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多功能厅>>课外作业08

投向分裂的怀抱——X随感

DAHLIA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从容燃烧。”据说这是Bob Dylan的名句。
  写下标题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夸大的意味在里面,事实上对这七个字的定义,从没有理解到它最正确的那一层面(如果这个世界有最正确存在的话)。
  摇滚乐队最终面临解散和死亡,好像是宿命一般的规律。
  John Lennon,Kurt Cobain,Jim Morrison,Freddy Mercury,Syd Barrett,等等,有名无名,知道或不知道的,他们以各式各样的形态立在世人面前,又以各式各样的形态离开世人。
  这是个有序、谨慎、圆滑的世界。在个体想要撞破围墙寻求自由的同时,也需要面对遍体鳞伤的痛楚,这是不争的事实。并且,毫无疑问的是,规矩的围墙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中更趋完善和坚固的。
  事实上,这又是一种规律。任何一个英雄,最后都会被另一个英雄打倒。世界这个舞台,也只不过是在演一出英雄间互相残杀的戏而已。
  那么,关于“分裂”这个词,可以单纯指各种有形事物的结束,或者是不存在了,消失了,灭亡了。他们和他们所赖以生存的世界脱离开来,要么继续前进成为历史的祭品,要么回头重新开始一条完全不同的路,要么在新的次序、新的规矩里找到一席之地。
  然而,与过去告别,彻底的或不彻底的,自愿的或是被迫无奈的,背负一切的未来之门依旧沉重地开启合上。这是在所难免的挫折感。

  真正听X的歌,也就是从去年秋天开始的吧。如果硬要追溯历史,或者可以从三、四年前的《FOREVER LOVE》开始,还记得那个时候看介绍,说这首歌是乐队的主唱写给逝去女友的作品。网络就是这么一个到处充满谎言的温床。虽然对这首歌越来越有种无法重拾的无奈感,但是对于那样的介绍依然有着耿耿于怀的执念。
  然后呢?因为看了一篇关于YOSHIKI的同人作品,像大多数人一样,走上YOSHIKI→X的道路。在这不算短的几年空白期之后,再次把眼光注视到他们身上。
  混在X相关的坛子里,看着别人的话,别人的体会,别人的感受。
  我不知道看到的哪一面才是真实的X,真实的YOSHIKI,真实的TOSHI,真实的HIDE,真实的PATA,真实的HEATH,真实的TAIJI。真实到每一面,每一个具体的细节。
  请原谅用了那么多“真实”的字眼。我没有找到其他更合适的词语,看上去这像是我想要寻求并且恋上的情绪。
  “事实上我无法欺骗你们,无法欺骗你们中的任何一人。那对你对我都不公平。”这是Kurt在遗书中写下的话。看上去像是坦白,到不如说是控诉来的更恰当。
  摇滚的精神就在于绝对的真实吗?在于赤裸裸的、本质的回归和破坏吗?
  我们在荒芜的沙石滩涂上淘金子。在捡到大的时候,就把小的给抛弃。这是永无止境的一个循环。我们不知道抛下的究竟是不是算小的,等待挖掘的是不是更大的?然而,人不可能停止这样的生存方式。当然,或许这只是让人不断向前进的一种动力,一种姿态,一种标榜自我的工具。

  时而得体优雅,时而反叛狂暴,这样相对的两面性很难得的,在一个人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融合。YOSHIKI既是天使,又是恶魔,这是毋庸置疑的。
  是的!我知道我的渊源
  我饥饿如同火焰
  炽烈燃烧将自己耗完
  凡我抓住的都化作光辉
  凡我放弃的都变为焦炭
  无疑,我必是一团火焰
  ——尼采《看哪,这人》
  在别处看到这段话,是因为一篇写Morrison的文章,觉得用在YOSHIKI的身上也颇为合适,特别是92年前,或者更应该说是INDIES时期的YOSHIKI吧。像团火一样的燃烧自己和别人,与其说是一个乐手,不如说是一个破坏者更为合适。
  一切称之为经典的东西,都是建立在被毁坏的废墟上,并得以流传的。
  他努力又任性地建立一个全新的次序,他的次序,一个能把他的野心和理想全都包容进去的王国。那是他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向谁学习,向谁致敬的生活。
  所以说KISS不能说是领航员,充其量只是那个自信、自傲、自私的男孩的启蒙者而已。用KISS这把桨戳离海岸以后,竖起来的是YOSHIKI自己的帆。
  他追求的唯美和狂乱,他内心深处的热情和忧郁,他所表现的谦虚和骄傲。他拥有世人“喜欢”和“不喜欢”的各个方面,看似独立于世的个体,恰恰是为了所有人准备的。他就是如此的乐于展现自己。
  他是容易被人原谅的。他用那成人式的狡诡犯下错,并用不经意流露的孩子气来弥补。这听上去或许让人有种负罪感和颓丧感,可又不得不说,我就是喜欢他的这点。
  他就是这么一个行为上会矫揉,但精神上从不造作的人。

