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SD原著随想

SD 原 著 随 想

Snoopi

在这里灌水是受保护的说~~呵呵呵~~~


全国大赛那长长的7卷看得我几乎要呕血(我本来就不喜欢看漫画),要投票评选SD最精彩的比赛,山王VS湘北一战当之无愧!
对泽北,一直都没感觉。他单纯,可爱(弄得我一直都以为他一年级,其实是和仙道同年……算了,反正也差不了多少~~~),就算他真的球技了得,是全日本第一的高中生,在小犬S这个超级运动白痴的眼里,他也仍和其他诸人没什么差别(校长,请你原谅我吧!)。
    说句实话,不知是井上老师塑造的问题,还是小犬S理解能力差的问题,我觉得泽北一点都不自我中心,他会和队友互相抬杠,也会激励人家,更奇怪的是王牌居然会被“欺压”(堂本教练你在干什么?泽北是你的王牌耶!),可是从来都不“暴走”(呃,因为不会打架~~~),我认为泽北是个相当真实的人物,正因为如此真实,所以有了亲切感,却不是“偶像”的材料,因为偶像是高高在上,距离遥远的(比如仙道藤真流川等人)。
泽北和流川的关系,应该不是夙敌,而是终于找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英雄惜英雄,相信对泽流二人来说都怀着这种心情吧。仙流属于从夙敌转化为导师与学生的关系,这和仙流的个性有关,仙道应该是流川的陪练,终至有一天流川超越仙道时,两人的身份便会变成朋友,而且这种友谊是含在心底,不放在嘴上的,不需要多说话,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可以体会,甚至只存在着一种心灵感应(怎么越说越暧昧?!)。两人都不会花心思去培养这种感觉,仙道没那么多时间,流川……在打球……或者睡觉……
倒是有看过泽北成熟得可以和仙道有一拼,实在不像,目前这阶段,应该是一种萍水相逢的一面之缘,什么情谊都谈不上,大概也就是在记忆里留着“有个家伙比我强”和“有个家伙水平不错”的概念吧,仙道虽然把泽北的名字记错,不过泽北恐怕根本都不记得还有仙道这个人了(请参看原著)。
觉得和仙道打过球的人,都会潜移默化地受到仙道的影响,变得平和与成熟起来(包括牧,花道不谈)。
我现在对小河田实在没什么好感,太怯懦了,男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骨气!当然,这和小河田的成长环境有关,以后应该会有改观吧。(第一眼看到他时,以为他以前是玩相扑的~~~)
在《信赖》这一章里,三井不停射三分,因为有赤木帮他挡人,宫城给他传球,花道拼命抢篮板……果然没有提到流川!
来来来,告诉你这是为什么:因为流川确实没为三井做过什么(众:废话!你讨打啊?!)。还有就是——接下来就是泽流精彩的,混合着成长过程的one on one,所以这里实在需要埋个伏笔。

我喜欢留意不为人注意的小场景,好像鱼柱特意赶到广岛看湘北打球,当他一脸严肃,把萝卜片削在赤木身上时,我心里涌现出无限感动!(河田:他是谁?赤木的爸爸吗?小犬S:太离谱了,怎么也该说是赤木的哥哥!花道:喂!别乱配!)
赤木和鱼柱应该也属于从夙敌转变成朋友的一对,而且表达直接得多,可以拥抱在一起流泪,叫仙流拥抱在一起流泪……不是杀了我的问题,杀了他们两个吧!

还有清田信长在观众席上大喊:“红毛猴子快想想办法!你们这样也算神奈川的代表吗?!”
清田虽然嘴上很损,老是自以为是,但他始终是单纯善良的(SD中没有坏人说),他比樱木花道要懂点规矩,所以不会狂妄得无边,导致我认为他不够“个性”,但是看到这里,我真的为之鼓掌,而且露出了惊讶+震动的表情:“清田……”
当山湘战还剩下最后40多秒,海南队群情激动地喊“死也要守住这一球”时,我一愣,这个,大概湘北“打不死”的精神确实感染了在座的每一个人,更何况同为神奈川代表的海南呢,这时候的牧是观看比赛以来第一次露出了激动到有点失态的表情(请参看原著),我前所未有地爱上了这个“中年人”!

