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SD人物评论合订本>>>SD青春祭

(六)浴火重生——三井寿

淳于青


  高一时的三井寿,是一个明朗自信的少年。连笑容都带着阳光和睥睨群雄的况味。

  所有的自信与阳光,也许都源于那场国中时几乎被他放弃的比赛。
  常想,如果没有那场比赛,他也许只是一个技术比较出众的少年而已。


  “不到比赛结束,不要轻言放弃希望。”
  那个笑眯眯的白发老人将他奋力追逐的篮球送到他面前,微笑着说。
  眉宇间的慈祥与鼓励触动了他心灵深处一直不敢去直视的那个角落。

  除了他,没有人知道那个一向骄傲好胜的自己已经隐隐有些动摇的心。

  他幽蓝的发间滴着汗,曾经明亮的双眼被汗水遮蔽,涩涩的酸楚。手臂与腿疲累不堪,最重要的是,他一向引以为傲的斗志已经渐渐消弥。

  他已经很累了。
  累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

  也许,一切,都将结束了。他想。

  可是,那个老人,那个微笑起来慈祥无比却有如一尊神祗的老人,却在告诉他,不要放弃。


  忽然想象起那一霎那间三井寿那疲倦的面容中如阳光般迸发的灿烂与自傲,那种万丈光芒,动人心魄的无以伦比的感染力。
  那是一个少年被感动的心啊。

  因为那场比赛,他的人生开始了完全崭新的一幕,就仿佛他的心,宣告胜利永远在自己掌中的信心。

  而那个微笑的白发老人,从此,成为他心中永远的神。


  湘北。神奈川篮球界一所默默无名的高中。
  而他是那一年的MVP。与同样光芒四射的藤真健司,牧绅一同一年,却独得MVP的那个少年。

  翔阳,陵南,武里。神奈川很多高中都有出类拔萃的篮球社。更不要提十余年来始终称霸神奈川县的王者海南。
  可是,那个微笑起来温暖无比的白发老人,安西老师,他在湘北。


  谢绝了众多知名学校的邀请,一个人踏入了这所平淡无奇甚至可以说是平庸的高中。

  平凡。是呢。可是,暂时不出色有什么关系?有安西老师在,有我三井寿在,纵然是湘北,又何惧不能掌控胜利?

  他笑。笑容中是丝毫不经掩饰的骄傲与自信。一颗澎湃的少年心。

  天上地下舍我其谁的傲然。


  然而,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很残忍。

  原以为小小伤痛很快便能过去,很快便能回到自己心爱的球场,很快就能和那个技术粗拙却犹如一块璞玉般的大猩猩争雄打斗,很快能和那个常常送些杂志陪他聊天的戴着眼镜的文静少年快意言笑。
  很快便再能看到那个尊敬的老人的笑容。

  原以为。


  整部SD中,最让我心痛的,是那个拄着拐杖黯然远去的孤冷背影。

  曾经意气风发以为一切尽在掌控的少年,曾经是上苍的眷宠,万千荣耀于一身,却陡地由天上狠狠地摔到了地狱,那样残酷的现实。

  无情的世界。可笑的命运。骨子里绵绵的阴冷。


  曾经的梦想与荣耀,曾经的尊敬和骄傲,从此成为心头的刺,不敢去触碰,于是索性堕落。

  那个阳光般耀眼的少年,从此栖身于阴暗。凌乱的长发下,是纵然不甘却也只能屈服的苦涩的眼眸。

  篮球与安西,成为他灵魂的禁语。

  好勇斗狠地打架,却没有卓绝的身手。在伤人与受伤之间游离徘徊,血光四溅的肌骨之痛却远不及心灵的绝望与孤离伤人之深。

  只在夜深人静之际,辗转反侧之时,魂牵梦萦之中,偶尔,含笑,落泪。

  却连泪,也是苦的。


  不知他是鼓起怎样的勇气再度回到那个阔别两年的伤心之地。

  只是这次,是以挑衅者的身份。

  当那个温文秀弱的眼镜少年怔怔地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三井的心里,该是怎样的惊涛骇浪?

  原以为现在的颓废与放纵已经不会再有人认出是当年那个曾经星光四射的少年郎,可是那个善良的人,却原来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

  当年粗拙的少年已益加壮硕,怒其不争的两记两光狠狠的落在了脸上。可是肌肤之痛又怎及灵魂的激荡。

  放弃,与坚持,同样是两件无比艰难的事啊。

  当那个曾经照亮他心田的白发苍郁的老人静静地站在他面前,那么炽亮却温暖的光芒。刹那间,所有的自卑自怜,所有的凄伤苦楚,都已遥遥而去,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已微不足道。

