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沃胖西进·老尼·控球前锋

沃胖西进·老尼·控球前锋

(一)

天干物燥,咧嘴傻笑前热身不足,一不留神嘴唇上就多出条血道子,刺刺地痛。 

NBA里头似乎也多有不爽的。波特兰双抢兵团(阵上火枪,阵下烟枪)最近劣迹不断,淹没在一片“交易”、“重新洗牌”的千夫所指之中,几位挂号的刑事犯不免很是惶惶。喧哗之后,闸刀终于落了下来,砍倒的是威尔斯同学,一片血光中往孟菲斯方向败下去了。幸免于难的癞子华莱士摸摸脖子,惊魂甫定,就开始骂当局,骂同事,骂高中生——骂得过于难听,以至上达教父斯特恩大人天听。 

几百里外达拉斯也有一人在骂,且嗓门奇大,该老兄的成名绝技是进球后抖动腮边两块咀嚼肌,不是旁人,正是才从波士顿被交易到达拉斯的沃克同学,舌锋指处,乃是赛尔蒂克新科总管安吉。沃胖子洋洋洒洒,长篇大论,枝节虽多,中心意思不外如下:安吉这匹夫,夏天哥哥我想提前续约,你不答应也就罢了,可说好了近期决不会交易我的,结果转个背已经跟小牛暗通款曲,真反复小人也!结论:哥哥我在波士顿鞠躬尽瘁,功到雄奇即罪名,安吉匹夫忌我久矣,为了铲除异己不计成本——此次交易,波士顿大大吃亏,将来必有后悔之时。而安吉认定我与达拉斯队形不合,做这宗交易就是为了让我的事业陷入低潮。

不用多说,这显然是一个自视极高之球员意外受挫之后在喷吐胸中酸液了。这么说吧:安吉若真是不顾一切要与沃克为难,选择多得很——比如前面提到的波特兰监狱队,那帮凶神恶煞会怎么欢迎一个嘴臭的胖子,大家自由想象。再不行,东有老鹰西有快艇,都是背上踩着一万只脚,短期内绝无翻身迹象的活死人墓,却又何必恭送仇人到去年才打进过西区决赛的冠军争夺队之一去。

而且,如果说NBA里还有人能善用沃胖子的话,舍老尼尔森而其谁?

一般这几年对沃胖子的看法,在全能全不能之间走钢索。说起全能,沃胖子标准的大前锋诸元,内外招法精熟,射程无远弗届。放眼全联盟,算上控卫,又有几个能在激战之中往左右两边运球转身能够一样地圆转自如?屈指可数,沃胖子算一号。再不济,他也是个每场二十的得分手,且屡有一锤定音的纪录。说起不能,前头说到诸元,那只是数字,真去捏捏沃克身上的那些泡泡(第一声)肉,不免七折八扣。他身为一个大前锋,有越打越往外的趋势,对积弱的波士顿内线帮助有限,却在三分出手方面勇争上游。季后赛生死关头无法逃避的内线对决遇上马丁这样的暴徒,沃胖子的表现只能用丑态百出来形容。

甚为学院派的奥布莱恩在波士顿这些年是怎么容忍沃胖子的无厘头球路的,死无对证。不过此之垃圾,彼之珍宝,沃胖球路怪则怪矣,老尼尔森却是不按牌理出牌的祖师爷,这一转会,未始不是天作之合。有分教: 

龙生龙,凤生凤,老尼的球员会搞怪。 
沃胖岂是池中物,一遇老尼便化龙——这个可能吹的有点过了…… 


(二)

如果说“怪”意味着反复无常朝令夕改的话,则老尼尔森不怪,一点都不——他自任NBA教练以来,痴心不改,百折不挠,咬定“位置模糊论”不放松,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按牌理出牌。兵法有云:以正合,以奇胜,老尼尔森信奉的却是“以奇合,以奇胜”——他永远不搞堂堂之阵,一门心思用奇门遁甲打天下。

目前马刺的老军头波波维奇,当年曾是老尼门下学徒,曾有记者问他:“在尼尔森手下两年多,你理解了啥?学到了啥?”治军严谨但也常被批评战术刻板的波波维奇一张福橘皮脸不动声色,答曰:“啥都没学到,啥都没弄懂,那段时间我简直就是两眼一抹黑。”当然有玩笑成分在里面,但老尼战术的神鬼难测与出人意表由此可见一斑。

事实上,老尼尔森离经叛道的恶名是如此之响亮,以至于出现了种种怪现状:就以大名鼎鼎的“砍鲨”(hack-a-Shaq)战术为例吧,事实上是大胡子杰克逊执掌公牛兵符时候,为了对付鲨鱼这同区心腹大患研究开发出来的,而后由秃头邓力维在某年的西区总决赛拿到最为显眼的战场上现世而发扬光大。舆论大哗,搞到联盟不得不修改规则了事。如今这两个人,胡子,早已良胡择木而栖地跑到了好莱坞跟鲨鱼结为同盟,摇身一变成了该战术最义正词严的批评者;至于秃头,丢了波特兰的饭碗,在快船另起炉灶,当年砍鲨的孟浪行为也被大方地原谅——不就是一个传统学院派教练一时糊涂,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嘛?属于可以挽救的类型,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哈。