花流的关系一直是我颇为好奇的,其实仔细想想,流川从不主动惹事生非,算得上恪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好孩子(举个“经典”例子:在湘北的某一场比赛上,赤木的“猩猩灌篮”使湘北大振士气,队员们一脸兴奋,三井喊:“赤木!”宫城喊:“老大!”花道喊:“大猩猩!”流川说(没有喊):“大……队长。”从流川顾及到赤木的身份而硬咽下“猩猩”两个字来看,他确实恪守刚才那条规矩。)但流川特别喜欢针对花道,我觉得那是他对花道的嫉妒。
是的,花道天生是块打篮球的料,吸收能力快,学习能力强,进步神速,而且体力惊人,弹跳力一流,敏捷又灵活,这么多好素质综合在一起,不得不让人钦佩而且嫉妒。目前阶段,经验关系使花道落后于流川,但假以时日呢?流川一定是隐隐觉出了危机感,才会那么在意花道,流川最终需要打败&超越的目标并非仙道,也非泽北,而是花道!
谁说花道没有头脑来着?木暮晚上留下来陪花道练习跳射的时候,花道一脸忧心:“啊,这么晚不回家,难道家里人就不会担心的吗?”唉,我又想起花道丧父的事实了,悲哀ing~~~
谁说流川不懂礼貌来着?在观看海陵比赛时,流川中途离开,木暮说:“流川枫?你走了?”流川回答:“我已经知道了陵南的实力,不需再看下去了,我先走了,再见。”看见没有,用了“再见”呢!(木暮果然是湘北队的“糖副队长”,花道和流川偶然的“懂礼貌”和“关心”都是发生在和他讲话的时候)。
所以我说流川不是不懂,或者不愿意表达自己,更不是装酷耍帅,而是他太自然了,自然到根本不去考虑表达的方式。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心里满是篮球,对社会人世完全没有经验,会这样也是相当自然的,我不觉得有任何怪异(对此解释得相当全面的是Hayami的《人间》)。

双子座的人口才很好,小三是这方面的代表。众所周知,他说流川“面目可憎”,以及湘翔陵练习赛时,他对长谷川说:“怎么啦?翔阳的人不是以冬季选拔赛为目标的吗?现在好了,连我们一年级的小弟弟都打不赢,那可怎么办?”这个“毒舌”功夫到家了!(小犬S:小三啊,“挑衅”一不小心就会变成“挑逗”的说……  三井(满脸黑线):你再说一遍看看||||)
突然发现三井国中时的发型和越野很像啊!不过那个中分安在小三脑袋上就只能用“傻气”来形容,我还是喜欢他后来的短发,干净利落。
在原著来看,小三始终是个悲情人物,最后,在交代了湘北球队的人员以及神奈川各球队的情况之后,晴子在信里写到:反正我也考不上——三井这样抱怨着,最寂寞的人应该是三井吧。
唉,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小三呢?!已经够得上“三井悲剧论”了!

发现宫城总是相当“健康”,从来也不会摊上“体力不济”、“脚抽筋”、“眼角撞伤”、“脚扭伤”、“背部受伤”……等衰事,每一场比赛都从头至尾,完好无损地打下来的人就是他了(丰玉那一场是因为战略问题,不是宫城的身体原因)。是因为这个后卫在湘北必不可少?还是对宫称身高的弥补?……

湘北是个出产“美人”的地方,除去赤木,樱木流川三井自不必说,难道宫城木暮差了吗?还可以算上晴子彩子洋平(都是湘北的)……果然养眼啊!山王和湘北同时出场的时候……我觉得就连赤木也变得漂亮多了……
其实,神奈川是个名副其实出产“美人”的地方啊!

南烈和岸本的关系也是不错的(是说朋友情谊!),他们的一切不合,都是因为球队不得志的缘故。南烈撞伤藤真时的表情:瞪大眼睛,震惊又后悔。我一直对南烈有好感的(另外一个是福田^^)。

为什么不喜欢藤真呢?我反复思考:毫不畏惧、奋勇向前、宽宏大量……包括脸也长得无可挑剔,这么完美的人实在没有理由不喜欢……对了,就是“完美”在作祟!
因为太“完美”了,所以失去了亲切感,藤真是比流川仙道更完美的人,所以“一点缺点都没有”也就导致“毫无任何真切感”,就算是安西教练,他还有“头发倒竖”和“呵呵呵”呢!也或者说,井上老师对藤真的塑造太少,基本都是球场上的性格,他的生活表现几乎没有,才变成这个局面。
所以藤真一直是小犬S“只远观而无法近看”的人物(近看仅限于他的脸~~~~太漂亮了~~~~),好像唯一一次让我觉得比较符实的就是宫城在山王一战大喊:“你们别小看我!我可是神奈川的第一后卫!”这时牧和藤真同时一凛:“你还早呢!”
同人里(我要偏题了,别管我)的藤真都不符合我的想法(我个人的想法),如果要看流川仙道花道牧等人,我都可以推荐出来,要看藤真,那就只好推荐去看原著了……

另外一个在同人里大大背离原著精神的就是泽北,我实在无法想象泽北一脸阴险,满心城府的样子,更无法想象他演个大反派,但是如果不是这样写,他又变得像个真正的白痴似的,虽然说同人是可以脱离原著,但也不至于这么离谱地歪曲人物形象呀!所以……还是推荐看原著吧!

 O.K.,我说完了,如果有人看完之后觉得上当受骗,不要抓狂哦!我不接受任何以暴力方式“送”来的礼物……^^b


——小犬Snoopi敬上

 

相关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