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流水帐

流水帐

  这流水帐乃是挖泥沙小丫头的创意,俺们是剽窃她的,剽窃是欣赏之意,她在下头说俺们批评她,那是把熊胆当了驴肝肺(笑)。不过她的小脑袋瓜子迅速迸出了“风月之大理”之类货色,俺们只好叹为观止,她还附带建议俺的乱弹不妨起名为“风花雪月之湾区”之类,这类东东是你木头葛葛的专利,俺们这些动物是不会的,顶多借革命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之韵,叫“干柴烈火斗湾区”便了(笑)。

  I'M BACK——俺回到家了,此行共计:

  转机两次,随机被抽到搜身两次(看来长相有时候是会给人带来麻烦地);
  步行过金门桥不耐烦而放弃一次,与大老板及夫人共进工作餐两次(曰:阔佬今个跟我说话了……他说:你给我滚!);
  日本料理三次,广式早茶两次,广式筵席两次,越南粉一次,旅馆房间微波炉热剩菜一次,老妈同学家打死卖盐的上海菜一次,上海式蒸螃蟹一次;
  看老乔复出比赛一次,其间拍案怪叫数次;
  研究泰森最近拳赛一场,其间摇头叹息数次;
  最后,完全没有时间去奥克兰操练街球。

  机场安检确实是严了不少,且有陆军大兵若干,身背M-16自动步枪在一旁做活动门神状。大兵们皆为黑色贝雷帽——该帽子原来也是陆军中精英标志,大抵为我军奇袭的“白虎团”一类(当初编样板戏的大淫们也不知如何憋出这种团名,丫难道不知道“白虎”在民间是啥子意思?),后来米国参谋本部钦定今后陆军兄弟们可以人头一顶,以激励士气——这大概和打篮球的人人都发穿双飞人鞋是一样的道理。而这多出来的几十万的贝雷帽订单自然是咱们这劳动力大国包了下来——不过据说在撞击事件后订单黄了。政治因素一挂帅,阿拉伯兄弟一千万白花花的现银尚且可以拒腐蚀永不沾,何况区区几顶帽子?

  虽然三藩不是第一次去,但去金门桥却总提不起兴趣。这次老妈手谕要拜见其老同学,遂被热情拉去完成此仪式。桥顶云雾缭绕,桥下海水晦暝,湾内海面上帆影点点,远望可以看到有名的三藩“提篮桥”阿尔卡却兹监狱,近看偶见海狮类动物在水里游弋。走在桥上劲风扑面,不时有被日光晒的浑身色斑,脸现红晕的白种女人带着耳机跑步经过。身边几尺远的地方就是滚滚过桥车流,在我看来吸着这样的空气跑步不如直接去花生屯的邮局拆信。然后是另一地标建筑,一堆廊柱围一个回音坛那个——珍珠港大导演迈克尔·冯小X·贝当年发迹的片子“THE ROCK”里军情六处LLM肖康纳力逃出酒店会他女儿那地儿。游人稀少,只有一批西裤革履腰围“金利来”的中国团手持最新款数码像机昂然而过。 

  需要说的是其间肥熊所摄的几段FOOTAGE,据母熊描述是镜头仓皇摇过,聚焦极为突兀,辅以上下震动……还有,常常是错过了主要景物后才故作镇静地摇回去——一言以蔽之,符合大导演的各项特征。 

  原定计划是去死但福的博物馆,据说有罗丹原作翻的铜像——手爪原本雕得好好的后来又敲掉的巴尔扎克之类,但看了表决定取消——另外一个“丹”今晚打第一个主场。倒是没有后悔,老乔依然牛的,奉献一场好比赛。此人一上场,本来也算耀眼的基德,范霍恩之流立刻屁股向后退为舞台背景。KITTLES,JEFFERSON,DIAL轮番与其放对也是尽落下风——不过此三人分别为积年伤兵,出炉菜鸟,无名之辈,若切不了他们也就只配去解说席。此外,巫师除了该老兵外,攻防皆为笑话。他不上场时其它人就集体摆烂,为老乔下次出场救火定下基调,其凑趣表演,功力直追帮韦爷泡妞的天地会和御前侍卫。老乔比赛里穿的是重出版的飞人3代,飞人系列里第一种用了后跟可见气垫的。 

  最后八卦消息一条:前一阵JORDAN品牌的TRUNNER跑鞋全部回锅,且各大监狱禁止新来的人犯穿该款鞋进宫——该鞋后帮上有一条用来固定形状的金属条,证明可以被监狱里的才智之士改造为管制刀具之用——银民群众的创造力真是无穷的! 


始发日期:2001年10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