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多功能厅>>课外作业192

闲聊电视剧《汉武大帝》——对比电视剧和剧本,谈谈卫霍二人的形象塑造

Lucy


看电视剧,看导演工作台本,发现原剧本里,对人物的安排和最后的成品颇有不同。比如阿娇比电视剧更BH,卫子夫更有政治眼光,李夫人就是一单纯的村姑……
个人以为,原剧本里大多时候,对人物的塑造更生动丰满。
不过时间是有限的,主题是要突出的,除了野猪同学的戏,其他人基本都是剪剪剪,就是不能确定是拍的时候就剪了还是后期剪辑时候剪的。
但原来的剧本相比成品明显比较随意,比如平阳还有用“老公”称呼卫青的时候^0^
我最喜欢卫霍二人,所以就专门说说他们两个的部分。

和剧本相比,卫青的戏基本没变,只是被剪了若干场。
6叔的“割肉让戏”被传为美谈,我在遗憾的同时也觉得,正因为6叔本性如此,这个隐忍恬退的大将军才能如此深入人心吧。
而小霍的戏本来就不多,所以只剪了两场,但是对这个角色的改编,是剧本里最大最成功的。


卫青的第一场被剪戏是奇袭龙城前,主动让出南军的800副铠甲:
========================================================
  苏建:“军需离京前由少府领取的铠甲少领了一千件,军需官原以为上谷的屯军多少会有些存备,不想皆让他们在撤退时丢弃给了匈奴人,所以屯军方面尚缺铠甲千余。另外,南军骠骑在挖茅厕时,也与屯军有些争吵。屯军未有挖茅厕的习惯,南军骠骑挖好了,却又被屯军占了,于是生出口角,双方还动了手……”
  卫青在想。
  卫青:“完了?”
  苏建:“都是些小事!”
  卫青:“传令官!传我的军令!”
  传令官取笔记录。
  卫青:“军需少领铠甲千件,责任在于南军骠骑,因此南军八百骑现有的铠甲一律拿出,给上谷屯军送去;骠骑因厕所小事与屯军口角,有失风范,责令全体骠骑从现在开始,为全军挖掘茅厕,哪里驻军,就挖到哪里,不得有误。”
  传令官得令后欲出。
  卫青:“等等,这里还有一件。”
  卫青在解自己的铠甲。
  苏建:“将军!”
  卫青:“不要多语,照将令做!”
  传令官取铠甲出帐。
  卫青:“南军是皇帝身边的部队,能否破除骄气是此役的关键,全军万余军骑只有浑然一体,相互信赖,才有胜算!”

========================================================

很多酸腐文人觉得卫帅一生未有败局是朝中有人兼运气好,而不肯脚踏实地地去研究他的军事理念带兵方法。前几天百家讲坛某教授讲卫青,居然声称“卫青不习兵法”,而原因是“史书上没有卫青学习兵法的记载”,Orz,感情人家在大汉最高军事学府上林苑混那么些年都在射兔子玩鹰啊,某些文科生的思维方式真奇妙
这段虽然很短,也可以窥见初上战场的卫将军的一些领导艺术,我觉得删得很可惜。
而且接下来观众看到卫青一行奔袭龙城居然都没穿铠甲,少了这段交代会显得很奇怪啊


第二段是龙城之战
电视剧里战斗的场面被完全删除了,只剩下背插三面旗的鸿翎特使送军报的部分。
这段,删就删吧,不过没有了“用你手中的军刀说话”和“我卫青打得就是他匈奴人的祖宗”还是有点郁闷,本来都可以进卫帅名言录的啊。
尤其是汉军杀死龙城最高长官后,卫帅还特地吩咐“很遗憾,龙城的最高长官不是穿着铠甲死的!找件铠甲来,给他穿上!”,多帅的小细节啊
既然卫帅让铠甲的戏都被删了,小小龙城千夫长要露脸是更加不可能了。

而龙城大捷后在长安的两段戏被删我都十分惋惜:
一段是在宫里,还只有十二三的小霍向皇帝身边的宦官询问皇帝对四路将军的处理:
===============================
  霍去病:“那公孙贺呢?”
  春陀:“公孙贺虽然没有建功,却未损失一兵一卒,皇上念他牵制佯动有功,赐爵南苑侯了!”
  霍去病一听笑了:“公孙敖、李广死不了!”
  春陀:“哦?”
  霍去病:“公孙贺无功都封侯了,可见皇上心情其实不错。”
  春陀惊讶地:“你呀,难怪皇上喜欢,还真是个小人精!”

