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炮打克里斯

炮打克里斯

CWebber么,完全称得上是堂堂一表,凛凛一躯。这哥们儿肩宽体壮,臂长手大,天生一付NBA大前锋的理想身板儿;长得也是浓眉大眼,英气逼人。一旦扣篮得手,扭曲面部肌肉扮恶的时候挺象那么回事儿,可展颜一笑,却又有种奇异的招人疼的孩子气——年轻女性篮球Fan屎,鲜有不中招的。(南半球澳洲那块儿传来喷嚏声)

球玩得也油——技术,力量,怎么说也都得算一流的。想当年在花生屯,伙同后来臭了大街的Howard和Hot Rod,全队球风那叫一个奔放好看,连老乔都钦点了说前途无量的。偏是巴胖子不买帐,丫的观点是花生屯这帮子后生确实是生猛有劲儿,一个个的跑起来都赛鹿,可惜一到关键时刻,脑子也赛鹿。这鹿脑子怎么说?兄弟月黑风高的夜里在乡下土路上飙车,车头灯一下子网住了路当间儿站着的野鹿,你要能看见那鹿一瞬间在强光下的眼神儿,就能大概明白这个鹿脑子的说法。当然了,巴胖子本身是一身高不够愣打大前锋的,再加上CWebber甫进联盟就在胖子头上扣过一狠的,丫那是妒忌。

场上鹿脑子就鹿脑子吧,场下更糟,纯粹是猪脑子,大官司三六九,小官司天天有。比方说警察叔叔给丫pull over了,要丫下车好好说话,丫偏不,奋不顾身地想要有所作为一番,结果是遭了一脸辣椒喷雾,挨了几下电棍,这才老实了。一来二去,实在闹得不成样子,队领导只好狠狠心把丫换走了——因为琢磨着是送瘟神来着,所以尽管知道做这笔生意赔了血本,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人挪活。

这CWebber挪到了萨克拉门托,仿佛端午之后的爬虫,真活过来了。

拿了篮板王,成了队领袖,进了西区冠军赛,签了上亿的合同,还有……泡了顶尖的名模,丫好风光。

不过说实在的,再风光也比不上大学那两年风光。搁萨克拉门托这地方,撑死了也就一local英雄,有父老乡亲大哥大嫂们摇着牛铃铛支持——可想想当年Fab Five的时候,那才叫享誉密州,驰名全国,出去一场比赛都是万人空巷,完全是甲壳虫蜣螂那种摇滚巨星的排场。而且——广大雌性Fan屎们拍手尖叫:“连最后败都败的那么有型耶!”你要不识趣,编排他两句什么“萎伯永远掉链子”之类的笑话,灵儿那眼神能把你吃喽,笑。

现在要CWebber承认当年拿过Ed Martin的钱,当年密歇根大学那些辉煌战绩不免就要在NCAA的记录本上作古,这对丫而言绝对是颗难咽的苦药。

所以尽管玫瑰招了,拖拉机也招了,可CWebber却不愿意“往前走,就此熔化在那无垠地蓝天里”,丫脖子一梗,揍是不招:“老子一毛都没拿!”

于是就被控罪了,罪名有二,皆是Felony:对大陪审团说谎,妨碍司法。如果两项罪名成立,则需缴大笔罚款,外带去联邦监狱坐把交椅。在此期间,CWebber这边的口风略有转变——丫终于承认拿过Martin一些Pocket Money,也就是“湿湿碎”啦,票面绝没大过二十刀的,他老爸外加一帮七大姑八大姨也踊跃出头顶罪,承认是他们出头收过一些现金和礼物。

然后,不出所料,就开始上演此类性质事件中的几大陈腔滥调:

