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穆迦:所谓一生一遇一期一会

所谓一生一遇一期一会

穆迦

没有SD,我的动漫人生定然早已终止。
没有SD,我会象绝大部分的老人家一样相信动漫是只给未成年人准备的。
没有SD,就不会有象流川、樱木一样的少年们永远停留在珍贵的青春岁月中的美好回忆。
没有SD,在缺失之后还不自知,在未得到的同时无法后悔的后悔。

嘿!
井上大神。

HI~~~~~樱木流川赤木小三小宫桑田佐佐石井安田潮崎角田彩子老爹洋平等等仙道鱼住福田相池上彦一越野植草田冈藤真花形高野永野伊藤长谷川牧神清田宫益高砂武藤高头南岸本金平北野深津泽北河田一之仓堂本……
你们~~~~~~太怀念了啊!!!跳脚~~~~~~

呼,大概是因为又恢复写SD全评的缘故,于是又开始怀念——对SD的怀念就象潮汐一样,会跌下去,却也总会涨回来。
从初见到如今,大概已近十年。
1998年那个夏天,世界杯结束后的一个月,八月的开端,有线台正经的广告,一日两集的TV版连放,我就这样中了咒。那时候天天心里都惦念着夜间八点黄金时段的播放,去哪里游荡都一定要拼命地赶在八点回来。
从片头到片尾的每一个镜头都不愿错失。而后买下了一整套VCD,看到碟片全花为止。
数月后重行步入离开了许久的租书店,各种版本的SD漫画此时方与之相遇。
接着是两个版本的盗版全套,接着是盗版的画册,接着是正版一套,接着是正版的画册。
还有无尽的周边。(看上去,至少在SD上面,我是很乐于做一个OTAKU的家伙||||||)

漫画在后,TV在前,漫画精良,TV直观。即使严格地审视起来,TV是多么粗砺,心里都怀有一份得与相逢的幸运与感谢,更何况还有那样动人的歌曲飘扬其中。
而漫画,叹气,至今相信那是我一生中最好的一次与漫画的相遇。
古人说,这就是所谓一期一会啊……这样的相遇一生只有这一回呢。

感叹这么多,其实只是因为某JU大发神经,找到一个相当变态的SD一百问。
为了完成这套问题,我们三天内翻遍了三十一册书,若干TV版,参考书几本,百度若干回,甚至于那个其实不讨喜的剧场版也翻出来查了一遍。
但就是在翻那些变态的问题的同时,猛然看见大神的原图,怦然就心生意动,快速翻过的分格,都鲜活得象要跳出纸面来。
那些场景,简直无比亲切,如同真的身在其中经过一般——再无哪一部漫画这样,看到一幅画面就能想起上段下段,也再无哪一部漫画如这般,看到一眼后仍然如初看时想完完整整地再复习一遍(喂,不要再说复习了!你复习的程度已经超越人类的极限了|||||||||||)

对于生活,SD的影响是:
我至今仍然是个漫迷。
看到红毛的家伙我会眼睛亮一亮,看到冰山面瘫男会宽容的笑一笑,老爹老娘在我的逼迫下甚至能分得清湘北五虎,我爹还能清楚地指认出阿牧叔那个中年人!

我养过的可爱狗狗叫做樱木花道,有阵子想再养一条叫做清田信长……
妈妈带狗狗去遛时,叫它“樱木,樱木”,有人来问你家狗的名字很奇怪,叫“鹦鹉”么?我家娘亲就会耐心地解释:不是,是叫樱木,樱木花道,动画片里红头发的,我家女儿喜欢。我们也很喜欢。——其实我开始打算叫它流川的,这更符合一个流命的热爱,但是,考虑到小枫性情乖张不好相处,而据说取个贱名好养活(抱头,不是我的错,相对之下,樱木傻乎乎的,既可爱又性格好……)所以它就叫了樱木。而且樱木也很好啊,他是整个SD的灵魂与标志呢。
而有一次,我家的樱木生了病,娘亲带它去动物诊所看病,回来跟我说,樱木遇到朋友了。
一问,原来是护士MM抱樱木打针时说:好漂亮的狗狗,它叫什么名字?
我娘无比自豪地说:樱木,樱木花道。
旁边一个年轻小哥“咦”了一声,说:呀!阿姨,我家的狗狗与你家的是老友哦。
我娘一看,小哥牵着的黑色大狼狗,据说毛很黑黑亮亮的,又精干的样子,小哥得意地说:我家的狗叫流川枫。

瞧,我们,不仅我,所有热爱SD的人们,都以各种方式怀念着属于我们的SD,属于青春的SD。

好啦,东拉西扯到爪哇去了。
下面一篇日志,就请观看变态的SD一百问,而更BT的,是我们这些一边骂它变态,一边兴致勃勃翻书查资料答题的超级变态们……

啊,变态起来,真是锐不可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