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亚洲第一”等等

亚洲第一”等等

  我们中国人是讲名分的。

  我们自古以来,就有舍身求名的人,挟洋自重的人,侧室争正室的人。我们的副教授们被刻薄人士送了两句话:替如夫人洗脚,赐同进士出身。我们的民办教师为了转正日子过的实在恼火(唯有对这一点我怀着极大的同情——看了“凤凰琴”之后)。在柯小黑汽车飞黄得手之后,我们有一系列的交通工具紧紧跟上,听说最近已有人筹备自行车飞黄了,我想过不多久就会有人毅然西行,到黄河源头寻找可以一跃而过的地方。

  连续数日的NBA“亚洲第一人”宣传攻势刚安静了一会,今天又看到一篇妙文,声称第一个打上的就算是大郅了,但第一个打上正选的名分可还为姚明留着呢。肥熊不由失笑,好好好,你要恶搞,咱们便恶搞:

  第一个被选的中国人——宋涛;

  第一个坚持到训练营最后一天才被刷掉的中国人——马健;

  第一个拒绝NBA十天合同的中国人——胡卫东;

  再来:

  第一个拿了总冠军的亚洲血统——黎巴嫩的科尔;

  第一个生在亚洲的球员——黎巴嫩的赛颗粒;

  土耳其算半个亚洲国家吧,好:第一个在全国电视转播上连续偷了NBA先发后卫两个球的“半”亚洲球员——土耳其的特格鲁;

  还有:

  第一个亚洲血统的NBA球员:日裔美国人WAT MISAKA1944NCAA冠军犹他大学后卫,49年被当时纽约的KINCKERBOCKERS队以第一个选秀权选去,打了三场就被释出,但毫无疑问是NBA第一个“少数族裔”的球员,比1950年的三个老黑——第一个被选(波士顿,第二轮)的库伯,第一个签约的克里夫顿,第一个上场打球的劳挨德还早了整整一年。

  但还有几个人记得这个MISAKA

  周末我在书店看书,一本上世纪的黑白摄影集。里面有一张是30年代一次奥运会的新闻照:一个健壮的日本人跳在空中,文字说:跳远世界纪录保持者XXXX(日本人的名字)在热门的跳远比赛中意外落败,但在随后的三级跳中夺冠。我的惊讶难以言表。书里唯一的中国题材?两个光着上身抽鸦片的苦力。

  三十年代有没有用药物帮助竞技的,我没有查过,但我看是还没到那个份上,以日本人的平均身体素质,要出一个跳远世界纪录保持者,那需要多大的基本运动人口,我也推不出来。但咱们在关心亚洲第一人的时候,是不是也想想老百姓们的身体锻炼需要——说官方一点:全民健身。我似乎预感要挨骂了:下岗了,锅都揭不开,健你个大头鬼!我闭嘴,我闭嘴。

  我现在打球得悠着点,得留着这膝盖,以后有小熊了,我好教他CROSSOVER



始发日期:2001年4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