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多功能厅>>课外作业76

[后街同人/Group]《Singing》

ADSL-S

  改编自安徒生童话《夜莺》,故情节雷同。
  无意针对*N Sync,请慎重考虑再阅读,谢谢。
  祝逝言生日快乐,汪汪~~~

  
  你大概并不知道,在这世界上有一个国家,这个国家的皇帝叫AJ,他是天底下最爱墨镜,纹身和染发的人,他每天都换发色,每天都整理纹身,吃饭,睡觉,洗澡……都不摘下墨镜。他的宫殿里到处都挂着墨镜做装饰,各种各样,千奇百怪,从宫廷柱子一直挂到皇帝的床架上。而各式新奇有趣,怪异另类的纹身图案则印满宫殿里的任何一片织物,皇帝床单上的图案每天都更换。国家的青年不服兵役,但要服“染发役”。皇帝AJ有一支数量惊人的专业染发师队伍,他像使用牙膏那样频繁地使用着染发剂。
  宫殿里有一座花园,里面的花秉承国家传统,天天换一种颜色。这花园是那么大,连园丁都不知道它的尽头是什么地方。如果一个人不停地向前走,他可以碰到一个茂盛的树林,里面有很高的树,还有很深的湖,天天变换颜色。这树林一直延伸到深沉的海那儿去。巨大的船只可以在树枝底下航行。
  树林里有一个非常美妙的歌声,能使听歌者心旷神怡,感动至深。
  世界各国的旅行家都到皇帝AJ的首都来,欣赏这座有趣的皇城,尝试戴墨镜,染发和纹身。不过当他们听到这歌声的时候,他们都说:“这是最美妙的东西!”
  这些旅行家回到本国以后,就谈论着这件事情,许多学者写了大量关于皇城,宫殿和花园的书籍,在他们对那些墨镜,纹身和染发师队伍啧啧称奇,感叹不已的时候,也没有忘记掉那美妙的歌声,而且还把这歌声的地位放得最高。那些会写诗的人还写了许多最美丽的诗篇,歌颂这只存在于深海旁边树林里的美妙歌声。
  然而只有一个人见过这歌声主人的面目,善良淳朴的渔民Nick,他和这歌声的主人Brian是一对恩爱的恋人。他们靠捕鱼为生,生活简单却很快乐。
  那些旅游书籍流行到全世界,有几本居然也流行到皇帝AJ的手里,他坐在他那五颜六色,式样奇特的椅子里,戴着墨镜读了又读,他每一秒钟就点一次头,因为那些关于纹身,墨镜和染发师队伍的细致描写使他感到非常舒服。
  “不过那歌声是这一切东西中最美的。”这句话清清楚楚地摆在他面前。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皇帝AJ惊讶地挑起眉:“歌声!我完全不知道树林里还住着人!我的帝国里有这样的声音吗?而且还居然就在我的花园里面?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回事儿!这件事情我居然只能在书本上读到!”
  于是他把他的侍臣召进来,这是一位高贵的人物,名叫Howie D,大家都管他叫“D伯爵”。他待人很亲切,嘴角总是挂着温和的微笑。无论谁不小心冒犯了他,他都只是微笑着摇摇头而已。除了皇帝AJ之外,D伯爵是人们第二为之骄傲的人。
  “据说这儿有一个非常美妙的歌声,”皇帝AJ说:“人们都说它是我伟大帝国里最珍贵的。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在我面前提起过呢?”
  “我从来没听说过这回事。”D伯爵不解地摇摇头:“从来没有人进贡除了墨镜,纹身图案和染发剂以外的东西进宫来。”
  “我命令:今晚必须把这歌手找来,让他在我面前唱唱歌,”皇帝AJ昂着头,气势十足地说:“全世界都知道我有什么好东西,而我自己却不知道!”
  “我从来没有听过这歌手的名字,”D伯爵说:“我得去找找他!”
