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SD人物评论合订本>>>SD青春祭

(七)简单人生——流川枫

淳于青


  夜里一直在抓狂地计划写流川枫中,偷空抬头好奇地问相公,看灌篮时,你最喜欢的人是哪一个呢?
  樱木。他头也不抬。你呢?习惯性地反问。
  嘎?仙道。呆呆地答。浑然未觉被他偏转了话题。

  那,流川呢?扭回话题。继续问。
  没感觉。老公接着看他的小说。

  为什么?那么俊哪?锲而不舍。
  俊么?男人总算抬起了头,抓了抓头发,一脸地迷茫。就是觉得他好像太拽了些。再就是睡觉。好像没觉得太俊之类的。又太有女人缘……

  哦……某个对他真实心意心照不宣的女人拉长了声音。

  ——某个真实片段。在某人提笔开写流川枫之前。


  说实话,在初看灌篮高手时,我是不喜欢流川枫的。也许因为那时已上大学,不再是年少张狂的曾经年纪,便多了一份对那张冷俊面庞的免疫力。

  还记得那一头柔软黑亮的发下,清冽冽的眼,小小的唇。可是本来是极清清俊俊的一张脸,却不知为何偏偏木无表情。

  一言一笑,一怒一颦,都吝啬到了极点。

  而那份永不放弃的争胜之念,又在他对其他事物全不萦怀的映衬下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与可怕。

  只有在睡得迷糊了时,星眸半睁半闭的迷茫困顿,才有了一点少年人的可爱。吐着泡泡,骑自行车就敢去撞汽车并毫发无损,更别提他连老师都殴打的光辉记录了(勇敢,着实勇敢。我的梦想啊)。


  许多年后,开始重温SD,不同于以前的TV漫画一起啃,这两年开始疯狂地重咬漫画书。书屋的灌篮高手的扉页印着十几个日期的章,其中有大部分是为我而留下的。

  也算是为人家创造经济利益吧。我窃笑。

  而当我再度拿起那几本合订集(不要笑我浅薄,我的周围只能找到这种)时,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从第一页开始到最后一页掩卷,我以为自己已经老去的心再一次为这些热血少年们开始沸腾。也在几年后,以不同的年纪与阅历,开始重新认识到了那些少年们,赋予自己的全新印象。

  包括流川。
  在记忆中,与往不同的流川。
  一个真实,简单,明快,感动人心的流川枫。
  而不是一张清俊的脸,与一副讨人厌的性情。


  长大之后,尝试以不同的心态回眸,才发现流川其实是那样纯粹的一个人。

  纯粹到在这俗世中难以立足。

  人生对于他而说,是很简单的。
  篮球,睡觉。两个足矣。

  而那许多恩怨情仇爱恨纠葛以及种种世俗牵绊,对他而言,是遥远到永远不必触摸的所在。

  因为那样一个明确目标的存在,旅途中的风景再如何美丽或琐碎,从此都不曾入得他的眼与心。

  永永远远不会掺入到他的人生。
  那样真实,永远不会为世俗左右的人生。


  与他外表的冷漠相比,他对于梦想的执著几已到了令人惊骇的地步。那样一个冰一样的少年,在篮球场上却烈火漫天一样的炽热,以一种令人颤栗的姿态。

  别人的梦想是生命中的一部分,而他,却是在为了梦想而燃烧生命。


  后来觉得,流川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简单的性情,简单的原则,简单的人生。不同于单纯到无药可救动不动就被人骗倒的樱木,流川的简单有着洞澈一切的清澈与冷冽。

  很多事情,是他不去做,而不是他想不到,或者不会做。

  譬如说话。

  需要的时候,他同样可以很认真地说出自己心中的话,例如面对仙道时,他指点樱木时的那些话不但是惊动了大咧咧的樱木,何尝不是惊讶了卷前的我们。

  原来,那个少年,他只是不喜欢说话,而不是孤独冷漠笨嘴拙舌。

  譬如尊敬。

  想着他梦打小池时的恐怖凛冽,想起他对宫城与樱木喧闹时所说的“两个蠢材”,还有三井等人打闹时的“一群白痴”。很难想象尊敬这个词会存在于流川的心中吧。

  但是事实上,他对安西老师,对赤木,对彩子,都是很为尊敬的。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地位,更多的是因为他们的性情。安西的慈爱,赤木的认真,彩子的干练。