可事情临到老尼头上,突然就变得不可饶恕了。奥尼尔只有一个,且不归他管,两边每年都至少要遇上四次,所以不免也在若干场合砍过几次鲨。可这性质立马就改变了:老尼被定位为党内第一号阴谋家。场上砍着鲨,场下镜头追着老尼拍个不休,不抓住他一个阴鹜险恶的表情特写不算完。鲨鱼呢?对胡子秃子可以不计前嫌,可一说到老尼就须发戟张,目眦尽裂,一副恨不得在小牛头上豪取五十分的作派,仿佛老尼才是这种反人类罪行的始作俑者似的。呜呼!同样伎俩,不同的人使出来,境遇何其不同!

然而又怨得了谁?量刑不还得看看是不是惯犯累犯吗?老尼尔森何等样人?这是个打了一辈子游击跑轰的人,这是个跟内线统治有仇的人,这是个摆出三后卫Run TMC尽情狂奔的人,这是个曾致力于把七尺七寸的波尔和七尺六的布莱德利培养成三分射手的人……他何止是惯犯累犯,分明是那种叼烟配炸药,试管里头出怪兽的疯狂科学家么。

就以这个赛季为例,他摆出六尺八的先发中锋,授予七尺小前锋三分线外的任意开火权,而过了半场的进攻组织经常从六尺九的大前锋手中发动。是的,这就是典型的尼尔森式的篮球。

跟前头提的被莫名其妙栽赃的“砍鲨战术”不同,老尼尔森被公认拥有对“控球前锋”(Point Forward)这一概念的发明权。所谓控球前锋,自然不在源远流长的场上五个传统位置之列,指的是己方球过中线之后,半场攻势不再由名义上的控球后卫操纵,而交由这位前锋来运筹指挥。换句话说,该前锋防守时多半还是负责对方的相应锋线人物,可一旦攻守易位,就充当一种“进攻发动机”的角色。

控球前锋最大的好处,就在于对上常规队形的对手时,能更为迅速有效地制造对位防守中大防小或小防大的“误配”(mismatch)情况——对方用前锋来守,则内线不免有被拉空之虞,为己方走位攻篮下平添机会,若对方用控球后卫来守呢?身高上的优势制造了背筐单吃的机会不说,至少也提供了更为广阔的传球视野路线,而本方的控球后卫也可以利用与本队其他高大队员一个简单的无球挡拆造成对方防守体系的进一步混乱崩溃……高人早就总结过了:NBA篮球之妙,端在于制造“误配”。老尼的“控球前锋”概念,实可算是 “天下大乱,乱了敌人”的典范了。


(三)

过去的十年里把“控球前锋”这一位置打到出神入化的,自然是公牛——特别是后三连冠时代公牛的正印小前锋皮蓬了。期间先后顶着公牛队先发控球后卫头衔的那几位:从阿姆斯特朗到哈柏,其实分别是在攻守方面有一技之长的特殊人才,真正在呼吸之间串联起全队攻防转换的枢纽,皮大侠是也。

皮大侠无疑是最好的,可要论最早的——却得算八十年代公鹿队一个叫做普莱西的前锋,而他,正是老尼尔森麾下的“控球前锋”初号机。坚持这一套战术的公鹿在当时的东区混的也算有头有脸,连年有五十胜左右的辉煌战绩,只是不幸人在东区,始终无法逾越波士顿和费城这两座大山耳。如今的普莱西,在联盟里充当助教之职——对比赛有优秀控卫般理解的人,自然是得其所哉。

老尼下一站执教金州勇士,麾下哈达威,里奇蒙和穆林这Run TMC三人组打出了NBA史上罕见的猛恶攻势,在西区季后赛也屡次充当搅局的恶客。该阵容中的“上帝左手”穆林,部分地充当控球前锋角色——名义上的控卫哈达威那时候正是两步式Crossover过人威震全联盟的时候,还配以关键时刻的无畏远射,然而终其一生,他也并不是个在组织方面特别见长的控卫。此间老尼又陆续招揽了斯普瑞威尔和超级新人状元韦伯,渐有问鼎天下的味道。这韦伯天纵之才,不但立刻让金州的内线有了底气,而以他近七尺的身高,竟有担任控球前锋的资质,简直是肥猪拱门的干活。可是造化弄人,老尼偏偏就处不好与韦伯的关系,两人公开交恶。最后韦伯逼迫勇士队把他换去华盛顿,而队上其他刺头儿似乎也嗅出了教练的失势,局面渐渐失控,最后尼尔森也只好卷铺盖走人。

