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多功能厅>>课外作业64

老连环画

dafatbear

五七工作组三打白骨精

小时候看电影是只认演员不认导演的,后来看了许多烂片才改掉这个毛病。相比之下连环画——小人书受到的待遇更不公平,基本上是只记得画的“有劲”,从不去关心画者是谁。
忽有一日看了《三打白骨精》,五雷轰顶,五体投地,连忙自坏规矩,三两下翻到扉页去,非得要瞧瞧画出这等好画的究竟是何方神圣?答案揭晓:“五·七干校创作组”。对着这名目迷惑良久,自拍小后脑勺大悟曰:这么了不起的作品,自然是广大劳动银民群策群力的结果。

后来白吃了许多年干饭,到底还是明白了那其实是赵宏本,钱笑呆这两位大师的杰作。他二人一善画猴,一工仕女,画这题材,真是天作之合。

掐指一算,出书时节大概也就是“今日欢呼孙大圣”的时候,则赵钱二老如何变形出发化身“五·七干校工作组”的种种情状,猜不中亦不远矣。

故事用的是尸魔三戏唐三藏那段做为主干,那回书本来稍嫌单薄,但掺入猪八戒义激猴王及妖邪假设小雷音等过瘾段子,改编的端的是天衣无缝,引人入胜。至于二位画工,堪称近代白描绣像风格难以逾越的高峰。

最后想说的是,许多年后上海美影厂那部尴尬的《金猴降妖》,本身如何,懒得说了,他们片头不知道有没有恭恭敬敬写上万氏兄弟与赵,钱二位的大名,如若没有,天理难容。

 

魔界含羞草

也凭印象说一些吧^^

小时候看连环画或许没几个人会看作者吧。
我自己的情况就是:最早看连环画的时候,连大字都不认识几个呢>_< 还在读幼儿园,要我注意看作者名并且记住那就可以叫奇迹了。
后来进了小学算是多认识了些字,但更关心的也不是作者,仅仅是连环画本身的内容。

三打白骨精的连环画我肯定是看过的,印象里它很旧(纸张黄黄的),看到你说是钱笑呆合画的,才明白,钱先生好象很早就去世了,那么这套连环画肯定很早就出版了。

说起来当时最喜欢看的连环画里,缠着大人蹭着同学跑着学校一定要借到手的连环画之一的,就有西游记的系列,或者正确点说,凡是和孙悟空有关的连环画,我都感兴趣。
后来看《大话西游》,里面紫霞仙子说我从小梦想着有位英雄,踩着五彩霞光出现来接我(言语有出入吧,记不清了),当时很想和她握个手,明明我小时候也就这么想的,爆,只不过我不是想孙悟空做王子状出现,我是认为他就是个周身有五彩光芒,顶天立地着出现的大英雄。

扯远了,回连环画。后来长大了,无意中翻看资料的时候,看到了一些连环画的作者名,这才注意到他们,因为有些太惊人了,比如,《永不消失的电波》居然是华三川画的,这位画家给我的印象就是美女,美女,还是美女,笑。

台湾的那两位插画作者,平凡和陈淑芬就说过是受华三川影响很大。

没想到华先生以前也是画这么革命朴素的题材的故事的:ppp 和他现在的国画仕女图,富贵荣华之气满溢的画风比起来,真是完全无法联想到一起去。

还有贺友直,华佗的故事就是他画的(具体的书名想不起来了),当时看的大部分中国古代题材的连环画,画风都非常写实,而华佗的故事用的几乎都是白描,而且人物形象是夸张幽默,非常有趣,和其他同类题材的连环画风格差别很大。

贺友直的名气很响,一直也听到,也看过他的一些画,却不觉得如何喜欢。现在却发现自己其实早就喜欢这个画家了,还是小时候,在不知道他是谁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了。

关于李自成,我看到说是有上海人美,天津人美,还有什么广州啦什么的,反正加起来至少有五六家出版社出过李自成的故事。

但无论是情节还是画风,它给我的印象都不深。

从故事情节来说,给我印象特别好的有《中国古代科学家系列》,还有就是写东汉西汉故事的系列及隋唐英雄系列(具体系列名字我记不起来了)、聊斋志异系列、古代著名战争系列(后面这2个系列的名字应该没记错)。

