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多功能厅>>课外作业09

[翻译]toshi:诗旅日记

说明: 《诗旅日记》是toshi在他的官方站Naturally中记录的自己在全国各地演出过程中的感悟,mikohua把它们翻译成中文,方便了众多国内的同好,也希望大家借此希望能了解现在的toshi。

2000年1月20日 (星期四)

大家都还好吗?昨天第一次到了高知县,接着还有秋田县和和歌山县这两处。秋田县的live是早就定在计划中的,而和歌山则一直没有机会去,请大家多多给我提供关于它的消息吧。今天从高知县继续乘车向德岛进发,现在的我正在由两辆车组成的车队中。窗外雪依然在下着,一年中在德岛似乎会有两到三场雪的样子。啊,果然是雪人!?雪花漫天飞舞着,摇动着树木,河面上满溢着绿色…经过山谷时,风从车窗吹进拍打着肩膀,这样的景象真的非常的喜欢。

(译者注:最后两句我可费了心思揣摩,不知toshi是这个意思吗)

2000年1月21日 (星期五)

现在汽车正由德岛向着神户行驶。渡过了鸣门海峡,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到达了神户,雪又在零零星星地下着…。居然遇到了神户一年中少有的雪!?傍晚,雪花仍在飞舞,但还是在百货公司的露天舞台举行了小型歌会。客人也是零零星星的,弹吉他的手也冻僵了,可就是在这样的寒冷中,却使我感到不管什么情况下都能唱歌呢这种心情。不管在什么样的状况和环境下都想要坚持自己的选择!让人觉得郁闷的事也好,开心的去做的事也好,明明都能做到…而总是选择**(抱歉,这个词翻不出)的自己,终于也能做到了。让我深刻的感受到这一点的这次旅程果然是十分可爱的。(不知为什么用了可爱这一词)

2000年1月24日 (星期一)

 ---- 小樽 ----
小樽果然是非常的寒冷……从札楻出发乘坐了一个多小时的汽车,路边连绵的树林和远处起伏的山脉全部都变成了一片银白色的世界。在秋天时见到了满眼红色枫树的美景,觉得非常了不起,可现在却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感受!傍晚,首度体验了零下的live!虽然乐器店的负责人请我们入内演唱,可我想体验一下在积满白雪的宽阔街道中央演唱的感觉。当时的气温是零下6度。戴上店方特意准备的保护手指的手套(具体是什么翻不出,好象附有什么特别的保护手指的东西),唱歌或是说话的时候,都象喷烟机一样不断的喷出白雾,不知怎么觉得很高兴,在满嘴白雾的情况下还能唱歌。晚上的live结束后见识到了真正的暴风雪,好像是小樽今年以来最寒冷的一天……

2000年1月26日 (星期三)

今天清晨,汽车由函馆穿越青函隧道向青森进发。窗外能看到的除了雪还是雪,但明显的感受到了与北海道的不同,不再是让人胸口发热的银白色壮丽雪景,而是让人感到寂寞在胸口的哪里隐隐作痛的一片纯白,可不管怎样终于有了到达东北地区的实感。
在昨天函馆的演歌会中,不管是歌曲的高潮也好,讲话的过程中也好,有时都能听到完全无关的笑声或是谈话声在四周响起,突然发现自己非常的害怕这样的情景。把我当成傻瓜了吧,被耍了吧,不断这么想着…。因为自己总是轻易的把别人当成傻瓜,总是随时要攻击别人,别人才会以牙还牙吧。总是窥视着周围,睁大着双眼敌视着别人,所以才会出现只要有人在周围就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安心的状况吧。
都是耍我的人不好,都是让我觉得不安的人不好,都是别人和环境的不好,这样想着,胸中燃起了一定要改变这种状态的急切想法,可一说改变不了便马上焦急和消沉起来,这其中固然有他人和环境的因素,但最根本的还是只从那个角度来看人和事的自己的问题吧。固执的站在原地敌视着周围,胸中怀着怨恨,只能这样的人是没有申辩的立场的。
由于过剩的保护自己的欲望,虚假的妄想中的自我不断的强大起来,慢慢丧失了与生俱来的勇气和平和,丧失了真正的自己,我深深的感受到这样的自己的悲哀。现在我已经厌倦了这虚伪的自我和其消极的本性,想要清醒的远离这样的自我,真诚而又积极的生活下去。

(译者注:toshi的内心独白好难翻哦,我的头都大了,翻完后觉得有点难理解,不知大人们觉得怎样?不知怎么有一种感觉,虽然toshi看似落泊,却不比任何人差,甚至更加勇敢,因为他是在认真的生活着,我这么相信着!)