首先,贫下中球员CWebber同志苦大仇深地痛陈NCAA制度的不合理。

从耳朵贴着收音机如醉如痴地听Magic的密州大死磕Bird的印大,到拖家带口亲临现场看小油头的肯大火拼K教练的杜克——随着组织制度和转播技术的不断进步和完善,大学体育在老美们日常生活中所占的地位自八十年代起发生了一个飞跃。往牛逼了说,小牛现任老板,富可敌国的Cuban,当初发家的钥匙,就是搞了一个让所有大学校友可以在线收听本校球赛直播的网站。往身边说,兄弟一个长辈当年在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当教授,平素为人低调,一到秋天立马成为大红人:因为他能搞到学校美式足球比赛的门票,而圣母大学当时在大学足球界可是少林武当的级别。扯了那么多,事实就是:热门大学的热门体育在过去几十年中迅速发展成了黄金万两的大生意。而当年Fab Five的疯狂在其中又算得上是热中之热,堪称浓墨重彩的一笔。一到比赛的日子那真是万人空巷,一票难求。NCAA和密歇根大学光现场门票一项收入就是天文数字,更不用说纪念品等周边产品的销售收入了。可与此同时——照CWebber的说法:“俺在大学时候,写着老子名字的球衣在街上卖几十刀一件,可俺常常是想去麦当劳买个汉堡的钱都没有。”——如此对待帮自己挣了大钱的学生球员,你说这NCAA是不是一吃人不吐骨头的剥削制度?

其次,CWebber字字血声声泪地控诉了所谓“街头经纪人”的累累罪行。

Webber同学深刻揭批了以Ed Martin为代表的这一票街头经济人,利用不合理机制及大学运动员们的天真和贫困来prey on他们。这prey on俩字儿看着吓人巴煞,大家可用老鹰抓小鸡自行想象之,而这话从昂藏七尺一条汉子嘴里吐出来,真是叫人想不动容都难。所以这些年来骂这帮Street Agents无比时髦,诸如什么“贪婪”,“嗜血”,“鬣狗”,“兀鹰”,反正你能想到的糙词儿,他们统统合适。暗地里塞钱拉皮条,引诱腐蚀我广大青少年运动员的是他们;巧舌如簧,挑睃有天分的高中生跳级去NBA,使得大学和职业比赛质量下降组织管理困难的也是他们;信口开河,让大学运动员错误估计自己实力,弃学离校参加选秀,最后名落孙山,丧失了受教育机会无法谋生落得惨兮兮的还是他们。一句话:上下其手,兴风作浪,使得纯洁神圣的大学体育精神礼崩乐坏的就是这票XXX!

综合起来说,CWebber要让咱们明白的主要事实有如下几点:

1.俺们当时实在是穷得揭不开锅,不违反规则拿点小钱的话实在是活不下去;

2.好吧,就算咱没真穷到那个份上,主要也是那帮Street Agents给闹的,他们塞钱,咱不敢不拿;

3.退一万步说,就算拿钱这事儿你情我愿,那也是NCAA现存不公平制度给压迫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噻!

怎么样,这个长江三叠浪式的论证牛吧?制度是真黑暗,敌人是真狡猾,CWebber们是真不容易,而事隔这些年居然还要诉他,他先生可真是比那窦娥还要冤哪!

大家给绕进去了没有?咱们就一条条掰开了来看看。

首先,CWebber当年真是这么个小白菜心里黄的苦孩子吗?Webber说他没拿过什么值得一提的钱,而照Ed Martin那边的说法是:当年还就属这姓Chris的手伸的勤,索要的实物和其他无形的不计,现金少说也拿了个小十几万。有人质疑说,这里头原告被告各执一词,不宜拿来当证据,那好,俺们找一“污点证人”第三者来说说——据承认当年也拿了钱的五虎之一Rose回忆,一次训练看到Webber脖子里多了条大金链子,羡慕不已。Webber炫耀曰:“马大叔给俺的!”Rose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狂咽口水追问一句:“他送你丫这么粗的金链子?”Webber骄傲曰:“不是,他给俺钱,俺自个儿去挑的!” 看见没,Webber有门路用“不到二十块钱”买巨粗的足金链子,想发财的一定要找丫套关系批发。

正好俺也看过不少Fab Five当年的片子和材料。但见这帮孙子在学校里头,穿着及膝盖的皮衣——不是咱这一米七八人士的膝盖,是两米零八人士那种膝盖。一身BlingBling夺人眼目,那脖子里头拴着的金链子足有一指粗,去馆里训练开的全是大吉普……就这样的,丫居然面不改色地跟俺描述啥“二十块的票子”,“买不起一个汉堡?”个娘卖皮的,这岂止是坟头烧报纸?只怕烧的还尽是人民日报来着——糊弄鬼已经到了更高层次了。俩字儿:鬼扯!

