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山王专区>>灌篮高手——史上最强大对决(2)

灌篮高手——史上最强大对决

冰河

  第五章  战幕终拉开,奇袭初得手

不出所料的,随着比赛时间的不断临近。赛场内球迷的的气氛越来越高涨。“山王工业!”
“好好打!”“泽北荣治,我们支持你!”呐喊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
欢呼声如潮水般源源不绝,让人禁不住血脉暴张,心头狂跳。强烈的压迫感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而相形之下,只有晴子和樱木军团苦苦支撑的湘北的啦啦队就有点相形见绌了。幸好还有流川和三井的亲卫队拍马杀到,才不致太过难堪。不过其实也只有流川亲卫队才稍显作用。她们暴露的穿着,整齐的舞姿以及高亢的口号勉强可以吸引一些注意力,制造一些声势。而像德男等这类三井的同盟军,虽然打架工夫上有几手,可也总懂得寡不敌众的道理,就算听着别人叫喊不爽,也还不敢随便造次。
然而,全场的轰鸣仍淹没不了一声暴呵划破天际般传来“湘北——”
“加油!喔喔!”在队长大猩猩赤木的吼叫声带领下,湘北率先展示了他们的与众不同。
“……嘿,这个湘北还真有干劲耶!”
“是啊,也许是支不错的球队,遇上山王真可惜……”

“他们根本就是此地球迷们心中的大英雄!”彩子坐在替补席,暗自寻思。
“这次的对手,可说是高中篮球的绝对王者……”
感觉“山王,加油!”的呐喊声离自己越来越远。
却有许多疑问涌上心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湘北队的球员……竟还能精神抖擞,目光炯炯……这是怎么回事呢?”

“现在开始——
由秋田县立山王工业出战……神奈川县立湘北高校篮球队。”
裁判高声宣布着比赛即将开始。
而看台上也来了几批不寻常的观众……神奈川的海南大附属,爱知县的爱和学院,大阪的大荣学园。那些以打倒山王工业为最终目标的篮球勇士们……全都赶来观看这场比赛。
对赤木率领的湘北篮球队而言,史上最大的挑战即将开始!

“湘北红色球衣,山王工业白色球衣……准备跳球!”
“好!”赤木沉着的跨上一步,微微的弯下腰,没有逃避面前这个曾在录象屏幕中出现的对手所投来的冷漠而挑衅的目光。在梦中出现过千百次的情景如今终于成为现实!
“我不会输的……河田雅史!”

“比赛开始……”
球被直直地向上抛出,河田和赤木同时起跳,又几乎同时触球,但臂力占优的赤木还是狠狠的将球拨下。樱木迅速跟上,抢得来球。
“干得好!”替补席上一阵喝彩。
作为比赛的第一个持球者,樱木的脑中不由又浮想联翩:“今天晴子也有来看比赛耶!我要转身突破,用小人物上篮先拿下两分。到时候晴子一定……嘿嘿嘿……”
一瞬间想到了非常美好的结局,满脸堆笑地转身准备突破,没想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已如泥鳅般贴了上来。樱木禁不住一呆,连忙摆出两个假动作,对手只是死盯着他,完全没有被骗动的迹象。
“见鬼,别来妨碍我这个天才!”忿忿地骂了一句,无奈只得把球传给了插上的宫城。

彩子看见安西教练面露微笑,信心十足的样子,不由恍然大悟:“这一定就是教练所说的湘北的球员以最佳精神状态的比赛了吧。对山王工业时,所产生的心理障碍,他们已经克服了……”