  相对于神化的YOSHIKI,TOSHI用普通人来解释是再合适不过了。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普通人,最终导致了这个乐队的解散。
  如果我们再回头来说两面性的话,其实在整个乐队里,TOSHI反而更具有两面性的特征。他不像YOSHIKI有种革命者的自觉,却在未来的分岔路上一次又一次地抛弃自己的生活方向,跟着那个凡事不计后果的家伙走,并且在那个革命者丧失信心想要打退堂鼓的时候,给他鼓励。
  然而,不论声音与否,十年之后,TOSHI在精神上依然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摇滚乐手。
  有人说,十年的音乐之旅导致了二十年友情的破裂,不知道这是不是划算。也许当初TOSHI选择留下大学录取书,那么十年后,他可能会因为是YOSHIKI的老友而收到演唱会的增券,他可能会为了女儿像YOSHIKI讨个签名,或许在晚餐后,责骂儿子不许把头发染成黄色。
  但那样的YOSHIKI还会存在吗?
  这是不得不承认的事实。TOSHI那十多年背离自己的生活,恰恰是成就了YOSHIKI自己的生活。
  是什么事情让TOSHI最后选择了离开,并导致乐队的决裂,我们无从得知。他勇敢地告别了一个时代,和一个时代的人。

  HIDE说自己是桃色蜘蛛,我到觉得更像是精灵。在X里面,他是最纵容YOSHIKI的人吧,而且也比YOSHIKI更自我,更爱X吧。那个一旦喜欢上了,便都喜欢,永远喜欢的个性,是谁都比不上的。
  有的时候会问自己,喜欢HIDE是因为他已经不存在了吗?
  我不知道回答应该是怎么样的。通过那些盗版的影像,虽然有些画面模糊不清,却能体会到他与众不同的一面,于是用惋惜的心情告诉自己:他已经不在了。心里会叹气,会哀伤,然而却没有泪。
  是因为喜欢他的感情还不够吗?还是因为觉得他依旧是个活生生的人,似乎并没有故去?
  HIDE的死代表着X的神化最完整的终结。没有任何的余地了,也没有任何可以寻找的借口和期盼的希望了。
  就像他唱的GOOD BYE,HIDE意外地把自己留在了过去,把X留在了过去。

  PATA,HEATH,TAIJI,没有更深的了解。
  PATA是个纯良的大叔,HEATH像个木讷的学生,TAIJI则顽皮又反叛。
  每个X的成员都有自己不同常人的一面,和相同常人的另一面。
  相别于那些包装完美的歌手组合,他们反而有太多的缺点暴露在世人面前,他们都在努力追求一种真实。
  这恐怕就是人和商品的区别吧!
  X是没有商标,没有条形码,没有价格图章的乐队。

