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多功能厅>>Lucy的日剧笔记本

《白色巨塔》

“医疗剧”啊~~~~~~

我对“医疗剧”的偏好,多少有“家学渊源”的关系。老爸当年是学医的,理想的人生规划是毕业后去当军医(大概只有在这种情况下菜鸟医师才能拥有大量的实践机会和众多非常规处理的经验),操练几年后回转后方然后一步一步向上爬。但天下总是不顺心的事居多,艰苦的战场救护训练之后,和平却来临了(哎呀怎么说得自己象个战争贩子^0^),男儿金戈铁马的梦既已破灭,老爸只好到一家大工厂的医务室供职。虽然也算专业对口,但前途明显和老爸预想的主治医师主任医师差得太远,大约在我三四岁的时候,老爸终于下定决心转政工,彻底和白大褂听诊器告别。

虽然老爸转行后算是干得比较成功,但毕竟在医学上付出良多,多少有些不舍。等我大几岁可以和他聊天了,老爸还常跟我吹牛说他当年看儿科小有名气来着。对于这一点,我的反应是嗤之以鼻——根据我的亲身经历,我们家人但凡生病,我爸永远只会说“没事没事,多喝开水”^^,多年后才觉得老爸那若非必要少吃药打针的理论也有道理,但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我们家有两个书柜,荸荠色的那个是我的,上面堆着课本磁带,黄的那个是老爸的,满满的是黄帝内经解剖图册等医书(不要觉得奇怪,我老爸学的是中西医结合^^)。
我从小喜欢看书,只要有字的就能看上半天。初中毕业那个暑假,闲着没事,把我老爸的医书翻出来通读了一遍。这个通读,当然是一目十行的读法。
中医的理论全是大部头,蓝色的厚纸壳,边上有同色的绳子,里面一般是五到十本小册子,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质地,入手甚轻,纸色焦黄,每一页真是薄如蝉翼,翻的时候惟恐弄破了。我不喜欢看竖排版,略翻翻就收起来。倒是一位族叔手抄的一百二十副汤头歌,我饶有兴致的背了两副。那时候内火重,经常喝些中药,现在一想起来,记得起的尽是性寒的几味-_=
西医么,那时候用的基本是苏联的教材,刚刚从《生理卫生》课上学了条件反射,看到《生物学》(?)封面上的“作者:巴甫洛夫”,大激动了一番——终于找到个熟人!这种大16开厚如砖头的书自然是看不下去的,我的兴趣在于翻看各种图册,比如人从胎儿期到成年的骨骼X光图册之类,结果好死不死翻到一堆先天脑积水之类的图片,看得直犯恶心,尤其是一种叫“恶病质”的,从叙述上来看大约是一种消耗性的病症,病人最后真的是一把骨头,各个关节高高鼓出,对当时的我来说,未免太刺激了点。觉得当医生,呃,真的怪恶心的-_=
老爸很支持我看这些东西,原因自不必说,妈妈则是觉得医生是个很稳当的职业。我本来对于当医生也是无可无不可的,但在翻完那半柜子书之后暗暗下决心——我还是不要当医生了,天天看那些玩意儿多难受啊。所以说,很多东西,了解得多了未必是好事,呵呵
大学填志愿的时候倒也报了当地的医学院(我还记得分别是临床医学、影象和药学),不过是一般院校,去的希望本来就不大。

好象越扯越远了咧,总之,因为老爸的缘故,我对医学比同龄人要懂得多一点。
比如说,我看《回首又见他》的时候老爸会热情地在一边说明这是心脏按摩的第一种方式这是第二种方式要是心脏还不跳呢现在一般就是电击了不过我们当年啊多半会马上打开胸腔用手直接捏挤心脏*%*……—*%*&^,某人庐山瀑布汗
看见手术的场景老爸又会开始宣传不要太胖了啊我当年给教授作助手的时候有次碰上一个特胖的中年妇女那脂肪厚得哟只能拿铁钩子往两边分开结果那女人的组织还特疏松老是固定不住你知道吧就跟肉摊上那泡泡肉一样#@%$$^#_)*_)*,持续黑线|||||||||||||||||
在觉得外科医生真是强悍的同时,其实还是很乐意老爸在旁边讲解的,非常难忘的强制灌输^^

- - - - - - - - - - - - - - - - - - - -
继续我老爸的医疗笑话^^

老妈的同事都很羡慕老妈“你家有个家庭医生,多么好”,老妈对这种话的反应从来是“嘁……”||||||||||||
平心而论,我爸教我的“晕车的时候掐合谷穴”之类的知识还是很实用的,但回想起来,总是惨痛的记忆居多-_=
记得有次我妈肚子疼,我爸英明神武的排除急性阑尾炎XX炎YY炎的可能后,提出“我来给你按下穴道吧”,我妈大概是真痛得厉害,也就糊里糊涂答应了。然后,看老爸气凝丹田,力聚指尖,对准我妈小腿上的“足三里”(?)按下去——啊呀呀,当场上演现场版“惊声尖叫”。我爸还得意地邀功“怎么样,不痛了吧”,我妈回他两卫生球“肚子是不痛了,可小腿比刚才肚子还要痛得多啊-_=”
我撩起老妈的裤管查看,乖乖,两个青紫的指印||||||||||||||||||||||
以后我老爸再要给我们点穴治病,一概被严辞拒绝
阿卡卡卡,独孤九剑成绝响,人间不见楚留香,爆^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