思索间宫城已带球至前场,山王 4 号上前防守:“大家赶快回防!这家伙交给我。”
傲慢的眼神和不屑的语气 。宫城禁不住眉头一皱:“深律一成!”
山王的防守滴水不漏,宫城想到了安西教练赛前的布置:“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让他们认为你们跟他们以前的对手不一样,让他们措手不及……自乱阵脚。
我们要采取奇袭战术!一举击溃他们!
首先就要先发制人!”
“对,和樱木说好我会给他暗号的。”
这样想着就把目光投向了樱木,而樱木也正好望向他,好机会!
“做暗号吧……”但是樱木呆头呆脑的样子让他刹那间改变了主意。“球传给这家伙命中率和零也差不多。不行,现在放弃比赛还太早了……”
“可是现在篮下又有眼露凶光的河田雅史……想施展奇袭战术,实在有点困难。
再说这个深律一成的防守,还一点漏洞也没有,他想用这种压迫性防守,把我逼得喘不过气来吗?”
一心只提防着深律一成,冷不防一人从身后掩杀而至,断球而去。
“8 号,一之仓聪!”夹击防守,本就是山王的拿手好戏。
可他们显然低估了湘北的实力,原以为可以轻松的带球上篮得分。却不料宫城施展他那敏捷如羚羊的双腿呼啸而至,一之仓聪甚至还没跑出几步,就被从后追上的宫城将球夺回:“你爸爸的球也敢抄?彩子在一边看着呢!”
想到这里,宫城的斗志重又燃起,甩开尚自楞着的一之仓聪,快速向对方腹地冲去。
高速奔跑中,斜次里河田猛地窜出,在身前立定,眼看着撞上就铁定一个带球撞人,而背后深律又是紧追不舍,进无可进,退无可退!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宫城只得飞快地做出了与樱木说好的暗号然后不顾一切的胡乱的将球向前抛出————

“这个白痴想干吗?”所有的山王工业的队员都在考虑着这个问题。
然而樱木已经跃起,他显然注意到了宫城的暗号并同时跃起。而篮球也如炮弹般恰好向他呼啸而来。樱木在来不及思索的情况下,单手空中接力灌篮,将球狠狠地砸入了对方的篮框。
全场震惊!无论是球迷或是两队的队员都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毫无目的的传球居然蕴涵着这么美妙的配合。虽然空中接力对于山王的队员并不是办不到的事,可是这个宫城居然可以在前后都有紧逼的情况下传出这么妙的球,那个樱木更是心领神会的起跳,而且是在离篮框这么远就起跳,这种跳跃力这种默契已极的配合用炉火纯青来形容也毫不为过。这就不能不让他们暗暗心惊了。而他们显然没有注意到宫城和樱木的表情。
宫城想不到自己胡乱传出的球为什么居然会正好被樱木抓到,而樱木也没弄明白这球究竟是怎么被自己搞进篮框的。
不过两人很快的将吃惊的神情收好,不让人看出异样。默契的击掌庆祝奇袭得手,但不同的是这次两只手并没有迅速地分开。而是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宫城……那个球是传给我的吗?”
“你……是真的想灌篮吗?”
虽然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否定的回答,但只是沉默了片刻,就又同时回头:
“不用多说了,天才的配合,当然会成功!”

这个谎言看起来欺骗了很多善良的人们,观众席上议论纷纷:
“他们是谁啊?”
“他们强吗?”
清田则是抱着头痛苦万状:“啊——这怎么可能,那个呆木瓜,红毛猴子,居然会空中接力,不可能啊——”
山王的队员更是瞠目结舌,张大了嘴半天都合不拢。
不过,无论这是个怎样的巧合,得分了总是事实。

2:0
湘北先声夺人。


第六章  浪子知途返,银剑冷芒寒

两人的得意掩饰不住,笑意写在脸上——是刻在脸上。坚挺的连利刃刮也刮不掉。大踏步回防,只等赞赏的眼光,不料当头就是三盆冷水,凉彻心扉:
三井一脸贼笑:“今天运气不错啊!”
“恩!真好运!”赤木,流川忙不迭地点头,表示自己深有同感。
三人的感觉就好象逛街的时候拾到了一只皮夹子,意料之外,一阵惊喜。但这喜相当有限,因为打开一看,里面不过两元尔尔。兴致不由得大扫。只有不明就里的替补席欢声雷动不绝。

“瞎猫偶尔也能撞上一次死老鼠呢!”惊讶过后,阿牧在观众席上冷静分析。
“对,只是侥幸罢了!”清田如遇知音,先前如哽在喉的一堆鱼骨头被阿牧疏通的一根不剩,满心欢喜,大点其头。以示自己与英雄所见略同。心中暗悔何不早早说出,如今虽也是个英雄,却是个跟屁英雄,效果大减,显示不出自己目光之睿智,思维之深刻。