  手头上有的X专辑是:
  Vanishing Vision [1988.4]
  Blue Blood [1989.4]
  Jealousy [1991.7]
  DAHLIA [1996.11]
  还有张ON PIANO的专辑,不过听说钢琴并不是YOSHIKI弹的,非常的遗憾。
  这四张专辑基本上含盖了X的歌曲了吧,看了看别的专辑目录,基本上都是些精选和特录。
  从最初一览无疑的重金属摇滚风格,到后期隐约的古典摇滚特色,在我看来,X在走一条持续回归的路线。
  说到这个“回归”,可能很多人不会同意,因为相对于摇滚的本质来说,后期的X反而在不断地淡化听觉上的摇滚概念。鉴于X的大部分歌都是YOSHIKI的作品,如果说这是YOSHIKI的一种音乐理念的回归,可能会比较合适。
  十年以后,他不再是一个毛头小伙子,所有的怒气和想要破坏的欲望,已经被他自己所建立的次序代替了。生活的安逸,是思想走向死亡的起因吧。无法再有赤诚地呐喊和发泄了,事实上,也无从发泄,成功相对于创业来说,更容易麻痹人。
  风格的转换是条不得不行走的道路,与其在那里假装痛楚和伪善地叫卖愤怒,不如直接又坦然地换一种方式继续前进。任何虚假的、不真实的企图,都是有别于X的生活哲学的吧。
  说上面的话,自己是非常矛盾的。事实上我仅有的这四张专辑里,最喜欢的就是DAHLIA这张了。
  抒情式曲风的歌,一般来说被喜欢的频率很高,从Blue Blood里的ENDLESS RAIN,Jealousy里的Say Anything,到DAHLIA里Longing、Tears等等。
  YOSHIKI的音乐是最容易被人听懂的音乐吧,就像做人一样的直接。就算是无法听懂歌词的意思,也能明白的感到他在歌里想要表达的含义。他的歌似乎从没有幸福可言,那种很深的痛苦和不被理解。皮肤上结痂的伤口,在皮肤下还流着脓。歌词上依稀能见的希望,在旋律最后的那个终止符上被忽略了。
  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体会这些感情的。他无法像Morrison那样叫着“我对于一切的反叛、无序、混乱,特别是纯粹的这样的活动感兴趣”,骨子里YOSHIKI是有序的,他固守着某种不被打破的矜持,体验着某种程度上的不自由。
  他像个别扭的小孩子,他鄙视着一切听话的好孩子,但又向往着能像他们一样讨大人喜欢。相对来说,HIDE就纯粹很多。
  喜欢X的歌,是从慢歌演变到快歌的。也许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那是从叙述到呐喊的过程,是为了寻求更彻底的解放吧。

  买LIVE的时候,是事先做过些调查的,据说92年的“走向破灭”和96年的“DAHLIA TOUR”是必买的。手上有的就是这两张专辑,还有THE LAST LIVE。
  最先看的是THE LAST LIVE,怎么讲呢?没有哭,算是异类吗?实在无法和哭的感情联系在一起,那是场标准的演出,不是吗?也许是无法体会别人的离别心情吧,整场演出是怀着对TOSHI的恨看完的,虽然我并不恨他,但当时觉得那是鳄鱼的眼泪。看到YOSHIKI伤心的哭容,和HIDE伤心的笑容。影像这样东西往往带有很大的欺骗性,因为它给人们一种无法不投入的气氛,那种弥漫着的伤心的气氛。
  据说FOREVER LOVE的时候,YOSHIKI确实是想对TOSHI抱以老拳的,那么真是谢天谢地,我跟他的想法是一样的。他是握紧拳头愤恨地走过去了,然而事实是他们用毫无诚意的拥抱结束了这么一场演出。YOSHIKI又再一次遵循了次序吧。
  那张拥抱的照片最后被用在了THE LAST SONG的单曲CD封面上,是想告诉世人,告别是场宽容的游戏吗?也许只是要感动人吧。
  THE LAST LIVE的歌曲,基本上是和DAHLIA TOUR保持一致的。没有人会想到时隔没多久,它们会被以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心唱出来。那个的时候,他们还是互相追逐的同伴。
  DAHLIA TOUR是在走向破灭以后看的,也许是因为后者给了太多的惊讶,所以前者看来觉得是很一般的LIVE,虽然能听到很多耳熟能详的歌曲,但表演却是中规中矩的。然而因为它和LAST LIVE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所以始终无法让人忘怀。
  92破灭的LIVE是和TAIJI道别的演出。终于看到穿着牛仔装,帅帅的TAIJI。我用自己保守而又传统的心情看完了这场LIVE,一边看一边对自己说,这就是YOSHIKI,这就是X会做的事情,他们是那么的任性和反叛,随着高兴,做这样或是那样骇世惊俗的表演,像完全不知道疲倦的、恣意心情的孩子一样。
  那时是无可比拟的快乐着的吧。

  一不小心就写了那么多,其实原先也只想写些感想而已。
  对于曲调,配器等纯音乐方面的评论,我不会写,能领悟到的也只有这些自己的看法吧。
  回头再看,依然对这样的题目依然感到深深的迟疑,也许是指一种飞蛾投火的勇气吧。那是种直接而又真实的情绪,就像X和X的歌。

相关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