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多功能厅>>课外作业183

[花痴笔记]在故纸堆里yy——帅哥与短命

蜘蛛

  仔细想想似乎历史上有名的帅哥很多活不长,是天妒英才还是“红颜薄命”?当某蛛在某日作倒立练习时突然产生一个想法,那些活不长久的帅哥,也许正是因为短命才留下了亘古不变的英姿靓影。

  想想看,一个男人无论是具备文采还是武功,想必外表看来定然有些异于常人的气质,再加上年轻,那个时代的饮食习惯和生活习惯(无论东西,有点门楣的家庭都会培养子弟练练骑射),身材也是说得过去的。十几二十岁的年轻男子具备这几点,任他放在何时何地,都能让人眼前一亮吧。一旦早夭,留在人们记忆中的往往是他们最意气风发的那一瞬间和岁月,于是传说开始了……

  我崇拜刚初升的太阳、惋惜未怒放的蓓蕾、倾慕只一现的昙花、花痴最短命的帅哥

  短命的帅哥们(排名不分先后,想到谁写谁啊)

  霍去病:夭亡年龄 24岁。

  其实这是虚岁,霍少死时不过23。18岁出道,5年的时间名满天下,创建不世功勋后,霍去病不明不白的死在长安。战死沙场也许是更适合他的结局,抑或在未来失宠时被铲除被剿杀,霍少也会在全力反抗后安然的闭上眼睛。但是横扫大漠的年轻名将躺在长安府邸华贵的床榻上,望着窗外的骄阳明月,却知道自己必死时的形象,让我禁不住鼻子一酸。在望着死神一步步逼近,一辈子叱咤风云、不知失败挫折为何物的霍少,有没有感到一丝恐惧和无力感呢?而未央宫里的千古一帝,可以给他百万雄兵、可以给他万千荣宠、可以让他睥睨天下,却也挡不住手持生死牌的无常。于是只能在他死后举行一场隆重至极的葬礼,在自己坟墓旁为他修一座华丽的坟冢。


  亚历山大大帝——心碎而死的偶像之王

  亚历山大大帝(公元前356-前323),死亡年龄33岁,死亡原因,不明。

  亚历山大是希腊城邦马其顿的王子。按希腊古时习俗,孩子刚出生时都会被年长者仔细检查,身体有缺陷的婴儿会被丢进山谷自生自灭。残酷的弑婴风俗,以黑暗之姿打开了黄金时代的大门。传说中半神半人的英雄们都是从出生时便经过严格筛选的最强者。其实这种风俗到了亚历山大时代已经不是那么严刻,但是他的父亲腓力二世望子成龙,母亲奥林匹亚斯则有轻微妄想症(她坚持亚历山大是她和宙斯生的),一个希望继承人成为威震天下的君主,一个则认定儿子是至高无上的神子,于是两位溺爱孩子的父母用重金加强权请来了当时世界上最好的学者和教师(其中就有亚理士多德),创造出世界上第一部全方位的帝王培训课程,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打造出一位可以超越时空的“偶像”。

  用心良苦的双亲成功了,儿子英俊潇洒、魅力非凡,文从大师武可立国,长大之后更是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内就创造出一个前所未有、跨越三大洲的帝国。可是亚历山大的例子从另一方面教育了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切不可只重IQ,EQ的培养也十分重要。受母亲希腊神话情结影响,亚历山大从小就极端崇拜荷马史诗《伊利亚特》里的大英雄阿喀琉斯(此公也是希腊神话英雄中的顶级偶像,是个外表貌美如花、实际力大无穷的怪胎),估计后来也渐渐把自己代入了那个半神的时代。因此他的行为总呈现那种古代先哲和英雄特有的浮夸姿态,就这一点而言,奥林匹亚斯娘娘应该好好向中国古代一位普通母亲好好学习,“孟母三迁”阐明环境对青春期的孩子影响是具有决定性的。

  可惜历史无法改变,亚历山大21岁时踏着父亲的鲜血登上王座,扫平四方的叛乱后,年轻的君王将目光投向了强大的异国——波斯,带着征服世界的美梦,他开始了自己的远征,并且所向无敌。