然而那些许快感也很快消失殆尽。两块大洋的主人很快找回来了——深津一成毫不为观众席上纷纷议论所动。利用身高优势,强攻宫城,跳投打板得分。扫一眼樱木和宫城,抛下一句:“这是回敬给你的……”扬长而去。气得两人四眼放电。

2:2
山王工业瞬间将比分追平。

这场比赛湘北的啦啦队异常兴奋,可能是料想到了此乃最后一战。打算死得壮烈一点。
另最近不良军团不务正业,一个礼拜打得架不及以前一天的多。所以个个身手矫健,四肢健全,中气十足。助起威来象新年的爆竹,直冲云霄。大地也随之颤抖。体育场周围方圆十里内都有震感。
流川亲卫队自不待言,人人把嗓音保养到最佳状态,开腔尖叫个个象濒死的母鸡。今日一鸣恐怕要永久失声。
相比之下,湘北的队员则表现更为沉稳。他们并不为现场气氛所牵动情绪。他们深知越是热烈的场面,就越是需要冷静——
赤木得球。他就很冷静,“冷”出了一额冷汗。他头脑中很快闪现赛前老爹布置战术时的情景:“赤木,流川。第一场对丰玉高中能够获胜,你们两个表现得很好。不过今天……还需要仰仗三井的三分球!”一眼瞥见三井在外线不停地跑动拉出空挡,忙分球。自己则跑过去用庞大的身躯挡住死缠不放的盯人专家一之仓聪,将其炽热而苦苦追逐的目光生生切断。
三井摆拖纠缠,轻松的像美女摆拖了色狼,芳心大慰。见无人看防,开心的又象色狼逮住了美女,从容起跳,射球,三分命中。
“好球!”看台上德男一跃而起,冲动地要跳下栏杆。被洋平和高宫死死拖住。德男见舍身献媚未成,只好退而求其次,手中乱舞“焰之男”的旗帜,遥寄情思。引得观众好奇心起,竞相参观奇景。
三井心中也感叹,感觉真爽!可怜这“爽”字刚落一半。身边一阵凉风——

山王迅速发球,湘北回防不及,形成后场一对二,宫城惨遭调戏——
深津控球,作势欲投。宫城跃起封堵,深津背传,泽北跟进,上篮得分。

5:4
两人例行公事的击掌,疾速回防。脸上即无得意也无不安,似乎湘北开场的神勇表现对他们毫无触动。身经百战,他们已经完全学会了应对任何突发的情况。沉着面对,锐利而不毛躁,宠辱不惊,确有王者风范,十分摄人。

“可恶!他们真狡猾啊!”三井先前一个笑正到绽放如花部分,来不及收尾,被这入球僵住。心有不甘。
“OK……”三井甩甩手,续一个笑,“别得意啊山王……今天的三井寿状态大勇呢!”

协调的身体平衡;指尖触球时的纹丝合缝感;手腕挥动的流畅感;柔滑的投篮曲线……绝对不会射失!
当三井寿全情投入比赛的时候,当这脑中闪过的影象和他的动作重合的时候,投篮后“刷”的一声就如宿命般无可避免。
又是连续两球命中。

11:8
全场哗然。

接球,转身起跳,出手射球。象一柄闪着冷莹光芒的剑,在人无法防备的一刹那,直取咽喉。招招毙命。
一之仓聪枉称盯人专家,不料今天虽盯的起劲,却连连失手,一点效果也没有。好比蚊子叮在人身上却不吸血,失去了存在的价值。想再这样下去怕要被换下,难得有的露脸机会要白白费掉。心中叹道:“三井……比想象的更强!”
这一之仓聪其实也并非没有值得炫耀的历史,在与山王众前辈一同接受魔鬼训练时,坚持到了最后。即使是王牌泽北,脸大身壮的河田也没能做到。因而被众人称为“忍耐之男”。以防守时象牛皮糖一般贴住对方拖跨对手方罢手而闻名。
其实这点本事与三井 MVP 的名头有天壤之别。但是人的一个通病就是喜欢把一点点的辉煌,象冷了的剩饭一样,翻来覆去热一次又一次,也不管别人是不是觉得变质,自己吃着总是香的。
一之仓聪不幸未能免俗,想起自己光辉历史,勇气猛增数倍,邪邪地笑着,眼神乱飘。三井被懵住,想这家伙抛什么媚眼。
迟疑只在脑里驻留了一秒,三井暗道还是表现要紧。接过球又准备转身射球,突然感觉身上有异,低头一看,吓一跳。
原来被一之仓死死缠住,两只手象两条蛇,来回地蹭。
三井一时动弹不得,恨不得要喊非礼。不料裁判像帮凶,只在一边看得有味,不救其于水深火热。三井怒由心起,瞬间灵光闪现,一个跨下运球,紧接着侧身倚住对手强行突破。
一之仓只慢得半拍,已被甩开,刚建立起的自信又告崩溃,只好任由利剑带着胜利的光辉扎向己队腹地。
河田早就有防备,见三井面对一之仓的防守如入无人之境,还是不免暗暗心惊,忙跨出一步占前防守。
只有一步,可一步已足以致命。三井腾身空中,翻手,塞给空位处的赤木。
赤木大吼一声,显出猩猩本色,把篮框砸得吱喳乱响。就像被三井搅得风雨飘摇中的山王的防守线一样脆弱。

