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SD人物评论合订本>>>SD青春祭

(九)樱木花道:以天才之名作保证

淳于青

  有时候想。也许,他真的是个天才呢。
  那个红头发的一脸灿烂笑容宛如七月阳光般带着些灼人热力的天真少年。

  樱木花道。


  记得在曾经的某个贴子里,有位朋友跟贴问,你是不是不喜欢樱木。否则,怎么会忍心那么说他?
  那么——说他?
  初如愕然,继而气愤,然后,啼笑皆非。


  不喜欢么?
  我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我的文字里到底是哪些具体的描写可以让人误会我不喜欢这个孩子。

  是的。
  孩子。

  其实真的总觉得他还是个孩子呢。

  尽管他那么嚣张那么任性。
  尽管他勇猛无双,悍勇非常。
  尽管那一头红发,炽热得如同烈火在燃烧。
  尽管,他有那么多的缺点。

  但是在我心里,他一直是一个纯真,热烈,感动人心的小孩。
  就像那个常常一脸白痴笑容的少年,让人在瞠目的同时,却也悄悄地感动着。


  一直拒绝去写花道。

  在我心里,相识以来,那个少年的笑容都是最珍贵的。珍贵得时不时的,都想拿出来晒一晒阳光,顺便感动一下我已经苍老的心事。
  却又偏偏,不知从何时何处开始落笔,记忆。

  也许总是这样。越珍贵的东西,越是难以落笔。越放在心头里的,越不忍深入灵魂深处,去做冒昧的惊扰。
  只想就那样放在心里,偶尔深夜里凝神清思,却也只有自己,轻轻浅浅地,连一回眸,都带着不忍惊卒的谨慎。


  骨子里面我是仙命。对于那个叫仙道的少年的情感已经成为了自己生命中永恒的印记。但这丝毫无损于见到这个红发小孩时我从心里漾出的满怀喜悦的真实与真诚。
  是呢。喜悦。

  对仙道,是仰止的欣赏;对流川,是浅浅的尊敬;对花道,则是放在手心里的宠溺。

  没有天上人间的差距,没有理想现实的隔绝。只是宛若自己最为幼小的那个弟弟一般,连投注在他身上的眸光,都是含笑摇头带着些偏疼的无可奈何。

  然后,微笑着轻声叹息。


  还记得他出场时么?初中三年,令人瞠舌的50次光荣失恋纪录。那个自己一心想与她一同上下学的女孩子,却恋上了篮球部的男孩。四个损友貌似取笑实则关切的笑语,也解不开自己由喜生怒恨乌及屋对篮球的莫名的怨愤。

  “世间如今虽是春天,但我的心却是寒冬……”
  那个俊朗阳光的男孩子,偏偏一副苦闷颓丧的表情。望着窗外烂漫的樱花,却连自己的眼神里都了无生气。
  篮球,在那一刻,成为了他灵魂的禁语。
  可是想来他也没有想过,后来,他居然一辈子都离不开这个他曾经最讨厌的圆圆的东西吧?
  ——嘿嘿。凌驾于造物之上的井上大神啊。你是我的偶像。

  似乎命运嫌他与篮球的情缘还不够深重。随着那一句“你喜欢篮球吗”,一个天使般的女孩子,与篮球一同走进了他的人生。
  从那天起,那一份与篮球的终生之缘,就此结定。

  那个单纯的孩子,就这样走上了那个让他哭让他笑让他欢喜让他气恼的,他的篮球之旅。
  也让我们有幸看到了一幅幅感动人心的少年故事。


  最初,花道因为恋上了那个女孩子而喜欢上了她喜欢的篮球。
  只是那时,篮球场对他而言,还不是心灵的圣地。因为最初,不过是简单的爱屋及乌而已。费尽心思地进入了篮球队,也不过为时时可以看到她干净而温柔的笑颜。
  也同样为了她的闪亮的眸子,满心所念所想,也不过是那个威风凛凛的——灌篮。

  可是那里,偏偏有一个咆哮暴躁得如同大猩猩的家伙。
  偏偏那个家伙还是球队的队长。
  而更可恶的是,这个队长,偏偏是那个温柔可喜的晴子小姐的哥哥。
  最最最最可恶的是,这个家伙还偏偏百般对自己看不入眼。

  天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荒谬更悲惨的事情么?


