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灌篮高手们的小时候

灌篮高手们的小时候

月影狂舞

(纯属没事情做的时候的无聊之作,请勿对号入座,更不要追查原著,还有,不要携带番茄、鸡蛋、塑料瓶、易拉罐等物品进场……)

樱木花道篇

“花道啊,听妈妈教你啊,卖东西的时候呢,要尽量买便宜的,而且要尽量砍价……”
红色的小脑袋点了点。
菜场中,樱木夫人带着小花道在一个肉摊前站下。
“多少钱?”
“500元一份。”(注意——是日元,人民币可吃不消啊)
“80元。”樱木夫人一脸杀气。
摊主吓得脸色苍白,樱木夫人扔下80元,拿起一份肉扬长而去。
“花道,看到了吗,买东西啊,要‘快、准、狠’,懂了吗?”
红色的小脑袋点得像拨浪鼓一样。
(于是就有了鞋店那一幕……)
樱木夫人带着小花道去动物园。
“狐狸!!!”小花道跑向笼子,“狐狸,狐狸,过来呀……”
刚刚还在睡觉的狐狸懒洋洋地站起来,朝着小花道瞪了一眼,走向小花道伸进笼子里的手,狠狠的咬了一口!
“哇!!!狐狸咬人啦!!!”小花道叫着跳了起来,从此对狐狸充满了仇恨。
(怪不得……“狐狸公”……“悃悃鬼狐狸”……)


流川枫篇

小枫枫一岁生日的时候,流川先生和流川夫人把一些物品:有扫帚、公文包、钱夹、听诊器和方向盘(夸张……)放在小枫枫面前,进行“抓周”。
流川夫人说:“小枫枫一定会抓听诊器的,长大当医生。”
流川先生说:“小枫会抓公文包,当公务员。”
流川爷爷说:“阿枫能抓扫帚已经很不错了……”(被刘川夫人和流川先生堵住嘴)
流川姐姐说:“弟弟会抓钱夹。”(流川姐姐可是一个钱迷)
大家争辩不下的时候,小枫枫已经爬到婴儿床边,用劲地抓出一个枕头……

因为小枫枫一岁生日时的不祥预兆,流川家销毁了所有枕头,把所有的床改成硬板床,不让小枫枫有赖床的习惯。
小枫枫五岁生日的时候,家里开了一个生日聚会。
“小枫枫,妈妈送你一辆自行车!”
“小枫,爸爸送你一部随身听。”
“阿枫,爷爷送你一只篮球。”
小枫枫打着呵欠,收下所有的礼物。
“弟弟,姐姐送你一个枕头。”流川姐姐说,“真可怜,五年来没睡过一次好觉。”(想:其实枕头比较便宜)
小枫枫接过枕头两眼放光,马上倒在枕头上呼呼大睡。
流川姐姐惨遭不测……

小枫枫学骑自行车了。
由于严重的睡眠不足,小枫枫时时刻刻都处在一种严重的困倦状态里。
“小枫,看前面,挺胸,抬头,眼睛睁开!”流川先生拿着藤条站在旁边。
“(想)灌篮的要求是含胸低头……Zzzz……”
“可恶!你怎么又睡着了!”
……
撞毁了N辆自行车、撞伤了2N个无辜行人、撞坏3N辆停在路边的汽车以后,我们的小枫枫终于学会了骑自行车,而且连出一身绝顶的本领——撞上物体,自己毫无损伤,而那样物体,却会被撞得七荤八素。


赤木刚宪&赤木晴子篇
晴子:“我长大一定要嫁给哥哥!”
年幼的刚宪:“傻晴子,兄妹是不能结婚的。”
晴子:“那我一定要嫁一个和哥哥一样的人!”
(到底是女大十八变呢,还是流川枫长得像大猩猩?)


