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山王专区>>剑花

剑  花

Kp

  不可否认,作为一名剑客,我是最失败的,虽然他们叫我天下第一高手,虽然我可以一夜之间剿灭爱和学园,手刃五名下爱之门下数一数二的高手。也可以只凭一口最普通的铁剑击败以剑术精湛闻名的海南群侠。但我还是改变不了我作为一名失败剑客的命运。这一切都只因为我不会耍酷。

  就在昨天傍晚我还被一个在旅店门口低着头耍酷刚出道的少年剑客羞辱了一番,只因为我挡住了一位正在深情注视他的美丽少妇的目光。虽然本可以一剑就取了那孩子的小命,但我不会这么做,他还是个孩子,在江湖上历练的还少。他只看到了一双滴出春水的美目,却看不到他背后那位武林豪杰手中的快刀。不是我不愿意出手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而是没有必要出手的时候,我从来不会浪费自己的力气。果然晚饭后我准备赶路的时候,看到那个他刚用来耍酷的大石头上正躺着他自己的尸体,头颅已经在一丈远的地上了。我从来看不惯杀了人不处理尸首的。虽然是我的死敌,我也会在杀了他之后,尽我所有的厚葬他。因为这是对死的敬畏看来我剩下的这一两银子也保不住了。

  从来都不会像现在这样苦闷,无数种功利的想法冲突与我的脑海,我要为了我的后半段路程找点盘缠,刚才买棺材花掉了我所有的钱。如果不赶快弄点钱的话,明天的早饭就只有放弃了。我决定去给我见到的第一家客栈打工,我从来不会像其他剑客那样大牌。他们为了不降低身份可以蒙着脸去杀人越货,然后再潇洒的花掉抢来的钱。但我不会,虽然我是个俗气的剑客,但我从不铤而走险,万一被官府知道了,不但剑客的执照会被吊销,命也难保。所以我的每一分钱都是自己挣来的。记得上回是在大山里给淘金客们做饭挣来二两银子。那些金客出手大方可是这次不同了,客栈的钱不好挣,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挣出去广岛的路费找岸本决一死战呢。当年,我在打工的路上被他们一群骑着高头大马嚷嚷着要去神奈川攻打湘北的所谓高手们挤到了路边的水沟里,我还以为是群多厉害的人物呢,刚到外洞就全都被迷香熏倒了。最后要不是我正好带了自己的铁剑,他们早就被湘北的人开膛破肚了。结果害的我把打工挣来的三十文大钱全丢了,当时他们的面孔都忘了,只记得岸本那大辫子。上回见他在秋季的武林盟大会上吹捧自己在当年一役他表现得多么神勇时被我一眼认出。料他定不肯承认当年之事,所以早就想好和他决斗打败他之后,再要回当年欠我的三十文大钱。这是别人欠我的最后一点东西了,取回这三十文钱以后,就打算结束我这不成功的剑客生涯。另外找一份有前途的工作去。 

  果然是天从人愿,前面就是一家客栈,门口挂着的牌子上清晰的写着几个斑驳的大字──铁扇客栈。我之所以对客栈的名字如此在意,只不过为了见工的时候可以多个准备。毕竟谁也不愿意要个不长眼色的伙计啊。 

  果然很顺利,在我简单的说出自己的想法之后掌柜得就欣然的同意了我的打工要求。现在我已经是铁扇客栈的首席店小二兼业余剑客了。这多少对我未来的生活有所帮助。但我有些奇怪的是掌柜得最后说的那句话:老板娘的眼力真不错。我不明白这和老板娘有什么关系,何况我还没有见过老板娘,即使有点关系也不会让这个快入土的人想入非非吧。看来我要小心做事,不要把刚到手的差事丢了了才好啊。
  “就是你。”突然的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思路。

  “就是我。您有什么吩咐。”我急忙低下头条件反射得答道,这就是我的优点,在每一个新职业的开始都会自然的培养自己合适的条件反射。

  “你叫什么名字。”那个声音继续问着。

  “我叫店小二。”同样是条件反射。

  “呵呵,我是问你以前叫什么。”声音开始变化了,变得我开始让我喜欢了。

  “进来之前我叫剑客,以前我叫过伙夫,洗衣服的,马夫,扛大包的。”我的话也多了,本想抬头看看是谁,但觉得不合适,就打消了这念头。

  “你可真酷,像你这样的剑客早就出名了,怎么会出现在我这小客栈里呢,而且还是来打工的。”什么,这客栈是她的,原来这就是老板娘了。

  我有点惊慌,不知刚才说错了什么话没有:“就因为我不是个会耍酷得剑客所以还没出名,这次打工也只是为了盘缠,还望老板娘行个方便,我一定干好自己的活。”

  “呵呵,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变,我终于等到你来了。”老实讲这句话我没有听懂,这声音不是我故人的声音,因为我的故人都死在我的剑下了,他们都是我的仇人,但话里的含义分明又是和我认识很久了。