  不过到什么地方去找这位歌手呢?D伯爵在台阶上走上走下,在大厅和长廊里跑来跑去,但是他所遇到的人都说没有听到过什么歌声。D伯爵只好跑回皇帝AJ那儿,说这一定是写书人捏造的一个神话。
  “陛下请不要相信书上所写的东西,这些东西大都是无稽之谈。也就是所谓的‘胡说八道’罢了。” 
  “不过我读的那本书,是邻国那位威武的皇帝送来的,因此它决不可能是捏造的。”皇帝AJ固执地说:“我要听听那歌声!今晚必须把他请到这儿来!我下圣旨叫他来!如果他今晚来不了,那么一吃完晚饭,宫里所有的人都要在肚皮上刺上‘蠢才’两个字!”
  “遵命!”D伯爵心里暗暗叫苦。于是他又在台阶上走上走下,在大厅和长廊里跑来跑去。宫里有一半的人在跟着他乱跑,因为大家都不愿意在肚皮上刺上“蠢才”。
  于是他们便开始一种大规模的调查工作,调查这奇异的歌手究竟在哪儿。
  最后他们在海边碰见那穷苦的渔夫Nick。
  “哎呀,上帝,原来你们要找那歌手!他叫Brian,和我住在一起,我跟他再熟悉不过。他唱得非常好听,每天当我捕鱼回家,疲倦得不得了的时候,我就能听到他唱歌,这时我的眼泪就流出来了,这歌声实在很奇妙。”
  “好吧,渔夫先生,既然如此 ,就请你带我们到那歌手那儿去,因为他今晚得在皇上面前表演一下。”D伯爵很高兴,因为他们终于找到这个歌手了,不仅找到了他,还知道了他的名字。
  他们一起往树林里的小屋走去,宫里一半的人都出动了。当他们走进树林深处时,他们听见一个美妙的声音,从天上飘下来那样轻盈美丽。
  “听啊!”Nick笑着向前跑,小屋的台阶上坐着一个瘦小的男孩,他貌不惊人,穿着灰色的粗布衣服,看起来土里土气的。
  “这可能吗?”D伯爵惊讶地摇摇头:“我从来就没有想到他是那么一副样子!你们看他是多么平凡啊!这一定是因为他看到有这么多的官员在旁,吓得失去了光彩的缘故。”
  “亲爱的Brian!”Nick跑到Brian面前,亲热地拉起他的手:“我们仁慈的皇上希望你到他面前去唱唱歌。”
  “非常高兴。”Brian亲切地微笑起来,蓝眼睛柔和地看着面前的人。
  “这歌声就像是玻璃钟响,”D伯爵赞叹道:“没有错,那声音确实是这乡下男孩发出的,我们过去从来没有听到过。他到宫里去一定会博得众人的喜爱。”D伯爵把手放在胸前,向Brian鞠躬,诚恳地说:“能请您去宫里唱歌,我感到非常荣幸。您得用您美妙的歌喉去娱乐圣朝的皇上。”
  “我的歌只有在树林里才唱得最好,而且,”Brian不舍地看着Nick:“我也不想离开Nick,不过,”他抬起头认真地看向D伯爵:“我愿意去。”
  宫殿被装饰得焕然一新。瓷砖砌的墙和铺的地,布满最新式的纹身图案,在无数色彩不停变化的灯光中,闪闪地发亮。那些挂着墨镜的,最美丽的花朵,现在都被搬到走廊上来了。走廊里有许多人跑来跑去,卷起一阵微风,使所有的墨镜都撞击着发出声响,弄得人们连自己说的话都听不见。
  在皇帝AJ坐着的大殿中央,人们摆放了一个小小的舞台,用墨镜镶边,好使Brian能在上面站着。皇帝椅子的两排站满了从高到矮的染发师,每个人的头发颜色都不一样,一律戴着最新式的墨镜。整个宫廷的人都来了,人们满怀期待地等着欣赏Brian美妙的歌声。皇帝AJ戴着他最隆重的墨镜,特地在耳垂上刺了一只小小的夜莺,传说中最会唱歌的鸟儿,以表示他对歌手的尊重。
  大家都望着这貌不惊人,瘦小的乡下男孩:皇帝AJ对他点了点那染满颜色的头。
  于是Brian歌唱了,唱得那么美妙,那是种发自灵魂的宁静和致远,充满感动的声音让人们流泪,连皇帝AJ也流出眼泪来,一直流到他的脸上,他不得不摘下他的墨镜,用最真实的眼光注视着这伟大的歌手。当Brian清澈的蓝眼睛望向皇帝时,皇帝AJ被深深打动了心弦,他显得那么高兴,甚至还下了一道命令,允许Brian挑选任何喜欢的纹身图案纹在身上,或者拿走任何他喜欢的墨镜和染发剂,全部免费!
