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写文杂感——追忆逝去的光辉岁月

写文杂感——追忆逝去的光辉岁月

板凳崽

  电脑里还是有很多歌的,近来的流行曲,自幼喜爱的民乐:笛子二胡,可是写文的时候,偏偏把横滨军团加油歌和巨人军团加油歌听了一遍又一遍。那似乎来自巨蛋球场的哨子声、鼓声和歌手激昂的演绎融为一体,一种要融化其中的感觉。
    这就是我写《最后的声音》,和反过头来看这个文时,不由得一次又一次流泪的声音。

    对于那些以运动为生命的人来说,那就是他们的光辉岁月,是愿意拿一切代价去换取的境界。
    昨天在北大bbs精华区看见一个触目惊心的帖子,北大棒球队的主力捕手兼中继投手,是来自日本的留学生小泽,他曾经有过甲子园经历,高三那年,却不是和最好的朋友和投手搭档一起去。
    他的朋友是县内出名的投手,但一次扑垒练习伤了手指,最后连传球都不能,彻底无法返回棒球场。
    然后,他的朋友自杀了。
    难以置信,竟然会有人把一项运动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

    我们是凡人,不会把爱好看得高于生命,但是,那段把一些现在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东西看得高于一切,全身心的去追逐目标,追逐愉悦,乐而忘返的时光,真的是逝去的光辉岁月阿。

    一边写《光辉岁月》,一边回忆,本来是为了搜集素材,不由得走进了尘封的,似乎被突然唤醒的空间。
    在教练面前拼着老命传球,12、3岁的女孩子,传的手臂都抬不起来。
    每次漏接球,不由得一声“顶”,这个习惯延续至今。
    鼻子被擦棒球打出血了,为了不让人看见,用手套接血。
    来陪练的师兄被教练赞了一句:你的肩和腰很灵活,很有做投手的潜质。兴奋的连着几天帮我们练的特别带劲。
    烈日当头,男孩子们各个脱的上身赤条条,全身精湿,飞奔在篮球场上,我很羡慕^_^
    打完球回课室收拾书包,班长说:"***,你刚游泳回来啊?”
    男生们把湿淋淋的体恤挂在椅子被上风干,光着身子挤在风扇地下,津津乐道刚才的神勇表现。
    夕阳西下,三三两两坐在球场边喘气,一条友买来一只大炮,在大家手间传递,几大口猛灌,然后塞到旁边的人手里。
    上课时间,几个对体育半懂不懂的女生认真而专业的争执昨天一场比赛最后时刻四班的猴子是该射还是该传,结果被老师点名。
    一群观战女生齐声指责一个场上男生是个什么场面?还是用不太雅的词汇。
    十几人挤在阳台上,居高临下看文科班一条友在操场表演奇丑无比的花式上篮,一边看一遍嘘。
    比赛输球,深夜从床上跳起写比赛总结,突然电话响了,两点钟,我的球场搭档打来的。
    因为写小论文48小时没睡觉,下了课偏偏还去校外打球,晃晃悠悠控着球在大街上漫步。
    “我一定把她除了罚球外的得分压在6分以内!”这可是没看过sd,第一次正式比赛前的豪言,结果是师姐十八般武艺尽出,轻松得了十几分,总比分41:12,我想去死……
    不知那里拣来的防守者名言:“你要得分,除非打倒我,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得分。”我视为座右铭,每每开场时对盯防对象宣战。高三之前,的确是校内顶尖的防守员,但是因为高三的手伤和后来的偷懒……
    在打的最激烈时,校外大街上飘来浓烈的臭豆腐气体分子。
    肥羊连投中6个三分,把比分差距从10分追到1分,却最后自己制造一个失误葬送比赛。
    总决赛,所有人站在桌子,椅子,桌子上面的椅子观战,马龙罚球,嘘声四起,手臂,书本晃动,仿佛身处篮架之后
    高三一模后,篮球爱好者二十几人齐集校门口外天桥,搜索小偷,发现一人,校三级跳冠军,校队主力小前锋急驰而至,一脚飞踢,众人拳脚相加,把他打的半死,爽!
    高考结束当天,下午打4个钟头篮球,晚上去教工俱乐部和班主任、副校长打3个钟头乒乓球。

    随着“伤心太平洋”的歌声,走进大学校园,光辉岁月,告一段落。篮球不再是光辉灿烂,激情彭湃之物,伴随太多太多其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