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评论>>SD人物评论合订本>>>我们的流川

我们的流川

Vinda

  关于我们的流川,如果要总结它的性质,我想只能说:流川是被我们所爱的。
  出于不同的心态,因为不同的理由,采取不同的方式,爱着同一个人。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自己心里面的话正好被另一个人说出,一模一样,丝毫不差,因此觉得欣喜异常,有时候觉得作者描绘的世界与自己的理想反差太大,因此焦虑着急。
  其实不要紧。
  不管写着什么样的故事,流川都是我们所爱的,正如仙道,樱木,藤真,花形,三井……这些男孩全都是我们所爱的一样。
  因为SD是我们所爱的世界。

  对于我来说,流川是这样的:骄傲的,高贵的,并且绝对的无可动摇。
  其他的细枝末节可以忽略不提。
  以前看viper大人的堕落天使,有一句话印象至深:他是天使,如何堕落。
  就是这样。
  即使天使的翅膀都被地狱染成黑色,流川枫仍然是流川枫。

  如果你问我如何爱上枫,我仔细想一想,回答是:因为南烈和泽北。
  在对丰玉那场比赛中,流川这样对南烈说:
  你认为日本第一的球员是怎样的?
  我认为他会带领球队成为日本第一。
  我要成为这样的球员。
  我是绝对不会退让的。
  那个时候他肿着左眼,那个时候我觉得这个人真是帅得不可思议。
  也许这个细节没有几个人记得,但是在对丰玉上半场休息的时候,流川回到休息室,面对着队友担心的眼神,他说:今天也叫一叫我们的口号吧。我们是……
  然后所有人说:
  我们是很强的。
  是。
  我们是很强的。
  因为我们为了胜利而战。光明正大的,公正的,竭尽全力的。
  所以就算眼睛受了伤,就算无法准确地判断距离,就算因为视野太狭窄而消耗了比平时更多的体力,就算南烈,那个王牌杀手,有可能做出致命的一击,使自己受伤到再也无法打篮球。
  即使如此,也要在赛场上战斗到最后一刻。
  即使输了,仍然要得到胜利。
  这样的流川枫!
  我无法不爱他。
  然而还不止。
  然而还有一场对山王的比赛。
  我尊敬山王。
  他们是配得上王者的称号的:
  即使面对好像湘北一样默默无名的队伍,上至教练,下至替补队员,没有一丝轻视之心,在赛前的准备工作甚至细致到谨慎。
  他们尊敬自己的对手。他们完全彻底的尊敬比赛。
  (反观丰玉,确实是不配当冠军的。还有海南的教练高头,比之堂本五郎,确实让人觉得山王是比海南强)
  面对着这样的王者,面对着下半场山王如同疾风骤雨一样的攻势,湘北陷入困境,直到花道发表了他天才的宣言:
  我们要打败山王。
  ——我们是为了胜利才来到赛场上。
  我们如果因为技不如人而不得不接受失败的命运,至少我们要打败自己。
  要打败那个怯懦的,胆小的,面对王者颤抖着,无法呼吸的自己。
  所以赤木重新成为那个令人生畏的大猩猩,宫城重新确认了自己的优势,三井投出了一个又一个三分球,尽管当时他已经筋疲力尽。
  然而这样还是不够的,这样还是无法夺取胜利。
  山王凭借着王牌——泽北的个人技术,在一个瞬间就已经重新夺取了优势。
  流川被彻底的压制。
  在任何一个环节上,山王都比湘北强大得多——中锋,后卫,以及王牌的个人技术。
  场上的观众认为大局已定,流川命们痛哭流涕。
  流川的失败——是的,就是失败——被所有人见证。
  他的而且确,是比不上泽北的。
  当时井上大神这样描写:
  『输……我们会输吗……
  这就是现实吗……(这是当时湘北队员的想法)
  真奇妙……
  流川没有受辱的感觉。即使自己已彻彻底底的被击败,争取胜利的意欲仍是源源涌上心头。他无法压抑内心那种奇妙的情感……
  流川笑了。
  ——实在太好了,他不是虚有其表的……』
  然后他说:
  我也要到美国。
  今天。
  打败你之后。
  在任何时候,相信着自己的力量,在任何时候,都无法动摇,无法征服,无法击溃。
  永远都注视着自己的目标,永远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无论任何事,无论任何人,不能阻止他的步伐。
  ——如果我自己都已经成为自己前进的障碍
  那么——
  我超越给你看!
  这个人,就是流川枫!
  这个人,才是流川枫!

  我承认所有人心中的流川都是不同的。
  例如有人会认为他单纯得近于木呐,而另一些人却认为他只是没兴趣看外面的世界一眼。
  例如所有人都认为他执著,然而有执著于外物,与执著于内心之别。
  例如同样是一个钻石的比喻,有人会着眼于钻石的坚硬,而另一些人却认为其实钻石易碎。
  甚至有人觉得流川是软弱的。我曾经看过有人说同人里面的流川大部分都是软弱的,需要仙道(或者其他人)保护的。
  对于别人的看法,我无意改变。
  在不同的故事里,在不同的境况中,在不同的作者笔下,流川有着不同的样貌,正如黑猫大人所言:“他在不同的人性空间里,散发着他特有的人性魅力。”
  但是我自己,不承认软弱的流川是流川枫。
  钻石无论多碎,仍然是钻石,仍然是自然界中最坚硬的物质。
  你可以使他粉碎,你不能使他变软。
  我并不想追求一种“至死不渝的爱”(草草大人语),我承认“爱不能之执着,爱不能坚持;爱不能经起考验,是真实到让人不愿正视的地步的人性。人本来就是软弱的、喜新厌旧的、屈服于肉欲的生物”(小唯大人语)。我有时候也会产生这样的疑惑:“流川凭什么非得不求回报,为什么就只有流川会这样仿佛自己涅盘的傻傻的付出”(Distance大人语)。我坚信,对于爱情,流川会抱着这样的态度:“爱情,并不是一种依赖。如果必须割舍,就要有断腕的勇气。如果不能强求,就给彼此自由。”(maple大人语),但是为了流川的幸福,就算看不到“流川在痛苦时候的韧性,那种令人尊敬的坚持,忠贞的爱情观念,单纯的心思,还有那份对仙道理解,体贴的谅解,以及原谅……”(蓝天大人语),其实我也无所谓。
  但是如果一定要写,如果一定要流川经受考验,那么我只承认“坚强得不能伤害到灵魂”(oz大人语)的流川是流川枫。

  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人,能够坚持自己的信念。
  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人,敢于梦想,敢于胜利,敢于飞翔。
  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人,即使是命运的弱者,即使被命运玩弄伤害,但他的心仍是一颗强者的心(老庄大人语),仍然站在你只能仰望的高度,仍然拥有那种昂然的态度。(绯大人语)
  这不是神的光芒。
  这是人性的高贵与骄傲与尊严与勇气。
  这是人性的光辉。

  我爱流川枫。
  因为他是这样的流川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