  据说亚历山大在远征时总要把自己打扮得异常醒目,可以让自己的部队和敌人远远的一眼就可以看见他。因此总是红白二色的打扮,甚至在头盔上插上长长的白色羽毛。漫漫黄沙中,数十万铁骑雄兵掀起了雾蒙蒙的沙尘,而从这漫天的黄沙中,一位红衣(或者白衣)的绝世美男款款走来……

  (某蛛怎么开始有恶搞的感觉了,严肃严肃)

  在阅读资料时,某蛛的脑子只不断重复着六个字——银河英雄传说。田中芳树虽然是汉学大师,但在这部可以用“神话”来作注开山之作里,田中还是选择了更加绮丽梦幻的希腊故事。罗兰克兰毫无疑问套用了亚历山大的外壳和经历,天赋、魅力、野心外加上一个犹如生命般的挚爱。赫费斯提翁(又译希菲斯提恩,这个译名是很容易产生联想的)从童年时代就是亚历山大的最亲密的伙伴,成年后则成为亚历山大麾下最优秀的猛将和骑兵指挥官,堪称马其顿远征军里当之无愧的第二号人物(据说亚历山大曾经对一位错认他俩的异国贵妇说:“他【赫费斯提翁】也是亚历山大。”)。即使是最严肃西方史学家也相当肯定两人的爱侣关系,二人之后和波斯贵族之女缔结的婚约,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典型的政治婚姻,目的是为了更好的控制殖民地。赫费斯提翁死在了从印度回来的归途中,据说当时亚历山大日夜抱着爱侣的身躯痛哭三天,水米未进(又是个眼熟的场面)。当时就有占卜师预言,这位扫荡天下的征服者也活不长了。事实上,这位曾经如阿喀琉斯般不可战胜(也幸运非凡)的君王就此开始极速衰弱,虽然仍然念念不忘征服东方的梦想,但他自己已经无力再起飞了。对亚历山大而言,赫费斯提翁就是他的“阿喀琉斯之踝”。

  当这个唯一的致命破绽被攻破后,“偶像之王”死了。

  又一个莫名其妙死在病榻上的旷世名将,小霍虽然威风,但和这一位相比,文治武功实在不可同日而语。唉唉,是我糊涂了,两个人基本没有可比性,严格的读者忘记我刚才说的那句话吧。有关亚历山大大帝的死因,可算是千古之谜了,病死、暗杀,两千年来争论不休,discovery曾经作了一期类似《图坦卡门》那类的探索节目,揭示了一种全新的可能性(虽然片子作得言之凿凿,但仍然不能当作百分之百的证据,但相当好看,希望能买到碟)。总之这部片子描述的是各个领域的专家借助现代科技还原了亚历山大大帝的最后岁月,得出的结论是这位横扫三大洲的勇士死于哀伤过度和服药过量,说白了就是一种无意识的自杀。当然亚历山大大帝不是故意自杀的,因为他当时仍在作着再次远征印度的准备,可与此同时,这位曾经精力过人的年轻君主已经缠绵病榻多时,为了缓解无法摆脱的悲哀,他逼迫御医给他服用过量的菟奎,这种药物甚至到了现代都被当作治疗抑郁症的药物。心中的痛苦在药物的催化中得到了暂时的缓解,可是身体的其他器官却抵御不了这种虚假而霸道的抚慰,于是一代霸主流星般的陨落,虽然有两个妻子,但他却没有子嗣,手下的将军们瓜分了他的帝国。

  亚历山大大帝最后的遗言:“世界上最强壮的。”这是他的部下问他选谁作继承者时,他的回答。


  安提诺乌斯——诸神与上帝之间最后一个偶像

  死亡年龄:20岁,死因:溺死

  知道安提诺乌斯的人大概不会很多,除了名字难记外,另一个主要原因是这位古罗马帅哥和沫大拉的玛利亚一样,曾经被垄断西方文明千年的宗教力量彻底封杀过,如果不是因为他那痴心的情人,后世人大概也很难找到他曾经存在过的证据。

