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多功能厅>>课外作业150

老外与阿花(三)

花音

背景介绍:

阿花最近终于了解到身为总经办翻译的主要职能了——你不能象公司常驻老外的私人助理一样只对某一个老外负责,也不能象公司各部门的专职翻译一样只需对自己部门的翻译工作负责,你得对每一个老外每一个部门负责。你得把自己看成救火队,螺丝钉,哪险哪扑,哪松哪拧,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要有为革命忘记吃饭时间的觉悟,要做好随时阵亡在战场上的准备……

最近,咱的英国伙伴源源不段从世界各地派来的国际临时救援小组——

****************

第一个老外夸阿花带美国口音的时候,阿花着实得意了好一阵子,之后冷静下来想想,人家搞不好只是随口客气两句;

到第二个第三个老外都这么夸的时候,阿花开始左右摇摆要不要自我膨胀,最后终于说服自己,夸外国人的英语带美国口音可能是英国人独特的奉承方式……

但是——好在他们没夸我带有日本口音啊- -||||||

*************

亚洲品牌经理是个法国人,翻译的休憩中途老法同志拿笔在纸上工整的画了个类似与双十字的交通标志,高兴的向阿花求证——

老法:这是亚洲吗?

阿花(端详了老半天,疑惑的摇头):我印象里,亚洲在地图上不应该是这个形状啊……

老法:不是,不是,我是在写亚洲的“亚”字。^o^(注,此老外在香港工作多年,学的都是繁体字)

阿花:……

我KAO!

**************

两星期前,英国总部指定了三名国际审计人员到公司了解情况,一名英国女士,一名意大利男士和一名国籍是芬兰,但母亲来自150年前的中国家庭的亚裔男士。英国女士在公司逗留了一个星期后就先行离开,而两名男士则承担了主要的审计工作,阿花负责全程翻译,并在与这两位男士朝夕相处的半月中,与两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关系——


那位亚裔男士长的实在是太正统帅气,平时彬彬有礼,不苟言笑,但偶尔展露含蓄的笑容,真的会把人电晕。阿花还是头一次在翻译过程中会脸红心跳,完全不敢直视人家的眼睛。但与人熟悉了以后,亚裔男士会无意识的缩短之前与人保持的距离,不再吝啬自己的笑容,偶尔还会对你抬抬眉眨眨眼的,就在阿花就快要抗不下去的时候……

老亚(拿出钱包的全家福向阿花甜蜜的献宝):我妻子是韩国人,看,这是我们的双胞胎,14个月了。

阿花(石化中):我,我完全没想到你已经是个父亲了,这实在让我太震惊了……

旁边的老意闻言凑了上来——

老意:啊,rebecca,我实在不想让你一天之中受两次打击,但我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o^

阿花(黑线):…………

拜托,你是不是孩子他爸俺真的zenzen不关心 - o -

******************

老亚正在学习公司中文,醉心于帮自己以及同事取中文名字,老亚叫Hannes,遂给自己取名叫“汉年”。老意名叫Morizio,老亚斟酌了一阵子,小心的在笔记本上写下了两字——马利。

老意(兴奋的):这名字什么意思?

老亚(小心的):Horse Profit

老意(失望的):马的利润?这个名字实在太奇怪了……

阿花:要不这样吧,换成毛利吧,正好你们一直跟管理损益表打交道,这名又顺口,又有意义,还跟你的英文名字读音更接近^o^

老亚(眼睛一亮):这个好,这个好。

老意(严重抗议):我不要,我绝对不要在别人面前介绍自己是Mr.Gross Profit!!!

老亚(驳回上诉,立刻把“马”字改成了“毛”字):决定了,就这个了。

老意:T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T

之后,阿花与老亚一有机会必称呼老意同志:Mr.Gross Profit

*****************

某次中午和老亚老意一起吃午饭,老意骄傲的拒绝了阿花主动伸出的援助之手,自己选择了工作套餐,得意的坐定——

阿花(好奇的):你点的什么?

老意(自豪的):一盆牛肉,一盆青菜。^^

阿花(疑惑的):你确定你点的是牛肉吗?我看样子长的象鱼块嘛- -

老意大惊失色,赶忙尝了一口,结果——是鱼,遂垂头丧气的把整盆鱼端出了自己的套餐盘外。

阿花:你不吃鱼的?

老意:吃的,但这种做法不吃,ToT

阿花:……(活该,谁叫你自己没认出那是鱼)要不你吃的我的炒饭?