“好球,三井传得好!”“大猩猩入樽!”湘北替补席炸开了锅。
安西教练禁不住站起来,展出一个慈祥的笑,向着奔回的三井,有力地握了握拳。
三井本已浸透在喜悦里,见到安西教练的笑,身子震一下,一股暖意像是电流般刹那流过全身——
那是一个似曾相识的笑,是在他曾经最艰难的时刻所初识的。笑里包含着赞许,信任,鼓励,坚持,欣慰和满足。
“这不正是我的初衷么?我不正是为了报答教练而来的吗?”一度的颓丧让三井把对教练的报答之心安于恍惚之中。而此时,此刻,那种温暖的重温,就像是翻看久远的像册,封存的记忆被一层层一页页轻轻地展开。就象是剑客擦拭银剑寒光,回忆一同走过的岁月。这是大过于一切的回报啊!
三井向着安西教练,也握住了拳头,紧紧的。


第七章  针尖对麦芒,众将显神通

赤木这人外型粗野,内质纤细。平日在校遵纪守法,爱护公物。只有在篮球馆关起门来才敢打人耳光,稍稍发泄一番。但这样的小打小闹是满足不了他内心的欲望的,就象给一个渴了三天的人一调羹水,只会更增其渴望度。赤木往日忍得辛苦,今日觅得好时机,即可发泄又出风头,把满腔怨气撒在篮架上。篮架猝不及防,无辜被殴,惨叫声撒了一地。
赤木大大的得意,入樽 over 还留恋着不肯走。上前一步,站到河田雅史面前,摆出一个 pose。两人眼对眼进行交流,展现了猿类间多姿多采的精神世界,旁人不可揣摩。

观众惊呼震天,将赤木的神拉回来。
大猩猩提起脚掌往回赶:“好,开始防守!”
“知道!”

另一边,深津带球过半场,河田凑过来:“深津!让我回敬他一球。”拇指朝赤木一扬,“那个象猩猩的家伙,刚才居然向我示威!”
深津身子羸弱,不如河田肉多,哪敢不依,二话没说就把球传过去。
河田离篮筐尚远,赤木未跟前防守,以为河田定会冲进来一决胜负。没想到河田刚过 3 分线就跳投,球穿心而过。
“那家伙在那个距离也能射球吗?”赤木咋舌。
“听说他以前当过小前锋的。”三井应道。
赤木耸耸肩准备进攻,回头见河田在不远处冲他冷笑。心一抖,暗骂一声:“混蛋……”得意消失怠尽,别过头装做没看见。

13:10
湘北暂时领先。

宫城领着众人攻上去。深津灵敏的身手始终是个威胁,再加上 1.80 米的身高所带来的压迫感,让宫城很不舒服,好几次球都险些被断掉。
外线三井被盯得死死的,一之仓知道三井拿球之后防不住,索性变本加厉连球皮也不让他摸到。内线的防守更是严密的毫无破绽。对于控球后卫而言,这无疑是最痛苦的事情。
宫城就象公车上的贼,遇上警惕的乘客,满头大汗,一筹莫展。
一阵努力宣告白费后,宫城这贼摇身变成盗,决定用抢的——
一个 360 度转身,冲进禁区,在长人如林的禁区里跳起,高点抛射。
正义的勇士拍马来救,泽北舍开自己防守的流川,高高跃起,一个火辣辣的大火锅。
随着“砰!”一声,篮球被狠狠的扣下去。
然而,当人们还来不及为之欢呼的时候,奇迹出现了——
樱木这厮对球的飞行路线判断出现严重错误,以为这球会打在篮筐上弹出来,所以飞奔过来抢篮板。不想篮球中途叛变,直向他飞来。闪避不及,于是两只红球对撞一下。
这两只球严格遵守了动量守恒定律,相撞之后立即转过 180 度飞回。樱木一头撞进大地的怀抱,而篮球却不偏不倚的掉进了篮筐。