===============================
电视剧里的霍少塑造得有些过分阳光单纯,其实霍去病少为侍中,又见多了野猪翻手为云覆手雨的手段,应该深谙宫廷里生存的艺术和野猪驭下的法门。
所以很可惜啊,不就半分钟的戏么,再这么节省也不在这么一段上啊~~~~~~

龙城大捷喜讯传来,长安街市酒店老板请卫青部饮酒的一段也被删除了。
野猪这辈子打的仗很多,不乏不义之战虚耗国力的,但对匈奴的作战,堂堂正正,顺应民心。看在CNKI下的历史论文,居然很有几篇声称对匈战争不必要,完全可以靠和平手段解决的。我心里国骂连篇,和平手段,好一个和平手段,要知道贪欲无底,是不是要等长安都被匈奴人占了去才有“必要性”?早几十年,鼓吹“不抵抗政策”的大概就是这些高人了,冷笑
删掉了酒店老板那句“你们为国扬威,为民出气,请请请!”,微感遗憾
另外,在被删除的匈奴军士的戏里,有这样一首军歌:“富饶关中兮,做我骑兵的牧场;清清渭水兮,饮我匈奴的战马,巍巍骊山兮,是我追奔的猎场……”


卫帅的第二场大仗取河朔平原,也是极节省的叙述,之后,在卫子夫寝宫的一段戏,谈论到武帝新宠李夫人以及对霍去病的刻意栽培,除了电视剧里的内容,原本多了这样一段:
===============================
  卫青:“我的天哪,皇上对我提了几次,我都没当个事……我怎么就没想到皇上是拿去病当了他自己呢!这……这……这真是不可思议……(突然地看向卫子夫)你是说……皇上在寻找替代我的人选!”
  卫子夫反倒有些不理解了。
  卫青感到了些什么,起身来回踱步到窗口自语道:“他这个人,深不可测……多疑,多变……出手也狠……不得不防啊!”
  卫子夫一凛:“你是说……皇上?”
  卫青回过身来,目光异样地望向卫子夫。
  卫子夫的眼睛湿润了:“……无情最是帝王家,姐姐早就提醒过你,不要一味的光是杀敌立功,当你成为万民心中的英雄那一天,也就是你末日的开始了!”
  卫青懵在当口,半晌转身欲走。

===============================
卫青被姐姐评为“一脑子只知道打匈奴”,这一段可以看出,编剧的心里,卫青的政治嗅觉并不灵敏,倒是子夫姐姐见识不凡。
(在武帝晚年,对太子不满的时候,卫皇后对儿子有大段台词说明武帝的用人之道“陛下是喜爱人才的人,一生倡导: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可是,陛下求贤若渴只是一面。司马迁未能领会,恃才傲物,顶撞陛下,更深层的是陛下知道司马迁亲近于你,而疏远于贰师将领,太子难道没有察觉?陛下从来不甘于任何人替他做重大决定。这一点,你的舅舅卫青,一辈子都胆怯于这个上头,难道你竟连这点也不领会?你的舅舅有一次对我说,陛下求贤甚劳,可陛下一生都在用才杀才,何以?陛下就是要销磨挫折那些英豪们之锐狂之气,可怜那些英才至死都弄不明白,他们所面对的正是五百年才生一个的最大的英才!”后来相应的不短的一段戏都删掉了,一方面是时间有限,另一方面,大约是觉得卫皇后出身歌女见识毕竟有限?)
我看到这里的时候,非常恶劣地想“按这个剧本,同人只能往虐心的套路上走了,fufufufu”

紧接着卫子夫就和弟弟讨论起和平阳公主的婚事来:
===============================
  卫子夫:“你回来!你总算听进一点了,我再与你说一件事,平阳公主昨日来这儿,说了一会儿话,我从她那话音里听出,她好象有一点那个意思……”
  卫青:“什么意思?”
  卫子夫:“你还不明白吗?她想要嫁你呢!”
  卫青:“什么,她比我大十五岁……丈夫又才刚病故”
  卫子夫:“可是……姐姐还是劝你好好想想……”
  卫青停了一下,问:“皇上是什么态度?”