  简单纯粹的流川比其他人更能直觉感受到他们性情中真与善的一面。

  他不是不尊敬人,事实上,除了睡觉时会糊涂得乱打人之外,清醒时的流川,是有着自己明确的原则与处事之道的。他嗤笑的,只是同伙们或为老不尊或胡闹的行径而已。而认真起来的三井,也同样曾博得这个少年的尊重。

  譬如原则。

  有没有想过,其实流川枫是个相当有原则的人呢。只是基于他简单的性情,他的原则也极其简单而已。^O^

  吵到我的人,无论你是谁,都不可饶恕。记得这句吧。流川的名言啊。

  而三井铁男等人闹场的时候,最先动手的人不是张扬的樱木,不是被寻仇的宫城,而是流川。那个看起来万事不萦于怀,冷漠到不会冲动的流川。不是他不顾忌会被解散的可能。只是在他的头脑里,有一个很简单的是非观念:他们先动手,是他们不对。

  所以他打起架来可以理直气壮惊天动地。

  而他的是非原则就是这么简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是侵犯到我,那我绝绝对对不会留情。

  很多事情很难说对或者错。只是那样表面冷淡漠然的流川,这样鲜明激烈的性情,给普通人如我的脆弱的灵魂造成太多惊讶与强烈的冲击。


  流川的简单,还同样表现在他的就事论事,对人善良与不记仇。

  什么?这两个词存在流川的字典里吗?别扔西红柿啊,呀,还有鸡蛋,容我接来,回家炒菜去。吃饱喝足后听我慢慢说来。

  “对不起,因为我射来射去也射不好,所以心里很烦躁。对不起……”樱木花道一脸诚恳与认真地看着他,“拜托你再示范一次给我看吧,运球上篮……”

  虽然一直弄不明白眼前这个嚣张毛躁的红头小子为什么从相识的那天起就和自己过不去,仿佛有着杀父夺妻的深仇大恨般(真不愧是可怕的直觉,也差不多了--||)处处与自己作对,甚至在刚才还几番恶整自己,可是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流川还是说了一句“没问题”。多么善良简单的人啊。可惜某些人还是辜负了他如此善良的心意。

  而在与三井等人的混仗之后,受伤最重的流川并没有因私仇而结怨,除了常常不着痕迹嘲笑一下他的为老不尊外,对归来的三井,与他娴熟的技术与能力,有着不形于外的尊敬。
  ——尽管事实上,前者更容易让人吐血。

  也是因为这般简单的性情,在被南烈击倒后,他可以毫无戒心与疑虑地坦然地接受对方表示歉意的伤药,而不是如躲在一侧的那个红发小孩一般幼稚地奸笑着说“不错,毒药,够狠毒”。

  在他的心里,篮球场上的争斗就是如此简单。哪怕因为自己被击倒了,那也只是双方的简单冲突而已。既不会为此场上记恨,更不会为了这个场下寻仇。

  事了一去泯恩仇。流川的心,简单得足以令碌碌于人世爱恨情仇的我们心存敬意。


  如果说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微笑俯视的仙道是世俗尘间所未见的仙品,灿烂孤寂,悠然高远;
  那么总是以一双冷冷眼眸淡看人群的流川则是这漫漫红尘中举世难寻的极品,真实纯粹,举世皆浊而我独清。

  而因为这份纯粹与真实,许多人将他列入了不通人情不懂世故的那一列。在喜欢的同时厌憎着。

  却忘了自己少年时,是何其讨厌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多么渴望能拥有一份完全属于自己不为世俗所羁绊的人生。

  有多少人还记得,我们也曾经有那样明确的目标与性情。而当一天天地长大,却被生活的琐碎磨平了曾经的梦想与棱角,以致于在看到那样一个仍然不懈坚持的少年时,心中百味掺杂。


  后来才明白,在这个物欲横流事事挂心的尘世中,能够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一份不被左右的坚定,那份清静与纯粹,是多么宝贵的性情。

  岁月的流转中,人心老去,曾经的执著与坚忍已成昨日黄花。沧海也终幻化作桑田。

  而永远正视前方从未犹豫过从未停驻过前行脚步的流川枫,就这样在许多年后,以他年轻的姿态,走进了我已经老去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