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山王专区>>对手

对手──for Akira Sendoh

Dr.L

  ……

  “第九次了。”我说,不理会场外疯狂的喊叫。
  他的眼睛望着篮球跳跃着滚出边线,没有回答。

  “你是赢不了我的。”我继续说。

  “……是吗?”他依然望着那边,迟疑了一会儿,转过身。我看见他的眼睛似乎闪了一下。

  “──那又怎样?”

  我愣了愣,然后微笑了。伸手一招,接住了后卫传来的球。
  他迅速蹲下身,坐出了和先前一模一样的防守姿势。我知道这是下过苦功练出来的。他的姿势如同教学录相上的示范一样标准。

  标准么?

  ──哦,他看出来了,我运球过高。是的,1、2、3……他的重心偏向我右侧……

  ──来抄我的球吧!

  我往左一踏,他抢了一步,而与此同时,我的右手很轻松地把球推了出去。队长,帮我引开他!他一愣,本能地转身寻找球的落点。──借此机会,我从左侧的空隙冲了过去,队长的传球极规范地赶到。……接球……射篮,──一切都像教科书上的玩艺儿。

  “怎样?”我问他。他背对着我在喘气。
  是不甘心吧?

  该防守了,我往本队阵营跑去。

  “──没什么。”身后传来他的声音。

  我站住了,回身看他。

  他重重地呼了口气,镇静地抬头望着我。我看见他的眼睛里有一抹阳光般明亮的东西。“还会继续有来呢。”他说道,居然还笑笑。

  这我相信。

  继续来进攻吧,──你叫做仙道,对么?

  但他始终无法赢过我。他是他们队里的皇牌没错,可是下半场十分钟以来都是他的对友在得分。──十分钟,只得了6分。你一定很着急吧?但我是不会让你得一分的。

  仙道!

  * * * * * *

  第十一次,我化解了他的进攻。

  “你的攻击力确实不俗。可是,不论你想怎样摆脱我都是不可能的。”

  他望着我。

  我继续说:“因为我的本能知道。这不是你能不能骗过我的问题,而是从一开始,我浑身每一个细胞就都看透了。”

  他看了我一会,然后说:“大概吧。”

  “──还有两分钟,仙道。”

  “……零二十一秒。”他说,“我会得分。”

  ──哈?

  轮到他控球。切入?还是传球?──假动作对我来说是起不了多少作用的──是运球,真漂亮,传出去了。……没关系,别人得分与我无关,我只要看住你就可以了。

  穿插晃动。

  ──仙道,我很想告诉你,你确实很不简单。我相信本届联赛内除我之外没有一个人能战得胜你。遗憾的是,这却只是联赛的第一场比赛。你遇上的是拥有泽北荣治球队。一个过早凋零的球队的皇牌是不会被人注意的。

  除非你打败我。

  ──还剩一分半钟。

  篮板球被他们摘得。唉,我们这个中锋的反应总是比别人慢一拍。就在这时,我对面的仙道突然喊了一声,“把球给我!”

  ??──他想干什么?只见他往禁区突袭。我跟进,却被对方中锋用身体挡住。他接球了──不,不是射篮,我知道那不是,──是的我猜到了。他晃过了后卫出到三分线外。

  三分球!
  ──穿心而过。

  ……仙道!

  “佐佐木,你在干什么?谁都能看出来那是假动作。你笨的真是无可救药!”我厉声喝道。

  佐佐木被我骂得不知所措,但我根本不看他。──可恶!

  “泽北。我们领先十六分呢,没关系的。”队长过来拍拍我的肩。“不是你的错,也别怪佐佐木了。”

  “我是被硬挡的,当然不是我的错!”我一句话顶回去。但是──
  但是,我曾说不让他得一分的。

  仙道在擦汗。他仰起头看记分牌和记时器。

  “传给我!”我对佐佐木说。他立刻照做了。

  我从后场带球,别人招手要球我置之不理。仙道一愣,刚想拦,但我一个转身就晃了过去。然后是他们的后卫,前锋,最后是中锋。──你们谁也别想!

  我高高越起,──灌篮!

  这是今天我最流畅的一次进攻和最猛烈的一次灌篮。

  观众沸腾了。
  “泽北!泽北!泽北!泽北!……”

  我落地的时候,仙道正惊异地望着我,他们的人都是,仿佛从来没有见过我。我的对友们从后半场赶来,激动地搡我的头。──我把他们推开了,我只看着仙道。

  他被我这一下折服了吗?

  * * * * * *

  终场笛声响了,宣告我们的胜出。

  “多谢指教。”十个人一齐说。两队队长例行握手。我抬眼望去,仙道正默默地注视着我,然后他微笑起来,冲我点了点头。

  我也点了一下头,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这是这次联赛中,我唯一打满全场的比赛。

  * * * * * *

  翌年,我被堂本教练招入了山王高工。

  “泽北荣治,松本捻……都是去年全国国中联赛的明星球员啊。”教练介绍我们时这样说。

  “教练──

  “什么事,泽北?”

  “嗯……”我歉意地笑笑,“──您知道一个叫仙道彰的吗?”
  ──你会知道他吗,教练。

  “仙道彰?──没听说啊。他也参加那次大赛了吗?”堂本教练想了想,“八强里好象没有这个名字。”

  “算了。”我说,站起身走出门。我只是随口问问。

  “等一等,泽北同学。”身后有人追出。

  “松本?”

  “你说的是东京的仙道彰吧?那次比赛后他被神奈川的一所高中要走了。”

  “是海南吗?”

  “不是。是一个靠海的学校,叫陵南的。那所学校虽然也打篮球,但从没进入过IH赛。”

  “……哦。”我说。

  “蛮可惜的,他打得挺好。”

  “慢慢地点了点头。“那个选中他的教练……是哪一个?”

  松本摇摇头:“不知道,没听说过。──怎么了?”

  “……没什么。”

  “泽北,我知道你一定会进山王高工的。我很高兴能和你在一个队伍里。”松本说。

  我笑了:“敢不敢跟我比试一下?”我说。

  “那当然,终于有机会跟篮球神童单挑了!”他嚷。“现在就去吧。”
  ──神童?何解?

  “好啊。”我说。我们并肩朝篮球馆走去,我知道他将是我未来三年的新伙伴。

  ──神奈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