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多功能厅>>课外作业34

魔幻种种

PTIR

曾听游学欧洲的好友说,在那里魔幻就好像在中国的武侠一样,是一种小说,是一种梦幻,更是一种文化、一种生活的方式。
虽然真正细细去阅读与了解的魔幻小说并不多,仍想在此做些许的描述与感想。

《哈里波特》
11岁的男生,黑发、碧眼,穿着巫师袍在雪地上走过的情景,看过《哈里波特》第一部的人恐怕没有几个会忘记。
很典型的带着通话色彩的魔幻,魔法扫帚、石化术、三头地狱犬、会喷火焰又会被自己呛到的可爱小龙……虽然有着每个巫师都不愿、不敢说起他名字的某个恶人存在,不过在小说、电影里那个名字被提及的频率可并不低哦。
《哈里波特》带来的更多的是对魔幻世界美好的,充满着童趣的观感。
不可否认,我喜欢带着金色翅膀的小球,喜欢坐着扫帚满头飞的感觉,如果所有的龙都那样小小的、可爱的,我也想要一头。
也许这部小说最成功的地方是里面所有的人物都那么的生动,仿佛除了魔法本身,这些人都是可以生活在真实时间中的。
总是用挑拨的眼神看着Harry的Draco,高傲得好像是这个世界仅存的最后贵族。眼神中的冷然和在冷然背后依旧属于孩子的胆怯与任性。
几乎能记住所有咒语的Hermione,会为了一个侮辱性的称呼而哭泣的女孩,聪明、透彻,而又敏感。精灵一般,让所有人都会喜欢,确无法拥有。
笨笨的Ron,和他的家族一样,有些小丑的天赋。善良、自私,和所有11岁的小孩一样不喜欢上课。
而我们的主角Herry,和所有的魔幻小说主人公一样,天赋异禀,不用教导就登峰造极的防御魔法。只是这样的安排,让这个11岁的男孩少了很多这个年龄应有的天真烂漫,也许在许多喜欢这部小说的孩子眼里,对他的嫉妒会多于喜爱吧。

《魔戒》
相信如果没有出名的《指环王》这部电影,在中国知道这部书的人必然不多。如果说《魔戒》是欧洲魔幻小说的鼻祖之作,想必反对之声不会很多。
先不论这部小说本身的文学价值、影响,仅Tolkien为这部小说所创造的语言学背景就足以让它傲立于世了。
总觉得如果要形容这部小说,可以说是一部史诗。背景、人物的庞大,气势的浩瀚,在阅读的时候会让人觉得那是一段真实的历史。
我时常想也许,曾经,在遥远的不知名的过去,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世界中,曾经真的生活过那样热爱着自然、用睿智的眼神看着一切慢慢变迁的精灵;存在过那些在痛苦中诞生、在痛苦中死亡,被整个世界所遗弃的奥克斯;以及那些顽固的、酷爱着矿石、财宝的矮人……
手边《魔戒》的“再版序言”中这么写着“本书并非寓言讽喻,亦非时事话题”。然而,就如同Tolkien自己所承认的,一位作家不可能不受到他的经验的影响,在今天我们缓缓读着书中战争的进程,又有谁能说,那种黑暗、死亡带来的阴影与恐惧中没有凝固着上个世纪那场让世界为之变色的战争中的血腥。
几乎每次读着这部小说的时候,我都会感觉,象《魔戒》这样的魔幻,对于欧洲社会的影响也许真的远远不仅至于,好像中国的武侠。它所钩起的对于那种类似于中世纪的平静、祥和的生活的向往,是让人所无法抗拒的。(虽然在我眼中、以及我所了解的中世纪历史中,那并非一个好像小说中描述般美好的幻境。)

