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开季半月

开季半月

  新赛季开打了,暑假高峰之后的电影淡季也告一段落,新一轮的节日上片狂潮已经是水天相接处的一条白线——肥熊那点可怜的业余时间愈发捉襟见肘起来。

  在与观众和媒体玩了种种欲擒故纵,半推半就的猫捉老鼠把戏之后,老乔终于是回来了。厚颜无耻地说一句:他现在的打法调整其实和我伤了腰椎之后做过的那些基本类似,更加细腻繁琐的持球动作,不厌其烦的PUMP FAKE,还有更多的远射。至于被吹的神乎其神的所谓助攻和篮板能力,他本来就有——有当年在同一个柯林斯手下季末狂拿三双的历史为证。至于现在又被吹掉灰尘珍而重之地当宝货捧出来,只是因为飞呀扣呀的那一部分萎缩了而已。不过这些球油子动作,出敌不意用几次骗楞头青可以,但大家见得熟了,就难免卖不大动——对BOSTON最后一节被皮尔斯扇的那两个大帽就是明证。关键时刻,反应,弹跳和爆发力——年青的标志,分了生死。至于远射,老乔从来不是一个可靠的外线射手,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练不练得出来,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我知道:巫师要入季后赛,难!

  湖人的恐怖从上赛季延续了过来,目前只要他们正常发挥,联盟里其他队就陷入苦战。加上前几场O大胖罚球开了天眼,大家日子更加难过。明末民谚曰: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今NBA民谚曰:大胖罚球不过半,过半大家都完蛋。不过,我对概率论的理解一向精纯,相信大胖不至负我(这也是安慰自己,看球时好保持乐观向上的精神面貌)。

  前几天听说森林狼把芝加哥一支NCAA三级联盟的队伍海扁了53分,不过据现场人士举报,该芝加哥队中有一名前锋长的酷似奥克利,对于这种明显违反运动员年龄限制的做法,我们十分愤慨!

  快艇的奥多姆在记者会上又哭又闹,哽咽着说:“我对自己很失望……”。没想到第二次又被抽中了是吧,失望。来来来,吾们给你引见一下你的将来——来认识认识德里克·科尔曼,哥俩不妨多亲近亲近。

  建议骑士队去交换开拓者的菜鸟中锋鲁本·螃蟹-螃蟹,骑士这两年选的中锋,那脚都是玻璃做地,这回一下补进2乘8共16支脚,可以无忧矣!

  76人终于开胡了!快让俺查查灰熊下次对公牛是几号……

  看球间隙,看了小资们赞得很凶的MEMENTO,够奇技淫巧的,导演坚持用一种把头钻到裤裆里的叙事方式,成功地把水搅混了……可为什麽我不为所动呢?

  焚香净手看了“鬼子来了”。之前看了评论文章,说片子虽然拍的是鬼子闹中原,却脱不了导演本身的文革经历和记忆。俺感到这理论甚玄,不敢作声,屏息静气把片子看了(间中忍不住大笑数次),没看出多少文革的蛛丝马迹,倒是嗅到了一大股子黑泽明的霉味。不过因为黑泽明本身是好东西,这霉味也就象是挂久了的金华火腿散发的气味,可以接受——和国内不少片子的那股子哈喇味儿大不相同——推荐!

  最忘不掉的却是在三藩出差时旅馆头看的一个片子。没头没脑,从半截看起,且说的不知是俄语还是其他什麽欧洲语种,打的英语字幕。一个小LM在一辆深夜的公交车上骚扰为数寥寥的几个乘客,闹得正欢实的时候,一位大爷(似乎是小LM他爹)气咻咻地扑上车来,操起板手就给丫开了瓢。乘客四散,小LM苍白流血地倒下了,大爷由气愤变为惊恐,抱着儿子笨拙地去捂伤口的血,捂来捂去捂不住——整个一幅列宾的“伊凡雷帝”。肥熊有些意外的愉悦,打点精神往下看。车上的女人找到了英挺的男人,吵嘴,撕打,遇上另两个LM人物,为首的那个LM长得活脱脱是没有死在玻利维亚而是自然衰老了的切·格瓦拉……然后抓狂,调戏,凶杀……镜头给了一个毛发很浓,大鹰钩鼻,一脸苦相的老男人,在黑夜的河边约会旧情人,为了显示丫的能耐,一挥手,黑沉沉的大河之上骤然出现了一条灯火通明的渡船,宛如社戏。船上一整支交响乐团卖力地奏着,凄惨怪异的音乐在河面上响起。该男人在那女人惊怕的呜咽声中从容走入河中,直至没顶,然后又鬼鬼祟祟地在侧面一个港汊里冒出头来,却被他刚才嘲弄折辱过的,陪伴那女人来的男伴一闷棍打回水里,这回没有冒上来。镜头再转回到前面调戏男女的两个LM里幸存的娃娃脸。在一个破败的公寓区他被住户指为偷汽油的贼,抱头鼠窜,最后被私刑者们逼到一面铁丝网上,没命地大叫:“我是无辜的!我是无辜的!”背景处的公寓,漏出的汽油大爆炸,熊熊火光映亮了LM惨白扭曲的脸——全剧终

  知道这片子的兄弟伙有以教我。


始发日期:2001年1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