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山王专区>>双雄擂台:流川 VS 泽北(6)

双雄擂台:流川 VS 泽北

Lucy

(六) 篮球是什么?

  曾有人说整天念叨着“称霸全国”的赤木喜欢的只是胜利,而不是喜欢篮球。我不赞同这种说法,赤木的口头禅不过是“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的体现,我不认为一个不爱篮球的人能10年玩一种游戏而乐此不疲。不论是泽北还是流川,他们对篮球的喜爱应该是一定的。

  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很感兴趣:对于他俩来说,篮球是什么?或者说,在篮球比赛中他们最看重的是什么?

  是胜利?是个人的表现?是运动的乐趣?

泽北和流川有一点是相似的:对挑战的渴望。

  四岁就开始和父亲一对一的泽北,第一个目标就是击败作为自己篮球启蒙老师的父亲。这是一个相当宏大的目标,虽然他是一个非常具有天赋的孩子,也至少用了8年的时间。 书中的说法,是父子俩每天早晚都会在家中的后院进行一对一的比赛,我们少算点,就算小泽北每年和父亲的一对一为300次,那么在他能击败父亲之前,他承受了大约2500次失败,真是一个值得致敬的数字呀!^^。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每次被击败,小泽北都会思考“为什么会输”,却从来没有放弃的念头,足见泽北的执着。他第一次击败父亲,是在刚刚上国中的时候,小泽北双手握拳,兴奋的样子,给人以非常深刻的印象。(旁边呆呆的立着失落的父亲^^)

  泽北的国中篮球经历虽不可考,但想来并不顺畅。看过原著的都知道,泽北是在国中时才参加篮球部的,但一入队便把学长们比了下去,再加上口气狂妄(“怎么搞的,一点意思也没有”),被几个学长狠狠“修理”了一顿。虽然被打得满脸花,眼泪鼻血横流,泽北仍然毫不嘴软“和你们打篮球,真没意思啊”,真是好倔强的孩子。(看看人家流川的打架功夫,哎,泽北还是太老实了)原著里由泽北的父亲口中交代了一句“这样的荣治,能够得到全国第一的山王工业向他招手,实在幸运!”可想见泽北的国中生涯的“悲惨”。

  高中时加入山王工业,可谓泽北篮球生涯中的里程碑。泽北能成为“日本第一的高中生”,和他所处的环境密切相关。设想一下,如果泽北进的是一支烂队,他很可能和陵南的仙道一样,尽管个人才华横溢,却不能被全国观众所了解,更别提成为高校篮球界的超级巨星了。在这一点上,被誉为“豪门中的豪门”的山王工业,为泽北提供了有力的支撑,而泽北以他超群的技术,成为山王最沉重的一块胜利砝码。正所谓虎借风势,风助虎威,山王成就了泽北,这孩子实在是相当幸运(呃,偶怎么和泽北老爸一个声腔?^^)。

  但这也正是泽北篮球生涯沉闷的重要原因,因为那里有出色的球员,反而令他在比赛中全无对手,即使是全国大赛。

  远征美国,是泽北篮球生涯中的又一个亮点,大洋的另一面原来有那样的篮球啊,当自己的投篮被人高马大的对手无情封盖,惊愕之后,泽北的脸上却是欣喜,一双充满新奇的眼睛,他终于找到了挑战的目标。远征的计划成功了,他已决定留学美国(泽北爸爸真是老谋深算啊,呵呵^^)

  觉得泽北是那种越是遇到强手越能沉浸在比赛中,越能享受篮球乐趣的选手,就这一点来说,和仙道是相似的。

  至于流川,感觉这个问题比较复杂。

  我觉得流川对于个人高度的追求远大于对球队胜利的渴望。

  流川的国中时候已经是富丘中学的篮球队长,以得分机器闻名,备受瞩目。如果流川热衷取胜的话,在升高中的时候,他应该去海南或是翔阳,但他却选择了湘北,理由是令人喷饭的“因为近啊”,他似乎根本就没想过那时的湘北,是个在预赛第一轮就打道回府的烂队。

  或许是流川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即使到了一支烂队,凭自己的实力也可以让它打出头?(小孩子有这种想法真危险,幸好他是井上的宠儿)还是他根本就没想过这个问题?(我觉得有可能,这孩子天真起来不输樱木^^)