众人再一次倾倒,嘴巴张着下巴差点掉下来。
泽北最是痛苦,一个盖帽完成,嘴角还来不及掀起,竟被这种怪诞的射球骗去两分,眉头又皱起来,一时不知是该悲该喜,表情不太好摆。
就连湘北众将也觉此球得之不武,笑不出来。
最幸运的其实是观众,花一点点钞票看到世界第九大奇迹,也算不虚此行。

樱木挣扎着爬起来,揉着面门一块淤青,鼻孔里有鲜血流出。但得分的喜悦大于一切,大摇大摆走过愣神的泽北边上,笑道:“刚才……看见了吗?”
泽北被唤醒,一时不明其意,顺应道:“什么?”
樱木扭住鼻子,初衷是制止血滴下来,不幸说出来的话也变声,怎么听都觉变态:“刚刚——是故意的……”
泽北被吓住,退了一步,怀疑着不相信。
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宫城也从背后赶上来来凑热闹:“告诉你——”见泽北注意过来,换一个深沉的眼神,“我早就算准你会扇我锅子,所以……刚才是故意的!”
泽北再遭打击,腹背受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呆在原地算计:“什么?故意的?耍我……怎可能?难道真的是故意的?怎么可能是故意的?竟然真的是故意的吗?不会真的是故意的吧?……”
看台上樱木军团好容易逮住机会,怎肯放过,助威道:“樱木这招叫脸部投篮吗?”“好帅啊!”“好勇猛啊!”
“好说好说——”樱木见晴子娇笑如花,心情激荡,整个脑壳一时无处不红。带着胜利的手势和满脸的鲜血光荣下场止血。

流川是最早回防的一个,吃惊的程度最轻——因为对于樱木的极度了解。要让他对樱木的行为感到吃惊并不容易,只是全心的投入比赛里。
但泽北不同,与樱木初遇,对其底细不明,一面走上来,嘴里念念有词:“……怎么可能是故意的?不会是故意的吧……”
流川一怔,觉得这话似曾相识。调用不太好用的记忆力,思索半天,终于豁然开朗——先前回防经过泽北身边时听到过,没料到这小子一路走过来还没念完。不禁叹一口气:“白痴——”
泽北字字入耳,脸刷一变,呆滞的面孔瞬间由英俊替代。
“你说谁白痴啊——”流川没想到他变化如此之快,但气势丝毫不减:“……白痴才会问这种问题——”

樱木稍稍休息,见血停了。站起来准备再登场,突然场边观众席欢声四起。
樱木大喜,摸着下巴道:“这些俗人也终于了解到我这个天才的价值了。”
“不是啊!”安田叫道,“快看,泽北单打流川!”
“哦?!”
全场的目光凝在一点上,观众,记者,海南爱知各队,都不例外。
木暮感叹道:“真不愧是高校篮球界的超级巨星,泽北!……全场的目光都一起……!!”
“千万,千万别眨眼啊!!”


第八章  独刃寒灯影,孤剑耀星光

众人的眼光象千百条射线,齐刷刷射向两人对峙处。所有热度急剧靠拢,两人所在处温度疾升,变成一个热点。其他八个人成了摆设,被冷落一边。只好借灯光取暖,寻找些许温存。
樱木被换在场下,连灯光的羹也分不到,只有眼镜兄镜片反光。身上寒意阵阵。怒道:“这两个小子……态度真嚣张!”心里气血翻涌,鼻血差点又滴下来。忙收神敛气,转念一想:“反正流川那家伙也阻不了他……嘿嘿,可怜的狐狸……”

