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SD人物评论合订本>>>牧绅一以及他的周围

牧绅一以及他的周围

Dr.L

   从来没尝过失败是什么滋味的阿牧真是SD里天字号幸运儿。他一上来就戴着王者的冠冕,──看看赤木藤真鱼住那些又妒又羡又不服气的眼神吧;手下有一批能干顺从的精兵强将,永远也不用为窝里反而烦恼短命;私生活也从来没有什么被甩的前科(可能井上忘了写);也不存在老爸因心脏病突发而瘁死的伤心史;最紧要关头还能识破仙道的剧本来心有余悸一番。啊,有人说了,“藤真不也识破了吗?”对,相田小姐和记者中村也识破了。仙道的剧本如果场外的人没有一个识破的话,这场戏就没法写啦。而最适合做剖析的人,莫过于与阿牧并驾齐驱而身处事外的藤真。由此可见藤真是SD里绝对的悲剧人物,这一点也不过分。三井的悲剧在于他自身的骄傲,自尊与自卑的结合,期盼别人的重视却得不到相应的回报,于是自暴自弃。其实我们的心中常常有三井的心态存在,所以许多人说小三是最悲情人物,其实不然。藤真才是井上老师手下最无辜的悲剧人物──他的光环从出场就比阿牧暗淡,而且由于他的骄傲,他的才能,没有人会承认他是失败者,并向他投以同情的目光。但他最后还是要为理想而拼搏,还是要成为樱木以及流川初出茅庐的试刀石,并在那场球赛上反衬三井的“极限光辉”。真狠,而且一点办法也没有。

  好,放松一下心情,回到牧绅一。虽然阿牧被称作帝王,但却并不让人感到遥远和陌生。本人就觉得他很亲切。百分之五十的原因是他如此在乎他中年大叔的相貌。哇噻,当他怀着愤慨和不平说出“赤木看起来比我还要老嘛”时,博士一个倒栽葱从椅子上掉了下去。爬起来时,我已认定这个人绝对有培养前途。他的人情味已经达到了一种境界,立刻从一个高不可攀的神,纡尊降到了邻家大哥的感觉。而他后来对清田信长的关爱又是那么平易又兑着点幽默──“是吗,就凭你这块料?(故意望着天上的飞机尾烟)──唉,我真的很为你担心(吹口气)。”(清田跳:“我的实力也是很强的,你干嘛这副表情啊?”呵呵。)还有就是对樱木那略带激将的眼神:“要不要一起去看看,什么才是全国的实力?”而樱木倒也乖乖地跟去了。当然如果是鱼住,樱木也会跟去,只是我不忍心想象鱼住回来的模样。可以说樱木可以不服赤木,不服流川,不服仙道,但对阿牧却抱有尊敬的态度(中年人的人格魅力?)。这时觉得阿牧哥真有一手,能趾高气昂地带着两只猴子逛名古屋。真真勇气可嘉,胆识过人──至于他请樱木吃完基子面后会不会冲着钱包发傻,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呵呵。

  阿牧的戏份是很难写的。首先,他不但不可以失败,而且要赢的让人真正心服口服;其次,为了要突出樱木,流川这批新锐,他还必须小输几把,同时又不能太惨而影响他的地位;再次,他还必须跟仙道势均力敌并稍稍地高出他一丁点,既不能被他打败,又不能把他打败。呼──套用一句阿神的台词来评价井上前辈:“在一对*的情况下,我看井上也尽了他最大的努力了。”但井上老师成功了。

  牧绅一被流川枫超越,灌篮。那一幕是整个SD的经典,那一刻的激动简直无与伦比。(仙道大吃一惊的表情我反复看了N遍,而书上的“──什么!”更是正点。)但是,人们能说阿牧输给流川了么?不是吧。确切的定义是──“这次,阿牧没有防住流川枫。”只有以阿牧为参照,流川枫才能表现出自身的超越。同样后来的樱木灌篮并加罚一球。我只能说“下一次就不一定了。”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在阿牧和仙道的对决中,仙道从来就没有像流樱一样做出咋舌的表演。该不会有人说仙道连樱木都不如吧?这里要表现的是两个希望之星的潜力,所以,阿牧你就甘当人梯吧。同样的命运后来也落到仙道的身上,──这个大家有目共睹,就不说了。