  安提诺乌斯的真实身份大概是个奴隶,起码不是罗马的自由民,根据是当时罗马的法律,同性之间若存在情事,其中一方必须是非自由民。而他的情人则是罗马皇帝哈德良。帝王的爱情也许并不忠贞,但确实是最容易在历史的长河里留下痕迹的韵事。因为这些或痴情或花心的帝王们可以用倾国之力,为心上人或者毋宁说为自己留下证据。于是今天的我们可以在史书里读到烽火戏诸侯的典故、可以欣赏到寄托了无尽哀思的伟大建筑——泰姬陵,可以遥想那已经湮没的空中花园。这些荒唐华丽匪夷所思的传奇,都是帝王之爱中的经典。罗马皇帝哈德良因为安提诺乌斯也成为其中一员,比起任何前辈和后来者都毫不逊色,因为他为自己的宠儿创造了一种宗教。

  安提诺乌斯在20岁时溺死在尼罗河里,史书里并没有注明是死于自杀他杀还是意外。如果是最后一种,那没什么可说的,如果是他杀,我们可以在哈德良的后宫以及政敌中找找凶嫌。如果是自杀,那么故事可就有了别样的精彩。倘若这位罗马美少年真的是自绝于世,那么某蛛将称呼他为地中海的那西斯。和爱琴海的前辈不同,他并不是因为哀悼自己的美貌而忘,安提诺乌斯所恐惧的是自己已经走到了青春的坟墓旁。根据古罗马的法律,男男之爱,只能存在于成年人和未满二十岁的少年之间。而他满20岁了,无论愿意与否,他已经是个成年男人,即使没有这条法律,哈德良这位崇拜古希腊文明的皇帝,也会把自己的目光转向那些更年轻的、宛如花朵般的少年。失去了帝王的宠爱后,连自由人都不是他会面临怎样的命运?当安提诺乌斯坐在豪华的王船上顺尼罗河而下时,也许无数次想到这个问题。望着水中已经长成的身影,他也许感到绝望而恐惧,于是一头栽了下去……


  孙策——霸王易碎

  死亡年龄:26 死因:遇刺

  一部《三国》成就多少好汉,但让某蛛兹兹念念、心随神往的不过三人。文诸葛武子龙,这君,就是孙策。

  其实莫不要说亮云,便是和那超级偶像般的连襟以及登基坐殿的兄弟相比,孙策的名号在后世人眼中都要黯淡许多。我这里把他归为“君”,都要引得几多争议,不过在那个英雄豪杰纵横天下的时代,恃才傲物的江东名士却是一一被这位少年霸王折服,拜倒在他的马下,从而建立起日后东吴的百年基业。

  《三国志》里说孙策“为人美姿颜,好笑语,性阔达听受,善于用人。是以士民见者,莫不尽心,乐为致死”,他十七岁从暴死的父亲手中接过已成摆设的兵符和未竟的霸王梦想,单骑闯关,忍辱负重,从袁氏手中要回兵马,从此猛龙入海,几年功夫便尽诛江东豪杰,成为一方雄霸。此时的孙策不过二十出头,青春年少意气风发。便是那日后名满天下的周郎,也雌伏于他的王者之风。

  可惜孙策太自信了,自诩勇猛天下无敌。只是忘了他并非单纯的一介武将,与敌人的较量早已超出了那简单的一刀一枪。身为吴侯,他拥有的不仅是帝王的权力,还有帝王的危机。曹操的谋士郭嘉素有“通天眼”之称,他在孙策盛名最盛时便断言其人“必死于匹夫之手”,果然之后不久,孙策便在行猎时遇刺,伤重不治。

  据说孙策其实伤不致死,好好调养应能活命。不过他是伤在脸上,取镜自照后他竟然大叫而亡。且让我们放下关于他年轻气盛的讪笑,只想想那是怎样的一张脸,竟值得名震天下的豪杰用性命去哀悼。仅此一念,便足够让后世花痴追忆千古。

  连城易碎,霸王易折。项羽也好、孙策也罢,除了说他们年轻,大概也只能感叹世间竟有如此自恋者宁死也不玷污自己的羽毛。


  慕容冲——阿修罗

  慕容冲(358-385)死亡年龄:27 死因:被杀

  阿修罗:佛经中八种神道怪物之一,性子执拗、刚烈,杀气重,凡与之接触,触犯其喜乐者,都必然遭殃。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什么人可以让我直接联想到阿修罗,那么非这位西燕的短命君王莫属(让我们暂时忘记男女阿修罗的区别)。读过有关慕容冲的文字,某蛛觉得他最大的悲哀也许还不是那童年时被蹂躏的娈童生涯,而是无论生前还是身后,慕容冲都被史书、演义甚至至亲们鄙薄嘲笑抛弃。

