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SD人物评论合订本>>>[SD人物全评]望青春散去,漫天花火

[SD人物全评]望青春散去,漫天花火

穆迦

(二十)南烈:善良的救赎

首先得强调,我对南烈的印象是慢慢改变的。
我绝不是一开始就能够接受这个人。
一方面当然是私怨,这家伙在前后两年中先后铁肘打伤我在SD中最爱的三个人之二,单薄的藤真当场昏迷,而流川的一只眼睛立刻就肿得无法视物,你可以想见那两肘的力量和恶意——如果说肘击藤真那一下,还可以视为初犯时心情紧张的过激反射,那对流川的一击,无疑该被断定为蓄意犯罪:动机明确,手段凶狠,行为既遂,即使是职业篮坛,也是非常脏的手法。如果有录像裁决,大概应该去关好几场球监的恶行。基于类似这样的事实而得出的判断:他的球品,与整支丰玉队一样,很下作。
另一方面,除了球品外,他的人品也是非常值得怀疑的——事实上,井上大神为他安排了一些动机,比如怀念北野教练,而不能接受现任教练的指导之类,对此,我能够理解,但是,当面对教练呼喝藐视,一派黑帮派头,甚至比正经当过流氓的小三还要流氓,总之,我非常不喜欢泼悍的人。南烈就其表现来讲,大概已经达标了。

早几年讲SD里所不喜欢的人,一直没有忘记把南烈与岸本并列。
然而,数年光阴流过,慢慢变得心平气和,于是,回头来看当年非常讨厌的这个家伙——最终的结论竟然与他们丰玉的教练感叹的一样:他们还不过是些孩子啊。

其实,一直存心忽略他后来拿药给流川并道歉的事情,盛怒之下,讨厌的地方被放大,悔改的迹象被缩小,这大概就是普通人视野上的弱点。正如这一套评论一样,我不可能写一套权威的纯评论文章。我的感情倾向和证明我感情倾向的论述才是这套评论的重点。
除了井上,并无权威。

而我对南烈,就是这么一开始憎恶着,慢慢开始将当年不太重视的一些东西重新拿出来回想与审视,然后一定程度谅解了南烈。

至少,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何况南烈本质上并不是一个坏人。
流川的表现如同一剂猛药,把他生生灌醒过来——他其实已经病得不轻了,病得已经理所当然地习惯自己王牌杀手的身份,习惯于在危急关头使用不当手段去攫取胜利。然而,他不过是一个少年,在还没有形成乖戾性情之前,他仍然有纯真可爱的时代,和对篮球纯朴的挚爱。
如同谁当头一记棒喝,眼前这个只能一只眼睛打球的孩子,忽然就隔着遥远时空唤醒了当年那个与流川一样单纯地热爱着篮球的沉睡灵魂。

所以,他从空中降落下来,过程中,他下意识地转开了膝盖,没有对着流川的面门撞过去,而只需一撞,流川当场就得废掉,而王牌杀手的美名势必成为耻辱代代流传。那一瞬间,不需要什么勇气和忏悔,要的只是一点善良的本能。
只一瞬间,南烈的本能不仅仅是放过了流川,更重要的是,他自己挽救了自己。那一个转念间的闪避,比后面的道歉行为更具有力量,因为,那是善良的本能,从深心处唤醒的记忆,让这个被太多怨恨太多乖戾太多求胜欲和太多攻击性包裹着的少年苏醒过来。
面对同样青春的脸庞,他忽然顿悟。
其实不能说南烈未来的人生里就会继续这么纯粹下去——至少我是不打算将他的变化视为浪子回头的,因为他求胜的手段,默,虽然不见容于纯净年代,却是成年世界里重要的生存手段。但至少,在他的篮球生涯中,露出了干净的本相。
所以才说成人的世界残酷,所以才说如果他是个单纯的孩子,那就让他单纯一辈子,SD里的少年们,就继续在SD的世界里挥洒激情与汗水罢。

而相应的,他后来带了药膏向流川道歉,应该被视为人的社会理性的反思——这个与当时他在一瞬间放弃废掉流川的本能有所差异,然而,这是需要勇气的。在具体情况下,一个三年级的前辈要向一个一年级的后辈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是不同寻常的——日本人对道歉这种事情的避祸态度,众所皆知,所以,最后,当穿着花衬衣休闲装扮的南烈小心地向流川说出道歉的话的时候,如同流川一样,我们的心结也慢慢消解——笑,就是因为没有流川那种单纯肚肠,所以,这份对南烈的谅解来晚了许多年。
但是,终于,我们都达成和解了。
我们对南烈。南烈对他自己。

笑,只是不知道藤真怎样想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