《龙枪编年史》
《龙枪》在所有魔幻的爱好者中几乎是无人不知的了。很难给这部小说以明确的定义,严格来说,这部小说中带有太多的游戏成分。
在文中出现的同一咒语在不同的章节中有着不同的读法,以及由此带来的作者善意的警告——对于所有幻想使用该咒语的读者,应该了解这些咒语仅仅在克莱恩大陆才能使用。而文中那些人物的名字,更是有来历得近乎玩笑。在第一部“秋暮之巨龙”的一个注释中这么写着:人们常常问我们是怎么取名的?在这个例子中(是指索兰尼亚骑士这个命名),是用了我在过去滑雪时滑雪板上皮靴固定器制造厂商的名字。如此种种,带着太多的嬉稽。
这样的玩笑自然有其原因,众所周知,《龙与底下城》的游戏要远远早于小说的形成。
然而细细品味《龙枪》中的文字与情节,又远不至于游戏层面的紧张和冒险。史东的死亡,雷斯林最后的归宿,双生子之间的依赖与分离,坦尼斯和奇蒂拉之间的爱欲纠缠,以及在这一切的背后,那若隐若现的神命之手的操控……当佛林特与坦尼斯感叹时间的流逝,当不知畏惧的坎德人有了不祥的预感,当龙与龙的激战让一切毁灭在灰烬中的时候,又有谁会说这只是游戏呢。
截取一段《龙枪》中的文字,共同体味一下那个充满着魔力、阴影,又渴望着光明的世界。

……

法师的身体向前倾,眼中闪着狂热的光芒。“但我现在拥有力量!”他嘶哑的说,“帕·萨里安说总有一天我的力量可以改变这世界!我不但有了力量,而且”——他指了指——“我还有了马济斯法杖。”

……

“值得吗?”坦尼斯轻声问道。

雷斯林瞪了他一眼,嘴角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他把手从坦尼斯的手臂上移开,重新放回两袖中。“当然值得!”法师哑着嗓子说。“力量是我一直渴望——现在也从没间断追寻的目标。”他又靠回树干上,阴影再度将他笼罩了起来,直到坦尼斯只能看见金黄色的双眼在火光中闪耀。

《黑暗精灵三部曲》
如果说从《魔戒》以来,甚至在此以前更久的岁月中,人们印象中的精灵,就如同传说中的独角兽一样,是某种纯洁的代表,一种纯粹的、善良的、带着淡淡哀伤的睿智生物的话,那么黑暗精灵是对此全然的否定。如果前者是光明的代表,那么后者无可言谕的是纯然的黑暗与邪恶。

“为诗人所赞颂的神秘星光从未照耀这块土地,放射出温暖生命力的阳光也不得其门而入。此处就是幽暗地域,被遗忘的国度喧扰地表下的秘密世界。这里的天空是无血无泪的坚硬岩石,在意外闯入此处的愚蠢地表居民的火把照耀下,四周的石壁灰色单调,泛着死亡的气息。这里不是他们的世界,这里不属于光明的势力范围。不请自来的访客多半再也没有机会见到阳光。”

与《龙枪》有相似之处,《黑暗精灵》作为《被遗忘的国度》的一个组成部分,同样有着游戏的背景,然而与《龙枪》不同,《黑暗精灵》中关切的不是外在世界的变化,而是人物本身的变化。在善与恶之间的抉择,在纯然的生存和有目的的生活之间的抉择。
延烧了三千年的战火摧毁了所谓腐败、邪恶的精灵,这个种族被法术转变成了后来的黑暗精灵,并且被驱赶进永劫黑暗的幽暗地域中。然而也许真的是生命的生生不息,在大约四百年后,第一个黑暗精灵的文明崛起于幽暗地域。
他们奉信黑暗中的蜘蛛神后,奉信权力可以代表一切。他们的存在混合着优雅与残酷。为了在家族中的地位,他们可以微笑着将匕首捅进亲兄弟的胸膛。在这个幽暗的地域,所有不被揭发的罪恶都是胜利与正义。
毁灭他人必须是成功的彻底的,这样的行径不会受到惩罚;而一切留下痕迹的罪恶都会成为“正义”执行的依据。似是而非的公理与正义交织出的社会,是深深埋藏在人类心底的梦魇。
崔斯特·杜垩登,小说的主人公,在杀戮中诞生,他的出生伴随着一个家族的毁灭,他的生存依赖与长兄的被谋杀。作者让崔斯特最终叛离了他的种族,来到了光明的地面世界,然而,我时常想用属于人类,属于“善良”界的公理与正义去评判在幽暗地域的生活是否公平,是否正确呢?
或许没有所谓的正确与否,有的只是对生存方式的选择,是遵从长久的习惯或者是寻找属于自己的方式。
在《黑暗精灵》中,作者没有试图以某种方式去消灭幽暗地域中的邪恶,而是让崔斯特选择了属于他的生活。这也许是这部小说在所有魔幻(奇幻)小说中最为突出的地方了,不知作者是否带着这样的希望:如果所有的人都选择光明,那么黑暗将永久的消亡……

