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多功能厅>>课外作业132

老外与阿花(二)

花音

背景介绍:
公元2004年9月1日,阿花的公司因与某外企合并,正式进驻一批来自伦敦的高层管理人员,从此,“老鹰”们飞过了公司的每个角落……

**********

老鹰们进驻的第一天,公司里负责联络的Alica小姐的手机差点被打爆(注:Alica是位毕业于英国XX经济学院的台湾美女),原因是那帮可怜的家伙们,实在不熟悉咱公司九曲八弯错综复杂的地形——全部迷路了——再加上初到异地水土不服,语言不通,孤苦无助下,只能抓住Alica这根救命稻草——

于是Alica的手机,成了老鹰们的求救专线110——

——对不起,我想我现在失去了正确的方向……

——抱歉打搅你,但你能不能来帮我个忙呢,看起来我应该是迷路了……

——如果你有空的话,顺道来接我一下好吗?我找不到回自己办公室的路了……

——非常抱歉,我可能遇上麻烦了……恩,最大的麻烦就是,我现在也不能肯定我到底在哪……

……

……

当然,以上的对话纯属阿花自由想象,实际上,阿花看到的是可怜的Alica整个下午疲于奔命,穿梭在公司的每条大道小路死胡同,象只命苦的鹰妈妈一样带回一个个感激涕零的小鹰们……

终于,Alica小姐怒了——

Alica:人资部怎么搞的,至少应该在公司的每个角落都放块英文的指示牌啊!

同事B:公司那么多角落,每个地方都放指示牌也不现实吧……

同事C:就是,咱总公司三百来号中国人,凭什么为了那8、9个老外就弄的天翻地覆啊,让他们自己习惯!多走几次弯路不就得了……

阿花:这不人道,好歹咱也得尽地主之谊,我倒有个办法,干脆给他们每个人挂个中文牌吧……

同事:干吗?

阿花:上面写清楚姓名年龄最重要的是所属部门,迷路就呆原地等着,让路过看到的人联系他们部门派人来认领!!!

同事:……

最后,阿花的办法也没有被公司采用,通过的解决措施是:每个老外发张中英文对照的公司平面图- -||||||||

*******************

老鹰们刚到的那几天,向Alica小姐发牢骚——

据说他们好寂寞好孤独,没有人主动跟他们说话,没有人愿意做他们的朋友,最让他们伤心的是,公司里所有的员工都当他们不存在,路上碰到的时候,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把头扭到一边装找其他东西,或是埋头整衣服……他们好悲愤,想找个人打招呼都不行T_________T

同事A:哪有!我今天为了能在路上撞上一个老外,已经找借口出去倒水上洗手间拿文件N次了,结果半个人影也没看见!!!

阿花听了暗地擦汗——其实俺也为了再去瞧瞧上次的那个老外AB,不知道找了多少机会,几乎逛遍了公司的每个角落,也没运气撞上哪怕是半个……难道无目的瞎撞是不对的?

于是,阿花接受了教训,守株待兔,特地挑了最佳的位置,占着办公室外的复印机一用就是半小时——

终于,目标出现,居然是总裁路过,阿花赶紧抓住宝贵的时机,笑语盈盈:

——“Hi,Steve~~~~”

总裁大人惊喜坏了,忙连声问候:“Morning! How are you?@!#@$#@$@#$@#%$#@%"

如果俺没眼花的话,还看到总裁眼中间或闪过感激的光。

才一句HI而已,这帮老外,看来真的郁闷坏了- o -

*********************

之后,因为老外太多,各自的私人助理还没来得及招聘,公司的翻译人手严重短缺,阿花又被逼上梁山——

这次是去做首席财务长官(CFO)与咱公司财务总监的会议翻译。

阿花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上了刑场,怀着必死的决心往两巨人中间那么一坐,定睛一看,发现人家讨论的材料就是前些天阿花一直在翻译的资料(注:50多张的财务报表果然不是白翻的- -|||),于是,居然给俺险象环生的低空略过……

会后,CFO赶紧要了阿花在公司的分机号码。

阿花从CFO的眼里看到了意义彰显的光芒——

那双眼睛在说:

这个人(还算)有用,(勉强)好用,(在没找到私人助理前)值得反复利用!!!