  慕容冲被俘时爵位是中山王,官拜大司马,后世人说小孩子当时不过12岁,这官衔当然是虚的。不过翻开五胡十六国的历史,我们会发现鲜卑王族里十一二岁的王子手握大权的不乏其人。比较有名的还有北齐的琅邪王高俨。高氏是鲜卑化的汉人,这两个家族相似点颇多,就连有遗传嫌疑的疯狂和优秀也不相上下。琅邪王高俨是北齐末代君主高纬的弟弟。高纬这位北齐后主的荒唐残暴这里就不多说了,令人发指的暴行罄竹难书。不过他在真正掌权之前,足足有五年都屈服于老爹高湛的淫威之下装疯卖傻,太上皇暴死后又差点被弟弟高俨一举篡权夺位。高俨小小年纪便成为北齐的权臣,代父行政。一件小事可以证明高俨生性严苛残忍,即使对自己也是如此。某一时期他的喉咙经常患病(估计就是上呼吸道感染什么的),为了根治,他要太医用钢针直刺入喉,据说整个治疗过程中他的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联想到关公刮骨疗毒看官们也许觉得没什么,但是要知道,高俨在此时顶多十岁出头。想想你我在小学打预防针时的表现,说高俨非比凡人想来也没什么不可。这位琅邪王在老爹没死哥哥没权的时候就开始侵权干政,处理政务时的老成决断让一干王公大臣莫不畏惧,而此时的他,也不过十一二岁而已(要知道他谋反被杀时才十四岁,留下了四个遗腹子,都让老哥杀了)。

  说了这么多高俨,其实不过是想举个例子描述当时的历史背景,假设一下慕容冲那个“大司马”的官衔未必全是摆设,根据慕容家的传统,十几岁的小王子是真的可以掌握兵权的,他那两个功高盖世的叔叔都是从十三四岁开始就在战场上扬名立万,在远征高丽的战争中,13岁的慕容垂是大将,而主帅则是他17岁的哥哥。可是这么一来,反倒是更显得他日后的命运悲惨。一个心比天高手握大权的小王子,国破之后竟然以色事人,身世之跌宕足以解释他日后为何血洗长安,将千里关中沃土尽变成阿鼻地狱。符坚其人,在历史上的评价其实相当正面(偶记得小时候学古代史时教科书可是给这位前秦皇帝说了不少好话),就是敌对面文人修的的史册《晋书》、以及后世的《资治通鉴》什么的,对他也不乏褒奖之词,总之他老人家在十六国这段疯子皇帝轧堆的历史里堪称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可惜他在踏平燕国后在对待俘虏的问题上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不但让后世的道学家们在说到这段时舌头容易打嘟噜,而且还埋下了日后亡国灭种的祸根。

  符坚总想依照汉人圣贤典籍里描写的样子作个仁君,好让自己有别于那些杀人如麻的本家叔叔伯伯。为此他作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优待俘虏”,说白了就是灭了你的国抄了你的家抢了你的女人把这一家子老老少少成千上万人赶牲口似的赶到指定位置后,笑眯眯的说“好,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啦”。对此司马光他老人家一针见血的指出:“夫有功不赏,有罪不诛,虽尧舜不能为治,况他人乎?”符大爷忘了自己的地盘都是真刀真枪打来的,和有血海深仇的人讲什么仁义,他愿意人家还不愿意呢。符坚打仗还保留着天生的血性,但文治一途却实在是被一知半解的儒家思想害惨了。前秦权臣正牌汉人王猛倒是绝不迷信孔孟之门的学说,不断提醒主子将俘虏来的鲜卑儿郎斩尽杀绝,但几乎一辈子都对王猛言听计从的符坚对此却就是不听。王猛那时候心里忌惮的只有慕容垂,这位在前秦跺跺脚便能震倒半壁江山的大佬,大概到死都没把那个虏进宫墙的前燕大司马放在眼里。可是他们都忘了,能够以哀兵之姿颠覆国家的人,除了需要实力、野心和机会之外,还要有足以毁天灭地的疯狂。