其后他在纽约短暂停留,意欲把安东尼·梅森培养成控球前锋生产线上的下一代主打产品。别看这梅森长得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罚球时候怪模怪样,装神弄鬼,往往晃傻两边准备抢篮板的,可此人实是粗中有细的张飞式人物,半场处理球很有一套。可怜老尼正忙着扶植梅森,这边厢却惹恼了队内大老,超级内线尤因。尤因那时候可不就是尼克斯的招牌。冲突一起,鸡蛋碰石头,不到一个赛季,老尼再度黯然离开。


(四)

几经辗转,却终于在小牛找到了他的家。

选秀日老尼妙计惊天下——拿拖拉机换司机,坑了老东家公鹿,为达拉斯打下不世基业。接手这几年,小牛蒸蒸日上,堪称联盟从奴隶到将军的典范。

过去有人问起他“控球前锋”灵感何来,老尼多半捉狭一笑,答曰:“你难道不知道我当年在公鹿时候,控球后卫是谁?是XXX(当然决不会是什么如雷贯耳的名字就是)”,言下之意,吾岂好控球前锋哉?吾不得已也。这当然又是笑谈了,控球前锋概念的推出,标示着老尼尔森这辈子理想中的战术体系:五个身材相仿多才多艺——因而也就位置模糊的球员,在场上打着有鬼神莫测之机的篮球。

有人会说,这种打法终是左道,或能一时得逞,直捣黄龙无望。也有人说,这是手头没有统治性内线和优秀控卫时没有办法的办法,古笑林所谓“豆腐就是我的命,可见了肉我就不要命了”是也。可回头看看老尼这几十年间执教轨迹,也曾经手过尤因、韦伯之类内线翘楚,而目前手中的纳什更是新时代顶级控卫之一,可他对控球前锋一道,一有机会便会祭出,并无一日或忘。

此次沃胖西奔,天造地设的一副控球前锋身手,而达拉斯目前队上高手如云,正应了老尼当初“所谓控球前锋,主要目的之一也是为了能把所有的好手一并放在场上”的宣言,这样的天时地利,想必再一次点燃了老尼尔森心中那个不灭的控球前锋之梦。

放眼当今联盟,计有奥尼尔一名,邓肯一名,除开此二人,并无可以托付天下的内线在。老尼去年便率队以万炮齐发的战法杀到西区决赛,可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敬。今年意欲卷土重来,其他对手当然又俱各有新面孔加入,然而风云莫测,谁也不敢说没有小牛的机会在。

有趣的是,过去一个十年间,但凡西区明星大前锋东渐,无不倒霉催的:格兰特从波特兰到迈阿密,硬是从力抗马龙的铁血捍将堕落成了仅以社区服务名的好公民;而一度在丹佛和凤凰城呼风唤雨的麦克代斯跑到纽约,一伤再伤,几乎报销,今天看到新闻,又面临被再度交易。

可东区明星大前锋西进,无不混的风生水起,巴克利从费城下凤凰城,夺MVP,进总决赛;韦伯离开首都来到加州,拿篮板王,成队领袖,脱胎换骨,人气鼎盛,队伍也成为西区不动强权之一。

沃胖呀沃胖,建功立业,大展拳脚,扭转乾坤,此其时也!

好过夜夜拿一安吉的小人偶扎针下蛊。


(后记)

既然说到了控球前锋,不妨顺势在全联盟做一次扫描:事实上,狼队加内特,魔术T-Mac,目前所操的行当都有几分“控球前锋”的味道,队里名义上的控球后卫,不是资质平庸,只负责把球运过半场平安送到两位大腕手中,就是名不副实,攻击火力远在组织能力之上。森林狼在加进卡塞尔和锁喉手之后好歹多了些套路变化,魔术的阵容相比之下更加单薄,半场进攻简直是完全系于T-Mac一身。可T-Mac勇则勇矣,毕竟没有经过NCAA恶战锤炼,战术素养先天不足。所以季初遇上对手针对性极强的区域联防,不免应对失措,方寸大乱,搞到首尾不能相顾,他不得分固然要输,得五十分还是输了。

如今红到发紫发黑的骑士真命天子詹姆斯,身手全能,年方十八而十八般兵器皆能检起来操练自如,实在可以称得上老尼梦中 “控球前锋”的标准胚子。不过此子目前控球技术比起NBA正牌控卫还有些许欠缺,遇上对方祭出后场就开始的包夹骚扰有时不免还会陷入麻烦,丧失一些稍纵即逝的机会甚至发生失误——当然这跟队友间的接应默契,战术素养也有很大关系。不过就目前短短月余所见,已经足以让人肃然起敬。

毕竟,如果一个“控球前锋”连运球破紧逼,快攻一条龙都能全数包办的话,我们就不叫他“控球前锋”了,实际上,我们有一个特殊的词留给这种人:

魔术师。

始发日期:2004年2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