- -||||||||

***********

由于阿花是新进员工,原本没有人会拨阿花的分机,但从那以后,CFO真的开始经常拨阿花的分机号码,他不但自己拨,还会怂恿其他老外拨,于是,一时间,阿花的电话几乎全是老外打的,以至于那段时间阿花一听到电话铃声,就条件反射的心惊肉跳。

某次,电话铃声又响,阿花战战兢兢的接起电话,电话传来一轻佻女声:“Hello,Rebecca……”

阿花一楞,直觉哪里不对,对方先忍不住笑场——

原来是那只幸灾乐祸的梨- -|||||||

****************

接触久之后,阿花发现同是老鹰,有些人的英文十分好懂,与之交流如同上天堂;而有些老鹰的英文则让我怀疑咱不是生活在同一个星球上,足以打击你下地狱——

比如CFO Paul和英德混血的英俊Tom两人的英文就相当易懂,他们知道如何用更简易的句式与英语非母语的人们沟通,知道哪个用词更容易让对方产生联想,一旦发现对方理解方面很吃力,会立刻换一种表达方法——

而可爱的波兰胡子Jacky,就没有那么善解人意,如果你表示不明白他在问什么,他会全盘copy刚才同样的问句,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提问,简直就象是走动着的复读机——不幸的是,俺不是没听清楚他说啥,俺是压根不明白他说的那词是啥意思,他越重复俺压力就越大,到最后脑子一片空白,完全呈现当机状态。(突然想起prin的流川:我不懂的话,就说到我懂为止,555555555,流川君,这世上,还是有很多东西,靠机械的重复是zenzen没办法理解的T________T)

不过与这批老鹰里唯一的女性相比,Jacky已经算是相当仁慈的了,Finola小姐,据说是很典型的英国腔,说话低声细语,温柔有礼,但不知怎么,对俺的耳朵来说,这口音,实在有点硬到没法消化,而且Finola小姐有一个特色,当你对她的问话没啥反应一脸茫然显然是没有听懂的时候,她绝对不会做重复问话问到你懂为止无形增加你压力的土匪做法,她一点也不着急,她给你时间,她不开口,她睁大眼睛等着你慢慢消化——这种情况,往往是阿花与雌鹰面面相觑小眼瞪大眼相持良久后,阿花全线崩溃缴械投降——拜托,你让人消化好歹先扔点东西过来先……

于是,每次Finola向阿花预定会议翻译,阿花当晚必定噩梦连连……
>_________<

****************

某次Finola与阿花说到某事,又眨巴眨巴眼睛等待阿花的反应。

阿花暗自思忖,刚那句好象俺应该听懂的样子,可那不是个问句,为啥她还在等俺的反映捏?还是说俺又漏听了啥?理解错误了?鸡同鸭讲了?

正在阿花上下求索而不得的时候,Finola好心的说:啊,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阿花急了:可是我想弄明白你到底表达的是什么……(拜托,这是俺的专业操守,俺脆弱的自尊心啊ToT)

Finola小心翼翼的解释:其实我刚刚是试着开了个玩笑……

阿花:……

这人原来是在等我笑给她看,可是老天佐证,那句我听懂了,但是,实在是一点也不好笑啊- o -

*******************

阿花从前读书的时候就从来不背单词,词汇量少的可怜,工作之后更是把没怎么用过的单词全忘光了,于是,在跟老外们调研各大卖场超市的时候,吃尽了苦头:

老外指凉席问:这是啥?

阿花:(凉,凉席这词我不会- -||||)恩,就是我们夏天为了凉快铺在床上的一种垫子,通常是用竹或草做成……

老外指腌菜问:这是啥?

阿花:(忘,忘记了- -|||)就是一种中国的传统食品,为了保存持久用盐加工过的蔬菜……

老外指榴莲问:这是啥?

阿花:一种水果,闻上去不太好但吃起来很不错^o^

老外指海蛰皮问:这是啥?

阿花:一种来自海里的食物^^bbbb

老外指海鳗说:这是啥?

阿花:(糟糕,刚才不该那么快把“来自海里的食物”这么好用的解释用掉的ToT)是,是一种海里的鱼……- -||||||||||||

老外指黄鳝说:这是啥?

阿花:……是刚才那鱼在河里的兄弟。

老外:……

阿花 & 老外:>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命,命不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