  慕容垂当然没有这种疯狂,这位在后世被看作慕容家最厉害的人物就某蛛看来实在说不上了不起。和那些倒在血泊中的前辈后辈们相比,慕容垂也许只是多了些谨小慎微。他的大半辈子用一个字便可概括,那就是“忍”,凭借这个字,他从前燕躲到前秦,又从前秦回到了燕地。不过只此一点也足够慕容家上上下下几百年所有的天纵奇才们好好学习体悟一番了。

  话扯远了,总之想作贤君的符坚宽恕了慕容氏的所有皇族。不过作为例牌的战利品,他还是要在被降服的宗室中挑选美丽的王女。其实这个惯例挺科学,一亲遮百丑,女儿送进宫,也就表示皇帝作了自家的女婿,将来如果生个外孙还有可能当皇帝,到了那时候两家人变成一家人,真是有什么仇恨也化解了。自古的和亲制度虽然沾满了弱女子的血泪,但这些悲哀又勇敢的女人却是用自己的单薄娇躯压灭了无数战火,挽救了多得数也数不清的人命,也让更多的女人避免了失去丈夫儿子的痛苦。可惜符坚却在此处犯了大忌讳,不但没有化解和鲜卑的矛盾,反倒是将那把仇恨之火越点越旺。

  弄走一个14岁的清河公主也就罢了,甚至把慕容垂的老婆哄上床也无所谓(从慕容垂的行事风格以及当时风俗背景而言,这种事恐怕真的无所谓),符坚偏偏还看上了慕容冲,偷偷去尝个鲜也就得了,他却还要把堂堂中山王、前燕大司马关进后宫,堂而皇之的享用。这种羞辱怎么能让曾经天下无敌的慕容氏忍得下去?

  (插:自从了解这段典故的始末后,我对耽美小说里任何匪夷所思的设定都坦然了,不是后辈们会胡思乱想,前人真的是什么禽兽行径都作过了——符坚老贼,慕容冲当时才12岁,你可真下得去手)

  不过,这一大大违反符坚行事风格以及政治利益的行为,倒是可以作为慕容冲肯定是个绝世帅哥的证据。那会是怎样的风姿,让一个崇拜儒家文化、志在一统天下的霸王,忘记了先贤事迹和王霸雄图,将股肱重臣的肺腑之言抛在脑后,无视被愤怒和屈辱蹩红了眼睛的鲜卑铁骑,一门心思只要把他藏起来,藏在只有自己看得到摸的着地方,成为一个人的禁脔…


  史书里几乎没有对慕容冲外貌的描写,什么“美姿容”“身骨瑰玮绮丽”之类的抽象词汇统统见鬼去吧,便是司马迁重生,在面对那张苍白的面孔时,大概也只能沉默的记下四个字——“倾国倾城”。对了,就是这四个字,除了慕容冲,翻遍史书,谁能找出第二个真正达到这境界的存在?他不是被动的祸水,旁人再找不出为他那惊人残暴辩护的借口。因为悲哀痛恨着那张绝世容颜带来的屈辱,慕容冲,凤皇儿,自己覆灭了一座都城、一个国家、一代王朝!

  在被钉上耻辱柱十几年后,前燕大司马、中山王慕容冲在血光中复活,领导着乌合之众组成的杂牌军,摧毁了曾经不可一世的前秦。闭上眼睛,我似乎能透过那屠城的火光,看到一个皮肤苍白、身材颀秀的年轻人,鼓动着数十万乡民化身成野兽般的乱军,以疯狂的意志带动他们屡败屡战遇强愈强,直到让整个关中平原血流成河。望着曾经见证过他屈辱的大地被彻底染成血红后,那双灿若寒星的丹凤眼才稍稍流露出少许曾经牵动帝王心的绝世风情。

  据说慕容冲起事之后上战场几乎从不披甲胄,这样虽然肯定增加了美感,但那身着素袍立马横刀的剪影却也让千年之后的某蛛,隐隐感到他内心那被复仇之火掩饰起来的真意,竟然是一种近乎狂热的渴死。“凤皇凤皇,何不高飞还故乡?无故在此取灭亡?”也许他最后的结局是慕容冲自己设定的剧本,毕竟在那一刻,他想做的、能做的,已经全部完成,而只属于他自己的杀戮和报复终于结束之后,慕容冲发现他竟然完全没有生存下去的可能。天下人,无论是曾经的敌人还是曾经的家人,都只肯承认他是那倾国倾城的凤皇,如果他想化身九五至尊的神龙则完全没有容身之地。遥想着远方叔父那双阴郁隐忍了一辈子的狼眼,慕容冲或许冷冷的笑道,这辈子,任何人都休想再把我变成一只囚鸟,即使是关在金丝笼中的凤皇!