===============================
中间关于平阳年纪的一段被删除了,毕竟,电视上完全看不出是姐弟恋啊,大笑
明说是老牛吃嫩草,观众们的心会碎的^^
我非常喜欢最后一句台词,历史上的卫平姑且不论,就算是电视剧里有情的二人,面对这样的问题,首先要考虑的仍然是保全自身保全家族,这样的处理方式,多么俭省有力。


小霍的部分删改不多,但对人物形象的塑造很重要。

比如小霍初试啼声的一场仗,原台本里他的台词是“哥们儿!上马!都给我拼命!谁不拼命,我就削死他!”,愣头青的味道扑面而来。

再比如对待俘虏:
========================================================
  守卫俘虏的军士指着俘虏:
  “骠骑将军,这些俘虏怎么办?”
  霍去病含蓄地:“你们看着办吧!”
  霍去病调转马头,疾驶而去,身后传来军士的声音:
  “除了女人,所有匈奴骑士统统给我砍了!”
  那声音毛骨悚然,充满了战场的残酷……

========================================================
这种处理方法是符合史实的,一方面,小霍本来就推行的绝其根本使其不殖的策略,杀戮极狠;另一方面,当时小霍领一万骑兵穿行在匈奴各部,要打一仗就分兵押送俘虏,自己的队伍就先散了。而且霍去病奉行的是“取食于敌”的后勤方针,押送俘虏,粮食从哪来?
电视剧版把杀降的部分删除了,代以赵破奴的一句“把俘虏都押回长安去”,是出自维护人物形象的需要,更是政治正确的需要。
也是匈奴这个民族已经不存在了,否则我们也会看到“XX十八部”或者“驱除他们”的弱智场面吧,默
相对的,电视剧开始也把匈奴的烧杀边民做了淡化处理,原来台本上的情节,大热天想起来都要一寒


下面卫青巡视伤兵营一场戏似乎是被剪光了(过了一年多,剧情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汗):
========================================================
  卫青见一士兵胳膊中箭伤口肿,已不能动。卫青俯身抚摸,问:“这箭伤怎么这么严重。”
  随营医官答:“是中了匈奴的毒液箭。”
  卫青取下靴中匕首,在篝火上烤了一下,将士兵肿处割开,挤黑血,又用嘴吮。
  霍去病欲阻止,卫青推开。拿出身上的酒葫芦,将黄酒倒在伤口后,将酒葫芦留给士兵,说:“这酒里有云南的红花,是皇上赐我的。你一天用酒擦一次。这胳膊不至于废了。”
  士兵不知道该说什么,热泪盈眶。
  霍去病上前扶起卫青,不以为然地:“这营里有几千伤兵,大将军能一一服侍得过来吗?”
  卫青扫他一眼,继续巡视伤兵。
  卫青问医官:“草药够用吗?”
  医官答:“草药有,没有也可以到草原上采摘。只是粮食不多,因为要紧着前线战士,伤员就不够了。”
  卫青命公孙贺:“你把供大将军营中的储粮计算一下,留出你和李广用的,其余全部调给伤兵。”
  公孙贺:“喏。”
  伤兵们齐呼:“大将军万岁!”
  卫青摇摇头,注目霍去病:“这些士兵都是苦人,我们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啊!”
  霍去病耸耸肩,答:“打仗嘛,还能不死人。刀丛箭雨中,我们自己这两肩扛一脑袋,还不知哪天放在哪里呢!”

========================================================
多好的一场戏,卫帅的爱兵如子,小霍的贵不省士,就这么没了啊><


也有改得好的,比如金日殚被俘:
========================================================
  一片军骑火把照亮了营寨。
  刚刚从帐内走出的金日殚呆掉了。
  霍去病在众多的汉军军骑的簇拥下迎面驰来,在他的近前勒马。
  金日殚呆呆地看着马上的霍去病。
  霍去病也在马上打量着他。
  金日殚:“你们是什么人?”
  军骑一个个冷冷的,没人回答他。
  霍去病:“你是什么人?”
  金日殚:“当然是匈奴人。”
  霍去病:“瞧他的装束一定是匈奴贵族,把他和那些王母、王妻、王子押在一起,送回京都!”
  霍去病调拨马头,发令:
  “全军继续向西!直达敦煌!”
  霍去病纵马而去,群骑呼啸追随,一片装具的撞响。
  呆呆站在原地的金日殚。
  两名汉军走过来,喝斥道:“转过身去!摘下腰刀!双手背到身后!”
  金日殚照样做了,他似乎仍未能明白,自己为何做了俘虏。

========================================================
这一场的改编太棒了!
原剧本比较平淡,但电视剧的处理,少年将军红袍玄甲,火把映衬下神威凛凛,是汉武里最让人难忘的场景之一吧


战斗场景最大的改动就是漠北大战,当初看到台本这一段时激动得嗷嗷直叫,实在比电视剧的版本好看太多了!><
原计划里还有大量重装战车,完全是王昌龄《从军行》“三面黄金甲,单于破胆还”的再现。电视剧里全部采用了骑兵,也是经费限制没有办法。
另外,对李广的处理也比现在好。电视剧里纯粹是卫帅让李广去送死(当然,这样后来李敢刺杀卫青理由充足一些)