总体来说,我特别喜欢的还是写古代题材的那些连环画,画风大部分写实、精美,又有故事内容,而且描绘的是我所不熟悉的世界,奇妙、有幻想感。不象写现代革命题材的,大部分只有故事,甚至故事也不算怎么特别好,而画风就只剩下朴素了@@ 

写国外题材的,对根据高尔基小说改编的《我的大学》、《在人间》这些印象很深,当然还有作为小孩子肯定会感兴趣的丁丁历险记、洋葱头历险记这些,非常的喜欢啊。

关于动画,现在回头想想,金猴降妖其实充满着诡异的美感的,虽然没大闹天宫好,可比新拍宝莲灯可强多了。
其实我也不求他们拍什么宝莲灯,只求他们把西岳奇童那个木偶片的下半部拍出来就可以了,我对国产木偶片还没绝望。

 

dafatbear

咱们的大片

七十年代生的男孩子,多半狡猾了,不再动辄存有“解放世界上另外三分之二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民”这样的远大志向,然而他们中间相当一部分人依然保有对战争及战争相关事物的痴迷。看到《斯巴达克斯》里头克拉苏的罗马军团与角斗士义军的决战,又或者是《影子武士》里头侵掠如火的武田骑兵有去无回地驰向德川的火枪队,不免会心跳加速,手背上微起一层鸡皮疙瘩。
可惜的是,尽管祖国历史上的战争频密到了足以让人发出“宁做太平犬,不为乱世人”的哀叹,可咱们自己的古装战争大片却比较拿不出手——那时候英雄还没有出发去刺秦,好不容易逮一《敦煌》吧,从原箸到主演尽是些日本人,这未免很让不再胸怀世界然而依旧迷恋冷兵器时代光荣的少年们沮丧。

填补空白的是所谓小人书,六十四开的连环画。

我不知道我的口味算不算特殊。不错,就象据说以陈凯歌大导演为代表的那派一样,我对于“大”缺乏抵抗力。比如说:老曹流窜到长江一带,十几二十万人“号水陆八十万”固然不错,符坚在淝水边上把玩着马鞭子八十三万号称百万就更加让人满意。这么说吧,在战争规模一事上,我是有放卫星的倾向。可与此同时,对于把读者不当回事的疏漏与臭编我又极为痛恨:单个重达八百斤的锤子或是撕烧鸡一样地空手大撕活人总让我鼻子里出冷气,而仿佛全套从戏台子上照搬下来而朝代暧昧的盔甲则让我抓狂(OOPS,用了个台湾国语)……所以,刘锡永老师的画功虽好,上美版的《三国演义》还是赢得了我的零花钱,却拴不住我的心。敞开说吧,荒谬的或是我认为荒谬的细节比起亩产万斤粮的消息更让我沮丧,那时候的我就是这么个各色的小孩子。

当年我小小的古战争小人书收藏之中,最为得宠的有两本:《南原激战》和《两路突围》,分别是上海人美版的套书《李自成》的第二、第三分册。故事讲的是崇祯十一年十月,李自成的农民军在潼关南原中了明朝军队的包围埋伏,伤亡惨重。少数幸存者死战突围,分两路逃入商洛山与崤函山中。

套书第一册《清兵入塞》,开宗明义讲的是崇祯年间社会矛盾激化,清兵逼近北京,主战的兵部尚书兼御史卢象升战死……总之都是铺垫。而直到第二册的第二幅画,才是大主角李自成的首次出场亮相——可以理解为老金的惯技——福威镖局引出华山派那种。但见画上李闯,棉袍毡帽,与看惯的戏台行头大有不同,我的精神立时就是一振,再看那张脸,真个是陕北汉子——你想说是别的地方都不成。镜头从雒南县荒山里的羊肠小道慢慢拉到小而险要的潼关城,浓墨重彩,一场猛恶的战事拉开了序幕……

这里暂且跑题说一下美帝的迪斯尼,老鼠鸭子们曾在八十年代遭遇挫折陷入低谷,惨淡经营。九十年代一开始,《美女与野兽》一声炮响,就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里头墨线为骨颜料作肌的女主角居然获了当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随后那年的《阿拉丁》更是票房逐浪高,直破两亿美元。迪斯尼点钱点到手软之余,替下金蛋的金鸡喂起食来自是慷慨大方——下一部《狮子王》由于故事背景在非洲,公司硬是把一干主创人员送去非洲蹲点,一住就是十天半月,草图画了几十万张,影音资料堆成山。这也成为日后迪斯尼动画大片制作的惯例,后来《花木兰》制作组就在紫禁城和云岗石窟那一带很练过一阵子中功速成。