  这是某蛛想象中的慕容冲,依据的材料是慕容冲老爹慕容隽的身高(八尺二寸)、后世对鲜卑部落人种特征的考证(不过也有结果南辕北辙的可能)等等,外加上某蛛的个人想象,可是写出来之后才发现真是越看越像流川枫。写慕容冲最高杆的,还属樱桃青衣,某蛛此番只是东施效颦而已。



乱弹十六国

  为了写短命帅哥慕容冲,大大啃了一回十六国的东东,发现百多年“五胡乱华”真是八卦故事多多,再加上之后的南北朝,三百多年的乱世比那强汉盛唐都要热闹,于是兴起了乱弹的念头。未了回复一位jm的问题,偶写了有关西燕的一段,而这乱弹,便决定还是从帅哥慕容冲建立的西燕开始。

  ·西燕残歌——被湮没的王朝

  写在前面:实在喜欢天平的文,于是把标题偷来用了,如果阿姐不同意,我马上撤换。

  五胡十六国的产生源于晋朝司马氏门阀斗争造成的时局混乱。西晋惠帝末年“八王之乱”引发了地方军阀的起事,司马氏无奈只得南迁,长江以北的中原地区就被从汉朝开始不断迁入的北方游牧民族占领,由此开始了一百多年的乱世,史称“五胡乱华”。

  其实西燕在史书中并没有被归入十六国的行列。历史上的十六国指前凉、后凉、南凉、西凉、北凉、前赵、后赵、前秦、后秦、西秦、前燕、后燕、南燕、北燕、夏、成汉。而西燕则和代国、冉魏、吐谷浑属于同一级别,在史书里游离于大部之外。其实两者没什么区别,基本上都是短命王朝,而且后来结束“五胡乱华”、统一北方各部的北魏,其前身就是被史书看不起的代国。

  那把中原搅得天翻地覆的五胡,指的是匈奴、鲜卑、羯、氐、羌,大部分是北方游牧民族。其实此“五胡”已非秦汉时的死敌胡虏。在十六国时代引领风骚的胡族,多是魏晋时代为了加强控制和增加人口,从关外强制性迁入中原的。百多年的胡汉杂居,无论是文化还是生活习惯都已经很大程度的汉化了。所以五胡十六国时,连番混战的主战场集中在中原,主要是陕西、山西、河北等地。

  有看官问,慕容冲率领的鲜卑军队兹兹念念向往的故乡为什么是邺城(今河北临漳附近),而不是干脆打回东北老家去?原因仔细想想不外乎两个。首先前燕灭国未久,邺城还是记忆鲜明的国都,慕容冲大军里很多的兵将还能够回忆起童年玩耍的地方。

  而另一个主要原因就要探究一下慕容氏的起源了。鲜卑慕容部是起源于东北大兴安岭还是内蒙古鲜卑山,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准确的定论。但是鲜卑某部族长莫护跋却被一致认为是鲜卑慕容氏的老祖宗。“慕容”一姓从他而起,而此姓的由来也算是一段史书八卦。

  话说莫护跋先生作为佣兵首领帮着司马懿打败了占据辽东的公孙渊,司马氏一高兴就给了他率义王的封号,还把如今号称“黄金海岸”的河北昌黎送给他作封地。难得没被狡猾的雇主蒙骗,莫护跋于是高高兴兴回家接老婆孩子到新地盘上耍。回家之前,他发现新分的地盘上老老少少的爷们儿们都时兴戴一种很拉风的帽子,根据记载和想象,帽子的大体形状大概是类似于现代法式厨师帽,越高越好,帽体周围有很多悬垂的装饰物。这种不利于行走却实在醒目的帽子,有个很骚包的名字叫“步摇”。史书上没有记载莫护跋当时有多大,想来应该还很年轻,这年轻人当然就贪个新鲜爱个漂亮,又新得了官儿和地,回老家时怎么也要带上点新鲜玩意儿让村里人看看,于是莫护跋就戴着“步摇”回家了。老家的人一看果然新鲜,不耻下问,知道这累赘的东西原来叫“步摇”,看莫护跋那么招摇,于是大家起哄以后就都叫他“步摇”了。据说古鲜卑语里“步摇”两字的发音听起来就是——慕容,于是中国帝王姓氏中最有诗意、最引人遐思、也最具悲剧色彩的一支由此诞生了……