  不过Brian谢绝了,说他所得到的报酬已经够多了。
  “我看到了陛下眼中的泪水,这对于我来说是最宝贵的东西。”Brian恳切地说。
  “这么感人的歌声我从来也没有听到过!”在场的染发师们边抹眼泪边说,声音故意颤抖,因为他们希望这样能让自己的声音好听一些。宫里的其他人也发表意见,说他们非常满意。这种评语是不简单的,因为他们是最不容易得到满足的一些人物。更重要的,所有的人都摘下墨镜来聆听Brian的歌声。总之,Brian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Brian现在要在皇宫里住下来,要有他自己的宫殿了。他现在只有白天出去两次和夜间出去一次散步的自由,每次总有一整排的染发师跟着,手上拿着梳子和染发剂等物品,随时准备着,只要Brian一下令,他们就会以最快的速度为他染发,像这样的出游并不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Brian每天都穿着皇帝AJ亲自设计图案的衣服唱歌,早中晚各换一次服装。有件事他总算坚持住了:他从不戴墨镜唱歌。他也无法告诉任何人他很想念Nick。
  整个京城里的人都在谈论Brian天籁般的歌声,这话题一下子超过了墨镜,纹身,染发,跃升到话题排行榜的第一位。有11个小贩的儿子都起了“Brian”这个名字,不过他们谁也唱不出一个调子来。
  有一天邻国的使团来访问这个国家,皇帝AJ见到了一个演唱组合*N Sync。
  *N Sync一共有五个男生,他们个子差不多高,都长得挺漂亮。穿着镶满金属片的衣服,他们不仅唱歌,同时还跳舞。充满活力的动作让人热血沸腾,随着舞步的跃动,那些金属片就射出金色和银色的光来。最令皇帝AJ高兴的是:他们都戴着墨镜,染过头发,纹过身。邻国皇帝写信来说:敝国的演唱组比起贵国的歌手来,是很寒酸的。
  “他们真是好看!”大家都说,*N Sync马上就获得了一个封号:皇家首席演唱组。
  “让他们一起唱吧,那一定会非常好听的!”
  不过这个办法却行不通,因为Brian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随意唱,而*N Sync却只唱编好的曲子和歌词,跳编好的舞。
  “这不能怪他们,”乐师说:“*N Sync唱得非常合拍,而且是属于我这个学派的。”
  于是Brian只好单独唱了,但他的听众越来越少,因为大家都觉得*N Sync的歌唱加舞蹈更吸引人。他们所获得的成功超越了Brian。此外,他们的外表也漂亮洋气得多。他们跳舞时闪耀得如同万丈金光,他们总是戴着最受欢迎的墨镜,染最眩目的发色,刺最前卫的图案,让人为之欢呼疯狂。
  *N Sync把同样的歌曲唱了33次,而且还不觉得疲倦。大家都愿意继续听下去,不过皇帝AJ还记着Brian,他说Brian也应该唱点儿什么才好。可是他到什么地方去了呢?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已经悄悄地离开了皇宫,回到恋人Nick那儿去了。
  “但这是什么意思呢?”皇帝AJ不满地皱着眉头。
  所有的朝臣都咒骂Brian,说他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乡下人就是乡下人!