扯了这些,要想说的是:《李自成》这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小人书”的诞生过程,比起现代迪斯尼大片来也不徨多让。这《李自成》连环画乃是改编自姚雪垠的同名长篇小说:话说当初老姚又是上书又是献诗,好一阵扑腾,开了最高领导直接干预小说创作的新纪录。然而写这部小说可以说是在文革里头救下了摘帽右派老姚一条命,皇恩浩荡,也怪不得他常常写到涕泪横流。至于小说本身——“高夫人太高,红娘子太红”,甚至“老八队不免近乎老八路矣”——文学价值有限,被不少明眼人视作伟大领袖的变相传记。

小说原著如此,77年底上海人美出连环画时候自然也是作为重要政治任务,阵仗不同已往。几位主笔,如今早都功成名就,是美术界跺跺脚地皮乱颤的人物。当时为了创作,泡图书馆查阅明清史籍,去大学听历史专家讲古自不待言,出版社领导还有豪言一句:“李自成打到哪,你们也体验生活到哪。”这一来陕北不用说了:采风归来几个画家一嘴的米脂粗口,而天津,山海关,西安、潼关,洛阳、华山、黄帝陵……处处都留下这帮人踪迹。陕北的老农壮汉,乡里乡亲,便纷纷出现在连环画里。高夫人麾下俩女兵,模特儿便是米脂杨家沟的两个女知青。自然还有反动派官兵这一方,便到紫禁城博物馆各处去写生、画了乾清宫、养心殿、御花园、神武门的速写,临摹了《皇都积胜图》、《南都繁会图》等等大场面的画卷。据因画《隋末农民起义》打响名号而被特选进创作班子的崔君沛回忆:画到黄昏闭馆之时,夕阳下大群的乌鸦在皇宫顶上追逐、聒噪。画家们疲惫地靠在凳子上,便有了那么一份似有似无跨越时空的明末遗恨。
  
这样的投入,加上尚处于豆腐渣工程还未推广的时代,出来的作品不说是前无古人吧,至少也是后来者寡。如今国内连环画一道式微久矣,原因复杂,不能尽言,再想要重现当初那种为了确定毁坏的潼关古城旧貌,多方求索,最后在老农家里找到泛黄旧照片的诚意,只怕是天方夜谭了。这里只提一点:古代城门之上的敌楼,对墙外一面是砖石土坯,对城里那面才会有木结构——原因很好理解——攻城的火箭一发,木结构对外的还不立刻烧个玉石俱焚。这点《李自成》自然画对了,可看看多少粗制滥造的跑马连环画是反着来的!

童年的书早已在漂泊中散失殆尽,出国后辗转托朋友在旧书市场购得旧版《李自成》一套,品相不佳,多有污损。然而看书必净手——非嫌书脏,怕脏了书耳。

 

Lucy

说到连环画

原来家里有全套《说唐》、《兴唐》,不过那时候年龄太小,兴趣在于“混世魔王程咬金”、“瓦岗寨72英雄”、“双锤无敌李元霸”以及秦琼英雄末路卖黄骠马什么的,画功好坏也不大分得出来,看闹热而已,等大点这些连环画又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小学的时候有本《千里走单骑》,拿到学校去看,把那些男生眼红得,拿N多东西要和我换,不过他们是要把里面的关夫子剪下来吹纸人玩,那把长刀是很占便宜的^^

 

dafatbear

千里走单骑乃是当时吹纸人——四川方言所谓“吹马将”游戏中里程碑式的一次选秀,作画的那位美形教父(看过国产隋唐人设的请一起打滚)画得关王刀真是唯美地长啊!
不少私下竞技场合似乎是禁止这本书里的人物的,真是游戏规则为之改变的恶魔极人物,可堪一比的唯有米砍张伯伦一流人物了,笑

 

Michelle

花木兰……= =

就算那些人真有去什么什么地方蹲点,那样完全的美国人一样的“花木兰”仍旧是一件超级次品……= =
次次次次次次次到极点!!!!!!!!!!
其他的我都不想说了,想起那个阴森森的随便就让外来强人闯入的皇宫,那个见到皇帝就好象见到一个普通大爷不说下跪连礼都不懂行一个的花木兰……
我要死了…………

