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肥熊乱弹——生·老·病·死

肥熊乱弹——生·老·病·死

  格老子家乡靠酒厂养活了一大拨人,省优部优国优之余还有闲钱时不时给中国男子足球烧烧,可以说是带套不误打炮工。电台里面也多的是酒广告,与猪饲料广告一时瑜亮,堪称双璧。而到了美国,酒广告就比较稀有,多的是药广告,一年四季变着花样不断。耳朵里老听见“爱了鸡”,“挨了记”的,觉得美国人怎么那么流氓,后来才闹明白是卖治过敏(ALLERGY)药的。

  美国这里最近为人类干细胞研究拨款闹的凶,赞成反对的都有,宗教历史原因复杂,不能尽言。反正当初逃避欧洲宗教迫害的同一批人又开始用宗教压科学,想搞搞克隆人之类行为艺术的现在纷纷向欧洲回流。美国一年丢在药物研究上的钱也不知有多少,最好的例子就是这抗过敏——每年也不知多少美刀砸在里头,可偏就是治不了这癣疥之疾的过敏。看吧,一到春天换季的时候,就会有先生小姐们突然感情丰富地频繁擤鼻涕,抹眼泪,喷嚏打的如滔滔江水……老美却又多一件堪笑处,别人打喷嚏时不幸在场目睹耳闻的人要立刻说“保佑你”这句套话,于是公司里“保佑你”终日不绝于耳,就仿佛被义和团围了的东交民巷一般。

  过敏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大概也就是过敏性体质的人一遇上草长莺飞,柳絮乱飘,野猫叫春的时节就要犯病,症状包括早上起来眼屎糊的睁不开眼,时时刻刻忆苦会一般声泪俱下等。有道是过敏面前,人人平等,任你若不禁风或是强壮如牛,反正时候一到,一个都不能少。并且无论是营养饮食,充足睡眠,科学锻炼都奈何不了这小小过敏,很让人打脑壳。如前所述,虽然电视广告做的天花乱坠,药店里面摆的琳琅满目,但就是没有一种可以彻底解决问题的。

  新移民们,特别咱们这一片的,在本土身经百毒,和流感,肝炎有过小半辈子的恩怨,大多已练的铜皮铁骨,刀枪不入,看着老美们临表涕泣,心里同情又好笑。但这段好日子一般不出五年,所谓人在红灯区,那有不中招,免疫系统被此地逐渐同化——弱化之后,不免也要和本地老土们同声一哭。

  我年年枕戈待旦,等着“挨这记”时刻的到来。扳指头一算,也是大限将至。

  除了过敏,在此地连感冒也是很少得,不过一但中招,老美的药多半不太见效。盖老美这里对抗生素的升级换代控制的极严,不像中国抗生素换代是几年一升甚至是一年几升,老美市面上的抗生素比起我们小时候用过的那些个东东,那就是汉阳造和盒子炮的区别。为什麽会这样呢?所谓“是药三分毒”这句话我看就是为抗生素量身定做的,过于霸道的抗生素副作用强不说,由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它所对付的病菌也相应发生异变,产生抗药性,下次感染时候就更加烫手,形成抱薪救火的恶性循环。其实这个道理和老美的中东政策是一样的,至于为什麽他们在医学上头脑清醒但一遇上阿拉伯兄弟就脑壳有包起来,我只能说石油真的比血要贵些。

  这两天突然病了,头疼脑热,喉痛兼流鼻涕,从母熊到千里之外的老熊夫妇都很紧张,“炭疽”,“ANTHRAX”之类冷僻中英文单词突然都见了天日,只好一个劲地安慰他们说:“这炭猪是食草动物得的病嘛,咱这种百分百食肉动物是免疫地!”但还是免不了被迫去医院撅起屁股挨了一针,多少年来第一次啊!!!搞的整个下午撒尿时候都是一股浓洌的盘尼西林味(汗),肥熊尿带酒味,那是有的,可盘尼西林……日死他恐怖主义的先人板板!

  昨晚看了老乔热身赛的所有进球,真老了……垂直弹跳打了对折,亚历山大传的一个很到位的接扣被老乔很吃力别扭地赖了进去,在篮下还吃了本·华来事一个大帽。17代飞人鞋上的“AIR”,该考虑改“GROUND”了。


始发日期:2001年10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