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行说话

丁当

对于篮球,我是彻底的外行~~~~~~~所以,喜欢看别人从篮球专家的角度分析SD中的篮球表演~~~~~~~~

先说说湘山之战。虽然我偏爱湘北,但是我承认,在这场比赛中,山王并不是一个输家。因为无论从球队的整体实力和球员的个人素质而言,山王都比湘北5人组好很多。但是山王最后还是会输掉,只能说是井上故意的,故意的要牺牲山王来造就湘北,就象必须要牺牲翔阳来造就湘北一样。即使湘北里有我喜欢的人,但是面对强敌的坚持,并不是他们可以取胜的关键。最终的结局,是掌握在作者手里的呀。最后花流的合作成功,甚至不能说是技术,只能说是命运,井上安排给湘北的命运,山王必须输给湘北,输给花道的命运!笑~~~~~~(我肯定会被某些人打死,但是我认为是事实的东西我就承认,除非有人可以说服我呀,说服不了我,我还是按照自己的意思来~~~~~~~)

再看流川,特别是在湘山之战里的流川。

流川的其他印象,我在《当看不当看》里说过了,流川的勇气和毅力,是叫我不能讨厌他的原因啊(虽然他的外貌也无可辩驳的占了分数,笑~~~~~~~),但是,我也同意大人分析的流川,有的时候甚至是有点过分偏执任性了。这种偏执任性,很多时候造成他不能统帅全场的原因。流川和仙道的对决,在我感觉里简直就是意气之争,流川要斗,仙道不得不陪着他玩罢了(笑~~~~~~)。是流川把仙道当成对手,是流川要去挑战仙道,虽然湘北胜过陵南,但是流川本人,并没有胜过仙道。而且,因为他的个性,他甚至在仙道手把手告诉他打球的方式的时候,还是不能马上理解仙道的教诲!

“在流川和仙道一对一的时候,仙道说了这样一段话:无论是在比赛或是在一对一之时,你的打法都是一样的 ...... 假如有一对一篮球赛的话,我想没有人可以胜得过你(注:小字“也许”^^)……但在实际的正式比赛中,你真地无人能阻吗……你并没有把这种才能好好发挥……一对一也只不过是其中一种进攻的方法而已……在你没有明白这一点之前……我并不认为我会输给你……”

这么明白的说了,流川却还是要到IH赛里受挫时才可以真正领会,该说流川迟钝呢,还是其他的什么?

“流川第一个目标仙道,能锋能卫,既有扎实的得分能力又能流畅地组织进攻,按理说流川既把仙道当作要打倒的目标,对仙道的传送,总该有一定的研究。但总觉得流川心中的“超越仙道”还是停留在“得分上胜出”的阶段。”

这才是流川认识上的误区罢?这才是流川不能够超过仙道的原因所在罢?流川直到最后总算认识到了和队友合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这,对于他而言,只怕真的是不可缺少的财富罢。

“灌高中的王牌对决,真是不少了。流川和仙道是从开篇就注定的冤家,总觉得流川有点拳头打在棉花上,不太使得上劲的样子;牧和仙道的对抗被井上冠以“Super star的对决”之名,是两个比较成熟的球员在斗志斗勇;而泽北流川二人的对抗,才是针尖对麦芒的比拼,火花四溅^^”

流川对仙道,始终有着对抗的意识,对于泽北更是这样,或者说任何比他强的人都是他的对抗对象。他的目标,是成为日本第一的篮球员,但是,即使在IH赛中成长起来的流川,能否具有“第一篮球员”的素质,个人一直认为是个问题啊。“第一球员”不只是个人的技术,更多的是,球队的整体控制能力,对其他队员的调配能力,而目前的泽北和流川,虽然可以充分调动球场气氛,但是在整个球队的调控上,还是牧,仙道,藤真、深津这样的人物才可以。

“两人毫无疑问的是各自队伍里的王牌,也毫无疑问的不是各自队伍里的领袖。就算他们每场都拿下最高分,湘北的领袖仍然是中路的霸者赤木,山王倚靠的还是有良好大局观的后卫深津。他们能投能突,能里能外,但他们还不懂得用自己的行动调动全队。”

成为第一,不是精神上可以带动全队的士气就可以了,还要有大局意识,有统领三军,组织全队,调配人手的功力。所以我一直认为,原书里的花流之间有可比性,牧仙有可比性,而仙流之间,可比性就比前面两对差很多。仙道和流川莫说不是在一个程度上,更不是在一个层次上,不在一个相同的认识范围内。特别是在打球的时候,不要看流川VS仙道,但是仙道可锋可卫,流川行吗?同样,牧也是可锋可卫,而泽北就和流川花道类似。大人和somewhere大人对于这2种球员的分类,真是正确无比(我看的时候爽快无比,大心~~~~~~~,但是somewhere大人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呀~~~~~,不过我一直喜欢她对人物的评论)

另外说一句,其实流川面对泽北取得的胜利,没有花道他是做不到的,绝对做不到。泽北因为顾忌花道的抢篮板和助攻能力,而几次延迟了从流川手上抢断的时间,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流川一个人,技术和实力上,都不是泽北的对手。

泽北有一个爱篮球的父亲,引导着他从小到大沿着自己选定的目标前进,几乎从来没有差错。可以说,泽北的篮球道路一直是笔直而平坦的,他对于自己,从来没有迷惑和犹豫。而流川,在这方面似乎就差一点,身边似乎缺少一个帮助他,指引他的家长。所以流川在自我迷惑之时,是去找安西教练咨询自己的动向的。而当教练给了他指点之后,流川才找到自己前进的方向。所以说,流川选择湘北入学,而不是其他在篮球方面更突出的学校。而且以流川的单纯心思而言,他似乎还不可能意识到“即使到了一支烂队,凭自己的实力也可以让它打出头?”对于流川而言,似乎在什么样的球队,自己有什么样的队友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可以打球,充分的,尽兴的打球,他可以发挥自己的能力。他没有想过如果是一支糟糕球队自己的景遇会怎么样的可能性更大~~~~~~(真是单纯的小孩~~~~~~)有那种自己带领一支球队打出头的可怕想法的人,还是MVP时的三井那~~~~~~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ucy的回应:


> 对于篮球,我是彻底的外行~~~~~~~所以,喜欢看别人从篮球专家的角度分析SD中的篮球表演

不敢当,不敢当^^
不惭愧的说,我比多数坛子上的JJMM们对篮球懂得多一点,但对自
己的斤两还是很清楚的。夸夸其谈的写这篇长评,一方面是自己有
了些想法不吐不快,同时也想借此表达一下我的“Slamdunk is a
comic of basketball, not a comic of boys”理念。
能成为引玉之砖,已经十分满足。


> 对于流川而言,似乎在什么样的球队,自己有什么样的队友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可以打球,充分的,尽兴的打球,他可以发挥自己的能力。

大人此言,如同醍醐灌顶^^


顺便说一下这个“可锋可卫”问题,其实得分后卫只要身高足够,
一般是比较容易改打小前锋的。所以泽北、流川二人在需要时应该
可以胜任SF/SG两个位置(但是要他们俩打组织后卫是比较困^^)。
井上画SD时是严格按照C、SF、PF、SG、PG的位置划分的,除了仙
道,其他人都固定在一个位置上。当然象阿牧那样身为组织后卫却
强打内线的是个异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