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SD人物评论合订本>>>SD青春祭

(四)火之梦想——赤木刚宪

淳于青


  初看灌篮时,一步步坚定地走进目光的,是一个满怀梦想的少年。

  线条刚硬的脸孔,结实壮硕的身形,往往让你忽略了他的实际年龄。
  那是十八岁的年纪,三十岁的脸,却有着冷硬的眼,坚强果敢的心。

  “全国称霸”,在他,已经不是一句单纯的口号,而是融于血里的火之梦想。

  从不更事的幼时,至火热的青春。

  笑。问自己,他有过青春吗?背负着那样沉重的理想与责任,一步步地孤独前行,永不回头的落寞与坚持。

  篮球,对于赤木,不是一瞬,而是永恒。不是爱,而是梦想。那该是怎样的执著啊?


  他是湘北的灵魂,支柱,希望与所有。无法想像没有赤木的湘北会是什么样子。从一年级时的朴拙粗糙,二年级时的坚忍不拔,到三年级的孤寂与坚持,赤木刚宪,是一个梦想的男人。

  而他的梦想,在现实的面前悲壮得近乎残酷。

  在梦想旅途中的跋涉,如此孤独无力。

  只有一个温润文弱的少年,凝视着他的背影,斯文的镜片中反射出的,是他高中生涯中,甚至扩大为他十几岁的生命里,残酷的孤独与落寞。


  直到那一年。

  那个黑发的冷面少年一边吐着泡泡一边走进了篮球社;
  那个红头的毛躁小子蹦蹦跳跳地挑战着他的权威;
  那个爱打架的蘑菇头学弟伤愈出院了;
  那个曾经同行的失足少年也跪在恩师面前痛哭流涕。

  仿佛是为了酬答他这许多年的艰难与辛苦,一切,完美得宛如上苍的恩赐。

  那时的赤木刚宪,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吧?


  还记得最后对阵山王生死攸关时赤木所说的那句话吗?
  “虽然我们一直不是好朋友,甚至你们常常惹我生气,但是还是要说——谢谢你们!”

  “谁说我们是为了你,我们是为了我们自己!”
  “对,是为了我们自己!”
  那四个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小屁孩儿,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径自任性地口是心非。而当时,在那五个人的心里,只怕那种触动,都是深迫灵魂的吧?

  一直觉得,男人之间最深沉的友情,莫过如此。


  而在被他感动的同时,却始终觉得,赤木刚宪,他实在是个很矛盾的人。在他的身上,有着太多的愕然与费解,也有着太多的真实与动容。

  一直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支持着他那么多年坚持“全国称霸”这个口号,也始终不明白他的狂热究竟从何而来。

  没有精湛的技术,没有值得信任的战友,甚至并没有如三井一般卓越的天份——三井是初中的MVP,赤木在高一入学时仍生涩如初学者。

  然而,他却是整部SD中,最执著于梦想的年轻人。


  许多人,包括他自己在内,一直都认为他是湘北的支柱,不倒的金刚,不可或缺的战魂。可是正是这个一直坚持着梦想的男人,在踏足梦想的边缘时,如履薄冰般地战栗,紧张,往往每临大赛便大失水准。

  虽然我们可以认为这是为了成就樱木“金刚弟弟”的神奇,为了凸显鱼住的篮球全局观(在这一点上,鱼住确实要比赤木高上许多),为了反衬出在种种艰难的困境中仍奋求成功的不懈精神,为了证明湘北在征途中的努力与辛劳。可是却总觉得对于赤木来说,这既充满人性化的真实,却又总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芥蒂。


  作为那样一个强悍与坚忍的存在,赤木中本应该是湘北最稳如泰山的一个。而事实却恰恰相反。

  三井的失常往往是因为他的体力而不是他的技术,流川自始至终在强敌如林的球场上从未退缩,樱木一步步成长屡创奇迹,宫城所有的比赛都打满全场不可或缺。

  四个人,几乎都未曾放弃过胜利的信念。

  只有赤木,在那般沉重的梦想的重压下,双肩担着那么重的责任,终于不堪重负,迷失了自我。


  还记得山王一战时,因无法胜过河田雅史(好俊的名字^O^)时他的迷惘。

  倒在偌大的球场中他再也无力站起。那时众人的惊呼,球场的喊叫,只怕都化作枝枝利箭直刺内心,成为他严苛的自责吧?

  曾经那样遥远的梦想如今已触手可及,战友们依旧在努力拼搏,可是自己却倒在战场上,心神俱疲。

  这该是怎样残忍的讥讽?


  后来才明白,他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当坚持了那么多年的梦想到了眼前,难免会有一些失准的行为。
  因为那样沉重的梦想,才会有那么重的心理压力。

  而人,也总是在这样的挫折中一步步成长,一步步前行。

  也许,正因为这样,才是如此的真实吧?
  只在那时,那张沧桑冷硬的面孔上,才有着少年人的痕迹。

  不是高高在上的霸主,不是一往无前的绝世英豪,不是执著于梦想的狂人,而是会跌倒,会站起,会大哭,会大笑的真实的少年人啊。


  PS:
  一直觉得樱木取外号很有水准,如“狐狸”“中年人”“野猴子”“秃头猩猩”。^O^

  可是总感觉为赤木所取的那一个,似乎让自己有些不忍苟同。

  大猩猩。那应该是一种凶猛残暴而且外形绝不讨好的野生动物吧?

  始终感觉,赤木,虽然并不如木暮三井那般俊秀帅气,却也只是线条冷硬了些,还是个端正整齐硬朗的男子,实在是不该沦为灵长一族的。^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