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我们的八年后,他们的十日后

我们的八年后,他们的十日后

罗丹

北京军博漫展。
转到贩子的领域,远远地就看见那张海报——樱木穿着10号球衣的背影。
于是我发了疯似的冲过去买这一期的24格。
旁边有很多人,我从人堆中挤出来,当场把书外面的袋子撕开,一挥手翻到的那一页全黑,最上面是白色的幼圆体字,十天后。

“……无论是在漫画框里那激情四射的春夏四个月,还是画框外连载的六年时光中,所有曾经留恋在湘北高校校园里的人们,都深深地记住红头发樱木的那句话:‘我喜欢打篮球,我是一名篮球运动员。’而在六年中,紧紧牵动东南业以及欧美许多漫画迷心弦的这部《灌篮高手》的故事,也永远凝固在了海滩上樱木那个充满自信的笑容上。”

1996年的第27期《少年JUMP》上,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灌篮高手》发表了最终话。
8年后,我们看到了他们的十天后。
印在全黑色底面上的白色字体,破折号 +“参观者留言”的字样,黑板上粉笔勾勒的简单又熟悉的线条,还有如同平日我们乘老师不在开始在黑板上涂鸦一样打出的有些扭曲的边框……

他们说看SD是在小学的时候,后来就和朋友组成了“湘北篮球队”,队里的核心人物会被叫做大猩猩,打得最好的人会被叫做流川,投篮最准的人会被叫做小三,性格活泼、在队里起挑头作用的会被叫做花道,而个子很矮的他则是良太……
他们说他的四个孩子都在打篮球,今天是和最小的孩子一起来的。他们都是每天在三浦的土地上享受篮球、享受《灌篮高手》的孩子……今后也请继续将这部作品流传下去……
他们说他是向公司请了半天假以后来的(其实是装病)……能喜欢上《灌篮高手》真是太好了!
他们说他高二那年的冬天参加了篮球比赛但是却受了伤。医生都告诉他要疗养所以他无法参赛了,在病房里他重看《灌篮高手》,“一旦放弃,比赛就结束了。”于是他决定去努力一下……和医生们的话比起来,他更愿意相信安西老师的话。
他们说用来展览的那个地方风景非常美丽,在各教室间穿梭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笑,于是就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结果看到所有的人都在微笑。“原来大家都一样啊,”有了这样的想法后他就放心多了……这是一部可以和大家一起欣赏、一起阅读、一起讨论的漫画,它并不是为了取悦某个人,而是为了让大家共同享受这种快乐。樱木是属于大家的。

漫展的展厅里人来人往,我站在路中央,手里的杂志停在了樱木面朝大海的那个背影上,发现自己泪如雨下。
我捂住嘴害怕被人看到,可是鼻子还是很酸,眼泪仍然会从手指间流下来。
我现在感到抱歉,因为就像菠萝后来对我说的,这没有什么丢人的,没有人会笑话我。

我明白。
大家的心情是一样的。
也许在同一个展厅同一个位置同样流下泪来的人不久就会出现。
又或许是在家里的沙发上,是在临睡前靠着床头的时候,是在饭桌上,是在某个树荫下或者篮球场边,甚至是坐在马桶上翻杂志的时候……
很多人会和我一样,神经质地微笑起来,直到湿了眼眶。

那个年代已经过去了。
那个时候,年幼的我会和很多傻孩子一样执念电视里SD的台版翻译而本身大字又不识几个所以一天到晚大叫“一木一木一木傻瓜一木啊!”。
那个时候,同桌会闪着星星眼对我说丹我太喜欢流川了他好帅啊,然后又在我的“流川那死狐狸怎么能和我的一木比”这样的咋呼里和我吵起来。
那个时候,全班围坐在电视机前面看那只叫湘北的队伍比赛,看那个人对着陵南的教练说“对不起,我要去湘北……”“又是因为什么?安西教练吗?!”“……因为离家近。”
那个时候,看到他们因为考试不及格无法参加比赛我们对自己班主任的怨恨就更深,想原来大家的困境是一样的啊,直到老师生病回家了我们才开始领悟到原来拿着老师的照片跪下来拜拜也是真的出自某种心情。
那个时候,我总是坏心地把亲密的人叫做“小鸡”,对方一抱怨我就建议“那不然就叫……”对方总是很聪明地打断我,你还是继续叫我小鸡吧。
那个时候,偷偷哭泣的人总是解释自己正在“双眼流汗”。
那个时候,无聊的人喜欢在话尾加上一个“咧”字。
那个时候,一旦形容很强大的人我就喜欢用“身材高大技术也好”。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那个年代,已经过去了。

八年过去了,所有的人都长大了。
他们有的抱着孩子,有的翘班,去看井上的一亿册纪念黑板画。
而我们这些远在另一国度的迷抱着杂志怀念。
不甘心了这么久才明白,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樱木还是樱木,流川还是流川,赤木还是赤木,宫城还是宫城,木暮还是木暮,三井还是三井……湘北还是湘北,陵南还是陵南,翔阳还是翔阳,海南还是海南,山王还是山王……他们还是他们。
只要永远记住在山王那场比赛里,樱木和流川狠狠的击掌;只要记住他们全体叫嚷着快点好累啊坚持不下去了之后拍下的照片;只要记住樱木曾经拍着老爹的肩膀说,我最光荣的时候,就是现在了;只要记住那一年红发男孩儿忍着剧痛站起来对冲下观众席的女孩子说,喜欢,我喜欢打篮球。
我们就毫无遗憾。
八年也不过是十天。
我们毫无遗憾。

“真的是此去经年了,SlamDunk。这八个字母我写了无数遍。连同里面的人。长篇累牍堆砌词语完全没有意义与必要,怎样的觥筹交错摆酒设宴到头来也会乐极生悲意兴阑珊。喜欢的情绪说来说去到最后连自己都会怀疑,所以我只说一句:
数年后的我早已经失去了当年那张不谙世事的脸,但你们竟然还在那里,寸步未离。”
——pineap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