不让我看见这个台本就罢了,现在……真是遗憾哪~~~~~~~~


其他的,略提一下

霍光初登场:
========================================================
  霍去病领了个十余岁的男孩走来。
  男孩怯生生的走上台阶,眼睛只看地面。
  霍去病在旁温和地:“见了皇后要行礼,你们乡下都怎么行礼的?”
  男孩:“磕头,磕响头。”
  霍去病笑了:“那就磕响头吧。我叫皇后姨母,你就随我叫吧!”
  男孩点点头。

========================================================
史书上说小霍“孝”“友”,这一小段尽显小霍对弟弟的慈爱,我觉得比现在电视剧的版本更好,尽管本来差别不大


霍去病射杀李敢,刘彻在用那个可笑的鹿角说封口之后,电视剧和台本差异很大。
电视剧里野猪怒踢小霍,然后把小霍赶去了朔方。而台本里极其文艺的来了段朗诵:
========================================================
  霍去病仍跪地不起。
  刘彻缓步走到他面前:“作为我大汉的军事统帅,要有容乃大呀!”
  霍去病沉默。
  刘彻:“去病你要记住,你我今天正做着的是开天辟地的大事业。打退匈奴对中原的入侵,对我天汉子孙意味着什么知道吗?就是要开拓我们华夏民族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的广阔生存空间。就是要把汉之文明超越长城的封障,而投向广阔的南海与西域。如此大任,又舍我其谁?朕有这样的使命感。你霍去病就不能有吗?为什么要这样的狭隘浅薄?为什么不能海纳百川?你你你给我背诵《离骚》的序诗,现在就给我背!背……”
  刘彻昂奋的手指直接地指向霍去病。
  霍去病两眼盈汪着眼泪。
  刘彻:“背呀……”
  霍去病声泪俱下:“陛下……陛下……”
  刘彻:“好好好,你不背,朕为你背……”
  刘彻看向四面的群山。
  刘彻的背诵声响起。
  “我本是赫赫太阳神的嫡系子孙啊,
  我的父祖是伟大的祝融,
  当北斗星指着正月的当日啊,
  恰好在立春之日的吉辰我诞生,
  天皇观注着我的诞临啊,
  赐赠我以美善之名……
  我被命名为‘正德’啊
  徽号是天神之子‘灵君’……”
  跪地的霍去病已经泣不成声。
  刘彻停止了背诵,以深爱的眼光看来:“懂了吗?你我都是太阳神的子孙,别辜负了!”
  霍去病慢慢起身,走向自己的骏马,翻身上马,乘马踽踽而去。
  慢慢合上眼帘的刘彻,喃喃地:
  “回宫……”

========================================================
两种处理方法各有千秋,台本的更突出野猪同学的诗人气质,同时让我觉得,野猪对李敢,还真是没啥感情~~~~~~
对于小霍来说,为这一席话落泪,难以想象,他梗着脖子去朔方更符合前面的形象塑造


最后,多年后,老年野猪的一场戏
========================================================
  刘彻在用膳,食而无味的样子。
  身边的宦者继续忙碌着,代替先前春陀角色的苏文不断报着菜名:“……鹿肝炙,去骨鲜鱼脍,雉尾莼(chun 纯)羹,猴头羹。陛下,二十六道菜都齐了。”
  刘彻叹息地看着,挥手招远处侍立的霍光:“你过来,坐下来,坐下!吃!每样都尝尝,吃呀,朕让你吃你就吃!香不香?再尝尝那个……怎么样?啊?好吃吗?”
  霍光被刘彻逼着大咬大嚼,塞了满口,点头。
  刘彻高兴地笑了,“好吃就好!”
  宦者们传递着眼神。
  刘彻不无伤感地:“看来你们兄弟的口味是一样儿的。这些菜,都是当年骠骑将军爱吃的,朕每每派人烹饪了专车送往军中。去病就这一嗜好,酷爱美食。”
  刘彻自己放下了筷子,黯然神伤:“朕比他多一样,既爱美食,也爱美人呀!”

========================================================
这一段和电视剧完全一样,而台本的重点在于后面太监苏文弦外有音的一句“陛下对死者的感怀是出于对生者的不满”,野猪对于卫太子“子不类父”的不满已经有多处表现,不争这一处,而且宦官在武帝面前岂敢如此放肆?
我个人很喜欢这一幕,我对于描写饮食的场景有着无限好感,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