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SD人物评论合订本>>>SD青春祭

(八)侠骨素心——水户洋平

淳于青


  初初看到那个少年时,有一种温暖贴心的感觉。眉幼,眼细,中等的个子,清瘦的身材,清清淡淡的秀气。仿佛邻家男孩一般耍宝热闹,亲切而熟悉。

  除了秀气一些,似乎与樱木军团里其他三个单纯而热烈少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同样嘲笑的同时回护着樱木,同样咧开嘴笑得没心没肺兼惊天动地。

  再见他时,却已完全是另一种样子。

  “小卒别插嘴!我说的是你啊,堀田学长!”
  看似清秀无害的少年冷冷地一轩眉,没有人可以忽略那一刹他眉宇之间那种凛然的尊贵,与隐忍的霸气。

  相对于那三个单纯的孩子,与白痴的红发少年,水户的尊贵与霸气有着卓然世外的味道,并且,幽深的智慧。


  常常想,井上应该是偏爱这个少年的。

  与其他SD里的热血少年不同,洋平的生命里没有篮球。他只是作为一个守护着樱木的旁观者,以一颗热心与一双冷眼淡淡地看着从初始到终结所发生的一切。

  而偏偏是这个与篮球无关的少年,征服了SD外所有观者的心。

  有人憎厌流川,认为他孤高自大冷漠无情;
  有人不喜欢樱木,认为他白痴得太过幼稚;
  有人讨厌藤真,认为他太过漂亮或者深沉;
  (请各位流命花命藤命放过我吧,偶只是总结,不是偶个人意见如此……)

  可是,却几乎没有人不喜欢洋平。
  水户洋平,这样一个深沉多智却义盖云天的少年,仿佛自SD里横空出世,便打动了所有男人女子的心。

  仗义的,希望有这样一个兄弟;率性的,希望有这样一个朋友;孤独的,希望有这样一个手足;浪漫的,希望有这样一个情侣……

  这个奇异的男孩身上,似乎有着无数奇异的特质,等待着懂他的人去挖掘。


  即便在樱木军团里,洋平也是一个特异的存在。樱木军团五人,乍眼看来似乎是以高高大大勇武无双的樱木为首,事实上,真正的灵魂领袖,却是看起来温和无害清清秀秀的洋平。

  常常想,没有了樱木军团,水户洋平依旧是水户洋平。他的人生道路只会愈加精彩。
  可是没有了水户洋平,樱木军团还叫樱木军团吗?

  那个即使在大笑时骨子里都透着孤独的少年,以守护的眼神,望着四个天真的少年,在他所能守望的每一天。
  他们是一同长大的同伴,可是那种太过理智的俯视感,注定了他成为他们生命的守护神,而他,在他们的目光之外,孤独着。

  那目光的焦点,是樱木。表相的勇猛与内心的天真形成了那么一个强烈的对比。
  常常想,对另外四个人而言,这样的樱木,应该是他们生命中最可宝贵的吧?宝贵到宁可豁出一切,也要去保护那份天真与纯良。

  尤其,对水户而言。
  这个看起来最最瘦弱最最平凡的少年。


  如果说写仙道时会想起天高云淡的悠然高远,写藤真时会想起风神秀逸的举世无双,写樱木时会觉得七月阳光的灿烂灼人,那在写洋平的时候,惟一涌上心头的那个词,是,千帆历尽。

  仙道的悠然是天性,洋平的沧桑却源于实实在在的人生。

  千帆历尽。


  总觉得这个少年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明明是十四五的少年,可是却似有着远不平凡的人生经历。清清浅浅的笑意里有着隐隐的温和,一双眸子却犀利而深沉多智。

  想得久了,会觉得他的心是沧桑的,尽管他明明与其他几人同龄,可是却总能隐约感觉到也许由于不同的人生,这个年幼的少年有着远异然于他人的精明,冷厉,与十足柔软的内心。

  独独向那几个人所敞开的柔软内心。

  偶尔,一种微笑旁观的落寞。


  SD里,井上几乎很少交代角色的生存背景。只在安西病发的时候,约略地提了一下樱木的不堪过去。

  即便如此,从所有角色的言行举止衣着穿戴,亦可隐约得见一斑。

  藤真的尊贵,仙道的洒脱,流川的冷冽自我,这样可贵的性情与平素的举止,都绝不是寻常人家所能教育出来的孩子。
  花形的身上,有种温和的贵气,以及内敛的骄傲,这种骄傲往往只在篮球场上,在藤真面前勃然迸发。
  而木暮的温文则应该是书香门第浸润出来的气度。


  那么水户呢?那个横眉时,即使清清淡淡地笑也有着凌厉气势的男孩?那个虽然清清瘦瘦却仿佛一切尽在指掌的少年?