  从老祖宗算起就是爱漂亮会打仗的哥儿,慕容氏后人从外貌到武力被千古传唱也就不足为奇了,遗传基因在那里摆着呢。

  言归正传,莫护跋带着族人来到了新的土地上开始休养生息开枝散叶。虽然后来一度被赶到辽东戍边,并且慕容廆在建立前燕后首先在棘城(今辽宁义县西北附近)建都,但慕容氏最后还是把自己的根扎在了中原。慕容隽(又作慕容俊,慕容冲的爹)继位后,将国都定在了邺城。对于慕容冲时代的鲜卑儿郎来说,真正的故乡大概就是那燕赵大地,而传说中的故土大鲜卑山也许只存在于奶奶的床边故事里了。

  西燕被撰史者轻薄,某蛛看来原因大概有以下几方面:

  第一,时间太短。即使十六国是短命王朝的集中营,但是像西燕历时如此短而统治者身份更迭如此频繁的王朝还是难得一见,前前后后加在一起不过十来年功夫,而且灭在自己的人的手里,没有经历改朝换代的全过程,是个先天不足的早产儿。

  第二,正统性受到质疑。当然慕容冲慕容泓都是正牌的王族,所谓正统性被质疑是指燕国前有亡国之君在世,后有长辈豪杰慕容垂在旧都邺城坐镇,复国之后的大位怎么也轮不到慕容冲,而且慕容冲被杀之后,西燕的政权在段氏和慕容氏之间几度易手,最后落在了慕容永的手里。虽然慕容永也是慕容,但已经是王族旁支,和根红苗正的慕容垂一比,高下立显,因此西燕被灭,在史书里常常被隐晦的看作是燕国内乱,根本就没有把它放在平等竞争的位置上。修史者多把西燕的建立视为权力争夺的产物,认为如果慕容冲带着军队和劫掠来的财物归附慕容垂,那么慕容氏很有可能早另一支鲜卑王族拓拔氏几十年结束中原之乱。

  第三,后世人看慕容冲不顺眼。呵呵,这是某蛛的一面之词,不过也不乏证据。古时候文人士子虽不把同性之爱看作大逆不道,但对够资格媚惑君王的美人都毫不留情的一竿子打入“祸水”之流。当然慕容冲被贬低不一定全因为那数载的娈童生涯,纵容麾下军队抢掠、虐俘、屠城、在战场上使用巫蛊之术等等都是被儒家文人所鄙薄的大罪。而且他在起事之初就大败于秦,只带着区区数千人投入其兄慕容泓的帐下。本来慕容泓不死,他只算小卒而已。之后慕容泓暴毙,慕容冲和主凶勾勾搭搭,弑兄的嫌疑自然跑不了。由此种种,西燕被打入另册也就可以理解了。

  总之,西燕和他的短命开国之君一样,是个故意被历史遗忘的弃儿。用鲜血写成十年史书,也禁不住后世史吏挥笔轻轻的一抹……


湮没在故纸堆中的名将权臣

  前几日重温龙王,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正在读一本从未读过的书,里面的几个重要出场人物,例如曹彬秦翰竟有从未见识的新鲜感。阅读的乐趣虽然剧增,但是也由此证明当初看第一遍的时候,我是多么的粗心大意。

  秦翰这个人物我最感兴趣。显然田中甚是喜爱这个人物,虽出场不多,但每次露面必会描述他那天仙化人般的美貌,对他的高超武艺也着墨甚多。这样的人物可算我辈最爱。而我这个顶级花痴就跑去查宋史,想看看正牌的经史子集里面对这个人物有何评价。因为很多外传野史因其有趣常常会误导读者。一个在野史中甚出众的人物,正史却举证告诉你完全不是那回事。我屡次被狗咬却也不思悔改,所谓一根筋大概就是如此吧。