不过话说回来,中国文化被老外糟蹋多少还有点情有可原,毕竟人家不懂么。但是最近无意看到CCTV的大X车(相信我绝对不是自己想去看的|||||||||),那里面的动画片居然比外国人的还要误导儿童。
胡乱窜改,哗众取宠(指对小孩子们),而且又生硬地摹仿迪斯尼的风格(最明显的是在主人公身边加上一只负责搞笑帮忙的小动物),结果做出来的四不象……
我不知道,也不敢想象,当年我们看哪吒闹海,被精美的制做和漂亮感人的剧情所打动,对各种传说故事,传统文化的启蒙认识大约也是起始于此,而现在的孩子们一面看着那个既不尊师也不孝敬父母唯我独尊,身边还跟着一只小浣熊的“小哪吒”,主题歌里还唱着歌颂他的词汇……这些孩子们长大了会是什么样?

 

dafatbear

这个……

这世界上没有最次,只有更次……
事实上,自狮子王以降,狄斯尼的2D部门就有些一蟹不如一蟹,也许跟卡森伯格带一票精兵叛离有关吧……不管怎样,在这一系列不太高明的后续里,《木兰》还算是票房口碑双丰收的哩。我还买过一本例牌的设定集,除了那个一看就是看《老夫子》长大的张成益(音译,不确定)的影响,另外那个德国名字的画的东西还是很有些意思的。

说到片子的考证,我们实际上都不能说是五十步笑百步——我们自己近来的片子敢说有考证吗?因为没有,就无从批评了。

总之,这片子独立来看,我还是觉得是个不错的经历。当然了,实在气不过就把它当成《图兰多》之类鬼佬看中国好了,虽然咱们“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时候他们瞪着铜铃般的眼睛“今夜无人入睡”,但还是有其价值的嘛,笑。

 

Lucy

说到迪斯尼的花木兰

原来还有木兰从军前跟父亲吻别的画面咧,试看的人提出在中国绝不可能有这种事情,制作方才删除的^^
记得以前看一篇讨论宫崎峻的文章,说动画制作最重要的是其中的人文气息,一个日本人就算做的是外国题材,仍能从其导演手法画面风格等一眼看出是日式动画(大意)。进而提到中国动画发展方向云云。

我是赞成作者的看法的,迪斯尼的花木兰就是明证,笑
看《马可波罗回香都》看到一半睡着了-_=
他们还是做《狮子王》这种东西味道纯正^^

外国人做中国题材,错误是难免的,比如我玩《大航海时代4》,中国任何一个县官都穿皇帝服饰^^
即使这种细节上的东西没有明显问题,但那个味道总是不怎么对劲,到底是文化背景的问题

不过也有用心之作,比如皇明月的《燕京伶人抄》,就只有名字是日风了。

 

dafatbear

皇大姐这个票友也算比较专业的了,不过我看的伶人抄,不知道是不是中文翻译的关系,还是有许多让人后颈抽搐的地方。

 

小鼠鼠

《马可波罗回香都》是中美合作的作品吧?@@

那时老爸兴致勃勃先去买来看了,看完之后却默不作声而且脸色不大好。所以那两张碟子一直就扔在角落里我到现在还不忍心去看它。 
说起来我还是很能理解老爸这样的忠实爱国者的心情的,但尽管如此,一起看宝莲灯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要打击他受伤的心……

 

Michelle

细节问题的话,别的不说,就一开始那个见媒婆的情节(不看报纸杂志介绍我还真不知道那是媒婆……= =)就叫我很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真的不知道中国古代的哪个媒婆会是那样子的?肥头大耳高高在上地审查姑娘们看她们有没有资格出嫁?!而且居然还要考文化课程以至于花木兰在手上写小抄……= =
且不说花木兰那是什么朝代,即使到了最后的封建王朝清朝,大约也没有完全脱离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吧?
这算虾米情节,有没有搞错?|||||||||||||

 

阿簖

突然想起几年前一部所谓国产动画大片来

宝莲灯是吧。当时还是特意从别人那里借来的“争办”DVD来看的,简直是……Disney作品的忠实翻版啊,舞蹈不错,歌曲也不错,还有只可爱的小猴子,可是看下来就是不能给人留下什么印象啊。现在能记得的,就只有主题曲,以及陈佩斯配音的孙悟空那句“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了,叹气。其实我是很愿意支持国产动画的……
昨天去朋友家里,和他家的小ABC玩的时候,突然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三个和尚,一时兴起,把故事一张张画出来,在一张张翻成英语讲给他(臭小子基本不懂中文),小不点儿听得那叫津津有味。其实我们传统的传说故事还是很有魅力的。