老意:……(很想吃的样子)还是算了……

于是老意将热切的眼神移向身边的老亚。

老亚:……(懒得理你,装没看见)

那顿饭,老意几乎是一边渴求的看着老亚不动声色一口一口的把套餐里的鸡排,烤肉和荷包蛋慢慢的享受完,一边就着自己盘里剩下的几根大白菜对付过去的。

饭后,阿花坏心的问:你吃饱了吗?

老意:完全没饱,T_________T

老亚:(耸肩)要不你再去点一份?

老意: ……>______________<

说实话,那也是俺吃的最辛苦的午餐,天晓得俺要花多大的定力,才能忍不当场喷饭狂笑啊……

******************

老意与老亚临走前,请阿花至宾馆饭店用餐,点餐时候三人意见不合——

老意:Rebecca,你尽管点自己想吃的。^^

阿花:鱼?

老意:我,我不吃- -||||

阿花:鸭?

老意:这,这个我也不太吃- -|||||

阿花:牛肉类的?

老意:太好了,恩,你确定不会是牛的胃,肝,舌头什么的?

阿花:……>"<

老亚(听不下去了):你不用管他,他不吃我可以跟你一起吃。

阿花(心花怒放):那就……牛蛙???

老亚:………还,还是算了- -|||||||||||||||||||

真搞不懂,是老外吃的禁忌太多还是中国人的饮食百无禁忌啊。

*******************

席间老亚问起阿花的中文名字。

阿花解释了自己的名,碰到姓的时候为难了一会。

“胡”字做为单字很难给个确切定义,要从少数民族迁徙说起又嫌麻烦,于是阿花随口说,“胡”这个姓氏的意思不太好组词,总是胡闹胡说之类的贬义词。

老亚(一本正经):为什么不考虑嫁给一个外国人?那你就可以换掉这个姓了。

阿花(郑重其事):真是个好主意,我回去跟我男友商量一下。

两老外爆笑。

*******************

阿花问起老亚的双胞胎是男是女,得知是两个女儿的时候遗憾的告诉他中文字里一子一女就意味着“好”。

老意又凑上来:我就是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啊^_^

阿花:啊,那就最圆满不过了。

老意:而且他们是不同的妈生的啊^o^

阿花:………………

这一点也不值得夸耀!!!!!!!

**********************
在为两审计人员做随身翻译的过程中阿花几乎跑遍了公司所有部门,两老外不厌其烦的与每个部门的负责人开会,没完没了的提问的过程中,大家的反应也各自不同——

A:惜字如金类:

这类型翻译最乐得轻松——

问:您是负责XXXX的XXXX的吗?

A:啊,是。

问:那您能应该很了解XXXX吧?

A:啊,算是吧。

老外&阿花(期待的):……@@

A(迷惑的):……?

问: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如何XXXX?

A:啊,成啊。

老外&阿花(继续期待的):……@@

A(继续迷惑的):……现在吗?

老外&阿花:#·¥·¥#%·#¥·#¥·#¥·#%

*********

B:离题万里类:

这类受访者简直是翻译的噩梦——

问:请问您是怎么XXXXXX的?

B:这个请让我先介绍一下我们部门的整体情况,blahblah(省去废话若干),现在的情况,基本上就是这样的,翻译,请你先把我刚说的那些传达一下。

阿花(黑线):blahblah

B:呀?等等,你还没翻那什么blahblah……

阿花(隐忍中):blahblah……

B(终于满意了):对,还有其他什么问题吗?

老外:……那个,您提供的信息对我们十分有帮助,但是,您好象忘记我们最初问的问题是什么啦?

- -|||||||||

************

C:自力更生类:

这类受访者往往习惯与老外直接沟通,但是,这类受访者的英文却往往不是那么……好- o -

于是,在此类受访者blahblah扔出一串又一串的不明单词后:

老外(期待的看着阿花):…………(啥意思?)

阿花:……(虽然你很有诚意的看着我,但他号称自己说的是英文哪,你问我我问谁?>"<)

*************

D:兴致高昂类:

按道理一般接受审计人员问话的受访者都是希望越早完事越好,大家在听到老外表示问完了的时候都相当雀跃,当然,有时候咱也会碰到完全相反的——

问:请问XXXX是怎么XXXXXX的?