好罢,于是CWebber们艰难地说,这个——这就是那些个Street Agents强加于咱的富贵了,他们有黑道背景,想利用咱洗钱来着,不拿不行呀!嘿,有趣。那就来详细说说这位Street Agent:这马胖子何许人也?丫当年也就是大底特律地区曾经兴旺发达过的那些大汽车制造厂装配线上的一个小工头,跟CWebber亲爱的老爸没啥两样——根正苗红的产业工人。马胖子兼任厂里头所谓的Numbers Man。那时候国家六·合·彩还没有兴盛起来,工薪阶层们会自发搞一些本地范围的博彩抽奖和体育下注之类——算是半地下的吧。这“数人”就是大家推举出来的庄家。据当年的老帮菜们回忆,这种庄家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黑道大佬一类脚色,而是同僚之中信用良好,受尊敬有人望的人。当年制造业规模大,工人多,pay得也普遍不错,周末凑份子搞个抽彩,大家自然希望负责银钱经手的是个诚实可靠,大家都熟的伙计。马胖子就是这么一人。

工人阶级们娱乐本就不多,除了小赌怡情一把之余也没啥嗜好,还有就是爱看个当地的体育比赛,看了之后全身舒坦,周一上工吹牛也有了素材。而马胖子又是当中迷体育迷的特凶的一位。事实上管丫这样的,这儿俚语里头有个不大好听的称呼,叫Jock Sniffer。怎么讲?旧社会有那么一拨专捧戏子的,这Jock Sniffer就是那专捧体育明星的。这帮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跟运动明星拉关系,套近乎。马胖子还是其中瘾特别大的那种,干起这种事儿来几十年如一日,大把的钱往里头砸,搞到后来,当地几代体育天才都管丫的叫叔叔,连大学运动队要招兵买马,都要先和丫的通气勾兑一番办起事情来才顺利。

马胖子最后是进了局子,罪名是逃税和洗钱,而据说洗钱的招数之一就是在有天分的球员穷厄之时把非法收入借给他们,等他们进了联盟大把赚钱了,再想办法作为正当收入收回来。不过熟悉马胖子的人都说,象丫这种晚期Jock Sniffer们的梦想就是跟本地的体育偶像们称兄道弟,亲密无间,具体方法就是用钱买路——否则未来的NBA巨星们有什么理由要去理睬这么一个中年胖子?而这种“感情投资”,他是压根儿不会想去收回的。

至此球也踢回了球员们一边,显然,马胖子们并不是什么阿尔卡彭式的悍匪巨盗,CWebber们也绝不是等米下锅的索马里难民,在没有饥饿勒着喉咙或是盒子炮顶着后脑勺的情况下,CWebber们笑纳了银票,对此合适的描述还是俩字儿:贪婪。

再进一步,到了根本问题了:对于CWebber们,难道NCAA当真亏欠了他们什么吗?大学招了有体育特长的学生,在不影响学业的前提规则制约下,让他们代表学校参加比赛,相应地,也为他们提供四年免费的高等教育——学校还欠他们什么?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人愿意为了一个上大学的机会做出几乎任何牺牲么?是的,说吧,还欠CWebber们什么?那些全额奖学金都喂猪了?

归根结底,这里的学校,无论公立还是私立,在法律中都是属于非盈利性机构,这一点很容易理解,纯为利益驱动的教育机关是社会所不能接受的。可是CWebber们显然不那么看,他们也许把学校看作跳板,看作雇主,看作避难所,看作游乐场,唯独看不到学校是接受教育的地方,所以才总会有利润分成的想法。

这整件事情的讽刺意味就在于:高等院校提供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免费受教育机会,以此吸引体育精英前来效力,可是许多体育精英虽然欣然接受了这个条件,却另有所图,他们根本不会把受教育的机会放在眼里。很矛盾,但也很现实。

看到这里,大家很可能会说:话是没错,但这同时是不是也说明了,这个系统体制确实存在大问题?CWebber也许是个贪婪的撒谎者,但丫同时也算个体制的受害者和反抗者吧?