2000年1月27日 (星期四)

昨天在青森县八户市的TASUTAYA凑高台店举行了宣传活动。宽阔的店堂里挤满了人,两次加起来大约有600到700人吧。店方出于安全的考虑,特意派了保镖守护一旁,好象又回到了那个抬头挺胸(虽然头已抬得够高的了)看上去非常威风而又了不起的明星Toshi了,可突然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些可怜。因为害怕所以不逞强便不行的我其实只是个胆小鬼吧。
今天再次来到了这次诗旅的起点——秋田。虽说已习惯了满眼尽是白雪的景色,可对于这刺骨的寒冷却无论如何也习惯不了。宣传活动是在FASHION大厦的美术馆中进行的,连话筒也没用,可也别有情趣。
至今为止,在各种各样的地方进行过演唱,可其中最有趣的要数保龄球馆了。那是在福岗县的大壕,热心的音像店店长提出与其在狭窄的店里演出到不如到同一座大厦的某个宽敞些的地方更好,于是便决定在保龄球馆了。球馆里充满了沉浸在游戏中的人们的欢声笑语和球瓶被“碰”的一下击倒的声音,“可恶,可恶”的声音不绝于耳(我想说的是没有击中的人在喊吧,这里有一小句翻不出)。在这种完全不顾形象不加掩饰的情况下,反而才能体会到真正的快乐吧!为了虚荣和面子,因为不想输而绷紧了肩膀,让自己变得非常的疲累,这样本末倒置反而到赢不了了吧。

(译者注:最后一段半翻半猜,死了我无数个脑细胞,可还是觉得没表达清楚。我想Toshi要说的应该是人要抛弃虚荣的表面,以最真实的一面来面对一切,过于在意反而会输吧。
这几段翻下来,觉得toshi表面看起来非常温柔,有着包容一切的胸怀,内心却好象是个不干脆的家伙呢!其实敏感的在意着周围的一切却没有表达出来,哎,我也说不清楚!
马上就要上班了,没有办法象现在这样拼命的翻文了,不过我还是会努力挤出时间来的。因为多翻一点,就觉得好象更加接近toshi一点,不管好坏都是令人高兴的!)

 2000年1月28日 (星期五)

 —— 米泽 ——
清晨从不停的飘着鹅毛大雪的秋田出发,乘坐当地的列车穿越着白色的山谷,已经有三个多小时了。那火车是类似于无人售票公车的无人列车,仅有驾驶员一人在车上。驾驶员会定时的来检查车票,而上下车则是在最前方的一个车门。当然,其他的三节车箱的车门都是关闭的。沿途的车站都被偶尔才会停歇的白雪覆盖,几乎都是无人的站点。时间就好像停止了一般,那种古老的感觉实在是至今为止的旅程中另人难忘的。到达了终点新庄后,换乘了驶向米泽的现代感十足的新干线,相较于之前古老的列车而言,就好像是坐上了宇宙飞船。这次“啊?”的一下子就到了。感觉上象是乘上了时间机器,同时体验了过去与未来。科技使得生活渐渐地便利了起来,可还是不想失去心中的故乡啊!不论在谁的心底都留有儿时美好的憧憬和故乡美丽的画面吧。那些在心底流淌的无法忘怀的优美旋律是超越任何时空和语言的,而现在想唱的便是这样的音乐。

(译者注:哎……上班了,实在是没时间,速度明显减慢,我只好尽力而为了。但这一篇是让人心情愉快的一章,玉米总算没再哀声叹气了!笑……)

2000年1月29日 

—— 陆前高田 ——
被称为雪之国度的米泽果然到处都是雪。今天也是清晨就出发了,继续乘坐新干线来到了第一站岩手县一关进行宣传活动。之后乘坐当地的汽车去了陆前高田街,大约开了一个多小时便到了。傍晚和晚上分别举行了两场演出,地点是在一家已经经营不短时间的爵士茶屋。大概是至今为止离观众距离最近的一次了吧。狭窄的空间里拥挤了五十位客人,只要一伸手便能够得着他们了。巨大的暖炉和人们的气息使得店里变得暖融融的,在仿佛能听到水滴的声音的宁静气氛中,live缓缓的进行着……。深夜,演唱结束了,踏出店门外,雪仍在静静的下着。

