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山王专区>>选择

选择

雪狐

  “荣治,睡了。”老爸在敲我的房门。
  “嗯。”我随便的答应了一声,随手关掉了床头的台灯。却仍然斜倚着,手中握着那张机票。
  直达纽约,时间是后天早上九点。我就倚在黑暗中,愣愣的望着这张纸片:去,抑或留下来?
  我并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这次却一直难以决断。眼看着动身的日子越来越近,心里,却依旧是茫然。
  输了那场比赛,对一切似乎没有什么影响。旅美的行程早已拟定,签证和学校的事情也早就办好了,一切,只等着我动身。
  但是……真的要走么?
  这段日子,我无时无刻不在回想着那场比赛,那个让人难以理解的结果。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会输?
  一切明明是按照预定的计划进行的,没有任何偏差:河田学长守住了对方的中锋赤木;一之仓也成功的封住了三井的三分球;而美纪男……他做的也不错啊;至于那个皇牌流川,我不是……已经打败他了吗?
  流川!想到这个名字,我心里就好难受,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涌了上来。在我所碰到过的对手当中,他应该算是很优秀了:至少,他成功的挑起了我的战意。“独孤求败”的日子不好过,我知道。我甚至很期待看到他的成长。可……
  那么,先这样吧。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明天……

  次日,晨。
  “妈,我先出去一下,一会儿回来。”我很少撒谎,感觉自己的语调有点不自然。
  “哦?啊,荣治,你早饭还没吃那,去哪?”
  “我……我回来再吃,再见。”趁老爸还没注意,我赶快跑掉。
  书桌上,有我留的纸条。
  “爸妈:我想去神奈川转转,会及时回来的,你们放心。-荣治 ”
  去神奈川干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去找那个流川单对单?就算让他输的惨不忍睹又能说明什么?那时在赛场上,我不是一样赢了,可最后的结果却……
就算是去旅游吧,我给自己找个理由。虽然连自己也觉得这理由太可笑,但也实在懒得再去想。

  到横滨已是下午,随便找了家餐馆填肚子,两条腿就带着我直奔湘北高校。
  学校到不难找,但这是暑假,我不清楚篮球队是否照常训练。果不其然,体育馆里空无一人。但巧的是,出了学校不远,我碰到了那个樱木花道。
  倒不是我记性好,实在是他那一脑袋红发太引人注目,想不一眼认出都难。
  “喂洋平,你知道吗?昨天晴子……”他和旁边一个穿校服的家伙聊的正欢。
  “嗬,是啊,樱木你真厉害。”
  “当然了!我是天才嘛!哈哈哈~~~”那种极有特色的白痴笑声让我实在无话可说。真是,连像我这么臭 P,啊错了,像我这么自信的人都没有自称天才,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居然就……
  尽管我认为这种人少搭理为妙,但为了找到那个流川,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喂,樱木花道!”
  “啊?”他转过身,“噢,你是三王的那个……那个……”
  “是 山王!”我纠正他,“我是泽北,想问问你流川现在在哪儿。”
  “流川枫?你找那只死狐狸干吗?想和他比赛?对了,上次比赛是你让那只狐狸灰溜溜的,表现不错嘛。当然,最后还是要被本大天才打败的,哇哈哈哈~~~”
汗……看来我是找错人了。我正思忖着如何脱身,旁边那个叫洋平的接过话。
  “你找流川?他现在应该和仙道单对单吧。说不定在附近那个露天篮球场。你去看看。”
  “谢谢。”我到完谢转身就走,不管那个樱木还在身后哇啦哇啦。


  流川枫!想到这三个字我不由得有加快了脚步。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有一丝好奇吧,我很想看看这个湘北的皇牌——让我们尝到失败滋味的队伍的皇牌——在生活中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就是这里了,我停下来。我对篮球的敏锐感觉帮我轻易地找对了地方。球场上那个背对着我的人,从他的身形和步法来看,必是流川无疑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笑自己的一切举动;笑自己傻兮兮地从秋田跑到横滨又不知道来干什么;笑自己的漫无目的……想着想着,一种莫名的酸涩又涌了上来:我想哭。

  “小心!”一个声音响起。我下意识地接住飞来的篮球,一个身影已经站在了面前。
  “对不起啊,你……”那个人像是突然吃了一惊,“你,咦,你不是……”
  我仔细的打量了面前的人,那刺猬头让我觉得挺熟悉,“你是……仙道彰?”奇怪了,他不是应该在东京吗?
  “你是北泽?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他倒先问起我来了,“喂!”他回头招招手,“流川!”
  “我是泽北,不是北泽!”我实在找不出别的话可以说。毕竟,我现在连自己来干什么都不太清楚。
  流川走过来了。我发现他在看到我时,那张扑克脸上的眉毛动了动。
  “泽北,你到底来这里干什么?啊,我知道了。一定是上次比赛你输给了流川,心里不服气,所以来报仇了是不是?……”仙道在一边没个完。
  我?输给流川?笑话!我估计仙道八成是在故意气我,可又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我赢了他,可我的队伍输给了他的队伍。事实就是这么尴尬,残酷的尴尬。
  我沉默。流川也沉默。仙道歪着头看着我俩,也没说话。
  “单对单。”流川吐出三个字,把篮球举到我眼前。
  “什么?”我冷笑,“上次还嫌输得不够惨么?”
  “单对单。”他依旧一张扑克脸。
  ——切!你让我打我就打,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我转身就走,甩下仍是一张扑克脸的流川和还没回过神的仙道。走出几步,觉得应该补充几句,于是回头:
  “喂,流川,你不是要去美国吗?好——等下次我们有机会交手时,我会让你输得比上次还难看。你记住了!”
  我看见流川的眉毛又动了动,嘴唇也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
  不管了,我走人。

  坐在回家的火车上,我觉得有点累了。倚着窗子看外边的景色,
  突然回忆起小时候的事:从四岁起和老爸单对单,到初中第一次胜利……忽然发现,原来老爸总爱说的一句话,已经在我大脑里回旋了很久——
  “想要别人输给你,就去尽量地提高自己,别的什么也不用多想。”
  ——对,流川都可以去美国,凭什么我就不行?
  太阳落山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我决定了!那么——
  一个精彩的新世界,它在远方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