  不过这次却着实没令我失望。《宋史·宦者传》中秦翰的大名赫然在上。鉴于唐末的宦官专权,在宋初对于宦官干政是相当严格的,纂越者皆受重罚。不过太祖和太宗作为马上皇帝,身边伺候的内侍还是很有几个大将。位列此传开头的十来个名宦几乎都是有战功的将官。虽有名副其实的战功,但是差不多每个人都有致命缺憾,或者贪财,或者骄横,心性宽厚者后来流于懦弱。虽然和后来货真价实的大奸宦童贯比起来,这些缺点只是小错,但总是不免美中不足。

  唯有秦翰,制史者留下的都是溢美之辞。“十三为黄门,开宝中迁高品……翰为都监,以善战闻。”列传中只有秦翰的籍贯,却并没有按规矩标明生父或者养父的名字,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进宫当了太监,可以推论他进宫的时候,很可能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就连一个当太监的干爹都没有;可到了二十几岁的时候,他已经成为正规军中的都监,且在宋初那个朝廷武力正盛的时代“以善战闻”。那会是员怎样的勇将。

  《列传》中接下来的一大段都是表述其功绩,分别从勇、智、忠、勤、俭等几个方面加以褒奖。

  “败契丹于莫州东,追斩数万,尽夺所掠老幼。”

  “亲督众击贼,中流矢不却,五战五捷,遂克益州”

  “西鄙无藩篱之蔽,翰规度要害,凿巨堑,计工三十万,役卒数年而成,不烦于民。”

  秦翰一生征战,全身上下受伤四十九处,战功无数,无论是赵光义还是赵恒都绝对信任和倚重这位名将。

  史书中虽然没有提到秦翰到底是不是个绝美男子,但是对其风度为人却也有提及。据说秦翰“倜傥有武力”、“性温良谦谨,接人以诚信,群帅有刚狠不和者,翰皆得其欢心”、“轻财好施,与将士同休戚,能得众心,皆乐为用”。

  秦翰六十四岁死在宫里,虽是暴卒,但以他几十年的戎马岁月而言也算善终。秦翰一生可算生荣死哀,谢世时无论是帝王还是走卒,都“为之泣下”。他生前从不蓄财,死后身无长物。如果是普通人会导致家人受苦而为人诟病,但秦翰是宦官,也没有兄弟子侄,养子直接进了内廷效力,所以这件事亦成为美谈。

  在血腥的宦海中,秦翰为什么能保名誉始终高洁呢?也许他自己的话可以给出一点提示:“臣一内官不足惜,愿手刺此贼,死无所恨。”

  从他一生功绩来看,秦翰可算天赋奇才。文武双全、对建筑学有很深的造诣、深谙吏道也爱民如子,如果早生个几十年,五代十国中只怕会多一位有资格争夺天下的诸侯。可惜他生不逢时,出生时赵氏兄弟就已经将天下掌握在手中;如果他少年时没被收入内廷,而又有机会学文习武的话,那么他在史册中所居的位置只怕不会是《宦者传》而是《名将传》了。

  可惜这些假设都不存在,他不到十三岁便已被去势入宫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反过来想想,如果他不是一个宦官,还有这样的本事,那么作为一个没有根基的年轻军人,他能否将自己的才能这么充分的施展还是未知数。

  另一个被我大加注意的历史人物是赵普。仔细阅读过他的生平,不由感叹,这样的人才有算真正的政治家。赵普在宋朝那光照青史的名臣集团中并不显眼,他被隐藏在史册的故纸堆里,但后世的学者在细细研读大宋三百年的治国之策后,惊讶的发现,赵普的影子在宋朝几百年的岁月里无处不见。

  赵普是真正的政客,并不执着的沽名钓誉,也绝无所谓的道德廉耻。他收受贿赂、进献谗言,但因此而死的多是皇族后裔,他们的死让赵家的皇位之争消匿于无声之中,也让武将的兵权逐渐瓦解,虽然留下了积弱的隐患,但也换来了北宋150年的兴盛。有关他的是非公道,就是到了今天也难以枉断吧?

  宋朝是文人当道的时代,在赵普身后当权的大儒们都看不起这个前辈。赵普虽说绝不是文盲,但以半部《论语》治天下的作风,还是让后来者大大的看不顺眼。估计不只是王安石范仲淹这样的大文人,就连当时街井中以文糊口的穷酸也没把他放在眼里,因此,野史中绝少看到这号人物。

  自古文人相轻,由此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