三井寿篇

“哦呦,小弟弟好可爱,哥哥摸摸~~”
“这个小男孩真可爱,让叔叔摸摸头~~~”
“大大的眼睛,真可爱啊,像娃娃一样,姐姐摸摸~~~”
“爷爷摸摸~~~”
“奶奶摸摸~~~”
“婶婶摸摸~~~”
“伯伯摸摸~~~”
……(摸摸摸摸……)
寿寿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可恶啊!!!谁叫你们老是摸我头!!!我三井寿的头可不是让你们摸的!!!”
年幼的铁男:“三井,让我们来处理他们吧。”
(在儿童公园里滋事,被老师抓回了幼儿园)
“弟弟,你是不是很苦恼啊?”有一个中年人问寿寿。
“是,人家老是要摸我的头。”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摸你的头吗?”
“为什么?”(找到了救星般)
“是你长得太矮了啊。”
“那,叔叔,怎么样才能长得高呢?”
“打篮球吧,打篮球才能长得高哦!(因果倒置……)”
“好,我三井寿一定要去打篮球!!!”
中年人离开,心里想道:“哈哈哈哈哈,我田冈茂一启发了那么多少年的篮球梦,到时候他们全都来投靠我们陵南,那岂不是……”田冈茂一放声大笑。
背后又传来寿寿的声音:“叔叔,什么是篮球啊?”
田冈茂一立即昏倒。
(日本毕竟不是美国啊……)


宫城良田篇

“咻——”
“哇!那个小个子跑过去了耶!”
“咻——”
“讨厌啦!人家的裙子……”
(立即回过来)“裙子?”(流口水)
“啪!”一个巴掌。


彩子篇

“阿彩,听好,拿纸扇子要这样拿。”
“嗯!”
“打人的时候要打头,记住,要狠!”
“嗯!”
“试一下!”
“啪!”阿彩的纸扇子打向爸爸的头。
爸爸捂着头:“唔。……好。……狠。……疼。……和你妈当年一样。……”


藤真健司篇

“祝健司生日快乐!!!哦!!!”藤真家的小男孩健司过5岁生日(口水……真真5岁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呢……一定很可爱……),藤真家张灯结彩,还买了一个大蛋糕,上面插着五支生日蜡烛。
健司的姐姐刚从国外回来,看到健司长的这么可爱,想,我出国的时候健司还只有6个月大(遐想中……真真6个月大的时候……口水又流下来了),现在长得这么大了,我应该给他去买个好一点的礼物。
姐姐:“健司,姐姐陪你去逛街好不好?”
健司:“好。”(可爱啊!!!真想去捏一把。)
姐姐带着健司来到百货公司,引起骚动。
“哎呀!这个小妹妹好可爱呀,是你妹妹吗?”
“就是呀!皮肤那么白!”
“眼睛那么大!”
“真可爱,是混血儿吗?”
“像个外国小孩!”
“摸摸~~!”
“拍拍~~!”
“抱抱~~!”
……[狂舞:(一把抢回真真)不要弄了啦!再弄小真真我不演了啦!]
健司:“(想)天哪……下次我不出来了……我的发型……”
在公司保安的协助下,姐姐和健司终于杀出重围。
姐姐:“健司,你要买什么?”
健司指着一只斯伯汀篮球:“篮球。”
姐姐却已经到一旁去:“哇,这个蝴蝶结好可爱!那个发卡也不错!……”
健司:“(汗)姐姐……”
姐姐:“健司过来过来!”
健司:“(慢慢移过去)有不好的预感……”
姐姐:“(突然把一个发卡别到健司头上)唔……很好看!”
营业员:“是啊!绿颜色的发卡,配这个小妹妹的肤色,很好看呢!”
健司:“(想)小——妹妹????”
姐姐:“健司,试试看这个!(又把一个蝴蝶结戴在健司头上)……也很好!”
(遐想中:啊,真真戴头饰会是什么样子呢?)
营业员:“好啊好啊,真好,小妹妹脸型不错,皮肤又白,配头饰很好配呢!”
健司:“(风暴前的平静)……”
姐姐:“这个不错!(戴)这个也很好!(戴)那个也很好!(戴)这个……(戴)那个……(戴)…………”
营业员:“啊!都很好呀!这个很好!……那个也不错!……这个……那个……”
健司:“(哭)姐姐……”(心疼啊!小真真哭了呢!真真的姐姐在哪里?我要暴走了!)
姐姐:“咦?健司怎么了?”
营业员:“咦?小妹妹怎么起了一个男孩子的名字啊?”
健司:“(大哭)我要回家……”(到底我们真真还是小孩子啊~~~)