场上,流川紧紧盯着泽北,泽北气定神闲,双手伸直持球,垂下,弓腰。
“他会从哪里突破呢?”流川身子静如处子,思维却活跃的象个荡妇,耐不住寂寞。“他是最佳球员,要提防他的假动作!左边还是右边……”
可怜流川过高的估计了自己,须知高手过招,要虚晃一枪并非一定要借助形体。气势,眼神无一不足以致命。
泽北正是高手中的高手,眼神瞄向流川左侧。
流川大喜,以为自己探出对手破绽,重心立即左移。岂料眼角扫到右侧白光一道,欲待转身已来不及,只得目送对手轻松上篮得分。心里一沉。
流川亲卫队早就吸足满满一口气,只等流川断其球或者盖其帽兼拂其颜面,就放开嗓子为流川庆功。泪水也已续势待发,若时机成熟便要“情不自禁”的被感动出来。没想到流川居然愣在那里,被人轻易欺骗。亲卫队就象看斗蟋蟀比赛,自家的被养得白白净净的蟋蟀被咬掉一条大腿,心痛无法遏止。可气已经吸满了,总不能一直憋着,只好叫出来,可惜音质变色,欢呼变成惨叫,浪费良好的雌性声带。眼泪的情感也早预备好,收也收不住,只好白哭一场。心中对泽北大大怨恨,想这小子不会识相点让流川出出风头,想着想着,怒气要爆发,恨不得用眼泪淹死他。
观众看不到泽北眼神,只见流川突然左移,放开右路让泽北杀入。看来倒似两人商量好似的,一点味道也没有。欢呼声也是有气无力。
只有阿牧,诸星看出厉害,皱紧眉头一语不发。

“哈哈哈……看到吧……我没说错吧!”
看到流川被耍,樱木喜出望外,想这泽北果然好本事,若不是离他太远,非要上前拍他肩膀慰劳嘉奖一下才行。樱木大笑着上场,把刚才换下他的角田替下。看了一眼比分,

15:12
上半场还剩 16 分 52 秒。

撇开樱木,却说那角田下场,众替补见他累得喘息不停。纳闷道:“只不过是稍微代替了一下樱木,怎么就这样气喘如牛的……”
“……”角田闷声不答,众人当其未听见,打算作罢。其实角田并非失聪,只是刚才一口气卡住,透不上来。现在好容易缓过来,回答姗姗来迟:“那个 5 号……不管我怎么挤他,他依然纹丝不动……而且更反过来被他挤得连位置也保不住。”
“啊……”众人恍然。角田抬头看着场上,眨眨小眼睛:“樱木的工作可不轻啊……”

宫城再次带球过半场,眼前一亮:流川在那里两眼冒火。宫城在与陵南的比赛中见过此景,知道是要自己传球。
宫城求之不得,暗笑:“这小子也开始露出他的本色了……对啊,流川,有仇不报非君子啊!”分球过去。想若这小子识相得分自己妙传有功,若是不入,那也只能怪他蠢笨,怨不得我。控球后卫之大幸福莫过于此。
“在和丰玉的比赛你表现不错啊……流川,嘿!可对手是泽北啊,行得通吗?”清田冷笑着低语。
若非阿牧在身边,一个声音早就冲出来:“肯定行不通!”

流川泽北两人再度眼对眼,唯一不同的是攻守位置互换。
流川深知自己技术不是泽北对手,要凭假动作过人有困难。心中早有打算:“日本第一吗?……”
泽北是个单打高手,在团体比赛里本来就注意力不够集中,好容易定下心来防守。突然见流川嘴唇颤动,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好奇心象条贪嘴的鱼,一口咬上鱼钩,立马把防守要务荒废,恨不能把流川拉过来问清楚他刚才说 what。
流川哪晓得泽北脑筋飞转,只见他防守漏洞百出,岂肯放过。利用速度的优势突破成功。
流川心里喜不自禁,想这全国第一也不外如是。信心扶摇直上,耳朵里冲塞了“我是全国第一”的呐喊,身子飚升起来,竟不闪不避,直面山王 5 号野边将广的封堵,超手扣篮命中。
“什么!!”泽北这下真的变了颜色,万不料这一年级新生如此了得。流川走过来看着他:“这就是全国第一吗……”
“……”
“真叫人失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