俺的回答是:以违反现行规则的行为来促进规则的改进,这种事情自来就有,说实话,对许多这么干的人俺还心怀敬意——可有一条:你要使用这种手段,就要做好在现有规则下吃亏受罚的心理准备,要有“苟为理念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的那份觉悟。当年一帮哥们儿,穿得整整齐齐,跑到国会山门前把去越南的征兵卡当众给撕了,人家那兜里可都是装着牙刷的,撕完卡理理头发抬腿就上囚车了。在法制社会里头,这才是“以身试法”去质疑改造既定规则的正道。至于像CWebber这种,当初利欲熏心一门心思想着不会被逮,如今东窗事发了,拼命抵赖借口百出的,还想要立个大义凛然的牌坊起来,还真是枉披了一副英雄人物的好皮囊。

据闻,CWebber嗜收藏黑人民权运动的历史文件与文物,昔年马丁路德金之短简,马尔科姆·X之墨宝,均重金购得供于壁上。但愿有一日他中夜在Sac Town寻Soul Food不果,回到居处抬头望见先贤手笔,能想一想他们为什么能让人心服。

 

续  油炸克里斯

看看,阶级斗争升级了。(笑)

“炮打”一贴,本来不过是借这桩新鲜热辣的官司,扯扯NCAA存在以久的老问题,盖这玩意儿头绪本来就繁,动手涂涂写写有助于理清自己的思路。也正因为雨露本就不单施于克里斯一人,所以CWebber之后多加个“们”字。不过坛子里的老泡都明戏,克里斯乃是灵儿的禁脔,这回可是不折不扣的熊捅马蜂窝——有Discovery频道可看了。所以俺那贴子在坛里屁股都还没坐热,已是一片“uh-oh”之声,再加搬凳子的,支招的,搞preview的,好大的一阵响动。(笑)

结果是灵儿写信告诉俺:说是坛里压力很大呀,不出来写点什么反击这几天可就真不敢露面啦,眼泪水汤汤滴的样子(笑)。俺心一软,有心说这东西不是拿来跟你叫板吧,可上来涉及人家的玩笑就连开好几个,这总不好抵赖。再说坛子里头,你写啥不重要,关键在于人家读出了些啥。比如说吧,当初在airmj的街球版,有个叫KG雪子的没头没脑冒了一句,说这“帕克公园”的街球水平一般般嘛,未必比芝加哥的强。大家俱都一愣,琢磨这位说话都透着高深,小心翼翼问了一句,敢情人家指的是Rucker Park,这是要挑战纽约的街球老大地位来着。俺心说这很好啊,不过看这位的谈吐,天翻地覆慨而慷的样子,连全美名气最大的街球场的名号都可以拿来涂改,看样子恐怕是连芝加哥人民平时在哪儿打街球都说不出来吧?但考虑人家是个MM,还是字斟句酌地回了一贴:说这个——街球水平,最是难说——毕竟没有什么正经的代表队三天两头地打联赛给你硬数据看,那就只有靠民间流传的名气了——而纽约是长久以来的街球之都,这在美国算个共识。最后插科打诨曰:小姐你该不会是因为KG在芝加哥打过街球,护犊心切吧(配以几声干笑),打算糊弄过去。想不到KG雪子同学冷面曰:“和KG没关系!我在芝加哥街头看到的,水平就是比纽约的来得强!”俺不由揉了揉眼睛,确认看到这雪子同学贴旁边的系统资料写道……“浙江杭州”,就回了一句嘴曰:美国这地方街球水平怎样,美国人民的观点恐怕还是比杭州人民的可靠吧?这下子可不得了,雪子同学目眦尽裂,睫毛头发戟张,说你这厮焉敢歧视杭州人!这就要跟俺性命相搏,俺大骇之余,不由暗叫侥幸,心说按丫这等思维方法,我不过说了句米国人大约比杭州人懂米国的运动,就成了歧视杭州,那我要是说“MM们不会有前列腺疾病,因为她们压根儿不长”,那一个歧视妇女之罪是铁定坐实的了。