  单薄的身躯轰然跪下,满满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老师,我想打篮球……


  归来的三井,经受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当年,他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超级新星,球队中的绝对灵魂,众人仰视的焦点。
  如今,他喘着气疲倦地坐在场外,汗如雨下,看着场中的队友在奋力拼搏,他却连握拳的力气也已没有。

  悔恨。

  心里强烈的悔恨使他不断地回忆自己的过去,在回忆的同时渐渐将记忆神化。曾经的无限荣光如今已化作巨大的压力沉沉地压在他的心头。他想弥补,想超越,却再也没有当年的那种自信。

  身边,黑发的冷淡小孩与红头的毛躁小子你一言我一语的火爆,却挡不住他们一日千里的进境的事实;曾经技术无比粗糙的赤木早已成为球队的中流砥柱;与他打架的学弟宫城虽则不甚抢眼却已是球队里绝对不可惑缺的人物。连当年那个自己从来无视的长谷川一志都敢对自己大放厥词。

  只有自己。背弃了曾经的理想,浪费了那样宝贵两年的时光,这样不争气的体质。


  如果说伤前的三井内心依然是个孩子般单纯好胜,那饱经世事挫折而归的他,则有着在SD众少年中罕有的落拓气质。

  也许是经历的关系,他不再骄傲独行。剪了头利落的短发,与不堪的过去进行彻底的告别,开始融入人群诙谐笑骂,也开始对自己前所未有的怀疑。

  在所有三年级生中,似乎只有他没有个学长的端重样子。

  被一个一年级小孩喊小三;
  揭了赤木的疮疤被痛骂时趴在宫城的肩上呜呜地哭诉说真是太过分了;
  与流川ONE ON ONE却耍赖偷投三分球旋即被那个冷淡的孩子说踩线;
  甚至在对三王一役面对防守专家一之仓时,筋疲力尽却仍诡笑着骗人。

  行为如孩子般的三井寿,心里有着看破世情的沧桑与苦涩,却不高高在上,不自怨自怜,只在嬉笑怒骂之余,掩藏起自己深深的心事。


  两年的时光成为三井心中新的阴影。

  他开始迷失。开始不相信自己。忘记了回头何尝不是一种莫大的勇敢。在自责与悔恨中,以漫不经心为表相,他开始怀疑自己不适合做个榜样,开始怀疑自己在球队中的地位以及所能做的贡献。

  然而,即使在这样的怀疑与悔恨中,他也从未曾动摇过努力的信念。

  一边筋疲力尽,一边奋力投球。

  一边怀疑,一边誓不放弃。


  这种怀疑与誓不放弃,在山王之战时达到了最高峰。

  赤木被鱼住点醒,开始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在湘北中的位置。而心灵同样受到强烈冲击的三井摇摇欲坠,沙哑着嗓子问一直紧迫着他的一之仓聪:“河田是河田,赤木是赤木,我是谁?我是谁?告诉我,我是谁?”

  我是谁?

  一之仓惊慌地望着他。被称为防守专家的他望着这个似乎已经到了极限的少年心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他明明已经连路都走不稳了啊,为什么,为什么他还在坚持?

  我是谁?三井问自己。

  他拼着命一步一步地跑着,在赤木的掩护下又投下了一个经典的三分球。

  “对了,我是三井寿,是个永不放弃的男人。”

  那一刻,他的身体摇摇欲坠,他的声音沙哑无力,他的手足疲倦怠软,可是他的眼睛,却是前所未有的清亮。



  在心灵战场毫不留情的撕搏中,曾经迷失的少年终于找回自己。尽管他的怀疑其实更多的是来自于对自己的不确信。

  正如安西所言,所谓退步,那样想的,其实只有他一个吧?在不断的悔恨中美化自己的过去,进而无法正视自己的现在。而实际上,在无尽的拼搏与努力中,他早已超越了过去的自己,只是未曾认知而已。

  他的天资毋庸置疑。他的姿势完美如示范。他的能力足可依托。他差的,只是对自己的相信而已。

  记得安西让他去挫折一下樱木时,只在霎那之间他便看出了樱木的弱点,那样张扬的樱木竟为之缚手缚脚,被他戏弄于手掌之间,而纵然强如赤木与流川,也在心头凛然。

  三井寿。当他重新找回真正的自己,便如凤凰之浴火重生。
  从此飞扬豁达,不可扼抑的人生。


  我是谁?
  我是三井寿。永不放弃的男人。



  PS:

  SD里,三井寿留给了人们太多值得纪念的片段。与他的悲情,他的泪水,同样打动人心的,还有他的经典手势。

  三分线。完美无瑕的姿势。投球。他骄傲地高擎起自己投球的右手,握拳一振,震撼人心的笑容。

  瞬间,球擦网而入。

  而他振臂微笑的画面,幽蓝的短发下,眉宇间那般勃然的骄傲与自信,饱经摧折却仍傲然挺立的身姿,台上台下,卷中书前,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