(译者注:2000年一月的部分到此就结束了,希望自己能快点进行二月部分的翻译,继续和大家分享玉米的感想,可看来还是会以龟速进展,大人们可别因等得不耐烦而骂我呀!希望更多的人能来读一下toshi的诗旅日记,了解一下现在的他,我想会有不同的感觉。)

2000年2月2日 

—— 松山·观音寺 ——
在完成了山形,仙台的演唱后,终于结束了一直由寒冷大雪陪伴的“北海道·东北巡回演出”,由仙台机场出发,经由大阪飞往四国的松山。已经好久没见到这样没有雪花装扮的景色了,觉得十分的新鲜,这才真正体会到温暖的感觉。可由于这强烈的温差,一直断断续续的感冒突然加重了,今天早上不得不去了松山市内的医院。打了点滴勉强能动后,便去了香山县的观音寺。这么说起来松山的车站也在播放MASAYA(不知这是谁)的乐曲呢,昨天在伊予市时,某个大型的CD店里也是不停的大声播着这些曲子。不仅如此,前些日子在秋田的展览中心做宣传时听到的也是同样的歌;BS电视台一月的特别档电视剧也选了专辑中的一首做插曲;而要是在茶坊呆上一个小时的话,就一定会听到电台在播他的歌。总之最近在各种地方都频繁的听到MASAYA的乐曲。因为喜欢的缘故,人们不断的在节目中在店里播着他的歌……他们向别人传递着这样的信息“这是真正的好音乐,是我非常喜欢的音乐”。于是感受到乐曲本身的魅力的人便去买了他的CD来听了。这样的音乐并非是单纯为了卖出唱片或是从中谋取利益而作的;也不是为了出名或是受欢迎,所以若不能真正被人们传唱是不行的。一首好歌必须能超越时代和国界而受到人们普遍的欢迎,这才是真正衡量歌的好坏的标准。每天不断的演唱着这样的歌曲的幸福是什么也无法取代的。若是不能卖出唱片,不能出名,不能变得受欢迎的话便不能得到幸福,不能变得富有,就会活不下去,想要彻底的改变这种自己一直以来深信不疑的观念,去聆听自然的节奏,做出与之相符的真正的流行的曲子。其实真正的充实和富有与我一直以来追求的东西正相反,就在这朴素的流行之中。(我想这是说要真正贴近人们的生活,做出他们喜欢的歌吧)
哎,二月的日记都超长,而且玉米又开始内心独白了,好难翻啊,头一个有两个大!玉米啊,拜托你不要老是这么粘乎乎好吗!(不要打我,他是有点粘嘛)

2000年2月8日

—— 富山 ——
2月8日 ------ 富山 ------
富山正下着暴风雪。与北海道松松软软非常轻柔的粉末雪花不同,富山的雪让人有一种沉重的潮湿感,厚厚的,湿淋淋的。最近已经可以根据雪花的样子来判断自己在什么地方了,虽然不如品酒,可也算是品尝了不同的雪花吧…。
可是,由于感冒的原因,喉咙出乎意料的嘶哑了,几乎发不出声音来。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然之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感到不安和焦躁,一种不快的情绪在心底蔓延开来。对于自己而言,之所以能获得别人的赞赏,得到他人的喜爱,都是因为这声音吧。可现在连这唯一可以战胜别人的武器都不能使用了,怎么会不焦躁呢。有一种被缴械的感觉…。那样的话,真正的打一场不就行了,不要武器货真价实的去决一胜负。虽然也这么想,可结果却发现自己只是个没有武器就不行的胆小鬼。为了追求地位,名誉和人气而活着,麻烦纠葛和自身的丑恶之处也慢慢显露出来,真的是非常愚笨的人生。一直以来,比起内心真正的感觉,更注重的是装饰门面的技巧,比起自然的状态,更相信的是依赖技巧的声音,要是不能以完美的声音赢的他人的赞誉便会被责备。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慢慢的觉得还是完美和他人的评价更加重要吧。因为害怕,因为被责备才去努力。要是不害怕,不被人责备便不去做,真的是惟命是从的样子,而当初因为想要发出自身的光芒才努力去唱的这种理所当然的心情却慢慢全部消失了。这样的自己就好像是被糖和皮鞭管教着的机器人……

(听到玉米说着这样的话,心底深深的泛起了悲哀。除了声音,我其实一无可取之处吧,要是没有了,便什么也不是了吧?至于谁是那个管教机器人的人,我想不说大家也知道吧!)