健司上学了。
有一天,老师发校服。
“藤真健司。”
“在!”健司走上讲台。
“藤真健司!”
“我就是!”健司对老师说。
“我叫的是藤真健司,不是藤野真子。”
“(无辜)可我是藤真健司啊!”
“你???……(疑惑)……藤真健司是女孩子?可……校服订单上写的是男孩子啊!”
“老师……(明亮的大眼睛一闪、一闪)”
“那好吧,给你校服。”

下课。男化妆室(不好意思,台湾的叫法)内一片惊叫:“哇!!!女色狼呀!!!”
健司的辩解声:“我是男的啦!”
众男生:“不信!你裤子脱下来!”
健司:“……”

放学后。篮球场。
健司:“我能和你们一起打球吗?”
众男生:“我们才不要和小女生一起玩篮球。”
健司:“我是男的啦!”
众男生:“哈哈哈哈!鬼才信你!”
健司:“(委屈地)没人跟我玩……(泪珠一闪、一闪)”
走过来一个男生:“也没人给我玩,我跟你玩好吗?”
健司:“(眼中闪着泪光)恩!”
(不用说那个男生就是小透啦。小透一年级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呢?戴眼镜?)
小透:“你叫什么名字?”
健司:“藤真健司。”
小透:“藤野真子?”
健司:“藤真健司。”
小透:“(脸红)真子……你想……我们有没有可能……成为……”
健司:“(汗)这个……我叫藤真健司……你呢?”
小透:“(继续脸红)我叫花形透……”
健司:“(汗)这个……小透……我想对你说……”
小透:“(突然抬头)啊?你叫什么?”
健司:“藤真健司啊。”
小透:“你是……女……?”
健司:“(汗)男……”
小透:“男……?”
(一段经典的友情就这样开始了,厚厚厚~~~)


牧绅一篇

“喂喂,你看到那个人没有?”
“那个?”
“是啊,九班的那个。”
“那个?”
“是啊,很黑的那个。”
“哦,那个人是留级的啦,你看他长得这么大,又这么壮,不是留级的难道还是一年级的?”
小绅一:“又在说我了……今天的第一百二十九个……”


仙道彰篇

老师:“咳咳,现在点名。……仙道彰!”
“到!”
患有深度近视的老师:“(推了推眼镜)仙道彰?”
“到了,老师。”
“这个这个……仙道同学,你……来了?”
“来了。”
“(看表)现在才8点整啊!”
“可我已经来了啊!”
(一个小男孩美好的心灵大受打击)
老师要求同学们参加社区活动。小彰报名参加钓鱼活动组。
一个晴空万里的下午,海边,坐着一排白发苍苍的老人,中间夹着黑头发的小彰。
(想想看啊,仙道桑坐在一群老头子中间的样子……呵呵呵……)


相田彦一篇

“上实验课了!我要好好观察!”
“上美术课了!我要好好观察!”
“上体育课了!我要好好观察!”
“上国语课了!我要好好观察!”
“上手工课了!我要好好观察!”
“上科学课了!我要好好观察!”
老师:“真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
“考试了!我要好好观察!”
彦一被抓进校长室。


清田信长篇

“信长乖,吃饭饭了!”
“不吃!”
“乖,就吃一口!”
“不吃!”
“就吃一口,好不好?”
“不吃!”
“再不吃妈妈要生气了。”
“不吃!”
“吃不吃?你到底吃不吃?”
“不吃!”
“为什么不吃?”
“饭是红颜色的!”
“红颜色的为什么不吃?”
“红毛猴子!”
“乱说,猴子哪里有红颜色的?只有野猴子而已!”
信长顿时满脸泪水。
“妈妈骂信长,信长不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