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SD人物评论合订本>>>SD青春祭

(二)惊才绝艳,云淡风轻——仙道彰

淳于青


  一直觉得,仙道彰,是女孩子梦中最完美,也是最残酷的情人。

  他的微笑,灿烂得一塌糊涂却又漫不经心,便仿佛他的眼眸,看似随和亲近却如海角天涯,永远的遥远与深不可测。


  从最开始看SD,到如今,已经许多年过去了。然而仙道初现时,那一抹孩子气、可爱得无以伦比的笑容,却一直在脑海中清晰得宛如昨日。

  “对不起,我睡过头了……”那个高高大大的少年,一头奇异的朝天发,率性不羁的神情,挺秀而微微下垂的长眉,笑起来眯眯的眼,摸摸头,一副不好意思其实并不甚在意的表情。


  SD众生相中,藤真是最俊美的,流川是最冷冽的,樱木是最阳刚的,三井是最帅气的,木暮是最斯文的,神是最秀气的,牧是最成熟的(^O^),赤木鱼柱是最灵长的(再笑)。

  而仙道,那个笑起来春回大地的少年,无疑是最俊朗,也是最有杀伤力的。


  常常想,惊才绝艳这个词,只有放在仙道的身上,才相配。

  如果说,SD中只允许有一个天才,那也许,只能是仙道彰。

  由一年级的超级新生到二年级的绝对王牌,仙道的篮球之路走得格外轻松自在。

  刚刚二年级,便已有了足以与神奈川不败王者海南大附属的帝王牧一较高下的实力,在神奈川,这是个奇迹。

  这个奇迹,是由那个十七岁的,笑容如阳光般灿烂又带着几分调皮的孩子气,与几分漫不经心的少年达成的。


  训练时翘堂,练习赛时迟到,球场上无法全心投入,对赛场有足够的掌控能力但未必肯做,能够激发起队友的潜在能力却自己跑去一对一……
  于SD,仙道绝对是个异数。

  对于篮球,流川枫更突出的特点是永不停息的争胜之念,赤木是贯彻始终期图登顶的梦想,三井是迷途少年的折回,宫城是爱情的激励,纵便是日本第一的泽北荣治,也多是父辈的培养、自己的兴趣与努力。

  只有仙道,是与生俱来的天份,纯粹的喜爱,并且,并没有太勤奋的努力与负担。

  别人是执著,而他是享受,享受其中的快乐,与自己其时飞扬的心。


  除了篮球,仙道对太多的事都漫不经心。而即使是对篮球,他也并没有投入自己全部的心力。

  永远无法想象,对于篮球,仙道彰会如三井一般因为受伤而自我放弃,会如流川枫一般为此燃烧生命,会如赤木一般矢志不渝。

  于仙道,篮球只是纯粹的喜好,虽然他有着其他所有人所无法比拟的天份,但那也不能使篮球成为他的全部,他的生命。

  很难想象仙道会为了什么去拼尽全力。那样轻淡散慢的一个人,因为得来容易,便不会去加倍珍惜。

  在他的生命里,无论是篮球,同伴,还是所谓的责任与使命,都重不过他自己的兴趣。

  他之外的所有,只能成为他的附属,而不能并列为他本身。
  他超脱于所有之外,自一派卓然。


  在神奈川县四大球队,流川枫是最执著胜利的王牌;藤真健司是最睿智而狂热的王牌;牧绅一是最冷静而强大的王牌;而仙道彰,应该是最快乐最任性却又最不负责任的一张王牌。

  球场上,他平静悠然,却无法百分百投入;遇到宿命的对手时,他可以兴起撇下身为皇牌的使命而去与对手一对一。他尽情地享受着其中的快乐,他接受别人的信任与依赖,天性却使他无法主动去承担太多的责任。

  无可否认,仙道的确是一个天生才气与能力兼备的球员,“仙道的剧本”一幕,已早早地展示他足以与神奈川首席球员帝王牧比肩的实力,但他又实在是个太自我的男人。

  懒散得甚至不在意身边的一切,也不拒绝。


  陵南对海南一战,鱼住冷冷地对王者海南的牧说,“神奈川的No.1,你今日要让出!”
  牧绅一傲然地回应,“你办不到!鱼住!”
  而那时,鱼住的回应却是,“不是我,是我们家仙道!”