  “你抬起头来吧,看看这等了你十年的女人好么,虽然她的额头上已经有了皱纹,但她至少还是美丽的。”此时我才明白什么是云山雾罩,虽然我的工作是个容易引起女性注意的剑客,但我这样一个不会摆酷又落魄得剑客从来没有交过一次桃花运。这也成了我后来打算放弃剑客生涯的一条重要理由。可是现在怎么会突然之间出现一个等了我十年的女人呢。我决定抬头看看她是谁。

  “怎么样,你认出来了么,我是真的老了,女人的年华易逝阿。”我终于抬头了,可是对面前这位绝色女子,却丝毫找不到一点记忆。她的确很美,没有丝毫老的先兆,显然她是在引诱我说出恭维的话。

  “哎,”她幽怨的一声长叹之后,我发现握在剑柄上的手被一滴落下的泪水打中了。那是她的泪水么。

  “还记得十年前的湘北么。”

  “啊,”经她一提醒,我似乎想起了点什么,但转而又被那三十文大钱转移了开来。

  “记得当年我的湘北被剿灭之时,我恨透了所有的人。”

  “湘北也是她的,莫非她就是……”虽然我禁止自己去这么想,但是这位老板娘得真实身份我终于知道了,她原来就是当年令神奈川武林人士闻名丧胆得女魔头湘北城主──彩子。 

  “这么说,你是来报当年屠诚之仇的了。”我又开始恢复自己作为剑客的条件反射了。

  “哎,你想到哪去了,当年我所恨得武林中人大部分都以忘却了,只有一个人我却怎么也忘不掉的,他虽然一人就毁了我苦心经营多年的湘北城,但我始终及无法恨他,也无法忘了他。苦苦等了这十年,我终于见到他了。”

  “哎,你想到哪去了,当年我所恨得武林中人大部分都以忘却了,只有一个人我却怎么也忘不掉的,他虽然一人就毁了我苦心经营多年的湘北城,但我始终及无法恨他,也无法忘了他。苦苦等了这十年,我终于见到他了。”

  如此煽情的话有时从如此美貌的女人口中说出,我想也许只有神佛再世才能低档她的诱惑。不过幸亏我不是神佛“我知道,你说的人是我。但我不明白的,为什么会是我。”

  我虽然心中高兴但也决不会随便接受一个人,看今天这架势,八成我表现好点就可以娶个大美女回家了,此等好事,我还需谨慎从事。

  “你还问我怎么会是你。”彩子羞得说,我已经身不由己地被她慢慢的拉进了她的闺房。“当年那些呆瓜笨蛋刚进洞就被迷扇香薰倒之时,那个进出自如全然不惧我湘北高手的青年剑客,他轻灵的剑法,冷峻的面容,让我如何不动心啊。”

  “我当时只是为了进去看热闹其实我很无能的。”我的老毛病又犯了,面对女子由衷的赞赏,我总是会把那些俗不可耐的实情脱口送出。

  “那湘北诚主大将樱木王牌流川群战你时,你潇洒空灵,只用了一招就取了他们三人的性命,自己却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被划破一点。你能说这也是你的无能带来的好运么?你为什么老是不肯表露你自己出色的一面,却总是让人觉得你没出息呢。我等了十年的男人就是你所说的那样么!这些年来你的所作所为我都知道,你从来不想改变么。”我的手又被她的泪水击中了。

  “对不起,那是我怕自己的衣服被划破才出的下招,我是个穷剑客,没有太多的衣服可换。”我的口和我的心严重的背离了,我是多想告诉她:“你所等待的男人从来都是这样潇洒的。”但我说不出。

  “对不起,恐怕我根本不是那个你所等的人。”我已经有点受不了了,她的眼神,她的眼泪,都让我不得不离开,我已经想好了,到下一家我见到的客栈打工。

  “是么。”她冷冷的说道,我不准备回头了,即使她此时出手杀我,我也决不回头,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欠了别人东西,而且欠的这么多,我偿还不了。

  本来我想说我要找岸本那家伙要回我的三十文大钱再说。可是发现彩子拿出三十文大钱来,她说当时这钱是被她偷走的,因为她想留点她喜欢的人身上的东西。

  “当年你用剑挑下我蒙面的脸巾时抖出的那个剑花是我一辈子见过的最绚丽的!”她几乎声嘶力竭的对这我的背影喊到,我听到了她无助的抽泣声。 
  ……
  …… 

  我终于还是回头了,看着这个如此可爱的女人,“那是因为当时迷扇香已经漫过来了,我只是为了驱散迷扇香而已。”声音小的我自己都听不到了,我怎么忍心让她再留一滴泪呢。

  “什么,你再说一边。”她无力的问着,似乎已经耗尽了全身得力气。

  我注视着那双满是泪水的双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因为我打算说我这一生第一个大话。因为我不打算浪费老天给我这最后的机会。

  我走过去,一把搂住她,全然不怕她的泪水弄湿我唯一的衣服。

  “如果说,我今生有过一次耍酷的经历的话就是你所见到的那一次,那朵剑花是为你而抖的。”



*谢谢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