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投,还是不投

投,还是不投

若是先前有人跑来跟我说——为了给姚大个儿投票选全明星这事,论坛里能掀起那么大的波澜,我一准儿送狗日的去量量肛温——结果呢?还真是不出三句话就又给升华到汉奸大战爱国贼的规模,且发生的速度比国内闲汉对上国外措大时候要快。只好摇头笑笑,由衷说一句:这网络还真是个妙不可言的地方。

同胞们出国游历,空港里头见到各色夷文便民招牌,就有眼尖的指出:热烈欢迎条幅是日文的,“不准随地吐痰”却独用中文标注。于是屈辱之情,油然而生,劣根性之叹,滚滚而来。如今花旗NBA网站首页醒目位置,仓颉版的“老乡们,快来投票”赫然在目,那可真是叫人“既见中文,云胡不喜”了,一句湘潭腔的“整个人民,从此站起来尿”几乎就要出口呢。

于是就有人为这个全明星究竟投不投,到底怎么投,要以怎样一种精神面貌去投而开始作文章。

问一句:有那么复杂么?

现在的全明星周末活动,对于大多数平凡的role-player或是临时工来说,是放寒假——满世界飞来飞去,帮大牌提行李,八十多场比赛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半,正好就势瘫倒喘几口大气。

对于初登大宝,急于上位的新人,又或者是长期身处小市场,半红不黑的明星们来说,则是个放弃休息日,出来曝光提升人气的好机会。

对于名成利就的少数老牌大款,则是桩叫人头痛的公益活动——耽误自家休养生息不说,一票野心勃勃的新人们总还伺机想拿你垫脚——风险多,回报少,绝对的亏本买卖。可碍于得票和面子,不去又不行,于是装病者有之,“上有XX岁老母”者有之,上场梦游虚应故事的就更多了。

对于NBA老板们,当初从竞争对手那里偷师偷来这一招,乃是因为这是市场推广兼往里楼钱的好点子,嘴里抹了“球迷们的节日”的蜜,眼睛可是直勾勾盯着大家兜里的钞票。

观众——顾客——上帝……也就是我们,大抵充当提款机的脚色,兼任人家市场调查的研究对象。此外,出了钱,总还是想看看自己中意的球星亮相打球。

就这么回事。

至于投票方法,人家网站上几种文字轮番地穷吆喝,摆明了不怕你投,还就怕你不来投,而且最好能天天来投——投完一次之后,“好再来”的字样赫然在目:投多几次,则抽大奖包吃住去现场看球的几率随之增大。至于那个一天一投的密码,不言自明自然是防着类似论坛里的点击器朋友,可并不会抓作弊者法办,或是上升到什么道德高度上去——人家搞市场调查,总要避免误差,提高精确性是不是?至于有些哥们儿不辞劳苦在cookie上动手脚,不屈不挠就是要达到一人一天多投的目的,那不过也就是暴露出了该市场调查电子问卷在技术上存在漏洞——再说了,人家在搞数据分析的时候说不定已经把这误差考虑在内了呢。

就是这样,一句话:有钱难买喜欢,喜欢的自会投票。至于为什么喜欢,究竟喜欢些什么,要理由吗,不需要吗,是否客观冷静,有没有过激民族主义……三岔口的地保——管得未免也太宽了吧?

确实是有过那么一拨人,天天来坛子里穿超短裙舞鸵鸟毛,当拉拉队鼓动大家投票,这并不出奇——实际上,毫不掩饰地为自己心中所喜而摇旗呐喊,未免没有其可爱之处。说起这种行为,其实跟当初焦虑的父母往电线杆上贴的不朽诗作堪有一比,不过词儿换成了:

天灵灵,地灵灵,
本邦有个状元明,
过路同胞投一票,
一举先发全明星。

不也流露出纯朴的阶级感情么?(笑)真要说起来,原版夜啼诗还有被指控污染公共环境的危险,而后者——网路BBS,本来就是永不污损的电线杆么,拉拉队一回有何不可?叫卖由他叫卖,掏不掏钱在你,叫卖的规模跟货色的质量,并不需要必然的联系。

或曰:他们叫叫也就罢了,还说不去投的便是不爱国,这个才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想,这同样可以就着刚才的思路解释——这其实就好比有人在“过路君子念一遍,一觉睡到大天亮。”后头又续上了“过路君子若不念,生个儿子没屁眼”一般。看了这个尾巴,过路君子本来要念,现在多半不念了,只怕还要咒上几句。同理,见了上述“不投不爱国”的高论,过路同胞本来要投,现在说不定偏生还不投了,如此一来,贴诗贴广告的仁兄种瓜得豆,也算失败吧。自来生意不成就恶语相向的小贩多了去了,但也不用就凭这一点将其取缔。不念小儿夜啼诗的君子们,生出的下一代未必要找肛肠科大夫,过路的同胞们究竟爱不爱国,自然也不会是贴投票广告的说了算,一笑置之可也——有些人这个自由那个自由说起来头头是道,一派开明的样子,莫非还容不下小小电杆广告么?

老谋子这回拍《英雄》,又象他成名之后的大多数作品,被嘲骂的不善。批判者一个主要的观点就是该片形式主义病入膏肓:里头诸多脚色,不过是一堆符号,毫无人味儿。我看倒未必尽然——比如孤僻木讷一辈子都在练功的一介下级小官僚,面对领导,眼珠乱转,一开口编故事就是“一夜之情”之类,好不人情练达,生活气息就伸手可触么(笑)。可惜类似的批评迅速淹没在一片有关“政治说教”的恶骂之中,三言两语就给扯到了“稳定压倒一切”和迎合政府的奴性层面上去。在我看来,这帮子口中极力反对政治洗脑的人,偏偏脑子里的洗脑情结比真动手的人还要发达得多,台下挨斗的右派比台上动手的红卫兵毛选学的要好,让人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其实无论是拿投票衡量爱国与否的人,还是就投票分析所谓国人劣根性的人,路数大体相似,干的都是把一个简单纯粹的个人行为无限上纲的勾当——泛群体化vs.泛政治化,互相扭打起来,在贼喊捉贼方面是没有高下之分的。评论第三人称的“不爱国”或是“劣根性”时节,指控都是严厉的,脊梁都是铁硬的,可真到了要在不那么安逸的环境中维护个人自由尊严的时候,却往往是最其软如棉的。

小姚前些天签下了来美国之后的第一个重大商业广告合同,为手机上的短游戏背书,每一个商业频道都有人热血沸腾地比较美国手机用户若干,而中国手机手机用户又是若干,感叹市场之大,深不可测。而前几个礼拜在拍卖网站eBay上看到有人拍卖号称是亲自去上海搞来的“姚明复古球衣”,产品介绍开宗明义就是:“上海街头,一片蓝灰色的海洋……”让我一口水呛到鼻子里,居然竞标者众,一路飙上了一百美元。

我的建议是,爱国派的,速速前去预订姚明手机游戏,劣根性派的,不妨趁热弄些西贝货去哄老外,于人于己都有实惠,比起在坛里为国为民虾之大者或是自由意志心理分析来,岂不强上百倍?


始发日期:2002年1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