D:这个您问我就算问对了,我对这里的情况是再了解不过了,blahblah(省去对问题的详细解答若干字),啊对了,我还知道除此之外的情况是怎样的,blahblah(省去对引申情况的额外解释若干字),还有,有些不正当的情况,我也一起跟您交代了吧,blahblah(省去不可为他人知的内幕若干)……

阿花(万吨黑线):喂,你确定这些能说吗?- -+++++

D:说的也是啊,那算了,你就别翻了。

于是,阿花简短的把该说的翻译给老外听——

老外(疑惑的):可她刚说的应该不止这些……

阿花(确凿的):啊,那是她中途给俺讲了个故事!

老外& D:- -|||||||||

之后,大家相谈甚欢——

老外(最后满意的起身):OK,我已经没问题了,谢谢您的合作!

D:哎~~~等等,你问完了,可我还没说完哪!!!

老外& 阿花:- -|||||||||

*********

周末老意邀请阿花一起在上海转转,两人转到美术馆——

期间看到一些古怪的行为艺术,比如有一块地从天花板上悬了N条皮带,老意与阿花看着这一群空悬着的皮带,迷惑了——

老意:这些皮带慢慢的晃动,是不是模拟一群人在走路?

阿花:……(完全看不懂)

仔细上去看看旁边的解释——原来人家艺术家是想用皮带暗喻中国的父权主义啥啥的——

又走进几个影象室,不到十分钟的电影里要不就是完整的展示了N十年代加工场把活鸡加工成熟食的流水线,要不就是一辆火车没完没了的一直飞驰,耐心的等待5分钟后,背景画面居然一点没变,阿花黑着脸退出来——

老意(好心的安慰):恩,艺术总是比较晦涩的,如果大家能轻易的看出艺术家想表达的意思,那他们不是太逊了吗?^o^

又走到一副画面前,那副画白茫茫光秃秃一片啥也没有。不解之下,继续求助旁边的解说,说是这位艺术家是在表达自己对祖国的热爱啊留恋啊云云……

两人大惊,没想到一副白画居然蕴涵了艺术家如此深厚的情谊,惭愧之下,俺瞪大了眼睛才发现那画布中间有个洞……

老意(忍无可忍):谁能告诉我,他们是不是忘记把这画贴上去啦!!!

***********

公司开始做各部分费用预算的时候,阿花无事开始刁难起经常打咱着随便拿纸复印的老外们——

某日,又有老外借纸。

阿花吁吁叨叨的念,以后请自带复印纸张,要不然得付咱钱啥啥的。

老外复印完后,诚惶诚恐的把剩下的纸还回来:您不数数?

阿花:- ______ -

***********
其他:

公司的某留学人才某次托我代翻译份文件,阿花扫了一眼三下五除二翻好交差。

留学人才惊讶于阿花的速度,开始细细的审卷,审了老半天都没点动静,座位上的阿花开始忐忑不安了:

阿花A:糟糕,估计过不了关哪……

阿花B:切,说不定是咱翻的太好,人家正在认真揣摩呢。

又老半天过去了,留学人才居然开始在阿花的试卷上奋笔疾书:

阿花A:太夸张了,不至于得改那么多吧……

阿花B:切,说不定人家是在做笔记呢。

以上——就是阿花赖以生存的精神胜利法……- -|||||||||

*****************

阿花部门的某特助某次找阿花谈心,提到了阿花未来人生走向等宏伟的目标及展望,并询问阿花有没有选好将来想走的道路——

阿花(汗):恩,这个问题太重大了,请容我回去仔细考虑一下 - -

第二日。

特助:你想好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了吗?

阿花(黑线):这个问题,一天哪能就想好咧?

特助:哼,我就怕有些人连一天都不愿意想哟!

阿花:……………………

这位真是阅人无数,一语中的啊- o -

*******************

阿花与BF的梦

Side A:阿花的梦

阿花:我昨晚做了个梦,有个多金又英俊的年轻男士要求我跟他共度一生,我犹豫了一会,就抛弃你投入他的怀抱了……

BF:……

阿花:醒来以后我BS了自己一把……

BF:哼,那是当然的。

阿花(捶胸顿足ing):我BS的这么好的机会,自己居然还要浪费时间犹豫!!!

BF:>_____<


Side B:BF的梦

BF:我昨晚也做梦了。

阿花:说来听听?

BF:我梦见和你一起在水库附近观景,中途水库突然开闸,洪水涌过来,我带着你赶紧逃跑,结果到了台阶那推你推不上去,我就自己爬上去了,回头一看,你已经被水卷走了……

阿花(大怒):你居然扔下我自己逃跑!!!

BF:是啊,我醒了以后也后悔了……

阿花:总算还有良心……

BF:我后悔的是,我早该醒悟到以你实际的体重,是怎么推也推不上去的啊!

阿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