  在他刚刚出场的时候,与晴子的对话中,他曾说过他要去做兼职了。那时,是刚刚进入高中的学校。一切都待熟悉与稳定中,而他却去兼职,而且似乎对兼职早已习以为常。

  而第N次看漫画后,留意到了其中一个片段。樱木在篮球馆里辛苦清洁,一个人苦楚兼无聊,给那几个死党打电话。
  不提野间冒充忠二郎的无良用心,当他打到洋平家里的时候并没有人接,樱木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可恶,洋平不在家吗?”从这句话中我们可以看出,洋平是自己住的。
  从全书通读下来,似乎湘北并不是住宿的学校,而与樱木等人的友情显然也不是短时间内所交往得来的。也就是说,“和光中”的这五人组最晚也应该是从初中时代就在一起的了。
  显然,洋平也不应该是如仙道一般被人从遥远的家乡拐来陌生异地的孤独孩子。再怎么狠心的家人也不可能将一个小小的孩子一扔便是几年而不闻不问。

  只剩下了一个我最不愿去想的答案。洋平,那个似乎无所畏惧,自立到坦然与悠然的少年,也许,应该,大概,可能,是个孤儿。
  或者,是弃儿。

  所以他辛辛苦苦去兼职,所以他常常不在家,所以他才对同样身世的樱木,那么关切备至。

  所以,他那般冷静的凌厉,苍凉的智慧。


  相对于樱木的天真,洋平的眼眸中有着一种看透世情的睿智与深远。也只有这样的一双眼睛,才能更清晰地看透樱木单纯背后的可贵吧?并且,珍视。

  总觉得,那已经不仅仅是友情。而更多的,是以不合年龄的沧桑,远远眺望自己过早消逝的童真,而渴盼着从身边的人身上,看到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所谓幸福。
  以守护的姿态,隔水相望。

  只是,总有一天,连这样一种守望,都会渐渐远去。

  而认认真真微笑着看这一天到来的洋平,又有谁能真正明白他看着雏鸟终有一天成长为鹰,生存的背景由身边而远至蓝天白云的伤感与欣喜。

  是啊。欣喜。不是没想过终会有分离的一天,可是仍然尽自己的一切可能去照顾着那个白痴一样的少年,只因为,那样可宝贵的真性情。即使看着他一天一天地愈加沉迷于篮球,那个自己永远无法驻足的所在,也宁可微笑着,看他纵情飞扬。


  偶尔会想,那五个人,当他们面对各自的人生旅途,会各有怎样的人生际遇?当每个人的面前都横亘着一条只属于自己的路,他们会怎样,为自己,以及彼此选择未来?

  还记得洋平在篮球馆里投球时的画面。三分没中,他摸摸头,笑笑说,“好难啊。”

  看着那张清秀笑颜,忽然就想起湘北与陵南练习赛后,当大楠叹气说樱木花道没再打破“失恋纪录”时,洋平说,因为他正把自己的精力集中在篮球上嘛,那家伙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能让他全力以赴的目标啊。
  当大楠叹气说无聊时,洋平劝他,你也去找个目标吧大楠。
  大楠反问,洋平你说什么,那你自己有目标了吗?是什么?

  记得当时的洋平,似乎是愣住了。是因为自己没有为未来想过目标吗?应该不是的,那样深沉的水户洋平,不可能没为自己设想过未来。那么,为什么他在面对这样一句话时居然是愣着的?

  是因为,他为自己想过目标,却一直为了某些人某些原因而百般推迟不曾去进行吗?是因为哪怕仅仅在目前时期,他宁可抛弃所谓的目标而抓住仅剩不多的默契与快乐?

  总觉得依着洋平的性情,他为自己设计的未来必定不是如大楠高宫等人般浑浑噩噩,也不像樱木一般简洁乐观,当他真正走向自己的未来时,他定要无奈地舍弃现在所珍视的所有,哪怕只是疏离。而这些,哪怕是智如洋平,也终不想去面对的。
  尽管,终究,有离别的那一天。

  有多少朋友,可以真正一生相守呢?能相携一程,铭记一生,已是年少时最飞扬的记忆。纵然老去,想着那些风云岁月中沉沉旧事,那许多鲜活生动的容颜,那曾经珍若性命的友人,已足慰平生。


  PS:

  深夜里,想起似乎该给自己喜欢的这个少年写一段文字了。
  我写字,一向没有太明显的规律性,而往往是忽然想起某个名字很有感觉时便会动手(某,你打人啊= =|||)。这一夜,轮到了水户洋平。
  而正为着平素最最头疼的题目绞尽脑汁时,如突发奇想,或可谓灵光乍现,忽然想起那一句。
  交友须带三分侠气,做人全凭一点素心。
  我最深爱的这一句,在一瞬之间,与水户洋平这四个字,契合。完美。

  侠骨,素心,送我所深爱的那个SD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