  现在来回放几个镜头。当流川枫面对仙道出手命中时,仙道顶多是吐吐舌头傻傻眼(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似乎从就没想到流川枫有这样的本事,他从来就不觉得自己输了──这种心态真是一级棒。而牧绅一从地上爬起来后,却是一个人双手插腰在架下默立,脑中一片空白地在整理心跳。而他转身朝那望着他却一言不发的队友处去的时候,我突然强烈地感到了“失落”这个词。但是,被新人超越是理所当然的,阿牧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从来不像鱼住脸红脖子粗地冲樱木花道怒吼:“臭小子,你不要太嚣张!”

  现在说说牧绅一的帝王气?哈。
  阿牧的王者气度表现在他对敌手的态度上。他对老对手藤真表现的惋惜(藤真:哼);他对赤木重伤不下火线的钦佩(赤木:猫哭老鼠);每次赛完都是他先去握对方的手(赤木,仙道:作秀);还有他所承认的仙道跟他处在同一水平线上(仙道:???)──喂,阿牧哥,别伤心啊,大家跟你开玩笑的啦。(阿牧:真的?……博士,你不能因为我好脾气就欺负我,中年人的心是很脆弱的。)啊哈。对了,还有一个我最最喜欢的小场景。湘北跟陵南决战前,高头教练说仙道跟阿牧势均力敌。阿牧微笑着一撇嘴:“切,他跟我势均力敌?”心里明明承认,眼里也满是赞赏的笑意,就是嘴硬。唉,这大叔可真是──难怪常被清田暗笑呢。

  最后,我们稍微提一下王牌之战仙道Vs牧吧。博士在所有SD中(没有全国大赛部分)十分推崇的比赛有两场:一场虽不引人注目,却短小精悍超级流畅,就是爱和学院对名朋工业那场,确切地说是诸星重返赛场到比赛结束的一分三十秒,有机会再作介绍。另一场就是下面要说的王者之争。

  如果说仙道与流川的争斗是傲气之争,互相超越。那么仙、牧之战就完全超越了小我,是的的确确的大器之作。仙流之战其中不可否认有私人恩怨作祟(仙道:“瞎讲,我哪有?”我又没说你,而你也不是那么清白。)看流川枫的眼神恨不得啃仙道几口,而仙道──从模仿流川的胯下运球,到“这一次,我可是一下超过了两个人喏。”摆明了就是拿蛐蛐草撩拨流川枫。(真……)啊,索性扯远一点,大家有没有注意仙道跨下运球后抬手射篮的表情?什么,太快没留神?──建议手上有碟的用1/8的慢速去看,那叫一个“心平气和”、“慢条斯理”、“不慌不忙”、“有条不紊”、“好整以暇”……STOP。

  而仙、牧之战则完全是队与队(国与国?)的战斗。不但如此,还拥一种所谓新旧贵族时代交替的悲壮。(仙道:“阿牧,这个人是不是吃错药了?”喂喂,过分。)

  有一个相对静止的场景是阿牧和仙道一前一后,阿牧站直手插腰,仙道身体前倾撑着双膝。(这个状态完全不同于流川和仙道一前一后,用眼角相互盯梢的样子,──那两人搞不好了。)两人喘息着望着同一个方向,也许是在等裁判判球,也许是在等队友布阵,心无旁骛,执着沉稳。这是怎样的大器,加上当啊当的背景音乐,直震撼得人心旌摇荡。唉──

  ──没词啦。
  希里哗啦灌了一桶火油,心里舒服多了,老早就想给中年人写点东西,今天终于遂愿。只是明白了什么叫言多必失,突然发现将来开不了仙道专场了,真真可惜?不过也可以认为是减少了视觉污染,随各位怎么想吧。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