  而事实证明,是有的。
  同样的一片场地里,猩猩和他的咆哮与铁拳还是稍稍可以忍受的。
  真正无法忍受的,是那个让我们的花道无比讨厌的“狐狸公”“三年寝太郎”。
  而他更讨厌的,是晴子看他的眼神。

  可怜的孩子。


  这个孩子哪,有的时候让人很是想笑。

  说起花道的搞笑,实在是让人数不胜数哪。我们的花道,实在是个搞笑的艺术大师。
  譬如罩着“面具”,送给猩猩的香蕉与美女的图片;譬如做着各种鬼脸企图惊扰流川的射球;譬如与青田因为晴子的照片与柔道部的“争执”;譬如三十日元买来的那双“旧”鞋;譬如“小三”“寿寿”“大叔”“中年人”;譬如田冈PP下的那两根手指;譬如仙道那肿得如同馒头似的可怜手掌;譬如那粒经典的“颜面”射球……

  而最为经典的,是他咧着嘴张狂大笑着在各个阶段贯彻始终的那句——“我是天才”。

  嘿,厚道一点,就不提他扯下赤木裤子那件事了……


  这个孩子,有的时候,那么贴心。

  “眼睛兄,托我这个天才的福,你从篮球场上退休的时间,应该往后延了吧!” 这样一句自大的话,却不知打动了多少人的心。在木暮扶着眼镜微微濡湿眼睛的同时,我们何尝不是深深为之感动。

  其实花道真的是个很淘气的孩子。如对流川莫名的耿耿于怀,如他对许多人的捉弄。可是孩子就是孩子,再怎样乖僻淘气的孩子,都会在不经意间,以他最真的举动,轻触你柔软的内心。
  何况我们的花道,他是那样单纯、明净。勇猛任性的外表下,有着那样温柔体贴的心。

  所以,幸福的花道,有樱木军团的默默守护,有大猩猩口是心非的言传身教,有着温柔晴子的微笑鼓劲,有老爹的呵呵纵容,有眼睛哥哥的维护,甚至有着狡猾狐狸的另类激励。
  也有着旁观的我们,那许多无声的感动。


  一直不太喜欢晴子,可能因为她的过于平淡。可是一直对她的一句话,有着知音般的感动。
  “唔……不过,樱木同学为人很容易相处的啊。”
  “所以,我认为他是个好人。”
  当藤井等人向她诉说着和光中五人组的光辉历史与可怕传闻时,晴子微笑着,认真地说着自己的心里话。
  没有被流言所乱,只认真地坚持着自己心中最初的印记。
  那个单纯的女孩子,因为单纯,而轻易地看透了另一个同样单纯的男孩,最为宝贵的真性情。

  因为这一句话,晴子成为心中最温柔的存在。


  而这个孩子哪,有的时候,却让人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

  第一次被花道感动,是在湘陵初战。
  最让人深刻铭记的,不是在那个男孩另类的激励下,他摒弃了新手对于赛场本能的紧张与恐惧;不是他以一个初学者的无惧无畏或者说是无知无畏左冲右突;不是他初识篮板球的威力并就此奠定他篮板王的地位;不是他傲气冲天的那一句“仙道,我要打败你”。

  那一次,他跑丢了脚上的鞋,摔倒在偌大的球场上。
  那一瞬,虽然千百人存在,但球场却是如此空旷。
  只有他略带嘶声的叫喊,犹自在球场中回响着,激荡着无数人的灵魂。
  “可我总觉得还有五秒啊!传球!传球!”
  那一刻,我第一次觉得这个有的时候自大得让人不知该怎么去笑的孩子,竟是这样让人尊敬。

  在这一场比赛中,一向不输于人的花道,初尝了失败滋味。也许,正是这种失败的滋味,使好强的花道从此无比认真地投入。
  ——洋平说过,那家伙,可从来不是个轻易服输的人哪。

  海南战后,他剪了头发。曾经倔强嚣张到不可一世的耀眼红发,刹那间变成了一个搞笑的和尚头。可是我们却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个曾经稚气的孩子,似乎多了一份责任与担当。多了一些,成长的气质。
  也让我们,多了一份不流于外的尊敬之情。


  后来,这种尊敬,在山王之一战达到了顶峰。

  “像今天这样受别人拜托,被大家寄予厚望,我可是第一次啊……”

  那个曾经一直毫不怀疑地认为自己是天才的孩子,当他站在挑战王者的赛场上时,在万千人的不屑眼光里,握着寄托着队友无数殷望的手掌,昂然地说出“你们那一套规则对我是不管用的啊,因为我是个新丁”时,他之前那些偶现稚气的丑态的日子,似乎忽然之间,淡若云烟。

