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洒脱的打法和珍贵的胜利,是一对矛盾么?

洒脱的打法和珍贵的胜利,是一对矛盾么?

板凳崽

实话实说,我在整个大学篮球生涯,都为这个地方彻底的矛盾迷茫。
除了极少数极少数队伍,例如60年代凯尔特王朝,80年代湖人王朝“SHOW TIME",例如现在强大到变态的湖人队,可以有资本打既漂亮华丽又轻松取胜的篮球外,恐怕一般的队无法做到吧。

那么,如何才能享受篮球带来的乐趣呢?北野的“run&gun”(快攻跑动进攻)么?杰森.威廉姆斯华丽诡异的妙传和超级三分球么?小牛水银泄地般无所不在的攻击么?

可是,这些人都失败,北野被解雇,威廉姆斯被赶到全nba最没有希望的灰熊,小牛为了球队花了大价钱,却和西区决赛说再见.

我喜欢洒脱随意的打法,喜欢一对一的防守,喜欢全场开放,凭借直觉和灵感组织快攻,喜欢在对手严防下炫耀自己花哨的控球,出现多少次也失误抛在脑后,只是希望和拍档形成心有灵犀的默契,喜欢赏给对手热辣辣的火锅盖帽,喜欢在观众高叫"投三分!三分!"时顺应民意投出自己也知道基本没可能入的三分,然后对着观众做个滑稽的鬼脸.

可是,我不喜欢输球,非常非常不喜欢,尤其不喜欢屈辱软弱的早早缴械投降,无论对手多强大也好.
如果输球了,如果输的很屈辱,那么,即使刚才的比赛有多少滑稽,好玩,搞笑,精彩的表演,我也很生气,很伤心.

尤其是,当我希望加入校队效力的梦想,和自身的健康、精力被死板而残酷的校队训练摧毁后。

所以,当我在升上大学二年级接任学院女篮队长时,我彻底改变了我一直的信念,否定了我以前的一切打法。

因为照我以前那样打,就会输球,毫无疑问的,大笔数的,屈辱的,输球。

我开始安排最简单、最有针对性、最不像打篮球的球队训练——因为队友们的基础只适合这样的训练。
我安排最简练,实用,死板,枯燥的打法。
防守,永远的缩小范围联防,永远的能力不够,犯规凑。
进攻,永远是我控球,三个人为精于投射的师姐挡出空位,然后我传给她,她射球,如此而已。

我的主力阵容里边有两个人可以说完全不会打球,不会控球,投篮姿势也很生硬——不过我硬性规定她们绝对不可以投篮和运球。
这样的人,在以前我压根不会和她们在一个球场打球,因为我只喜欢和会打球的人一起打球,我不喜欢迁就别人,我觉得和水平相当的人在一起才能享受篮球的乐趣,可我每日每夜梦想着她们的进步,她们的防守可以帮助我们挡住对手的铁蹄。

我在训练的时候毫不忌讳的斥责队友,可以说是破口大骂,连陪练的男孩都不能幸免,我自己知道我这样很不对,可我没法阻止自己这样做,因为我不想再屈辱的输球,不想虚度这宝贵无比的训练时间。

是的,即使在那段时光,我也非常非常爱篮球,可是在训练的时候,在教学比赛的时候,我一点也不觉得快乐,我的头脑想的是各种打法、人员配置、训练科目、出勤情况、队员的斗志,战斗力……

说实在的,我根本不是当干部的材料,从我的本心,我根本不关心这些东西,可是那个时候一切的一切强迫我关心这些,因为我不想再屈辱的输球,我是个有身份有资历的后卫,不能接受惨败给对手之后还接受对方的握手,我不能接受。

我至今不用官方的称谓称呼我校篮球锦标赛的名字,在我的“回忆录”中,我称呼它为“三×杯”,因为它给我太大太大的伤害,它只是一个赤裸裸的弱肉强食的舞台,毫无校园运动的热情和温情,和高中时代带着理想、激情和全体师生关注的篮协杯不可比较。

那场比赛,那场我们击败上届亚军,拥有3名体尖、包括校队主力中锋、大前锋的比赛,我几乎从第一分钟吼叫到第50分钟(两个加时),在中场休息和暂停,我拼命的吼叫叫队员们不要和非队员说话,集中精力听我和教练的安排,我压根不理睬我们受伤退场的中锋的去向,因为我知道她没有骨折。

然后,因为我那个罚球,我们赢了,我疯狂的喊“i love this game!i love this game!"我疯了一样和教练拥抱在一起,后来举他说我骂了很多不堪入耳的粗口,我记不起来了。

可是,这就是我打出的篮球么?不,这是我最厌恶的风格,最厌恶的篮球。

可是,这是我们学院历史上女生的第一次正式比赛胜利,第一次小组出线,第一次小组头位出现,第一次打入8强……

也许我和南一样,在追求自己的梦想的过程中背离自己的梦想……

我还是希望和我高中的搭档做空挡传切,“no-look-p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