  “不过我们总算有了最好的演唱组*N Sync!”
  *N Sync还在唱着,同样的歌曲一遍接一遍唱,远远超过了33次,虽然如此,人们还是记不住,因为这是一个很难的多声部合唱。乐师把这个演唱组合大大地赞扬了一番:“是的,”他很肯定地说:“他们比Brian要好得多,不仅又唱又跳,外表时尚前卫,而且他们愿意遵循
我写的一切谱子。”他对Brian始终坚持自己的歌而耿耿于怀。
  于是皇帝AJ乐不可支地下令让*N Sync公开表演,他认为老百姓也应该欣赏一下这支演唱组无敌的演出。民众们听到了,他们都说“好”,他们竖起大拇指,点头,欢呼,跟着*N Sync的表演一起扭动身体,“观看*N Sync的演出”这一举动风靡了全国,人人都对他们交口称赞。他们喜欢戴着墨镜,染好头发,跟那五个男生一起扭动满是纹身的身体。
  “他们唱得倒也不坏,不过似乎缺少了一种什么东西。尽管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只有D伯爵摇着头这么说。
  Brian和Nick仍旧简单快乐地住在树林里,当人们都为*N Sync疯狂时,Nick把Brian紧拥在怀里,在他耳边温柔地说:“你的歌声才是最完美的。”
  于是Brian就温柔地笑起来。
  *N Sync在皇帝AJ的寝室中央得到一个舞台,挂满能想到的所有墨镜装饰,皇帝AJ亲自设计的图案被一一铺满在舞台上。在称号方面,他们已经被提升为“高贵皇家组合”了。在等级上来说,他们已经被提升到“左边第一”的位置,因为皇帝AJ认为心房所在的左边是最重要的。即使是一个皇帝,他的心也是偏左的。乐师写了部关于*N Sync的书,这是一部学问渊博,篇幅很长的书,一共有25卷。因此大臣们都说他们读过这部书,而且还懂得它的内容,因为他们都怕被认为是废物而在肚皮上刺上“蠢才”。
  整整一年过去了,人们对于*N Sync的狂热仍然没有降温,大家对他们的每一首歌都耳熟能详,滚瓜烂熟,倒背如流,这让大家更喜爱他们,因为人们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唱了,这种完美的互动真是前所未有!街上的孩子们集结在一块儿,边走边唱。皇帝AJ自己也唱起来,是的,这真是可爱得很!
  不过一天早上,当皇帝AJ正坐在五颜六色的椅子里,戴着墨镜等待“晨曲”时,*N Sync的五个男生却无精打采地告诉他,他们厌倦了,厌倦了没完没了地重复这一切,他们想离开。
  皇帝AJ很难过,但他还是赐给了他们许多墨镜,纹身图案和染发剂,让他们离开了。乐师做了一个短短的演说,里面全是难懂的字眼。他说*N Sync还是跟从前一样好,以后也还是一样好,他们只是累了……
  五个年头过去了,一件真正悲哀的事情终于来到了这个国家,因为这国家的人都很喜欢他们的皇帝AJ,但他现在却病了,同时据说他将不久于人世。新皇帝已经选好,老百姓都跑到街上来,向D伯爵探问关于皇帝AJ的病情。
  D伯爵什么都没说,他不再温和地微笑,只是难过地摇摇头。
  皇帝AJ躺在他满是图案的华丽大床上,冷冰冰的,面色惨白。整个宫廷的人都以为他死了;每个人都跑到新皇帝那儿去致敬。所有的地方,大厅和走廊里都铺上了布,使得脚步声不至于响起来;所以这儿现在很寂静,非常寂静。可是皇帝AJ还没有死:他僵直地,惨白地躺在床上,因为过度染发而头发稀少。床头上挂满了墨镜,很久不曾更换了。顶上的窗子开着,月光清冷地照在皇帝AJ和那曾经绚丽多彩,现在却空荡冷漠的舞台上。
  这位可怜的皇帝几乎不能呼吸了,他的胸口上好像压着一件东西:他勉强睁开眼睛,看到死神Kevin坐在他的胸口上,并且还染了发,一只手拿着皇帝AJ的墨镜,另一只手拿着他满是纹身图案的衣服。四周有许多奇形怪状的脑袋从帷幔的褶纹里伸出来,有的丑陋,有的可爱,这些东西都代表皇帝AJ做过的好事和坏事。现在死神Kevin既然坐在他的心坎上,它们就特地伸出头来看他。
  “你记得这件事吗?”它们一个接一个地低语着:“你记得那件事吗?”它们告诉他许多事情,弄得皇帝AJ的前额冒出了许多汗珠。
  “我不知道这些事!”皇帝AJ惊慌地哑声喊着:“快把音乐奏起来!快唱歌!快跳舞!”他加响他虚弱的声音:“我不想听到这些事情!”