 

dafatbear

宝莲灯……

看完开头一段3D,2D的画面一出现就纳闷:别的不说,这种顶了天国产动画电视剧水准的画面和张数,也冒电影版吗?编剧导演主创班子污钱简直是一定的,放明朝就该点天灯去了。看到土地公出场,终于按耐不住关机走人了。
还有,若是万氏兄弟有后人的话,应该先就知识产权问题诉他们几个亿。

 

小鼠鼠

从宝莲灯就可看出如今国产动画的N多弊病了

整部片只有背景算过得去,换言之,就是画“死”的东西就可以,活蹦乱跳的需要考究到神情动作的就不行了。先从动作上来说吧,没有一个人是“脚踏实地”的,走路都轻飘飘的像踩在棉花上一样,“凌波微步”真是说对了。在动画片中,设计动作是最具有难度的。早期迪士尼的作品如《木偶奇遇记》《灰姑娘》等,里面角色的一举一动都是事先通过真人演练,再照着画的,所以才能那么逼真。一部作品想要成功,不肯在这些小细节上花工夫是不行的。
宝莲灯里面人物的表情设计也欠缺经验。脸部表情不够自然,沉香更是长着一双死鱼眼,他妈咪流泪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张硬邦邦的脸上挂着两串塑料珠子。哼,老迪士尼画《木偶》里的蟋蟀Jimmy时,可是自己对着镜子弄眉挤眼设计表情的啊。

说到模仿迪士尼的人物形象,这是我最痛恨宝莲灯的一点,那只猴子那只哮天犬也就罢了,居然还敢给我弹出一个不知虾米人种的部落女子来,褐色的皮肤,厚厚的嘴唇……哦,原来沉香拐带了阿拉丁的老婆~~

三十多年前中国动画的经典是《大闹天宫》《三打白骨精》《天书奇谭》《哪吒闹海》,三十多年后中国真正能称得上精品的还是这几部。而这期间美国日本都不知道推出多少佳作了。 TT

越说越伤心……

其实迪士尼的动画我最喜欢的也是早期的作品,那种朴素的画风是童年时候最美好的回忆呢。

 

Michelle

说到三十年前的那几部……

印象最深刻就是重看《哪吒闹海》的时候,片尾处赫然写着“一九七九年”,而日本同年制作的高达0079,虽然我真的是非常喜欢高达更喜欢夏亚,但是看到夏亚初登场时那双马腿……= =
粗糙到可怕不说而且明显的模仿手冢大神的画风,跟《哪》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而现在………………= =
已经不想再去说什么了……||||||||||||

 

小鼠鼠

高达即便怎样模仿手冢的画风……

也终究偷的是自己国家的东西。哪像宝莲灯,别人的学不成还不算,自己的风格也丢了TT
九十年代初《美女与野兽》入侵日本市场,正是宫崎大师的《红猪》上演的时候。两部电影进行激烈的票房战,结果猪还是打赢了野兽。
日本动画能够一直坚持自己的风格并发展到今日的水平,与日本人死心塌地拥护本国作品是分不开的。
叹~~~那年说要推出《我为歌狂》时,我也曾满怀希望过一阵子……

 

Michelle

不不不,不能说偷吧?

那个时候日本的动画还不成熟,而且不要说高达,那个时候出现的一堆漫画家没有模仿手冢的反而是少数吧?||||||||||
现在N多那个时期的大手,早期的作品不是一堆手冢的影子……
我是感叹那个时候日本还没有明显的自己的风格啦,而中国当时的动画片已经是风格明显,而且多种多样,不同的作品画风不同而且制作精美啊,现在却…………

 

小鼠鼠

恩^^那就改成……

借鉴前辈的作品吧。
不管怎样都好,日本能在短短几十年间把动画发展到如今的水平,无愧于动画王国这个称号了。
对了,Michelle小时侯有没有看过日本改编安徒生童话的动画长片?内容跟原著差不多,只是里面加了两只精灵,一只叫波波,一只叫泼泼。我到现在还记得那首片尾曲呢。故事中印象最深的是《打火匣》和《冰姑娘》。

我这人特别喜欢古老的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