所以事实是:跟MM们有时候说不清的时候,最好提供台阶,否则后果自负。所以俺连忙给灵儿支招儿说,这还不好办,你只要幽幽一句:“熊哥,你和其他CWeb haters都是很好很好的,可都不是我要的(此句算俺抄老金的,笑),CWeb这男人撒谎也好,贪心也好,懦弱也好,可就是挡不住我喜欢他。”就这一句,俺那贴子不就自然灰飞烟灭了么?(笑)

可天下的事,总是没有那么简单的。灵儿同学在压力之下还是吭哧吭哧码了个数千字节的大砖头出来,除了“我选择,我喜欢”之外,还花了大力气致力于证明CWeb撒谎不过是嘴硬,贪心不过是人性,懦弱——那也因为跟熊同类(笑),还有其他一些,反正不大友好,比如就因为俺记得她的克里斯当年在花生屯时候跟条子的一些小过节,就把CWeb“超级铁扇”的帽子往我头上扣。好嘛,俺这一贴还就不扯其他人,专心讲讲CWeb,而且我也不友善一把,上来就用个北男体:俺的记性出类拔萃,哪怕是对于看不上的球员,记得起的资料往往比起丫的铁杆Fans能记起的还要多——CWeb还就是我看不上的。

Timvp兄弟敲边鼓抛出了传统的人为财死论,俺不才,也来传统一把:“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话我一直都信,用母熊教育俺的说法:“不要拿亏心钱。”过了这条线,就是贪婪。CWeb呢?丫不仅贪婪,而且愚蠢。

CWeb当年,根本就是全国最热门的大学新生,历史上能拿来比比的也就阿辛多(后来的贾巴尔)等廖廖几人耳,呆不上两年就会跳去NBA挣大钱那是明摆着的事儿。事实上,当时的NBA正是黑白双雄带起的辉煌时代,工资飞涨且新人薪资不封顶——早他两年的Larry Johnson那份让人流口水并引起争议的大长约就是好例子。所以说,对于大一新生CWeb来说,两年之内,富贵就会滚滚而来,大卫•法尔克之类的超级经纪人都要乖乖在丫门口排大队,丫根本,完全,绝对不必去搭理他口中的“街头经纪人”。可丫偏就是要去搅这趟浑水,为了些蝇头小利,惹上一屁股官司,这TM不是贪婪和愚蠢是什么?
 
你还真别提“家累”二字,NBA里头父母不全,刚升上大学就孩子一堆的有没有?有!可绝不是CWeb——这也是俺巨看不上丫的一点。当年丫追着Ed Martin叔叔长叔叔短叫得那叫一个亲热,靠,丫又不是什么单亲妈妈家庭出身,自小缺乏父爱,急着找替代品哪?丫的家庭,别说跟打球的老黑里头了,搁哪儿都不寒碜!他老爹老妈当年辛辛苦苦打乡下搬到大城市,当工人养活一家人,如何有钱是说不上,可一个稳定安全的家庭环境总是尽力提供了的。爹妈收入一般,买房子安家的地儿明明不咋样,可愣是省吃俭用把CWeb送到既远学费又贵的一间私立高中上学——那学校一水儿郊区富庶白人,CWeb跟里头就象鸭梨堆上头扔一茄子,搞得当年一块儿和尿泥的穷哥们儿如Rose等老借这个拿他开涮。他老爹老妈图什么?还不是为了让丫能受最好的教育,别在贫困的社区学坏?要换了不咋样的父母,反正儿子身材惊人,球打得好,怎么看怎么象一棵发财树,随便塞哪个破地方都会被发现,还费那老鼻子劲干啥?其实就冲当年CWeb刚到萨克拉门托时候那付磨皮擦痒,天下人都负了丫的操蛋样子,他老爹专门飞过去做工作,绝了丫的那些SB念想,才有丫的今天。就这件事也看得出他老爹是何等样人,结果得了啥报答?临老了要帮儿子顶罪去。

