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反动的资产阶级装备决定论

反动的资产阶级装备决定论

  虽然并不是针对我的,但曾在坛子里看到有人认为谈鞋子无聊,大家该多谈点篮球,少谈点球鞋。确实,反动的资产阶级装备决定论是早就被斗倒批臭踏上一万只脚了的,肥熊若是听到有人活灵活现地说什麽新的SHOX能提高垂直弹跳,多半也会仿效周星星在旁边夜枭一般狂笑几声。同样,众所周知的前芝加哥公牛男子篮球队运动员乔丹乔先生就是穿上人字拖,24分里先让我22分再来跟我斗牛,十有八九还是会打得我满地找牙。但是地但是,在不偷不抢的前提下,当回冤大头花上150美刀劳动所得买下NIKE血汗工厂时薪几美分生产出来的篮球鞋,再到网上找些臭味相投之辈讨论一下,过过装备取胜的干瘾,又有什么不妥?

  再说了,人家这装备可是一天一天的在更新提高,从世纪初雨鞋一般的CHUCK TAYLOR,到如今用了F1材料技术的SHOX,鸟枪换炮啦!就像好莱坞一样:现在大家再看当初“金刚”里被迫穿着裘皮大衣爬墙的一定都憋不住的笑,可人家数十年如一日地搞下去,如今那特技的欺骗性就非常地强了。回头看看咱们呢?自打把CONVERSEALL-STAR上的星星改成一位拉弓射箭的猛男创了国货精品回力,数十载之下,显然是难以为继了。前不久CBA的总决赛姚明蹬一双红白色的SHOX,媒体那一阵狂炒,倒是没人教育他们草木竹石,皆可为鞋这个道理,或是从身后亮出一双红白相间的回力来。

  周末肥熊读一本关于剑及其他“带把儿”武器的书,该书开宗明义的前言曰:本书的独到价值就在于一反以往类似书籍在亚洲部分只重日本和中亚的旧例,对中国及南亚地区亦有较为详尽的描述。我又看了一遍这句话,不由得义愤填膺,心说话这老外就是老外,咱们中华上国乃是干将莫邪这类神兵利器的故乡,凭什么就老把我们和印度阿三一起打入另册,却把倭刀和大马士革那些弯了吧叽的剑”供起来。但接着往下读文字和图片,就让人有些坐立不安。咱们蒙昧时代的老祖宗们倒确实挺给我们长脸,一把越王勾践的青铜剑无论是设计,冶金,装饰都绝对是同时代世界上的大拿,但往后就越来越不对劲,到了近代不是粗糙的不忍卒睹就是俗艳的令人作呕,那种脂粉气十足的雌雄剑:两把插在一个鞘里,握把的横截面都是半椭圆形的,那他妈的还能握得紧吗?——一句话,不配称之为剑。 

  再仔细看看日本部份,更是脊梁发凉:钢火的精良,设计的实用那都是老生常谈了,人家的古剑到70年代交到一剑道高段的手里还能做劈开金属甲胄的示范呢。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日本自古以来就有那么一拨人,或是说家族吧,干的就是试剑的营生,剑锻好了就交给这些家伙去鉴定。而这帮人显然和监狱方面关系比较铁——因为试剑的材料就是活生生的死囚。于是乎正着劈,反着劈,横着劈,竖着劈,斜着劈,乃至把几个撂在一块儿劈,反正你能想象的各种实战可能性都包了。而数据,过程,结果都有详细的鉴定纪录留诸文字:许多名剑就以TEST的结果而命名,如“XX切”之类——鬼子管劈叫切”。这种行当直到近世才趋于消亡,但精神尚在棗代用品是包着层层草席的竹子。而且后来在某个我们都不该忘记的时候,某个生养我们的国度,后世的鬼子们找到机会进行了大量复古的试剑。

  鬼子们禽兽不如,不能称之为人类——这是明摆着的了。但,问句题外话:当你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需要搏斗,你愿意挑一把中国剑,还是倭刀?

  武士道反复念叨:剑是一个武士的灵魂。对于这种观点,我们大可以嗤笑这是一帮资源贫乏的岛民在抠门儿:心疼东西。喂,倭奴们,懂不懂“手中无剑,心中有剑”?听没听说过“我即是剑,剑即是我”?还有更高的吓人的“无剑无我,剑我两忘”,哼哼,谅你们也不会明白。不过糟糕的是,就在我们修炼着“飞花摘叶,皆可伤人于无形。的精神胜利大法的时候,甲午战争输掉了,南京人给杀绝了,而日本现在啥样,中国现在啥样,大家心里都有一本帐。

  曾是业余体育爱好者的奈特当初为了给跑步的提供更舒服的鞋子开创了NIKE公司,动问一句:咱们的奈特在哪疙瘩?如果有的话,你估计是从谈球鞋的那拨人里出呢,还是不谈的那一拨?


始发日期:2001年5月18日