2002年4月

大家现在还好吗?
时间过得真快,已经是四月了。在迎来了第四个春天的同时,诗旅的音乐会也已举办了超过两千场。
在三月下旬开始了为期两周的以九州地区为中心的旅行。这次的起点是鹿儿岛县的与论岛、种子岛,之后是宫崎县的日南市、熊本县的荒尾市、芦北町以及水洖市等。在这次的九州之行中,有一半以上的城市是首次举办自己的演歌会,真的是多亏了大家的帮助才能实现,与不同的人们的初次相遇是比任何事都让我觉得喜悦和幸福的。
在诗之旅的促成者中,大家都热情说“来举办首次的演唱会吧。”这一次的九州之行也是如此,旅馆的负责人,寺院的住持以及福利院的院长等等,大家都为初次举办的音乐会而努力奋斗着。让大家实际听一下现在的我的音乐,“想让当地的人们听到”,正是为了这个想法大家才尽力帮助我实现演唱会的。在这融入了主办者和辛勤的工作人员的心意的演唱会上,当地的男女老少集中在一起,和音乐一起落泪…。在福利院的小型音乐会及在学校的现场演唱,这样的经验每天都带给我至今为止的人生中从为体验过的深深的感动。
“想要改变现在的人生 可能有人会笑吧
但我是认真的 这样就可以了 还有很多事 必须拿着武器去奋斗吧”

这是每次在音乐会上一定要唱的〖森和风的旅人〗的一段。
由于过剩的自卑感而不断的追求地位和名誉,“明星啊,受欢迎啊”,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这样的人生的空洞和痛苦…。想要在不断的相遇的人们的身上慢慢的重新认识过去生活中的问题而学习新的东西,更加踏实,更加朴素的继续我的旅程。

4月10日 toshi


(希望最后一段我没有理解错,我不想用“错误”这个词,因为没办法认为X是个“错误”,我想Toshi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2002年5月

大家都还好吗?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五月已经过半了。

前些日子在东京的八重洲音乐厅举办了庆祝诗旅三周年的音乐会。八重洲音乐厅的总体条件十分好,恰当的宽阔空间创造了优雅而又素朴的气氛,整体的音乐效果十分的出色,另外搭乘地铁从东京站的八重洲出口步行至此只需一分钟时间,由于这些吸引人的优点,最近决定要定期的在这里举办演唱会。

这次的音乐会有各种各样的来宾。以前曾举办小型演唱会的福利院的各位以及至今为止一直支持主办音乐会的各位,这次都说要好好的听一下而前来,而一些有意承办今后的音乐会的来宾则是想实际的听一下我的音乐。还有很多长时间没见面的老朋友和以前就一直帮助我却久未联络的人们,真的十分想念他们,这次都一一前来。当然也有很多是首次来听我的演唱会的人。

“虽然相遇的人很多
虽然无法很深的交往
虽然要传递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心意是如此的困难
还是非常的感谢 谢谢 谢谢”

在谢幕时应大家的要求演唱了这首由我的制作人MASAYA作曲的“旅程”。在演唱这首歌时,不知怎么眼泪便涌了出来。在三年多的时间里跑了约2000个场馆的诗旅,每天都在积累着与人相遇的感动,虽然是一点一滴的,可确实给我的人生带来了什么也无法替代的宝贵财富。

明天要演出的地方是一家历史悠久的人偶店;说起来至今为止演出过的场所还真是形形色色的。大小的音乐厅和live house当然就不用说了,各种各样的福利事业相关场所和医院、公司和工厂、茶屋和餐厅(什么样风格的餐厅都有,日式的,中式的,外来的,从韩国料理、印度料理、意大利料理到法国料理,还有放有巨型钢琴的烤肉店!)寺庙、神社、教会,从育幼院到大学的教室和体育馆,旅店、宾馆这样的住宿设施,大型的足球场和乡下的棒球场,还有美容院和历史悠久的日本点心店。在举办音乐会的各位的热情支持下,我们真的把各种各样的地方变成了音乐会的场所。实在是十分珍贵的经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也要继续在各位的帮助下,演唱自己真正想唱的诗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更加踏实的去进行我的人生。

期待着在哪里和您相遇!

2002年5月16日 Toshi


(玉米还真是去过不少地方呢!不过,“日本点心店”,偶倒……还是少去的好,虽然他自己说是宝贵的经历,真想看看要是YOYO站在点心店门口会是什么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