没错,NCAA这些年来拿钱的多了去了,可只要不是收了钱当“point shaver”打假球,事败了无非也就是运动员违反规定,NCAA出面罚大学,当初NCAA记录取消而已,并没有法院什么事儿。“嘴硬”?那可以对老妈,对lover,对死党,对大街上的任何人,偏偏就不能对大陪审团。至于说到嘴硬单是为了维护当年的辉煌,也是扯淡。NCAA纪录取消归取消,当年那如梦似幻的Fab Five却并不会就此凭空消失,五个大一新生那光辉灿烂的两季,人们岂会因为记录本上少了两页就忘记?可同样的,撒谎和怯弱,大家也会记在心里。

我对“神圣的大学”到底是怎么个态度,在“炮打”那贴里说得很清楚,不至于被曲解如此吧?大学体育本是净土,现在不是了,可并不意味着就此成了职业体育联盟了,俺也从没说过现在的学校体育制度就是完美的了。可归根结底,学校提供的:是教育,不是商业伙伴关系。具体如何改进运作是可以探讨的事情,可底线还在,如果真是象许多运动员想让大家相信的那种血汗工厂,你认为美国的国税局还会让所有的公立的私立的学校每年用“非盈利性组织”的名义报税吗?

至于灵儿你最后扯的那些“日后回馈社会可抵前罪”论,“为何崇拜民权领袖就不可泡夜总会”问,都是明显的强词夺理歪曲论题,枪法散乱,明显地为护犊子而护犊子了。

老U的跟贴里大概是嫌我扯上金牧师和X愤青,未免对一打球的过于高标准严要求了,其实这贴“炮打”加上当初敲打KG的,无非想要丫的们能做到“言而有信”四字,这标准高了吗?如果说连这都高了,那又该说我歧视运动员了是不是?(笑)金牧师当年,最反对用结果来使手段合法化,X兄弟虽说生涯早期是个霹雳火,可也绝对是个有担当的人。没指望你家CWeb出来说“我有一个梦想”,能学到他们这一点精神,也就不枉丫的千金买马骨一场了。

最后有Airmj名为“宝贝河”的一位回贴如下,大家妙文共赏:

“问问BEAR,马拉多纳,泰森,迈克尔·杰克逊都是有过劣迹的,你能说他们不是伟大的球王,伟大的拳王,伟大的流行乐之王吗?人不是完美的,包括乔丹也曾有过滥赌,婚外情。你为什么不去炮打乔天王?不敢吗?
我们看一个球员,只是要看到他矫健的身手,精湛的技术,还有他所带来的胜利.至于他生活中的错误,自然不能予以肯定,但我们也不是检查官,对他的生活问题刨根问底是不是有捞过界之嫌?就算是检查官,也不能否定CWebber的球打的不好,也不能直接从场上把他拉下来.
我们不过是一群FANS,我们只是要看球.
同意的请跟帖!”

这贴子忒厉害,逻辑标准自给自足,自说自话,天马行空,羚羊挂角,当然最要命的是我跟不了,一跟可就同意他(她)了。(笑)

最后,为了免得各位目光炯炯希望不要光谈人不谈球的诸君失望,咱就来男子沙文主义地猪上一把:CWeb的球,不可谓不华丽流畅,打磨了这些年,一手中投就是放在鼎盛的马龙巴克利旁边也不寒碜,至于内线,丫是个典型的单脚弹跳好于双脚弹跳之人,蓝下背身有那么些实际困难,可是就算是丫自己相对较“弱”的方面,在联盟里也是靠前的,态度问题显然远比身材技术问题更为致命。

无他,还是“欺软怕硬,拈轻怕重”八字。丫那一身好腱子肉,摄人眼光等等,一到见真章了,遇上稀松绵软的Baker师傅一流人物,或是遇上真恶人Coleman那类,那分别就他妈跟黑夜和白天一样。更别提当年季后首度对上犹它,信誓旦旦说要send them a message,然后——英勇果敢地找身高矮了大半尺体重轻了五十磅的老斯下手,后来还真有不要脸的称赞那个cheap shot是整个系列赛的转折点呢。Hello,看见没?那边还有一位老马呢,尺寸和你差不多,就是老点儿,你丫咋不给他点颜色看看呢?pick somebody your own size!就这点出息!也算个男人?

