是残酷的吧,那些为了挽回的补救。SD中三井的债让人痛心疾首,三井如何去还债,却寥无几笔。最终战胜山王的光彩之前,我们应该看到更多这个男孩的默默发愤、绝不输流川的执著与努力。补偿也好,奋进也好,我记得有位同好说,直到世界终结那首歌应该是三井的,因为在他身上放射着一种英雄似的光辉。

  如果我是井上,仍会安排流川在11号,让他与前面那位过招无数,真拳真脚。而且不提樱木,湘北的队服为了他也要是红色的。虽然这小子人情世故一窍不通,又诚实木讷得让人手痒,SD,毕竟是个关于火热球场的故事,而球场上,流川枫的炽烈几乎是首屈一指的。这样的专一与执著,为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带来无限魅力,甚至足以弥补EQ的贫瘠。看李衣云的[漫画的同居物语]里说,如果看到流川每天喋喋不休地追女生,一定会以为作者有病了。作者当然健康,所以做了冷漠与热情的组合,场上场下的强烈反差对立又统一,如果不是因为对篮球太热衷,又怎么会对场外的事一概不闻不问。虽然苦了可怜的晴子,却迷死了成批成批的读者。细想想,在卷帙浩繁的漫画作品中,扪心自问,流川不比寒羽浓眉大眼,不比晃司长发飘逸,不比双星清秀生动,同人世界中虽将流川百般美容,但就原著客观来讲,井上并不是以美形风靡漫坛的。流川枫英挺的剑眉、凌厉的双眼、精健的身材,最终是承载了一颗百折不挠的热血少年心。而相信推敲之后,这也是大多数流川命们真正的命根。

  如果我是井上,大概会少爱仙道彰一些吧。除了樱木,就数他的出场方式让人咋舌。睡过头的王牌最大特点就是爱笑。不管是樱木的挑衅,还是牧的正色警告,他都好奇似的看着对方的眼睛,然后扬起嘴角轻轻一笑,再然后人们就尖叫着为他天才般的球技喝彩。如果说沙加是十二黄金圣斗士中最接近神的人,那么仙道就是所有球员中最接近谈笑间灰飞烟灭境界的一个了。感觉中,井上的确是殊待仙道的:情节上,未见其人先闻其名的铺垫,陵湘首尾两次交战更有层证明与总结的意思;个人安排上,小到队中只让仙道一人着白色T-shirt(其它人皆着黑色制服),集体画像中将其紧挨樱流而人占住第三把交椅,大到他慧眼识樱木,激双将(樱、流),斗帝王,是安西唯一提过并赏识的敌队队员,既当了回首席新人的特聘教练,又捧会了与牧平起平坐的不菲殊荣,井上真是够疼他了。但换作我,还是少疼他一些吧。井上为了证明他的实力,安排了他与牧的剧本,确实让人折服于他了,但结果还是因为“整体队伍实力”而败北。鱼住自是难逃其咎,只是白白枉费了仙道的一身才智。纵可与帝王匹敌,终殒于□草灰砂之间。这么讲虽有些夸张,仙道作为一个悲剧英雄的形象却烙在心头怎么也抹不去擦不净了。当他笑对劲敌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终要默对失败呢?就像从头到尾每个人都赞赏他的才华时,有谁料到哨笛响起,他的嘴角没有一丝笑意呢?那一刻,他只发了一下呆,便又很有风范地列队、握手、鞠躬,而旁人,却愣了很久。“比赛不到最后,绝不轻言放弃!”随便的仙道说出这般凛然之辞,不荒唐,是震撼。井上对他最后仍不忘关爱,让他一个人坐在码头上穿着拖鞋,打着哈欠,说,一切从头再来吧。其实也是个执着的家伙啊,谁让他的微笑那么温和、他的自信那么强烈、他的实力那么雄厚,让人可以心安理得地将他的而不是别人的荣耀,向后延期。

  终究,我不是井上,也许就是因为不是所有心意都能如愿,所以才那么深陷不已吧。SD不是我一个的,它像太阳空气,因为固有且被分享,才是不可取代的。好在我不是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