  所谓“是金子就会发光”,再加上一班好队友、好教练,流川还是打出头了,神奈川的新人王,Best 5,以个人荣誉而论,流川是成功了。

  但他是不满足的,尽管湘北一场连一场地获胜,他心里最在乎的,还是陵南那个叫仙道的扫把头,为了打倒仙道,他可以在和陵南对决上半场时保存实力,以等下半场和仙道一决高下,实在是非常任性的行为。而且他似乎根本没想到,仙道一身担起进攻防守两付重担,自己在得分上超过他就真的胜利了么?流川,有时候真是爱钻牛角尖呢。

  所以安西教练会说,“现在的你,还比不上仙道同学”,而流川,直到在对泽北的一对一中才开始认识到自己和仙道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相田记者曾经对流川有中肯评价:在今年云云新人中,他的确是很突出,但我发觉他有太自我中心的缺点。虽然在流川连连取分后,她收回了自己的话,“流川同学的表现决不是一个自我中心的人能做得到的……他已经支配着这场比赛!”Lucy却旗帜鲜明地支持她原先的看法呢。也许会有人说这是流川对自己充满自信,勇于承担责任的体现,但湘北可不是鱼腩队伍。在队友有能力,有更好机会的情况下一味单打,不是聪明的做法。(比赛需要秀?SD需要绚烂的进球来吸引观众?Well……这不属于本文讨论内容)

  SLAMDUNK是一部描绘篮球的漫画,也是描绘成长的漫画。

  对于“成长”,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天才”樱木吧,这个性情夸张的红毛猴子,从对篮球一无所知的新丁到篮板王的经历,我们陪他一路走过。其实,灌高里出现的大多数角色,我们都可以看到他们的成长。陵南的仙道,已经是全队的领袖,但在一年级的时候,他和流川是一样的得分机器;神奈川的首席得分手,海南的阿神,初入队时不过是个身体柔弱,跳不高跑不快的普通队员;有神奈川中路霸者之称的赤木,当年是空有高大身材技术却是拙劣;而对于泽北、流川这样技术已经比较成熟的选手,他们的成长更多的体现在意识上。

  从一个热衷个人表现的球员到隐然有领袖的自觉,是流川的进步吧。

  在全国大赛里,对丰玉那场比赛中,流川这样对南烈说“你认为日本第一的球员是怎样的?我认为他会带领球队成为日本第一。我要成为这样的球员。”

  “带领球队成为第一”,比起要自己成为第一来,这已经是个不小的进步。在上半场休息的时候,流川回到更衣室,面对着队友担心的眼神,他说:今天也叫一叫我们的口号吧。我们是……然后所有人说:我们是很强的。这个时候的流川,尽管仍然是独行侠,但已经具有领袖气质了。

  但在湘北山王一战中,流川又打回原形。

  拥有“日本第一的高中生”宝座的泽北,是流川要击倒的目标,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冲劲十足地试图和泽北一决高下。但在泽北真正使出全力后,流川一败涂地。

  湘北众人感慨着“在我们心目中完美无暇的流川,站在泽北面前竟也破绽百出!”,而晴子更是担心“我不是担心赢或者输的问题……我所担心的是流川同学现在在想什么……泽北前辈实在太强了……所以你根本无需感到羞耻啊……”

  在这一点上,晴子还是看轻流川了。

  井上大神这样描写道:真奇妙……流川没有受辱的感觉。即使自己已彻彻底底的被击败,争取胜利的意欲仍是源源涌上心头。他无法压抑内心那种奇妙的情感……

  流川笑了,“实在太好了,他不是虚有其表的……”流川这样对自己说。

  一对一的话,你是胜不了我的!流川!
  我还未输的!

  继续一对一,继续被彻底的压制。

  流川的斗志实在是让人敬服的,但是总觉得他在“我要自己打败对手”上已经接近走火。

  虽然湘北最后在全队的配合下取得胜利,但对于流川来说,球队获胜和自己打倒对手之间,到底哪个更为重要?似乎还是后者呢。(又回到刚上高中的认识了)

  流川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井上,真是只老狐狸^^


上一节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