打球打架,咱宁挑他队上最矮的Boby Jackson,也不挑丫(俺还就是意气用事了)。

(干咳一声)“同意的请跟贴!”

再续  克里斯泡饭

本来“炮打”,“油炸”之后,照旧例是应该“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爪”,再往后呢?依现在岳飞背上改刺“与时俱进”的新风气,“让其永世不得翻身”之类大概应该酌情改写为“如果要给这只爪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了。

可是就广大回贴来看,大家看到油炸,脑子里想到的下一步却并不是踏上一万只脚,而是姜葱炒,由此可见,老鲁所说,翻开一本历史,字缝里都是喜洋洋的“人吃”二字,还真不是胡乱说的。

好吧,那就遵命,来个一克里斯三吃。

事实上,一吃二吃,精华已尽,该说的都说了,残局收拾收拾,刚够熬粥。入乡(当然了,上海的对“乡”比较抵触)随俗,端出一锅克里斯泡饭。

泡饭者也,各地方言里有着惊人相似的引伸义,珠江边上有所谓“堡粥”,浦江边上有所谓“饭泡粥”,共同特点就是比喻说话罗里罗嗦,没完没了,只见汤水不见干货——不顶饱,这CWeb辨了几回合,菜过三巡,再继续下去则滋味大体如此,这就一碗碗地上吧。

第一碗,灵儿劝俺“贪婪”,“欺骗”之类词语还是慎用为妙,盖法院甚为忌惮马鲁夫哥俩,已经把庭审日期定在了总决赛之后,既然审都还没审,判决更加无从谈起,所以俺嘴里要是再不干不净,熟归熟一样可以告我诽谤。关于这个——首先,俺评论CWeb时候,并不是代表检察院在读起诉书,选的词儿也不是“贪污”,“盗窃”,“杀人”诸般罪名,这就好比俺在论坛里头听到有人胡解驼峰航线时候,可以当场赞丫一句无知,并不需要组织一个陪审团来举手表决的,又或者此地老美女人把有外遇的男人捉奸在床,恶骂一句pig,也不用先取得兽医的鉴定。同样的,俺只要对比CWeb大学那一身行头和他“买不起汉堡”的高论,马上可以说他撒谎;综合各种媒体的信息,得出结论丫在进联盟之前收钱,自然可以说他贪婪,看他因为妨碍司法被起诉,完全可以笑他一句愚蠢。

第二碗,俺之所以举CWeb老爹的所作所为,以及送儿子读贵族高中的例子,是为了反驳你回贴说他拿钱完全可能是为了家累的说法,读白人多的贵高中没有什么不对,而且正说明家里是怎么对待他的教育的,这样的老爹老妈,打灯笼难找——是“家累”还是支持,一目了然。Ed Martin之于CWeb,无非提供些物质上的恩惠,多半还是奢侈品那方面的,伸手拿的时候叫叔叔,大难来了忙不迭地把别人往泥里踩,真真大丈夫行径!你回贴说了一大段,描写CWeb如何为高中获得荣誉,以及叫叔叔叫阿姨理论,云里雾里,除了重复了俺举的事例,实在没看出驳在哪里。

第三碗,关于看不起Rose,这就有趣了,Rose靠自己在联盟里的表现签下大合同,用你的话——“终于可以去买金链子”了,激动以至于泪下,有何不可?这是人家劳动所得,跟CWeb的金链子来路大大不同,却不知谁更有脸面些?至于Rose受审时候说了实话,供出了兄弟伙CWeb当年拿钱的事,有没有宽大处理我们是不知道,但其为人自然是很为灵儿所不屑的了:哪像人CWeb,铁口钢牙,坚不吐实——要吐也是小口小口,沾亲带故地吐——特别令人感动地是当记者问起丫对于他马丁叔叔的供词如何看的时候,这个叫CWeb的嫌疑犯睁着眼睛质问曰:“你们怎么可以去相信一个罪犯的话?”哈哈哈,俺不由乐而开笑,所谓大义灭亲,不过如此。