  只有那个骄傲坚决地说“老头子,你最光荣的时候是代表全日本吗?而我,就是现在了”的少年,以他绝世的光华,赚取着我们的热泪。

  “非常喜欢!今天绝不是说谎!”
  是啊,真的是,非常,喜欢。那个最初只是用来作为追求女孩子的跳板的篮球,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在血与火的蒸腾下,在热情与眼泪的岁月里,从此成为自己永远的信仰。

  有的时候,成长,只在一瞬之间。


  特别喜欢井上在花流初识时的那句话。
  樱木花道与流川枫……
  以上的就是这两个在今后被大家称为终生劲敌的人相遇的经过。

  终生劲敌。

  这个世界上也许真的有些人是可以称之为终生劲敌的。譬如牧与藤真,譬如鱼住与赤木。
  还有,譬如流川,与花道。


  我想,初时的少年,对流川,只是简单的孩子气的恶作剧吧?像那些绰号,像那些无伤大雅的捉弄,像那些孩子气的嫉妒。

  是什么时候眼光开始被他吸引了呢?

  那一次。
  从容越过数人,流川腾身,轻松灌篮。
  赤木心里想的是,“是真功夫!那是绝非侥幸得来的真功夫!”

  花道呢?
  我第一次看到他被那个黑发男孩的绚丽球技所吸引。虽然,那只是短短的数秒时间。可是我看他站在那里,眼神里是惊动的眸光。
  以一个新手的姿态,战意勃然。

  真正心灵的竞争,是从那里开始的吧?


  后来,无数次的打闹中,两人在别扭的表面下渐渐有了无声的默契。
  不仅仅是在篮球里。

  记得那句么?
  “瞒天过海”“毁尸灭迹”!
  这么可怕的两句,出现在三井闹场时,两人不约而同地脱口而出时。而后来两人又同时挠头如何个“瞒天过海”“毁尸灭迹”法(两个笨孩子,事实证明,只有提纲契领,不懂谋划具体步骤,那是远远不够的啊)。虽然在与铁男打斗为流川讨还公道时只是轻轻一巴掌(流川恨恨:这个混蛋),但是两人这种不约而同,着实让卷前的我们会心地笑了。


  海南败后,花道一个人枯坐在黑暗的球场里,带着自我惩戒的心情。哪怕就此坐到天荒地老,只要那场比赛可以重新来过。
  “都是因为我,比赛才会输掉的……” 自责的心声,一直回荡在花道单纯的大脑皮层里。

  球场内灯光亮起。抬头望去,是另一个充满自责的少年。

  因为自责,因为固执地认为所有的过错都在自己,两个冲动的孩子,通过血腥的打斗,达成了铁血的和平。


  其实总觉得花道和流川很像。

  花道英挺。流川冷冽。
  一个喜笑颜开,一个木无表情。
  一个活力充沛,一个睡意足足。

  可是灵魂深处,却有着太多相似。

  流川一贯目标坚定,花道认真起来的样子也帅得让人动容。
  花道有着公认的搞笑天份,而流川的冷言冷语却时而是让人在愕然之余惊笑。
  而更相似的,是他们对于篮球的执著,与对于胜利的永远追求。
  一个刚毅,一个坚忍。
  对于青春与热血,永不懈怠的认真。

  如果说流川是真,那么樱木便是纯。两个迥异的少年站在一起,便是我们早已逝去的那个青春年代。


  后来我们老了。
  而他们,永远年轻。



  PS:
  “因为我是个天才嘛!”
  亲爱的花道,我可是一直记得你咧着一张大嘴,笑着说出这句话时的样子。
  是的,你是个天才哪。

  尽管你在那些自我鼓吹为天才的日子里,闹了那么些天大的笑话。
  但这些,也许真的是一个天才才做得出的事哦。

  ——好吧。偶“恩准”你可以仰天大笑。但是请你在笑的同时,把你的铁拳,喏,还有你的铁头,离我三尺远。
  如果三丈的话,那么更好。
  不肯?好吧,偶这就叫来美丽的晴子,让她来欣赏欣赏你此刻的英姿。

  喂喂喂,不要离得那么远哪。虽然偶知道你国文成绩不大好,但至少你也请你认真地看一下偶的这点不值一提的小字嘛。
  作为一个写字的无聊人,你的喜欢,才不负我这么辛辛苦苦地从睡梦中爬起来,在这里码字啊。

  你说对不对?

  OK。废话不多说了。
  以上即送给亲爱的花道你的生日礼物。
  最后一句哈:
  你认真的样子,是最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