  仙道愕然转头,瞄了瞄战意勃然的牧,却没多说什么,只是耸耸肩,笑了笑,一句“真为难”。
  不自矜,不谦卑,不热烈,不冷漠,不拒绝,不解释,不多言。
  随性得悠然。

  而这,也正是仙道最大的人格魅力。强如鱼住,敏如福田,都心折在这种魅力之下,甘愿臣服。

  陵南的上上下下,其真正的精神支柱,不是教练田冈,不是三年级的霸王鱼住,却是二年级这个一脸嘻笑的少年。


  有时候想,仙道之于陵南,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有了仙道的陵南,便有了称霸神奈川的勇气与信心,“只要有仙道在,我们一定会赢”,这几乎是每一个陵南队员包括田冈在内的心声。

  这固然是因对王牌的信任,对仙道技术的依赖,其实更多的,是为仙道个人那无以伦比的魅力所感染吧?

  然而,仔细想一下,即使是强如仙道,连那个清傲飒飒的流川枫也一直未能战胜的仙道彰,那个SD中最天才的十七岁少年,其实并没有真正给陵南带来一场胜利。


  在整部SD里,仙道是作为流川的宿敌而出现,是横亘于流川面前的,最初也最直接的对手。

  他对花流二人的关注,其实远远胜于他人。两个少年的每一次进步,都在他的眼里,并澎湃为他好战的热情。

  不是如他人一般残酷地摧折,而是激励,鼓舞,与乐见其成的温情。  
  这一点上,仙道实在是个很温柔的人。

  然而,他与他的球队,如藤真与翔阳,在设定时便已注定被打败的命运,也就显得更悲情。

  也许,惟一安慰的是,折的是陵南,而仙道未败。  
  只能说,是天亡我,非人之过。


  而天才加任性的仙道,也并不如其他人那般在乎输赢。

  当鱼住搂着赤木痛哭的时候,他的眼中只是有些淡淡的伤感罢了。

  “湘北也没你讲得那么弱啊,单单一个中锋赤木的存在,他们已经算是八强之一了。所以输给他们不算羞耻……”
  少年仙道面对田冈老师的怒吼,悠哉悠哉地吐出这几句足以致人内伤的话语。

  仙道啊。那般散漫的性情,实在是没有身为王牌的自觉啊。


  在SD中,仙道并不是主角,却有着超凡的人气。作为非主流的湘北之外,仙道与惊鸿一瞥却绝色倾城的藤真健司一同,创造了一对少年永恒的神话。

  他的惊才绝艳,他的绚烂如花,他的悠然自得,他的漫不经心,成就一个独特的仙道彰,永不重叠的人生。


  也许,仙道天生便是如此的人。

  记得他在海边钓鱼的样子。辽阔平静的大海,静谧无人的时空,一个人独坐。
  仿佛一人便是天地。

  有的时候,仙道漫不经心得甚至有些近似无情。
  不是绝情,不是伤情,只是无,没有。
  没有心。没有感情。
  纵然灿烂也孤寂。


  也许,他真的是寂寞的。

  流川有一队值得信任的队友,尽管他们是问题儿军团;藤真有花形可以互为倚靠;牧有可靠的神和喧闹的清田。

  而仙道,如高高在上的神邸,在陵南的众人之中,即便微笑都带着几分疏离。

  仙道其实是个天生感情淡漠的人。哪怕他笑得那么灿烂,那么温暖。却永远也没有人可以真正靠近。

  没有人可以贴近他的心,去了解他的灵魂。

  最灿烂往往是最孤独。
  最随和往往是最遥远。


  那是一个,连笑起来都云淡风轻的少年呵。


  PS:
  一次,忽然想起若仙道真正长大后,该是怎样的性情。
  一时之间,竟有些不寒而栗。

  既不忍心看他将周围的人折磨得神经质,更不愿他被岁月磨平曾经那样宝贵的性情而成为一个平凡普通的中年人。

  有些人,永远应该存在于那般快意的少年吧?
  如樱木,如流川,如清田。

  如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