  然而它们还是不停地讲着,死神Kevin对他们所讲的话点点头,面无表情。
  “把音乐奏起来呀!”皇帝AJ喘不过气来地叫喊,边痛苦地咳嗽着,墨镜也掉了:“*NSync!我的高贵皇家组合!我曾经送给你们最贵重的礼品,现在请唱啊,跳啊!”
  可是舞台只是在月光的照射下冷冷地伫立着,没有任何动静。死神Kevin继续用他空洞的红棕色眼睛盯着这位皇帝。四周是寂静的,可怕的寂静。
  这时,就在这时候,窗子那儿有一个最美丽的歌声唱起来了。那就是Brian!那个瘦小的,貌不惊人的乡下男孩!他站在窗子旁边,在Nick的陪同下,深情地唱着。他听到皇帝AJ可悲的境况,特地来唱些安慰和希望的歌。当他那美妙的歌声回旋在寂静中时,那些幽灵的面孔就渐渐变淡了。同时血液也开始在皇帝AJ孱弱的身体里活跃起来。甚至死神Kevin也开始听起歌来,而且还说:“唱吧,伟大的歌手,请唱下去吧。”
  “不过,你愿意给我那副墨镜吗?你愿意给我那布满图案的衣服吗?你愿意剪去那些染过色的头发吗?”
  死神Kevin做了Brian请求的一切,只为了换取一支美丽的歌。于是Brian不停地唱下去,他唱着那安静的教堂墓地,那儿生长着娇嫩的玫瑰花,那儿的树木散发出甜蜜的香气,那儿的新草染着未亡人的眼泪。死神Kevin的泪无声地流到脸上,他思念起自己眷恋的花园,于是他化成一股寒冷的白雾,在窗口消逝了。
  “多谢你!”皇帝AJ流着感激的泪:“Brian,多谢你!我曾轻易否定了你的价值,而你却用歌声救了我,我该怎样报答你呢?”
  “您已经报答我了。”Brian柔声回答:“当我第一次为您唱歌的时候,我从您眼里得到了您的泪珠。对一个歌手来说,这是最珍贵的回报。我现在只希望您身体健康。”
  “请永远和我在一起吧。”皇帝AJ诚恳地请求:“你喜欢怎样唱就怎样唱,你可以要求任何想要的东西。”
  “请不要这么做,”Brian的蓝眼睛平静地看着皇帝AJ:“我不能住在宫里,我要和Nick在一起。但我会常来看您,为您唱歌,让您快乐,也让您深思。还请您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都成。”皇帝AJ起身下床,穿上那件满是图案的衣服,把墨镜捏在手里,郑重其事地答应Brian。
  “请您不要告诉任何人关于我的事,只有这样,一切才会美好。”
  Brian微笑着向皇帝AJ鞠躬,然后就和Nick一起离开了。
  他们一直住在茂盛的树林里,唱着美妙的歌,让那歌声成为这个国家最独特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