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SD人物评论合订本>>>SD青春祭

(三)矫若惊龙,风神绝世——藤真健司

淳于青


  偶尔很坏心地想,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藤真会不会去换一张脸。

  SD里一直以来只有一个个个性十足的少年,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美人。在藤真出场之前。

  樱木虽然英挺,但很多时候更流于白痴状;
  流川的五官虽则美矣,但眉眼神情之间却趋于阴冽;
  仙道以阳光般的微笑著称,眉目英气而温柔,却并不是绝世的美男子;
  三井是个潇洒利落的人,让人感到帅气逼人,却绝称不上美丽;
  至于赤木鱼住……-_-||

  记得刚看到翔阳出场时,便一下子被那张精致得难以置信的面孔夺去了全部心神,以致于忽略了对那场比赛的关注。


  他静静地坐在那里,沉着而淡然。栗色的发温柔地垂下,纯净得绚丽的眉与眼。

  藤真健司。那样温文秀雅的少年男子。
  当他沉静时,是最冷静睿智的少年。


  常想,藤真,若他是女子,该是怎样的风神绝世怎样的倾国倾城?
  偏偏,他是个男子。

  柔和秀丽的脸形,精致明丽的眉,原以为他温文而内敛,一如他绝世的容颜。  
  直到不经意间瞥见他微微翘起的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泛起,才发觉,那一瞬,他的眸中霎那有火燃起,炽热得灼伤人心。

  如刀锋般锐利的眼。
  那样凛冽而澎湃的傲然。

  那个秀美得看似柔弱的藤真。


  我忽然发觉自己竟然不能冷静地以一贯的俯视姿态,去做静默的剖析。
  原来,藤真健司,他的骄傲与狂烈,竟如同他的优雅与睿智,一样的国士无双。


  我不知道井上创作这个人物的时候,是不是作为一种补偿来令他拥有如此种种。

  因为他注定无法成功登顶,因为他是被我们的主角们第一个狠狠摔倒的傲气少年,因为他原本应该那样高高在上仰不可攀。

  但我宁可相信那是藤真本身的光华夺目打动了井上的心。


  翔阳——神奈川县按资排辈最严重的学校,从连那样出色的花形透也要乖乖苦坐两年板凳之中便可见一斑。

  一年级生想做主力?难比登天。

  而藤真,甫入学便成为王牌后卫。
  即而与牧,并列神奈川首席。


  天纵奇才。
  藤真健司。


  藤真,也许是寂寞的吧。一个人坐在教练席上,明明是那么狂热的心,却需要沉静下来面对。无论是人群里还是球场上,那般如雪的孤寂。

  哪怕赛场上十个人,他不在时,那也不过是一片落寞的空无。


  他的身份决定了他凌驾于友人之上的眼光与胸襟。他需要高高在上,俯视全局;他必须冷静旁观,运筹帷幄。

  而他,才刚刚是个十八岁的高三少年。


  也许,他并不是一个最出色的监督。他有纵观全局的能力,但是却会偶尔被情感左右;他是神奈川首席后卫,可是除了花形之外,却并没有更可靠的伙伴;他是球队的灵魂,却并没有真正重视到湘北那几个无穷潜力与毅力的少年。

  可是,他毕竟仅仅才十八岁。是学生,是球员,是教练。身兼数职的负担。

  而那一年的我们,在考试,在玩,在不知天高地厚地向往未来。


  一直觉得,他是SD里惊鸿乍现的男子,在霎那间燃尽了生命的光华,炫亮了曾经迷惘的心与眼。

  然后,以勇者的姿势转身,纵然摔伤得心神俱碎体无完肤。

  记得曾与友人笑谈,在一场华丽的剧幕中,要么饰演光芒万丈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主角,要么,便是那最无干紧要的路人甲乙丙丁吧。因为,往往是那些光芒四射神采飞扬的配角,会被施以最惨痛的离刑。

  而藤真,他,便是那惨烈而悲痛的一群中,最初的那一个。


  在脑海中,始终有一些画面拂之不去。

  他微笑着说“大家怎么了?用不着着急啊”时的沉静与镇定,只短短的几句话便令已浮躁的队员沉下心来;

  他初次欲出场时面对花形渴望得到他信任的凌厉目光时的决定(虽然这个决定最终影响到翔阳落败,可是,那是十八岁监督的信任,与难得的少年温情啊);

  他霍然立起时凛冽的眉目与长衣飘飞的气势;

  他只是淡淡地一句“别自乱阵脚啊,海南看着我们呢”,便激起众人的战意勃然;

  他说“湘北想入四强?还未够资格啊”时的傲然与炫人的自信;

  他左手投球的英姿飒然;

  他被摔倒时微笑着说“这点小事根本不算什么”,内敛与骄傲的奇异统一;

  他落泪着说“多谢赐教”时自己心中莫然腾起的酸楚与忧伤;

  在许多选手退役的那一年,他始终未曾放弃的梦想与信念;

  他与崇拜他的女孩子握手时的体贴、善良、优雅与尊贵;

  ……


  田冈说,若藤真亲自上阵,翔阳便会变成一队截然不同的球队。

  仙道问闯错更衣室的清田,“翔阳的4号已经出场了吗?信长同学?”

  同样是田冈的话语,“牧和滕真的时代已经完结,神奈川再次进入了群雄割踞的战国时代……”

  甚至只是南烈的回忆中那个充满冷傲的自信与狂热的斗志的无惧少年。

  在这些对手的眸光里,对那个俊美的少年,你,又会有什么看法?


  “阿牧,仙道,你们两个,竟然在没有我的球场上争第一!”

  谁说这个少年只是美丽?只是优雅?只是沉着冷静?只是睿智无双?

  真正让我心折的,却是他举世无双的狂烈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