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吹哨的历史

吹哨的历史

板凳崽

  吹哨的历史,其实很短,还不到两年。

  大二上学期的最后一门期末考试结束了,因为c语言不及格而痛心疾首的我,接到了阿标的电话:“我们今天下午在英东场打友谊赛,“佛山队”对“国家队”,没有裁判,你来做吧。”
  我们级的篮球高手有4,5个都来自佛山地区,当然有资本和其他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学抗衡,可我去做裁判?太~~特别了吧
  也好,出出不及格的晦气。
  “好,我去,几点?”“4:15”

  其实从高中时代就对裁判这行当颇感兴趣。豆腐佬,教我多年的体育老师,还兼任垒球队教练指导过我两年,他在校篮协杯上的执法动作鲜明夸张,松紧有度,妙趣横生。那些手势被我牢牢记在脑海里。赛季里,平时课间,用餐时男男女女闲聊的多是讨论昨天战局,褒贬球员得失,继而争论裁判的判罚,为了驳倒对方,不免引经据典,从图书馆借来“篮球规则500问”,和校男队队员辩驳,一时间在女生中也算精通规则之人。市“佳的乐高中男蓝联赛”时做过记录台举牌的,一场报酬10文。

  如今总算有我表现的机会拉!一觉睡醒找出上次卡拉ok比赛时发给观众的哨子,找出条绳子挂在脖子上,一路小跑冲到球场。

  “搞错,裁判迟到!都打了10分钟了!”
  “sorry啊,睡过头~~喂喂!!现在有裁判存在拉,我在这里,你们小心着点!!”
  好在只是内部比赛,水平不高,有几个家伙整天走步,三秒,犯规也明目张胆不会掩饰,几声哨响奠定威信,当然还是弟兄们给面子包涵。“听裁判,听裁判”,其实我的确吹错了。

  说起来,高中时代已经有大量执法水平甚高的学生裁判涌现,同班的肥羊就是一个,笑容可鞠的他恪守中庸之道尺度不温不火,是为第一名哨。还有鱼头,波智,剑斌……但大学就不同了,数来数去也就一个高一届的bobby在吹走步三秒方面有独到眼光兼动作及时准确。生逢乱世名哨难觅,正是我在“吹坛”崛起之机,随后跟着我们级队四处出战友谊赛做“随队裁判”有时和对手派出的裁判联手,有时独自执法,公正廉明,认真谦逊,甚得好评,卡卡(信不信由你)

  因学院裁判紧缺,我又受命在院篮球精英赛正式执法,就是上个月拉~~bobby总在我主裁时在我身后嚷嚷“裁判收皮”不过我还和他联手执法决赛。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的裁判水准如何,但是只要大家打球开心,不会因为裁判问题吵吵嚷嚷就挺好啊,只要大家愿意,我做笑料也没问题~

  在学校的bbs上,胖子andy向我抱怨:你这个黑哨,去年我们309宿舍vs409宿舍的比赛,明明是盖帽,你怎么吹我打手?
  咳,那么一堆肥肉在空中飞来飞去,什么都看不清楚,我有什么办法。我只好这样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