Lucy 说到文化啊,有的东西不是在那个背景下生长起来的就怎么也领略不了,比如中国武侠小说里“内力”的概念,给外国人解释只能说是“一种魔法”。论坛上曾贴过“外国人看金庸”的文章,虽然意在搞笑,却也体现出文化差异造成的碰撞。

超喜欢《哈利·波特》,但看《魔戒》看得打瞌睡,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对其中的帅哥发花痴,嘿嘿


d

魔幻的小说真要看懂还是蛮吃力的。
如果没有电影的话,读者对魔戒的理解肯定会大打折扣。

吟雪

近来好像魔戒和黑暗精灵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了,很多魔戒同人都加入了黑暗精灵的元素

PTIR

如果说Tolkien在《魔戒》中所写的精灵是传统观念中的精灵,那么大致来说,在欧洲魔幻文学中精灵代表着善良、纯洁的生活方式,存在于人类的理想和怀念之中。既便拥有永恒的生命(虽然精灵会死亡,但是精灵的灵魂可以复活,复活后的精灵依然拥有已往的记忆),既便有着天赋的魔力,随着这个世界的变化,在Tolkien的神话中也必然走向消亡。
或者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并不适合这些纯然善良的生物,也或者是人类天性不能容忍真正的纯粹。“精灵的消亡与毁灭是一种必然,完全的善良也意味着无法包容和停滞不前”,忘记是在哪里看到的说法,然而其中的真实性的确值得去细细的体味。
在《龙枪》中有这样一个场景,坦尼斯的箭没有命中目标,也许对于一个半精灵,我们本就不能希望他拥有与精灵完全相当的箭法。在书中的注释中这么写着:有位书迷曾经告诉我,当坦尼斯没射中目标的时候,他才真正开始喜欢这本书!他说这是头一次他看到精灵没射中目标!
不知道为什么,很不喜欢这样的注释,人类果然是见不得完美的吧。当面对着无论从心灵还是肉体都比我们来得强大的种族的时候,敬畏与嫉妒是人类的天性,也是人性的必然。
也或许就因此有了此后在《被遗忘的国度》中的卓尔精灵,在《龙枪编年史》中的半精灵。
在于我,是相当喜欢卓尔精灵这个种族的。纯然的黑暗、狡诈、邪恶,所谓的真小人,比起人类中的伪君子来,要可爱得多。

在世上的所有种族里,没有比人类更令人迷惑,又更容易陷入迷惑的种族了。……
如果你遇见一个半兽人、精灵、矮人,甚或其他种族的人们,他们是好是坏,你心里多少都能有个底。当然偶尔也会有例外,我想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但是矮人确实比较鲁莽,另外,我从来没看过、也没有听过哪个精灵喜爱洞穴胜过旷野。但是人类的喜好,恐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但他自己可能也搞不清楚)。
善良与邪恶,当你用这些字来评断人类时必须特别小心。
——崔斯特·杜垩登

并不很喜欢《龙枪》里面的半精灵,坦尼斯太象一个人类更多于象一个精灵。他之所以被称为半精灵而不是半人类,或许就好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吧。“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半个精灵只不过代表体内有一半精灵的血液,半人却代表了残缺不全。”有着太多属于人的爱欲情愁,让他的形象生动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丧失了部分属于精灵独特的神秘与高贵。

精灵——神遗留在世界上最后的最终的使者,带着沧桑的美丽,静寂的哀伤,眼波流转间逝去的是生命与璀璨的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