第四碗,我当初说民权领袖遗物一事,不过是感叹一句CWeb既有此高尚嗜好,希望不要是得了皮骨,不得其神,大的不说,希望学学人家的诚信。可没有说过不让他去夜总会的话,前头调侃说他找不到soul food,却不是找不到soul train,只要丫别犯法,丫一个未婚男青年,还不是爱上哪儿去哪儿,不许去夜总会云云,全是你自行发挥,跟那些慈善事业可顶前罪之类一样,打哪儿指哪儿,说你一句枪法糙,须不冤枉。

第五碗……不行了,已经水饱了,只好扯些数据的酱菜,CWeb老妈是大城市出身的人民教师,或许是你记得对,但并不改变其双亲收入一般依然竭力为孩子提供良好教育这个事实。至于Bobby的身高,其实也不用翻箱倒柜去找什么Price,队里大牌Bibby,连同前面两位,NBA资料库里列的身高均是六尺一,遍翻全队名单,也不见有六尺的,说他老兄一句最矮,虽然少了并列俩字,却也不辱没了他。再在这个领域扑腾下去,离想说的意思只会越来越远。

归根结底,看球逾年的资深球迷,对NBA世界早已形成了自己累积起来的根深蒂固的一套看法,更不用说掺杂了个人情感的追星方面了,轻易不可撼动。网上辩论就更加是没影的事情,从来就没听说过有说得对方心服皈依异教了的,真有多半也不会当场表现出来(笑)。

大家把想说的说了出来,不必洒石灰剁脚板捏命根子,足畅心怀。关于CWeb的酬唱,至此兴尽。记得虫仔当年对费泡饭说过(大意):一切试图用逻辑解决情绪问题的勇士,无不碰的头破血流。这次辩论再继续下去,不免向这个方向前进。

最后谈谈关于贴里扯到别人和别的论坛的事,其实这纯属俺东拉西扯的风格。但正因我的看法是真实的个人感觉,所以我觉得讲出来并没有什么不妥的。

你指出KG雪子不像是个无理取闹的人,嘿嘿,以她那种大概分别看了一场纽约和芝加哥的街球之后就夸夸其谈咄咄逼人的表现,俺很有理由就凭那一贴得出结论她是个无理取闹的人——这个推理当然跟她的一样无理——不幸的是我还后来还看了她其他的一些东西。

至于Airmj的Babyriver朋友,拿他那个结尾开涮本来就是个开玩笑的意思,大是大非当然是在他前头的两段论述里:第一段推出的结论是既然是个人都不完美,所以批评没有必要,第二段是断定公众人物只能研究其特定方面,这种逻辑着实让人看着眼睛生疼。灵儿先是笑俺“境界不同”,然后暗示俺“受了伤害”,那俺就认真回一句:如果真有境界不同的话,那就是“荒谬逻辑无法对俺造成伤害”。

最后说说这跨论坛问题,引用别的论坛不是什么问题,问题在于莫名其妙地搞起论坛派系斗争来,动辄新浪如何,网易如何,体坛又如何。当初诈糊关于苏群那贴,俺看着那逻辑表述跟蛋糕上的苍蝇似的,实在碍眼,随便拍了一拍子。结果丫正经问题半个字憋不出来不说,连个“作品一出,作者已死”的超然姿态都做不像,“新浪网易高人低人大牌小牌”之类倒是一套套源源不断地出笼,操!这功利派系之念都他妈蒙了心啦,网上一个虚拟世界,大家都是过客而已,还野心勃勃整天立山寨排座次的,这不跟他妈虱子争寄生的狗一样吗?不,比那个还要无聊百倍!

丫更加出息的一点就是遮遮掩掩躲在看不见的所在,“狗”,“疯狗”,“狗吃屎”不干不净喃喃地骂,美其名曰:“各位敬吾如兄的请了,兄弟可不是不会骂街,这就开个私人专场给诸位开开眼!”隔了几天突然又跑来搞了个半心半意的道歉,反复说些“素不相识,却不知尊驾是否先前和我有什么过节,希望就此揭过”之类的话,一付跑码头的光棍嘴脸。今个儿跟你说明白,批你文章之前,对你根本一无所知,这事一出,对你为人却是看了个七七八八,半个道歉,原物奉还,原先没有过节,现在有了。


相关言论^^


始发日期:2002年1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